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重點更新 主宰 24.第24章 約定  
   
24.第24章 約定

北靈之原,坐落在北靈境西北的方向,距北靈院有著約莫一日的路程,這片遼闊的地域,算是北靈境人氣頗為旺盛之所,雖說那北靈之原內布滿著重重危機,但往往危機伴隨著機遇,很多人,便是為了這種機遇,前仆後繼的進入北靈之原,這些人,有的獲得了機緣,有的,卻是埋葬在那了腐爛的枝葉之下.

去往北靈之原修行,算是北靈院一個頗為的重大的事情,天屆的學員,將近一半的學員都會參加,因為他們都清楚,平日里在學院里面靜靜修煉的他們,最需要的,便是這種真正的實戰.

也只有實戰,方才會將人的心性,磨練的愈發堅韌,這是在通往強者道路上必不可缺的東西.

而因為北靈之原不僅布滿著各種靈獸,而且還有著三教九流的各種人物混跡,其中不乏一些惡名昭彰者,

與這些手上沾滿血腥的狠角色相比,北靈院的學員,則是猶如羔羊一般,即便各自實力不弱,但若真是交手的話,恐怕完全不是那些狠角色的對手.

所以,為了保護學員,北靈院也是派出了相當強橫的護衛力量,東院的莫師以及西院的席師也會跟隨,這可是兩尊貨真價實的神魄境強者,想來也不會有什麼膽大包天之輩敢在兩名神魄境強者面前心生不軌之意.

...

在清晨的時候,北靈院的修行隊伍便是開始動身,待得將近傍晚時,方才逐漸的抵達北靈之原外圍,因為夜色漸深,便是就地紮營.

夜色籠罩而來,篝火在營地之中升騰著,北靈院的學員顯然是挺少來到這種地方,因此不少人都是有些興奮,整個營地都是籠罩在一片熱鬧的氛圍中,那種熱鬧,令得黑暗中也是有著目光看過來,大多都是一些冒險者,他們也知道這些來自北靈院的愣頭青,黑暗中撇撇嘴,逐漸的遠去.

在他們眼中,這些來自學員的乖寶寶,在面對著那些凶惡的靈獸時,恐怕會被嚇得渾身發抖吧.

牧塵盤坐在篝火旁,他望著那營地之外的黑暗,在那遙遠的深處,仿佛是有著各種充滿著血腥的獸吼聲回蕩.

這一幕,略微的有些熟悉.

只不過,這里的氛圍,比起記憶之中的靈路,卻是少了太多的殘酷以及血腥.

在牧塵微微有些發怔時,一只纖細而修長的玉手突然從後方伸來,對著他肩膀上拍了下去.

而就在那玉手剛剛落到牧塵肩膀時,他那黑色眸子瞬間冷冽,整個身體猶如即將撲食的獵豹般繃緊,手掌閃電般的探出,一把便是將那玉手緊緊的扣住.

"哎喲."

一聲痛呼聲傳來,牧塵這才清醒過來,轉過頭來望著身後的唐芊兒,眼中的冷冽飛快的散去,有點尷尬的捎了捎頭,連忙放開手掌.

"你干嘛啊?好痛啊."唐芊兒氣呼呼的在牧塵身旁坐下來,揉著皓腕,埋怨道.

"抱歉."牧塵苦笑一聲,靈路那一年的曆練,讓得他身體形成了近乎條件反射般的警惕,原本這種本能的警惕在回到北靈境後已經被他壓抑了下來,但先前突然再度身處這種有點熟悉的環境,竟又是將那種警惕給喚醒了出來.

"你怎麼了?"

唐芊兒撅了撅小嘴,美目卻是盯著牧塵,少女畢竟心細,在先前牧塵扣住她皓腕的時候,她有種心中發寒的感覺,她覺得如果不是那聲痛呼聲,接下來的牧塵,恐怕會直接捏碎她的手腕.

牧塵望著面前的篝火,沉默了一下,道:"在靈路中,有別人對我做出你剛才的事,或許會被我殺了...因為我不這樣做,被殺的,就有可能是我."

唐芊兒愣了愣,她望著面色平靜的少年,在說到殺這個字時,他神色竟沒有太大的波動,那種感覺,猶如習慣了一般.

"那靈路...聽起來好像有些可怕的樣子."唐芊兒嘀咕道,靈路在他們的眼中,顯得有些神秘,據說很多從靈路出來的人,都是對那里的事閉嘴不談,不過因為從靈路出來的人大多都是實力極強,所以導致類似唐芊兒這般的少年少女,都對那地方相當的向往.

不過天真的他們卻是不知道,要擁有變態的實力,那就必須從變態的地方走出來.

牧塵輕輕一笑,喃喃自語:"在那里人人都算是競爭對手,而且還是很殘酷的那一種,那里的都是一些變態,或許上一刻還對你笑意融融,下一刻,一把匕首就捅進你的胸口."

"所以,在那里,信任是一種很稀罕的東西,不過你若是真的能夠遇見的話,那將會讓你一輩子珍稀的東西."

牧塵輕吐了一口氣,神色柔和,他想起了那個有著銀色長發的少女,那是一個連他都很頭疼的變態,在追殺他的那半年中,牧塵同她交手了三次,贏了兩次,不過在最後一次時,少女卻是扭轉了局面,那柄黑色長劍猶如黑夜中的幽靈,停在了他的咽喉處.

這一次,顯然是她贏了,而且還很徹底,因為她那時候她只需要輕輕一刺,牧塵便將會永遠的留在那靈路之中.

不過最終她並未刺下來,黑暗中那猶如琉璃般的眸子盯著他許久,然後緩緩的收劍,低低的說道:"我不殺你,你跟我一起吧."

牧塵那時候顯然是愣了好半晌,然後才悶悶的問出這大半年讓他郁悶到吐血的問題:"你干嘛要追殺我這麼久?如果不是我救你,你早就死了."

他初次看見她時,她陷入了一場死局,五個同樣狡猾如狐的變態幾乎將她置于死地,原本牧塵並不打算出手的,因為那幾個家伙也很麻煩,不過或許是因為那一霎那對琉璃般的眸子中流露出來的淒然,于是他心軟了.

救了她,卻也惹了那五個麻煩,之後的一周,牧塵帶著受傷的她開始逃亡,不過十天之後,那五個麻煩被他陸續擊破,死了三人,兩人最終放棄.

但將解決掉這五個麻煩後,還不待他松一口氣,那一直以來都未曾與他說過半句話的少女,開始拔劍,再之後,便是長達半年的彼此追逃交鋒.

少女聽到牧塵的問題,似是想了想,然後猶豫的給出了一個讓得牧塵有種吐血沖動的答案:"我不想對你有好感,我只想修煉,對你有好感,會讓我分心."

"你有病啊."

那一刻,繞是以牧塵的鎮定,都是忍不住的將這句話脫口而出.

"那你現在又干嘛?"牧塵有些無力的問道.

"剛才我打算殺了你,不過...好像下不了手."

少女認真的考慮著,淡淡的月光照耀在那日後足以禍國殃民的小臉蛋上,再然後,她蹙了蹙眉,道:"我覺得似乎這半年來,還是對你有好感了."

牧塵無語望天,我們互相追殺了半年,你竟然都能殺出好感來...

"我剛才沒殺你,你欠我一條命,所以你要跟我組隊,等我什麼時候對你沒好感了,我就把你殺了."

"你在養小狗啊?"

"那...到時候不殺你,放你走吧."

"......"牧塵無奈的搖了搖頭,轉身就走:"沒興趣."

"我可以為你擋下一切來自背後的冷箭,只要你不傷我,我就保護你,不論是在靈路,還是在大千世界."少女望著轉身而去的牧塵,躊躇了一下,輕輕的道.

牧塵的腳步停了下來,少女輕輕的聲音,猶如穿透了空間,突然重重的撞在他的心頭上,令得他的眼神,悄然的柔和了下來.

"平常倒是不說話,沒想到一說話還挺讓人感動的."

牧塵轉過身來,笑了笑,然後歎了一口氣,走回來,對著她伸出手來.

"那,就合作愉快吧."

少女那素來平靜得甚至沒有什麼感情的小臉,也是在此時蕩漾起一絲淺淺的笑容,霎那間的美麗,竟是讓得那月光都是黯淡下來.

再然後,她伸出那玉般的冰涼小手,與牧塵輕輕一握.

這是我對你的約定.

(嶄新的一天,拜請大家看完更新能夠將推薦票投給新書!

一本新書,需要我們一起努力,才能讓得它變得耀眼.

大主宰我寫得很用心,我相信這會是一本很不錯的書,所以,請與我一起的看下去.

謝謝.)

上篇:23.第23章 森羅死印的真正力量     下篇:25.第25章 靈獸精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