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重點更新 主宰 266.第266章 沈蒼生  
   
266.第266章 沈蒼生

清澈如鏡般的天空上,那道手持金色戰槍的青年凌空而立,戰意睥睨,那等氣勢,猶如彗星般耀眼,令人矚目.

牧塵也是有些驚訝的看向那道身影,自從進入到北蒼靈院的那一天,他便是聽說過這位北蒼靈院第一人的種種事跡,在很多北蒼靈院學員的心中,或許唯有他,方才是當之無愧的風云霸主.

那天榜第一的排名,始終無人能夠撼動絲毫.

沒想到,這位素來神龍見首不見尾的天榜第一人,會在此時出現在這里.

在那不遠處,魔龍子也是面色淡漠的盯著沈蒼生,手掌緩緩的緊握上手中那猶如龍鱗般的長劍,一笑,道:"你追了我兩個月了,還沒感到煩嗎?"

"我接了你的懸賞任務,沒取你項上人頭,可沒辦法回去交差."沈蒼生輕抖一下金色長槍,笑道.

"你殺不了我的."

魔龍子搖了搖頭,懶洋洋的道:"雖然你很厲害,不過連你們北蒼靈院刑罰隊的剿殺都干不掉我,憑你一人,也是不行的."

"追殺著你,至少你就脫不了身繼續去殺北蒼靈院的學員了."

沈蒼生笑了笑,眼中卻是有著一縷精芒掠過:"而且,我可是很會找機會的,一旦你疏忽的話,或許這條命,便是我的了."

魔龍子雙目微眯,眉心處的那魔龍之紋漸漸的變得猙獰,他手掌握緊著長劍,輕聲道:"這樣說來的話,豈不是將你干掉,才是最省心的辦法?"

"想通了的話,就隨我戰上一場吧."沈蒼生手中金色戰槍,筆直的指向魔龍子,他的眼中,滿是戰意.

魔龍子眼神冷漠無情的盯著沈蒼生,在其周身,有著萬道劍芒緩緩凝聚成形,連那一片空氣,仿佛都是被切割開來,變得扭曲.

沈蒼生手中金色戰槍一震,金光湧動,他的身體仿佛是在此時變成了一輪金色烈日,戰意高昂,猶如戰神一般.

"把我當成余淵那般蠢貨,你可是會吃虧的."

魔龍子輕笑出聲,只是那眼中卻滿是劍鋒般的森冷,他一步跨出,手中長劍僅僅只是一震,只聽得這天地間,頓時萬道劍嘯響徹,暗灰色的光芒自其後方升騰而起,竟是化為了鋪天蓋地的劍影.

那每一道劍影,都是宛如實質,劍氣沖天而起,仿佛將天空都是撕裂開來.

"龍鱗劍訣,萬劍裂空!"

嗡嗡!

萬劍長鳴,只見得那無數道劍影陡然升騰,然後直接是化為無數劍雨,以一種驚人的聲勢,鋪天蓋地的對著沈蒼生籠罩而去.

牧塵眼神凝重的望著那種驚人的攻勢,這魔龍子的實力,的確極其的強悍,按照他的推測,恐怕這家伙,都已經接觸到了通天境的層次了.

如此年齡,就能接觸到通天境,這家伙的天賦也是堪稱妖孽啊,看來這世界上,果然最不缺少的,便是各種天才妖孽.

即便是身為對手,牧塵也是忍不住的感歎一聲,這魔龍子看上去也就比他大上四五歲左右,但實力卻是沒得說,真不愧是能夠在北蒼靈院懸賞榜上高居第二,並且連刑罰隊都是屢次失手的超級狠人啊.

在那萬劍籠罩的方向,沈蒼生抬頭,眼瞳之中倒映著那漫天劍影,旋即他手掌一握,手中天蓮戰神槍金光閃耀,他手臂一抖,那金色戰槍,便是暴刺而出.

"天蓮雨!"

嗡嗡!

金光閃爍,只見得一朵金色槍蓮,突兀的自那槍尖浮現,然後迎風暴漲,化為數百丈大小.

咻咻!

金蓮一出現,便是冉冉的綻放開來,陡然旋轉,那金蓮花瓣便是碎裂開來,化為無數蓮花瓣,攜帶著耀眼金光,席卷而出.

那種彌漫天際的金光碎屑,就猶如一場絢麗的金色暴雨,只是那美麗之下,卻是蘊含著致命般的力量.

轟轟!

由破碎的蓮花瓣彙聚而成的金光洪流掠過天際,然後直接是與那萬道劍影狠狠的沖擊在一起,頓時,這片天地仿佛都是在那種對碰中顫抖起來.

轟隆隆的巨聲,不斷的響徹,一波波狂暴無匹的靈力沖擊,一波接一波的席卷而出,下方的山林則是遭受到了致命般的摧毀,山林化為千瘡百孔的平地,周遭巍峨的山峰,更是連山尖都是被生生削去,巨岩滾落.

兩股洪流,互相碾壓,但卻誰都無法占據上風,如此僵持半分鍾後,終于是逐漸的湮滅而去,隨之消散的,還有著那種驚人的靈力颶風.

"哈哈,真不愧是北蒼靈院天榜第一人,難怪連余淵都是栽在了你手中,今日之事,便先放過你們吧,下次若是再遇見,你們可就沒這等運氣了."

魔龍子望著消散而去的萬道劍影,眼神也是微微一凝,旋即他沖著牧塵幾人輕笑一聲,身形一動,便是飄然遠去,數個呼吸間,已是消失在了天際之邊,那淡淡聲音,依舊還盤旋在這山林之間.

這魔龍子走得極為的干脆,因為他很清楚,沈蒼生在這里的話,他無法占據到多少好處,更別提想要擊殺牧塵等人,既然如此,還不如直接離開,省得多費力氣.

沈蒼生望著魔龍子離去的方向,卻並未追去,他手掌一握,手中金色戰槍便是消失而去,轉過身來,望向半空中的牧塵,此時的後者,身體之上依舊還戒備的燃燒著黑炎.

沈蒼生瞧得牧塵身體上的那些黑炎,眼中不由得掠過一抹驚異之色,不知為何,他從後者體內,察覺到一種淡淡的危險味道.

牧塵也是察覺到沈蒼生的目光,身體上燃燒的黑炎便是盡數的收回體內,露出那滿身血跡以及傷痕的身體.

"多謝沈學長了."

牧塵對著沈蒼生一抱拳,有些艱難的扯動著嘴角笑了笑,今日如果不是沈蒼生露面的話,恐怕他還得再血戰一場,到時候,對他的身體將會造成嚴重的創傷.

"那白軒是你殺掉的嗎?"沈蒼生看了一眼不遠處山峰之上那白軒的尸體,聲音之中,有著一點驚訝.

他自然是看得出來,眼前的牧塵,僅僅只是融天境中期的層次,這與白軒之間,差距太遠,而且在先前他趕來的時候,後者竟然敢站在那魔龍子面前,這份膽魄,著實不簡單.

牧塵微微點頭,但卻並未細說,他之所以能夠將白軒斬殺,其實是憑借著那"大須彌魔柱"殘留在他體內的凶煞之力罷了.

"牧塵是前幾個月才進入我們北蒼靈院的新生,不過你可別小看了他,這次若不是他的話,恐怕我們都無法脫身了."後面有著輕柔的聲音傳來,只見得蘇萱四人也是掠來,她看了一眼兩人,微笑道.

"新生?"沈蒼生微微一怔,視線打量著牧塵,有些驚歎的道:"沒想到此次院內竟是出現了這般優秀的新生,看來以後,倒是有些熱鬧了."

"只是依靠一些旁門手段而已."牧塵一笑,道.

"手段也是力量的一種,與人生死相斗,只有結局最重要."沈蒼生正色道.

牧塵聞言也是深感贊同,他與人若是生死相斗,自然是會傾盡手段,至于手段是正是邪,倒是並不在意.

在那一旁,郭匈則是眼神火熱的看著沈蒼生,想來在這里遇見這位北蒼靈院內的天榜第一人,也是令得他頗感激動.

"我看你傷勢極重,這顆"生玄元丹"對你應該會有些幫助."沈蒼生伸出手來,在其掌心,有著一個精致的小玉盒,玉盒之中,一顆乳白色的丹藥正散發著淡淡的光芒,一圈圈光暈纏繞在丹藥周圍,濃郁的丹香散發出來,令得眾人精神都是一振.

牧塵微怔,這丹藥一看便知不是凡品,對于重傷之人有著極大的裨益,只是禮物太重,他一時略有點猶豫.

不過他的猶豫終歸沒持續多久,便是直接伸手接了過來,旋即抱拳道:"多謝學長的丹藥了,贈丹之情,牧塵會記住的,以後有機會再來還此人情."

現在的他,的確很需要這種療傷的丹藥,一再推辭倒是矯情,還不如直接接受了,大不了心中記著一個人情,以後有機會的話,再還給沈蒼生便是.

沈蒼生見狀倒是一笑,對于牧塵這種並不矯情的表現略感滿意,至于牧塵說要還他人情,他倒是不置可否,以他如今的實力,顯然牧塵是沒很難還這個人情的.

"這次倒是麻煩你了."

蘇萱看向沈蒼生,也是有些感激,此次事情衍變成這樣,若非沈蒼生及時趕來的話,或許他們這支小隊,怕是會損失不小.

雖然她不知道牧塵究竟有什麼手段力挽狂瀾,但顯然那必須是要他付出不小的代價,她可並不想看見牧塵因為救她們,而代價慘重.

沈蒼生搖搖頭,道:"我這兩月一直在追殺那魔龍子,之前他似乎是收到了龍魔宮的傳信,就趕來了這邊,我也是跟了過來,沒想到遇見了你們."

一旁的郭匈聽得暗暗咂舌,追殺魔龍子,這種事情,整個北蒼靈院的學員,恐怕也就只有沈蒼生能夠做得出來了.

"你們接下來?"沈蒼生看向蘇萱她們,問道.

"我們任務已經完成,接下來便要回北蒼靈院了."蘇萱道,此次出來,也算是有著半月之久,而且這一行經曆,諸多凶險,還是得回北蒼靈院好好修養一下才行.

"我護送你們一程吧,牧塵學弟重傷之身,你們戰斗力減弱許多,而那魔龍子心狠手辣,狡詐異常,說不定便會偷偷轉回."沈蒼生沉吟道.

"那就多謝了."

蘇萱,郭匈他們聞言,也是微松了一口氣,有沈蒼生相護的話,他們這一行,也算是能夠圓滿安全了.

牧塵也是一笑,目光看向北方,總算是可以回院了啊.

上篇:265.第265章 援兵     下篇:267.第267章 歸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