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重點更新 主宰 285.第285章 一招【第二更!】  
   
285.第285章 一招【第二更!】

"答應了?"身著破爛黑袍的禿頭老人渾濁的眼睛盯著牧塵.

"嗯!"

牧塵重重點頭,旋即笑道:"雖然危險,但前輩總不至于把我一招給殺了吧..."

"被殺倒是不會,頂多躺幾個月而已."禿頭老人伸出枯瘦的手掌摸了摸光禿禿的腦袋,沙啞的笑了一聲,道.

牧塵笑容微僵,旋即無奈的歎了一口氣,不管怎麼樣,既然都應了,就算真是刀山火海,也得闖上一闖了.

"你行不行啊?"九幽雀偷偷的問道,那眼睛有著一些擔憂之色.

"試試吧."牧塵也沒太大的把握,眼前這神秘的禿頭老人,絕對是他見過最恐怖的人,甚至,恐怕比白龍至尊還要強橫.

"待會我也偷偷出手幫你."九幽雀在牧塵的心中說道,畢竟牧塵是為了幫他煉制天雷珠方才遭遇了這事.

牧塵聞言,還未說話,那禿頭老人便是沙啞一笑,枯瘦的手掌一揮,便是有著一道光虹掠出,直接是將九幽雀籠罩而進,任由它如何掙紮,都是無法擺脫.

"小九幽,你還是先在一旁看著吧."禿頭老人笑眯眯的道.

九幽雀掙紮一番無果,只能惡狠狠的盯著禿頭老人,道:"他出了什麼事,我可不會放過你,現在打不過你,以後總能超過你."

禿頭老人笑道:"小九幽,你還有很長的路要走呢,即便你進化成功,晉入神獸之列,依舊只能勉強算做登堂入室而已,還談不上真正的成器."

"你准備好了嗎?"

話音落下,禿頭老人看向牧塵.

牧塵深吸一口氣,身形一動,直接暴退,然後懸浮在天際之上,沉聲道:"前輩請賜教!"

雄渾靈力自其體內蕩漾而出,幽黑靈力燃燒著黑炎,猶如一股黑色的狼煙,直沖云霄,百里之內,皆是能清晰可見.

"融合了九幽火的靈力嗎?"禿頭老人盯著牧塵周身那燃燒著黑炎的靈力,眼中也是掠過一絲詫異.

他袖袍一揮,那干枯的手掌猛然探出,輕輕一握.

轟!

一股無法形容的威壓氣勢,在此時陡然自其體內暴湧而出,在那種氣勢下,仿佛連這片天地都是顫抖低鳴起來.

轟隆隆!

那一條盤踞在這片平原上的巨大雷漿河流突然在此時奔騰而起,竟是被禿頭老人生生攝起,然後猶如銀龍一般盤旋在其頭頂上空.

牧塵面色微變的望著這一幕,心中頗感震撼,那雷漿河流之中蘊含著極端恐怖的雷霆之力,足以碾壓山岳,但如今卻是被這禿頭老人輕易的抓起,這等實力,言語難說.

"轟!"

禿頭老人大手一揮,只見得那盤旋的雷漿河流頓時沖上天際,那轟隆隆的巨聲,回蕩在這片空間內,雷漿奔騰,猶如雷龍,攜帶著無匹的氣勢,以一種無法抵禦的氣勢,鋪天蓋地的對著牧塵籠罩而下.

牧塵抬起頭,眼中帶著一絲驚駭的望著那暴沖而下的雷漿河流,他能夠察覺到,他此時的周身的空間仿佛都已經被封鎖.

他根本就逃不開這恐怖的攻勢.

這禿頭老人,顯然並沒有任何要留手的想法.

牧塵緊咬著壓,雙掌緊握,手臂上青筋聳動,旋即他眼中也是狠色浮現,既然躲不了,那就拼吧!

轟!

強橫的靈力,在此時毫無保留的自牧塵體內席卷而出,他突然凌空盤坐,雙手快若閃電般的變幻出道道晦澀印法.

嗡!

仿佛是有著古老的梵音鍾吟聲在天空上傳蕩開來,黑光凝聚間,一座巨大的九級浮屠塔,突然閃現出來,將牧塵籠罩而進.

牧塵的諸多手段中,九級浮屠塔的防禦力顯然是最為的驚人,眼前要抵擋住禿頭老人這種恐怖的攻擊,也只能靠它來對敵了.

"這是..."

禿頭老人抬頭,他凝視著那天空上的巨大浮屠塔,那眉頭卻是微微的皺起來,渾濁的眼中,掠過一點思索之色.

轟!

雷漿河流沒有因為九級浮屠塔的出現有絲毫的停滯,雷漿奔湧間,在下一霎,已是以一種烏云壓頂之勢,狠狠的轟擊在了那浮屠塔之上.

砰!

面對著如此恐怖的沖擊,那座浮屠塔幾乎是在頃刻間劇烈的顫抖起來,雷漿沖刷而過,只見得那浮屠塔表面,竟是有著一道道細小的裂紋浮現而出.

禿頭老人的這般攻勢,實在是太過可怕.

在那九級浮屠塔的籠罩中,牧塵的面色也是在此時飛快的湧上一抹蒼白之色,沒想到他最為強大的防禦,在禿頭老人這一招之下,竟是如此的脆弱不堪.

他抬起頭,一道道光亮的縫隙,正在浮屠塔上蔓延,滲透著銀光的雷漿,一點點的滴落下來,在這浮屠塔內帶起低沉的雷鳴之聲.

九級浮屠塔即將崩潰.

而一旦九級浮屠塔崩潰的話,那麼牧塵就將會徹底的暴露,以他的肉身,顯然不可能抗得下這麼恐怖的沖擊.

就這樣結束了嗎?

牧塵緊咬著嘴唇,腥甜在唇角散開,那黑色的眸子中,掠過濃濃的不甘,如果接不下這種攻擊,那豈不是說,他比不上沈蒼生與李玄通嗎?

若是連他們都比不上,他又憑什麼和洛璃說,他會成為蓋世強者,為她守護?!

轟隆!

九級浮屠塔層層崩潰,黑色的塔身不斷的破裂,雷光穿過塔身,照耀在其中的那道少年身體之上,後者在此時,顯得異常的單薄.

又是一層崩潰,少年卻是猛的抬頭,那黑色眸子中,充滿著不服輸的堅毅,無可撼動.

"啊!"

他雙掌緊握,眼中有著血絲攀爬,仿佛是有著一道充滿著不甘的低沉咆哮,自其喉嚨間傳蕩出來.

他的低沉咆哮,回蕩在破碎的九級浮屠塔內,那種不甘而堅毅的情緒,一波波的沖擊著這座浮屠塔.

嗡嗡!

咆哮響徹,浮屠塔突然微微的抖動起來,那猶如是一種共鳴一般,牧塵那充滿不甘的咆哮,似是也是激發了某些東西.

浮屠塔內壁,有著一道道古老的光紋若隱若現的浮現出來,那種光紋,仿佛是古老的蓮花,彌漫著蒼茫之氣.

牧塵體內的大浮屠訣,幾乎是不受控制般的迅速運轉,在其身體最深處,那一道道神秘的黑色光點,也是爆發出耀眼的光芒.

那種曾經被封印在他體內最深處的東西,仿佛也是在此時松動了一般.

"咻!"

古老的聲音,回蕩在九級浮屠塔內,牧塵的身影,都是被黑光所籠罩,那原本破碎的九級浮屠塔,突然在此時爆發出了古老光芒.

光芒浮現間,那浮屠塔破碎的地方,竟然是一點點的被修複.

禿頭老人微眯著眼睛的望著那在磅礴雷漿河流沖刷下,以一種緩慢但卻無可撼動的速度轉動的浮屠塔,在那黑色的浮屠塔塔座處,似乎是有著一朵古老的黑色蓮花浮現,蓮花有九瓣,每一瓣仿佛都是奪天地之造化,散發著無窮的玄妙.

整個天地,仿佛都是在此時爆發出了那種古老的蒼茫之音.

"這..."禿頭老人那干枯的面龐微微一抖,喃喃道:"竟然是...太古神塔?這小家伙,難道是太古之族的人嗎?可太古之族的人,怎麼會出現在這里..."

禿頭老人雙目中精芒湧動,猶如看穿了那浮屠塔,在那里面,牧塵盤坐,他的渾身滿是鮮血,那些鮮血蠕動著,竟是在其身體表面,形成了一朵血蓮光紋,那朵血蓮,同樣有著九瓣.

"真是有趣...如此純正的太古血統...他的父母,究竟是何人?"

禿頭老人目光一閃,天際之上,那雷漿洪流便是轟隆落下,再度懸浮在這片大地之上,而隨著雷漿洪流的沖刷而過,天空上,那巨大的浮屠塔也是波動起來,最後化為黑光,一點點的消散而去.

而隨著浮屠塔的散去,一道布滿著鮮血的人影,頓時從天空墜落而下.

禿頭老人見狀,屈指一彈,一縷銀光射出,鑽進了牧塵體內,接著他袖袍一揮,一股勁風,直接是將昏迷中的牧塵給拋進了那雷漿河流之中.

"你!"

九幽雀見狀,頓時大變,那雷漿河流中,蘊含著極端恐怖的雷霆之力,牧塵蘇醒狀態都不敢輕易進去,更何況現在昏迷之中?

"放心吧,老夫可不想他死了...說了給他一點獎勵,自然是會應諾."禿頭老人淡淡一笑,旋即他看向九幽雀,枯瘦的雙指一握,一根猶如金鐵般的翎羽浮現出來,他屈指彈動間,那翎羽就射進了九幽雀體內,後者根本就沒來得及查看那究竟是什麼東西.

"你做什麼?!"九幽雀驚怒不已,這禿頭老人,太可惡了.

"老夫畢竟與你九幽雀一族的一位老妖怪有些情分,便也送你一點禮物,好了,你繼續煉制天雷珠了,別去驚擾那小子."

禿頭老人卻是沒有解釋什麼東西,只是淡淡的一笑,便是有些懶洋洋的撐著拐杖站起身來,然後慢吞吞的對著遠處大地而去.

他明明走得極慢,但不過數步之下,卻已出現在了天際之邊,最後徹徹底底的消失不見.

九幽雀望著他消失的地方,也只能暗暗咬牙,擔憂的看了一眼被雷漿河流包裹的牧塵,然後再度噴出漫天黑炎,煉化天雷珠.

(第二更,繼續去寫第三更!

月初第一天,拜求保底月票,請大家支持大主宰!!!)

上篇:284.第284章 禿頭老人     下篇:286.第286章 一萬三千顆【第三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