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重點更新 主宰 359.第359章 畫卷  
   
359.第359章 畫卷

嘭!

靈陣屋內,巨大的黑色光塔浮現,將牧塵護在其中,同時也是將那一道道可怕的靈力洪流盡數的抵擋了下來.

狂暴的靈力自黑色光塔表面沖擊而開,將塔身也是震得嗡嗡的顫抖著.

轟隆隆.

一波攻勢被阻,只見得那靈陣之內再度起了變化,那最外圍的一道更加龐大的靈陣緩緩的運轉,一種連通天境強者都會色變的靈力波動,蕩漾開來.

靈陣屋感覺到了那黑色光塔的強橫,試圖催動更強的力量,來將它抹除.

黑色光塔也是察覺到危險,頓時塔身微微震動,黑色的光圈蕩漾在周圍,形成防禦,打算強行阻攔.

轟隆!

那巨大的靈陣極快成形,而後運轉之間,只見得一道猶如巨龍般的光虹張牙舞爪的沖出來,所過之處,仿佛連那空間都是扭曲了下來.

在那一道巨龍光虹下,甚至連黑色光塔都是顯得有些渺小.

而就在那巨龍光虹席卷而來,即將轟中那座黑塔的霎那,那塔內的牧塵,也是在這一霎那猛的睜開了雙眼,此時他的雙眼呈現一種水晶般的透明之色, 猶如是能夠洞穿世間萬物一般,極為的詭異神奇.

他的視線,穿透了黑塔,鎖定了那席卷而來的巨龍光虹,那上面所蘊含的力量,根本就不是普通的通天境強者能夠承受的.

若是任由它轟擊在黑塔上,恐怕連黑塔都會蹦碎.

牧塵那透明的雙目,光芒湧動,他猛的站起身來,而隨著他的站起,那龐大的黑塔也是迅速的縮小,最後縮回了他的身體.

于是牧塵就獨自的暴露在了那巨龍光虹之下.

他眼中的透明之色,愈發的通透,他鎖定著那巨龍光虹,那里仿佛是變成了靈力的海洋,無數道靈力溪流在其中分分合合...

牧塵目光瘋狂的閃爍著,然後體內靈力毫無保留的爆發開來,身形化為一道虹光,竟是直接與那巨龍般的光虹硬撞在了一起.

筍兒見到這一幕,小臉瞬間慘白了下來,她可是認了出來,這一道靈陣可是靈陣屋第一層中最強大的一道,就算是通天境強者挨上了,也必定化為灰燼,尸骨不存.

"靈溪姐姐,快救..."筍兒急道,拉著靈溪的玉手不斷的搖晃著.

神色呆呆的靈溪也是因為筍兒的搖擺猛的清醒了過來,她忍住心中的顫抖,急忙的望向那光幕中,然後便是見到牧塵沖向那巨龍光虹的一幕,頓時那張美麗的臉蛋便是劇變起來,她玉手一抬,一道光虹便是沖向靈陣屋,怒叱道:"給我停下來!"

嗡.

隨著她怒叱落下,那靈陣屋之內,磅礴的靈光頓時消散而去,那座運轉起來的龐大靈陣,也是在此時一點點的消散而去.

那片光幕內,磅礴浩瀚的靈力波動消散而去,一切都是變得空空蕩蕩,牧塵的身影也是消失而去,仿佛是被轟成了灰燼一般.

筍兒面無血色的望著那空蕩的光幕內,小小的身體不斷的顫抖著.

一旁的靈溪美目也是有些茫然,一種無法形容的情緒從心中湧出來,她發現自己似乎做錯了一件對她會很重要的事情.

先前保護著牧塵的那一座黑塔...不就是畫卷之中的黑塔嗎?為什麼他會擁有?雖然她失去了很多的記憶,但那種黑塔,她卻是知道,對她也很重要的...

她玉手緩緩的緊握,指尖掐入掌心,帶來的劇痛,她卻是猶如未曾察覺,只是恍惚失神,猶如丟了魂魄.

一大一小的兩人,站在已經變化成破敗石屋的靈陣屋之前,都是未曾說話,微風吹拂而來,帶來了刺骨的寒意.

嘎.

而就在她們身冷心冷的時候,那石屋破敗的石門,卻是被緩緩的推開,然後一道滿身是血的身影狼狽的走了出來.

她們微微茫然的抬頭,望著那站在石門處,滿身鮮血,面色慘白的牧塵,有些發愣.

"牧塵哥哥,你還活著!"

筍兒最先回過神來,頓時驚喜的大叫起來,旋即小女孩便是飛撲了過去,牧塵見狀連忙伸手攔住她那纖細的腰肢,一股力量沖來,直接是讓得現在重傷的他嘴角有著一抹血跡溢了出來,當即苦笑一聲,這次可真是有點倒黴.

"啊,牧塵哥哥,對不起,對不起,你沒事吧?"筍兒這才發現牧塵傷勢很重,連忙退後,急急的道.

牧塵虛弱的擺擺手,還好他修煉了雷神體,不然這身體恐怕真經不起這樣折騰.

"唰!"

靈溪倩影猶如鬼魅般的出現在了牧塵面前,那對平日里冷漠得不近人情的眸子,此時卻是泛著潮水般的波動緊緊的盯著牧塵.

"靈溪長老,別玩我了..."

牧塵被她嚇退了兩步,面色發白,他算是有點怕這靈溪了,先前他真的是差點就死在靈陣屋里面了,如果不是最後關頭開啟了心眼,這一次,他凶多吉少.

靈溪瞧得牧塵那發白的面色,也是有點尷尬,猶豫了一下,伸出冰涼的玉手抓住了牧塵手臂,然後便是有著溫潤的靈力湧入牧塵體內,為他修複著傷勢.

牧塵倒是被靈溪這樣嚇了一跳,目光錯愕的望著眼前這白衣勝雪的漂亮女孩,接觸將近一個月,他還是第一次見到她在面對著他的時候沒那麼冷漠.

不過這樣搞得他好不自在.

一旁的筍兒也是詫異的望著靈溪,她對靈溪畢竟要熟悉很多,清楚的知道她其實很有些潔癖的,莫說是沾染男子的手了,有時候甚至連話都不想說,之前牧塵在這里來訓練,每天訓練完就直接被她趕走,不准他多留片刻.

而且那時候就算是牧塵精疲力竭的昏睡過去,她也是直接讓筍兒把他帶回去.

然而眼下,靈溪竟然會主動為牧塵療傷,這真是太讓人感到不可思議了.

三人間的氣氛便是這樣詭異的安靜下來,牧塵只好不自在的享受著這種極端罕見的溫柔,好半晌後,待得體內的劇痛稍稍減弱後,便是干咳一聲,道:"靈溪長老,差不多了."

靈溪聞言,這才松開玉手,退後了一步,她盯著牧塵,道:"你開啟心眼了?"

牧塵點點頭,道:"最後時刻開啟了."

在說出這句話的時候,他的臉龐上也是有著一抹如釋重負般喜悅浮現,這段時間的修煉,總算是有了回報,現在的他,已經真正的開啟了心眼狀態.

這將會對于他靈陣修為,有著極大的提升.

靈溪也是螓首微點,只是那美目依舊盯著牧塵,那眼神看得後者心頭一顫,干笑道:"這段時間麻煩靈溪長老了,牧塵謝過,今日我傷勢不輕,就先回去休養一下了."

說完他便是准備開溜,不過身形剛動,靈溪的倩影便是出現在了他的面前,她目光緊緊的盯著牧塵,眼中的波動,再沒有了以往的那種清冷以及冷漠.

"我想問你一個問題."靈溪的聲音有些急促,但依舊很清悅.

"筍兒,你先出去一下."靈溪看向一旁奇怪看著他們的筍兒.

筍兒疑惑的點點頭,旋即大眼睛轉了轉,悄悄的提醒道:"靈溪姐姐,牧塵哥哥可是有喜歡的女孩子了哦..."

說完她就趕緊偷溜了,生怕惹怒靈溪.

靈溪倒是因為她的這句話怔了怔,旋即那如雪般的肌膚上便是有著緋紅湧了起來,羞惱異常嗎,她自然是知道筍兒想到哪里去了.

牧塵也是有點尷尬,不過他倒是很有自知之明,他可絕對不認為前些時候都對他冷漠得一塌糊塗的靈溪竟然會真的喜歡他.

甚至可能連好感都不會有.

"靈溪長老...你想要問什麼?"牧塵看向靈溪,後者那明亮的美目也是將他給緊緊盯住,仿佛是絲毫不肯移開一般.

靈溪盯著牧塵,遲疑了好半晌,方才以一種有些顫抖的聲音道:"我想問為什麼你的體內,會有那座黑塔?"

"黑塔?"

牧塵一怔,旋即便是明白過來,她說的是九級浮屠塔,不過他則是有點警惕起來,九級浮屠塔是因為修煉大浮屠訣而出現的,而大浮屠訣是她娘親留給他的,這應該關系到她娘親,按照他老爹所說,娘親應該是一個很了不得的人,而且似乎也還擁有著極為厲害的背景,所以,謹慎的他,可不會輕易的泄露這種信息給別人.

"那只是一件防禦靈器罷了,並沒有什麼出奇的地方."牧塵視線同樣是盯著靈溪,緩緩的道.

靈溪看著牧塵,她眼中的神色讓得牧塵知道,她並不相信他所說.

牧塵也不理會她信不信,笑了笑,道:"靈溪長老,我能走了嗎?"

靈溪美目微微變幻,旋即她一咬銀牙,伸出玉手,一把抓住牧塵手掌,然後便是將他拉著對著庭院最深處而去.

牧塵試圖掙紮,但卻是發現根本就無法擺脫靈溪的束縛,當即只能無奈的放棄,他倒是要看看,這靈溪今天究竟要做什麼!

在那遠處,躲起來的筍兒見到牧塵被靈溪強行拉走,小臉頓時精彩起來,小手糾結的握在一起,苦著小臉.

"糟了...要不要去告訴洛璃姐姐啊..."

嘎吱.

竹門被推開,纖塵不染的竹屋出現在了牧塵眼中,靈溪將他拉進來,玉手一揮,便是將房門緊閉,然後她方才松開牧塵的手,徑直來到蒲團前,跪坐下來,抬起俏臉,凝視著牆壁上的畫卷.

牧塵揉了揉那被按出紅印的手臂,視線也是四處的打量,然後便是停留在了那牆壁上的畫卷處.

揉動的手掌,一點點的凝固,牧塵臉龐上的神情,同樣是一點點的凝固下來.

他眼神凝固在那畫卷上.

古樸的畫卷上,有著一座黑塔,塔身分九級,猶如通達天地,不過牧塵並沒有太過在意那座黑塔,他的視線,在此時死死的盯住那塔頂之上,那里,有著一道女子身影盤坐.

那道身影,並不清晰,隱約可見長發飄蕩,仿佛是有著一種令人心驚甯和的氣息從她的身上散發出來.

然而,當牧塵見到這道模糊的女子身影時,卻是如遭雷擊,一種無法形容的情感從內心最深處噴湧了出來,那是潛藏了十數年的深深眷念...

在那模糊的記憶最深處,仿佛是有著一道極為溫柔的倩影,牽著小小嬰孩的手,留下了一道輕輕的笑.

那道溫柔的身影,駐留在內心最深處,十多年了...

牧塵的眼睛,仿佛都是在此時變得濕潤模糊起來,他身體微微的顫抖著,有著一道被壓抑了十數年的沙啞聲音,不由自主的從那內心最深處傳了出來.

"娘..."

(明日三更,拜求月票!

感謝大家!)

上篇:358.第358章 生死壓迫     下篇:360.第360章 關系【第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