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重點更新 主宰 360.第360章 關系【第一更!】  
   
360.第360章 關系【第一更!】

第三百五十八章

"娘..."

牧塵那顯得極為沙啞的聲音在這纖塵不染的竹屋內傳蕩開來,然後讓得竹屋內的兩人都是突然間安靜下來.

靈溪極其錯愕的轉頭,望著牧塵,仿佛是有些懷疑自己聽錯了什麼,畫卷上的女子身影,竟然會是牧塵的娘?

她的心中,不知為何在此時湧上了一種極其複雜的感覺,那種感覺無法言明,可卻讓得她心中有些發堵.

"你說她是你娘?"靈溪纖細玉指指著畫卷,柳眉微蹙的道.

牧塵眼神波蕩,他盯著靈溪,神色間有著掩飾不住的激動,道:"靈溪長老,這畫卷你是如何得來的?你認識畫卷上的女子嗎?"

這些年來,他是第一次見到有關他娘親的信息,雖然畫卷上的身影極其的模糊,但他卻是有著一種不容置疑的直覺,那一定就是他的娘親.

靈溪聞言,美目也是微微的有些茫然,她搖了搖頭,道:"我也不知道...我只知道她對于我而言極其的重要,只是我的記憶似乎出現了問題,忘記了很多東西,也忘記了她..."

"而且...她怎麼會是你娘親?"

雖然記憶出現問題,但那內心最深處的莫名感覺還是讓得她不可思議的盯著牧塵.

"雖然我並沒有見過我娘,不過我敢肯定,我沒有認錯."牧塵斬釘截鐵的道,那是一種血脈相融的感覺,絕對不會出現錯誤,即使從小到大,他都沒有見過他的娘親,只是在內心最深處,殘留著一道溫柔的身影.

"你並沒有見過她?"

靈溪不知為何悄悄的松了一口氣,但旋即這種情緒又讓得她眼神複雜起來,因為她感覺這就猶如兩個小孩在爭搶最喜歡的糖果一般,在爭搶著它的歸屬問題.

牧塵點點頭,輕聲道:"在我很小的時候她就離開了."

多余的事情他並沒有細說,畢竟這算是他的家事,沒必要說給外人聽.

"靈溪長老,你真的一點都記不得關于她的信息嗎?"牧塵望向靈溪,忍不住的問道,好不容易獲得一些信息,他不想輕易的放棄.

靈溪跪坐在蒲團上,她凝視著黑塔上那道女子身影,道:"我的記憶截止在五年之前,更前的記憶,就變得極其的模糊,我想應該是被什麼人做了手腳..."

在說到這里的時候,靈溪的聲音變得極其的冰冷,充滿著恨意,如果有一天她知道是誰對她做的這些,她一定會殺了他!

"不過偶爾我能感應到一些記憶碎片,在之前的很多年,我應該是與她在一起的...我能夠知道,她是我很重要的人,所以,不論如何,我都要恢複記憶..."靈溪怔怔的望著畫卷上的女子,喃喃自語.

牧塵一愣,他盯著靈溪,她以前竟然是與娘在一起?那她究竟與娘是什麼關系啊?

在牧塵發愣的時候,靈溪也是偏過頭,眼神有點古怪的看著牧塵.

牧塵干笑了一聲,旋即臉龐忍不住的有些發綠的道:"你最好別和我說你是我什麼失散多年的姐姐什麼來著的...我和我老爹應該都頂不住這種爆炸消息的."

然而聽見他這話,靈溪卻是認真的想了想,道:"我們需要滴血試試嗎?"

牧塵滿頭黑線,道:"別玩了,那沒用的."

靈溪見到牧塵滿頭大汗的模樣,卻是忍不住輕笑出聲,美麗臉頰上的冷漠在此時盡數的消除,顯得格外的動人.

"好吧,不與你說笑了."靈溪道:"現在我們都弄不清楚事情的確切情況,不過我想,以後總有機會將謎底解開的."

牧塵微微點頭,心中卻是感覺到一些不安,如果真如靈溪所說,她以前是跟在娘的身邊,那她又為什麼會突然離開,而且記憶也被抹除掉?這會不會是她們遇見了什麼大麻煩,而現在,娘又還好嗎?

"現在你能告訴我你體內的那座黑塔了嗎?如果我沒記錯的話,她也擁有這樣的..."靈溪指了指畫卷.

牧塵沉吟了一會,終于是點了點頭,某種感覺告訴他,眼前的靈溪,值得他來信任,雖然這種感覺或許與他的娘親有關系,但他卻是簡單的選擇相信.

"我所修煉的是一部叫做大浮屠訣的功法靈訣,這是我娘離開之前給予我的,而那座黑塔,應該便是修煉了這靈訣而出現的."

牧塵捎了捎頭,道:"不過它的威力並沒有想象中的那麼大,只是防禦很強,能夠保護我."

"大浮屠訣?"

靈溪聽到這個名字,美目中似是掠過一抹光亮,她長身而起,神色有些波動,這個名字,令得她有著一些莫名的熟悉感覺.

她來回渡了兩步,旋即走到牧塵身前,伸出冰涼玉手,握住了牧塵的手掌,然後掌心相對,十指相貼.

她的雙手顯得纖細白皙,比牧塵手掌小一號,剛好能夠被牧塵反手握攏,當然現在的牧塵顯然不敢這麼做,只能任由她施為.

"不要反抗."

靈溪貼著牧塵掌心,輕聲說道,旋即便是有著一股磅礴的靈力順著掌心湧入牧塵的身體,然後進入經脈,竟然是與牧塵的靈力碰觸在了一起.

牧塵一驚,這可是極其危險的事情,各自修煉的靈力都是不同,一旦碰觸,就會爆發出極強的排斥,進而對人造成極大的傷害.

而就在牧塵猶豫著是否要截斷時,兩股靈力已是接觸到了一起,然後讓得牧塵心頭一震的事情便是發生...

兩股靈力接觸,想象之中的排斥竟然並沒有出現,兩股靈力,居然是在此時交融在了一起.

那股交融在一起的靈力奔騰在牧塵體內,然後牧塵便是震動的發現,他先前體內出現的重傷,竟然是在那種交融靈力的掠過下,以一種驚人的速度被修複著.

短短不過十分鍾的時間,牧塵體內的傷勢,便是盡數的痊愈...那種修複速度,看得牧塵目瞪口呆,他這傷勢,就算他雷神體小成,也得休養整整一日時間才能好,可現在...

牧塵抬起頭,難以置信的望著眼前的靈溪,心中卻是越來越多的迷惑湧了出來,為什麼會這樣啊?

當牧塵體內的傷勢在被恢複後,那股交融在一起的靈力方才分開,然後一股靈力原路返回,穿過經脈,回到了靈溪體內.

當那股靈力返回靈溪體內時,她嬌軀也是微微一顫,肌膚上似乎是泛起了一道淺淺的緋紅,然後她收回了玉手,修長的睫毛微垂.

"怎麼會這樣?"牧塵忍不住的問道,他的靈力與靈溪的靈力融合在一起後,為什麼會具備如此強大的恢複力?

靈溪輕聲道:"我似乎也曾經修煉過大浮屠訣..."

牧塵心頭微震,靈溪竟然也修煉過大浮屠訣?看來她先前所說的那些,的確都是真實的.

不過,難道只要都修煉過大浮屠訣的人,靈力都是能夠互相交融嗎?這應該也不可能啊,就算修煉的是相同的靈訣,那每個人所修煉出來的靈力都會有所差異,無法達到這種完美的交融程度.

那為什麼兩人又能將靈力交融到這種程度?

他思索許久,都是毫無結果,都只能無奈的放棄,兩人的身上,似乎都有著秘密,而且這種秘密,應該都與牧塵娘親有關.

牧塵抬頭,凝視著畫卷上那讓人感到甯靜的女子身影,心中輕輕一歎,娘,這些究竟是怎麼回事啊...

"算了,不要苦惱了,秘密總歸會有解開的一點,我的記憶雖然被人做了手腳,但隨著我實力的提升,我總有一天會將記憶全部的找回來,到時候應該就能知道我曾經發生過什麼了."靈溪見到牧塵皺眉沉思,輕聲勸慰道.

牧塵點點頭,旋即又有點不太自然,前些時候適應了靈溪對他的冷漠,現在突然間溫柔下來,真是不習慣啊.

"另外,大浮屠訣沒你想象中的那麼簡單,那座黑塔也沒你想象中的那麼弱,只不過現在的你並無法觸及那種奧妙而已."

靈溪告誡道:"還有,這座黑塔盡量少暴露,雖然我記憶損失許多,不過我能夠感覺到,這東西牽扯到一些很危險的東西,如果你被發現的話...或許會帶來很大的麻煩."

牧塵捎了捎頭,靈溪這種關心體貼,真是讓得他有點惶恐.

"嗯."

不過這時候他也只能點點頭.

"走吧,先出去吧."靈溪再度看了看牆壁上的畫卷,道.

牧塵點頭,他眼神眷念的望著畫卷中的模糊女子身影,他很想把這畫卷要過來,不過顯然靈溪對它也是極其的看重,所以他也不好奪人所愛.

"娘,我答應過爹,一定會把你找到的."

他凝視著那道女子身影,旋即深吸一口氣,轉身出了竹屋.

兩人出了竹屋,氣氛卻是沉默下來,短短不到半天的時間,對于兩人卻是造成了極大的沖擊,原本以為是素不相關的兩人,卻是彼此間擁有了某種牽絆得極深的關系...

雖然他們都沒說,但當那靈力完美交融的時候,兩人都知道,他們的關系或許並不簡單.

"靈溪...長老."

牧塵打破了沉默,有些不太自然的稱呼了一聲.

"叫我靈溪吧."靈溪猶豫了一下,道.

牧塵聞言,也是微微遲疑,還是點點頭,道:"那我今天先回去了."

靈溪螓首輕點.

牧塵見狀,也就不再多說,剛欲轉身離去,神色突然一動,他抬起頭,望向北蒼靈院北方的位置,那里,一座大殿之中,突然有著一道赤紅的光柱沖天而起,同時,一道尖銳而急促的鍾吟聲,傳蕩開來,響徹在整個北蒼靈院.

突如其來的急促鍾吟,讓得牧塵一愣,目光望向那個方向,那里似乎是任務殿所在,究竟發生什麼事情了?

(今日三更補更新.

拜求月票!!

今天貌似才33票,怎麼一個慘字了得!)

上篇:359.第359章 畫卷     下篇:361.第361章 血鳴鍾 【第二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