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重點更新 主宰 443.第443章 幽暗空間  
   
443.第443章 幽暗空間

"那孽脈你要隱藏到什麼時候?!"

幽暗空間之中,那道仿佛從黑暗中凸顯出來的蒼老面龐,憤怒的盯著那道白裙身影,怒聲轟隆隆的回蕩著,震蕩著空間.

這道白衣女子,自然便是牧塵的娘親,而此時的她,只是冷冷的看了一眼那蒼老的面龐,淡淡的道:"我不知道你在說什麼."

"清衍靜,這個時候了,你還要嘴硬嗎?你以為當年帶一個與你沒有血緣關系的小女孩回來,並且讓她修煉了浮屠神訣陰卷,就能蒙騙我們不成?"那道蒼老的面龐厲聲道.

靜姨美目微寒,盯著那蒼老面龐,道:"我並沒有要用靈溪來蒙騙誰,我也從未說過靈溪擁與我有血緣關系,只是你們這群迂腐頑固的老家伙們太蠢了一些,竟會有此懷疑."

"你將浮屠神訣陰卷交給她修煉,不就是想要混淆我們的注意嗎?你是想要為你那個真正的孽脈做掩護吧!"蒼老面龐繼續怒聲喝道.

"浮屠神訣陰卷是靈溪自己的選擇,我並沒有給予任何的干預,我當初帶她回來,倒的確沒有太多的心思,只是見其可憐,有些惻隱而已,但哪料到你們這群老家伙,會草木皆兵成這般模樣,連一個無辜的小女孩都不放過!"靜姨冷笑道.

"你體內的神脈,明明是被分離了,這必然是被那孽脈將其獲得!在他的身上,你一定設置了封印吧?所以這些年我們方才一直探測不到!"

"清衍靜,你是吾族神女,地位超凡,天賦驚豔,放眼大千世界,萬族之內,唯有與我們同為太古神族之一的"摩訶神族"之中的"摩訶天"才能與你相配,如果你二人結合,不僅對我們兩族好處巨大,而且你與那"摩訶天"說不得也是能夠突破規則,問鼎掌控,到時候,你就是吾族的王!"

那蒼老面龐憤怒無比,幾乎是在咆哮著:"但你一次外出曆練,竟是愛上了不知道哪里的螻蟻,還自損神脈,誕下虐脈,你將吾族悠遠傳承,置于何處?!"

"那種螻蟻有什麼值得你喜歡的?難道能比得上摩訶天不成嗎?他才是真正的王者,摩訶神族都會在他手中再度綻放光彩,而你原本也能做到這一步,但你卻是做出這種事情!你對得起吾族對你的培養嗎?"

靜姨眉頭微皺,道:"摩訶天厲害,我就得喜歡他嗎?大長老,看來你們是迂腐得太久了,任何東西在你們眼中,或許都只是一件增加吾族力量的砝碼,所以,你們並不懂什麼叫做愛情."

"清衍靜!你知道吾族存在的意義嗎?你知道吾族對于這大千世界的意義嗎?愛情這種自私的東西,怎麼可能出現在吾族?!"那蒼老面龐咆哮道.

"大長老,吾族的曾經,也的確是我的驕傲,不過你們太沉浸于這種驕傲,這只會讓得你們固步自封,試問,在吾族擁有著那些驕傲之前,我們可曾這樣?可曾有過大長老你之前的那些言語規則?"靜姨淡淡的道.

幽暗空間中,那蒼老面龐似是沉默了一下,旋即沉聲道:"看來你真是被那所謂的愛情沖昏了頭腦,竟然都敢質疑吾族的驕傲."

靜姨微微搖頭,與這種老頑固動之以情,果然是一件白費心機的事情.

"雖然你現在不斷的保護著那孽脈,但我不信你能保他一輩子不被我們發現,而只要我們一發現他,就一定會抓住他,取出他體內神脈,雖然他體內也算流淌著吾族的血脈,但卻因為他的父親太過卑微,而導致斑駁不純,所以吾族也不會認可他,對于此類存在,我們只會抹除掉!"大長老緩緩的道.

轟!

他此話剛剛落下,只見得那盤坐在幽暗之中的靜姨面色陡然冰寒,一股滔天般的氣勢籠罩而開,這片幽暗空間都是在此時出現了劇烈的震蕩,仿佛有著破碎的跡象.

"清衍靜,你想要違背族規嗎?!"大長老察覺到這般變化,頓時怒喝道.

靜姨深吸一口氣,壓抑下那股滔天氣勢,眼神冰冷的注視著那蒼老的面龐,一字一頓的道:"大長老,這些年雖然我自願領罰,但是我希望你們也能夠明白我為什麼會這麼做,這並不是我怕你們,而是我不希望吾族因為我而出現什麼損耗,可如果你們真的敢傷我孩子性命,那也就別怪我不講任何的情面了,到時候就算你們能鎮殺我,我也不會讓你們太好過,至少,大長老,我敢肯定,到時候你是絕對會陪我一起隕落!"

"清衍靜,你太大膽了!"

大長老暴怒咆哮,那蒼老面龐上仿佛有著青筋跳動,同時一股可怕的氣勢席卷而開,令得這片幽暗空間都是瘋狂的顫抖著.

然而靜姨怡然不懼,只是冷冷的盯著大長老.

嗡.

而在大長老暴怒咆哮時,這片幽暗空間再度蕩起漣漪波動,數道同樣蒼老的巨大面龐從那幽暗中浮現出來,各自神態不一.

"大長老,你也冷靜一下吧."

"小靜你也是,何必這樣刺激大長老."

這些巨大面龐浮現出來,便是出聲安撫著雙方.

"諸位長老,我倒是無意冒犯,只是有些迂腐規矩,總得做出改變,吾族血脈,難道一開始就是你們所認為的那麼高貴嗎?我們的先祖,不一樣是從普通人中脫穎而出,曆經磨難,方才登頂世界之巔?"

靜姨淡淡的道:"那為什麼我們又要看不起他們?我的孩子,誰能肯定他不會比我更出色?"

"哼,你當你有如今成就,吾族給予的培養還少了嗎?那孽脈沒有你的幫助,毫無背景,能有何等成就?神脈在其體內,簡直就是浪費!"大長老冷哼道.

"大千世界中,頂尖強者數不勝數,其中一些佼佼者,即便出身卑微,一些甚至來自下位面,他們又何曾有過什麼背景?但最終的他們,不依舊在這大千世界聲名赫赫?就算是你們嘴中那驚豔不已的摩訶天,當初試圖攻占無盡火域,最後不同樣是被炎帝逼退?而大千世界中,除了炎帝之外,還有著那武境武祖,劍域的青衫劍聖,不死之地的守墓人..."靜姨面色平靜,一個個在這大千世界中聲名遠揚,擁有著赫赫威名的名字,從其嘴中傳出,回蕩在這幽暗空間之中.

"這些頂尖強者,初始之時,又何曾有過什麼強大的背景,他們只是有著真正的強者之心,因此他們能夠在這大千世界威名赫赫,所以,大長老,如果你認為想要成為真正的強者,完全是需要依靠培養與資源的話,或許就大錯特錯了."靜姨淡淡的道.

大長老那自幽暗空間中凸顯出來的蒼老臉龐,微微的變幻,有些薄怒,想要反駁,但一時也是無言,最後只能一聲冷哼,道:"你再如何狡辯,也無法打消長老團的決議."

靜姨微微垂目,道:"怎麼選擇是你們的事,同樣的,我會如何選擇,也會是我的事,我對于吾族,也有著極深的感情,但如果真到了那一步..."

她的話沒有再說話,卻是緩緩閉目,不再言語,顯然是不打算繼續與這些迂腐的老怪們交談下去.

那大長老見狀,也只能惱火的哼了一聲,然後漣漪波動,一張張巨大而蒼老的面龐,便是自那幽暗空間中消失而去.

隨著那些巨大的臉龐消失後,靜姨方才睜開眼睛,雙手緊握,輕歎了一聲,她知道,光憑她的這些話,根本不可能動搖這些迂腐深入骨髓的老家伙們,他們一定還會探尋牧塵的蹤跡,不過想來她先前的話,對于這些老家伙也會有著一些震懾,畢竟她不是什麼手無縛雞之力之人,以她的實力,即便是在這一 族內,都算是靠前,如果她出了意外,對于這一族而言,也會是巨大的損失.

這種等級的強者,可不是光靠所謂的資源就能培養出來的.

因此他們應該不敢太過的逼她,這也會給牧塵爭取不少的時間,而她相信自己的孩子,如果牧塵這輩子只是安安靜靜的待在北靈境當一個普通的人,她會感到欣慰,畢竟作為母親,她只需要牧塵安全就好.

但現在的牧塵,顯然走了另外一條路,少年已經挺拔,不再是那個繈褓中哭鬧的嬰孩,他從小小的北靈境走出來,進入了那座五大院之一的北蒼靈院,而且她看得出來,牧塵很優秀,他在迅速的釋放著他的潛能,那個孩子未來的路,說不定會比她這個當娘的更優秀,這一點,那些長老不相信,但她卻是深信不疑.

而對于走上這麼一條的牧塵,她雖然有些感歎有些心疼,但最終還是感到一絲驕傲,她的孩子,並不平凡,終有一天,那些質疑的目光,都將會被他所震驚.

只是,那需要時間.

真正的強者,需要以時間來磨礪,而當他鉛華盡去之時,也將會是他在這群雄云集的大千世界中耀眼之刻.

靜姨雙手緊握,眼中的神色,漸漸的變得溫柔,低喃之聲,在這幽暗空間之中,緩緩傳開.

"牧塵,既然你選擇了這一條路,那娘就會毫無保留的支持你,娘在這里,等著你名動大千世界的那一刻!"

上篇:442.第442章 再度分離     下篇:444.第444章 滅龍魔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