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重點更新 主宰 684.第684章 神秘的白衣女子  
   
684.第684章 神秘的白衣女子

第六百六十四章

"娘?"

在牧塵身後,那里的空間波蕩著,一道倩影緩緩的浮現,而後在林靜那驚喜的失聲中,變得越來越清晰.

牧塵也是忍不住驚愕的偏過頭,然後便是見到,一道身著白色衣裙的女子,靜雅而立,女子擁有著極美的容顏,隱隱間似是與林靜有著一兩分的相似,她青絲挽起,那種清冷的氣質,讓人感到驚豔.

而更讓得牧塵驚訝的是,眼前這美麗的白衣女子,竟然是林靜的娘?這看起來倒不像是母女,更像是姐妹多一些.

就是她悄無聲息的將眼前這灰衣老人的手掌斬斷的?她先前說的那句話...武境的小公主,說的是林靜嗎?

武境?

牧塵心頭猛的一震,他愣愣的望著懷中的林靜,顯然沒料到她竟然會有著如此驚人的背景,那武境可是大千世界中的鎮霸一方天地的巨擘,那武境的創始者,武祖,更是名聲響徹大千世界的超級存在!

雖然這天玄殿也算是厲害,可與那武境相比,卻又是算不得什麼.

這時候牧塵方才明白,為什麼林靜能夠滿身都帶著那種防禦力驚人的護身靈玉,原來她竟然是武境的小公主!

"娘,你怎麼來了?"

林靜瞪大著眼睛望著眼前的白裙女子,卻是驚喜的撲了過去.

白裙女子伸出纖細的玉指,狠狠的彈在林靜光潔額頭上,沒好氣的道:"你竟敢偷偷溜出來,真是好大的膽子."

她的容顏清冷,不過當那對眸子在見到眼前的少女時,卻是有著濃濃的寵愛.

"在家里好無聊嘛."林靜捂住額頭,可憐兮兮的道.

"你爹已經說過,等這次回去,可不會輕易的繞過你."

"娘,你一定要救我啊!"林靜哭喪著小臉,緊緊的抓住白裙女子的衣袖,道:"我這不是為了出來曆練嗎,而且你看你都差點要見不到我了."

說起這個,白裙女子眸子便是微眯了一下,那一霎那,她的眸子,仿佛是變得有些冷冽起來,然後她抬起臉頰,望著眼前那灰衣老人,淡淡的道:"你倒是膽子不小."

"你是誰?!"灰衣老人也是在此時猛的回過神來,顧不得那斷掉的手掌,枯木般的臉龐上,有著一抹濃濃的驚駭湧出來,失聲道.

"你是武境的人?!"他突然想起了先前那一道聲音,當即心頭一顫,聲音沙啞的道.

"娘,不要放過他,他剛才可是想要殺了我,如果不是牧塵,現在女兒肯定都缺胳膊斷腿了!"林靜在一旁忿忿的道.

好不容易等到大靠山到了,她可不會輕易的放過這個可惡的老家伙.

那白裙女子低頭,她望著那狼狽坐在地上,背後血肉模糊露出森森白骨的牧塵,聲音放柔和了一些,微笑道:"小兄弟,謝謝你了,你沒事吧?"

被一個看似如此年輕的女子這樣的稱呼,牧塵也有點不適應的撓了撓頭,旋即笑道:"沒事,我皮糙肉厚的,一點小傷."

白裙女子看了看他背上的傷勢,發現那些有著紫色靈力在湧動,紫色靈力中,似乎是有著奇特的紫色火苗飄動著,而火苗飄過處,血肉竟都是在迅速的蠕動恢複著,顯露出驚人的恢複力.

白裙女子美目中劃過一抹訝異,這才放下心來,然後她的目光再度投向那面色不斷變幻的灰衣老人,聲音清冷而平淡的道:"對兩個小輩下手這麼重,真當我武境好欺負不成?"

灰衣老人身體一顫,眼神變幻,下一霎那,他的身形突然猶如鬼魅般的倒射而出,道道殘影穿梭過空間,直接是出現在重傷的柳冥身旁,一把將其抓住,就欲逃遁.

遠處,那心狐仙子以及中年男子望著這一幕,心都都是一顫,眼中有著濃濃的驚駭湧出來,那白衣女子究竟是什麼人,竟然直接一露面就將實力達到八品至尊的人魔長老嚇得狼狽逃竄?

"娘,不要讓他跑了!"林靜瞧得那老家伙要跑,連忙道.

白衣女子螓首輕點,旋即她便是伸出纖細玉手,輕輕一抬.

轟隆!

遠處的大地突然震動起來,只見得一座巨大的山峰直接從大地之下升起,那座山峰呈現斑斕色彩,光芒耀目,若是仔細感應,就會發現,這座山峰竟然並不是簡單的山石,而是完完全全由純粹的靈力凝聚而成,那種靈力波動,強大得無法形容.

"咻!"

巨大的靈力山峰拔地而起,一閃之下就出現在了天際之上,然後對著某處虛空重重的落下,頓時那片空間直接凝固,兩道身影閃現出來,正是那人魔長老.

他此時驚恐的抬起頭,望著那座從天而降,巨大無比的山岳,驚駭失聲:"天地之相?!"

遠處的心狐仙子二人面色也是劇變,眼中都是駭然湧出來,竟然是天地之相,那可是唯有踏入了地至尊的層次方才有可能掌控的手段.

眼前的白衣女子,竟然是一位地至尊?!

所謂天地之相,舉手投足間,就能夠創造山岳河流,甚至改變大地之形,極為的玄奧,因為如果說要破壞地形,以牧塵現在的實力也能辦到,可如果要讓他將一片大地的地形給憑空給創造出來,卻是有些為難他了.

轟隆!

靈力山岳鎮壓而下,那片空間被徹底的封鎖,甚至于連那灰衣老人都是無法動彈,只能眼睜睜的看著那山岳呼嘯而來,最後重重的鎮壓在身體之上.

噗嗤.

那靈力老人的身體仿佛都是在此時癱軟下來,骨頭都猶如碎掉了,鮮血狂噴,直接是伴隨著山峰落下,被狠狠的鎮壓在大地之下.

靈力山岳落在大地上,高達萬仞的山岳,成為這片大地上最為高聳的地方.

而那靈力老人則是被鎮壓在下面,無法動彈.

牧塵見到這一幕,也是忍不住的倒吸一口冷氣,這還是他第一次見到一位地至尊真正的出手,而那翻手間展現出來的力量,實在是讓人感到可怕.

在那遠處,正在與九幽纏都的黑衣老者也是察覺到了這邊的動靜,當即嚇得魂飛魄散,當即毫不猶豫的掉頭鼠竄,再也顧不得什麼至尊強者的氣度.

不過他的身影剛剛竄出,便是感覺到一股可怕的力量從天而降,然後他的身體如遭重擊,直接是墜落而下,在那大地上射出一個巨大的深坑.

巨大的九幽冥雀迅速的縮小,最後化為修長窈窕的倩影,九幽疾掠而來,落到牧塵的身旁,美目有有些驚異的望著那不知道何時出現的神秘白衣女子.

"是林靜的娘."牧塵有點艱難的爬起身來,解釋道.

九幽這才恍然的點點頭,然後急忙攙扶住牧塵.

"娘,怎麼處置這些家伙啊?"林靜笑嘻嘻的道.

"就鎮壓在此處五年時間吧."白衣女子輕描淡寫的道,旋即她玉手一揮,將那黑袍老者也是鎮壓進靈力山岳之下,而後山岳竟是開始緩緩的沉入大地,最後消失不見.

牧塵驚奇的望著那靈力山岳沉入的地方,大地依舊一片平坦,任誰都是想不到在那下面,竟是鎮壓著三個倒黴的家伙.

鎮壓五年,那實力達到八品至尊的灰衣老頭可能能夠抗下來,不過到時候必然也會實力大減,至于那柳冥,能不能活下來都是問題.

而牧塵顯然不可能去憐憫他們,先前如果不是林靜的娘現身的話,恐怕他們的下場,也不會好到哪里去.

"娘,你來得真是太及時了!"林靜挽著白衣女子玉臂,笑道.

"你以為憑你這點本事,還真能夠偷偷溜出武境?"白衣女子戲謔的盯著林靜,道:"若不是我這一路暗中跟隨,你早被你爹拎回去了."

林靜聞言,頓時沮喪起來,敢情她自以為完美的逃脫計劃,竟然毫無成效.

一旁的牧塵也是聽得暗暗抹汗,還好沒對林靜有啥壞心思,不然的話,恐怕早就被她這位隱藏在暗處的娘給抹殺掉了.

這大千世界,可真是危險啊.

牧塵暗暗感歎,原本這次他已經很高看柳冥了,但依舊沒想到,這個家伙暗中居然還有著一位實力如此驚人的長老在保護,差點就讓得他陰溝里翻船了.

"這位小兄弟..."白衣女子再度看向牧塵.

"前輩叫我牧塵就好了..."牧塵撓了撓頭,對這個稱呼著實不適應.

白衣女子聞言也是一笑,笑容動人,她暗中跟隨著林靜,這些天自然也是知曉牧塵對林靜的態度,所以對他也是有些好感,所以倒並沒有吝嗇平日里微少的笑顏,柔和的道:"那就叫你小牧吧,你先前得到的那須彌鐲給我."

牧塵毫不猶豫的取出來,遞給白衣女子,以後者的身份,他還真不擔心人會看上這些東西.

白衣女子對于他這種干脆利索也是頗感滿意,玉手接過,掌心有著光芒湧動,最後侵入那須彌鐲內,片刻後,方才收回.

"這須彌鐲內有著一位地至尊強者留下的印記,你若是就這樣拿走的話,怕是會被他感應到,不過現在已被我抹除,倒是無礙."白衣女子將須彌鐲遞給牧塵,道.

牧塵一頭冷汗,雖然他並沒有魯莽的去探測須彌鐲,但也沒想到那里面竟然會有著一位地至尊級別的強者留下的印記,想來那恐怕就是天玄殿的殿主所留了.

"謝謝前輩了."牧塵感激的道.

白衣女子微笑著搖搖頭,她寵溺的揉了揉林靜的小腦袋,道:"你救了小靜,若是不介意,叫我一聲綾姨就好了."

上篇:683.第683章 變故     下篇:685.第685章 武境主母,綾清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