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重點更新 主宰 705.第705章 大羅金池之爭  
   
705.第705章 大羅金池之爭

第六百八十一章

當那一支黑云般的軍隊靜靜的矗立在那第九座石台之上時,這片天地間原本的喧嘩之聲,則是在此時悄然的減弱了一些,不少目光之中,都是有著一抹驚異之色掠過.

因為眼前這支軍隊給予他們感覺,竟是絲毫不比其他八王麾下的最強軍隊弱.

"那是九幽宮的九幽衛?"

"沒想到這支九幽衛竟然還能有這等氣勢,不是說這九幽衛乃是大羅天域內最弱的軍隊嗎?這種氣勢,可完全不像啊."

"是啊,看來傳聞不可信,這九幽宮看似低調,實則韜光養晦,據說那失蹤多年的九幽宮之主已經歸來,這九幽宮,怕是要崛起了."

"哪有那麼容易,九幽王即便當年也在大羅天域時,九幽宮也是難成大器,根本無法與其他八王相比,即便如今回來,恐怕也難以與其他八王爭雄."

"…..."

天地間,眾多目光望著那一支猶如磐石般紋絲不動的軍隊,頓時有著一些竊竊私語聲傳開,九幽宮在大羅天域內的名聲並不高,畢竟以往的九幽實力也並不是很強,當初成為一宮之主,還引來了一些非議,但礙于天鷲皇的支持,以及她所擁有的九幽雀一族的背景,倒是無人明面上說什麼,但顯然暗中對于九幽的地位,也是頗為的質疑.

"那個少年是誰?"而當眾人在注意著那一支九幽衛時,目光也是不免的掃到了那站在最前方,身體修長,面色平靜的少年,當即有些疑惑的出聲.

"那似乎是九幽宮的新統領,名叫牧塵,乃是九幽王帶回來的."

"如此年輕的統領?呵,這九幽王果然還是一如既往的兒戲,真當這大羅天域內,是什麼人都能夠隨隨便便上位的嗎?"有著人忍不住的冷笑道,顯然是對于牧塵這般年齡就能夠成為大羅天域的統領而感到眼紅.

"這牧塵雖然年齡不大,可據說已是踏入了至尊境,前兩個月,血鷹王麾下的一位統領對其出手,可是直接被他一招擊敗."

"呵呵,擊敗了那趙統可不算什麼,九幽王似乎是想要讓這個牧塵去爭奪金池名額,這難免會與四大統領相爭,這個牧塵雖然有些本事,但想要與四大統領比肩,怕還差了幾年的火候."

"嗯…此話在理,這一次九幽王倒是顯得急躁了一些,就怕是會耀武不成,反而丟了顏面…"

"….."

"咻!"

在九幽衛現身後,又是有著三道光芒掠來,其中一道,直接是落在了第九座石台的王座之上,頓時吸引了無數道目光.

那道倩影,窈窕而修長,她身披黑色戰甲,貼身的戰甲包裹著玲瓏動人的嬌軀,曲線動人,那青絲被隨意的挽起,更是顯得英姿颯爽,那一對戰裙之下的雪白圓潤的玉腿,則是引來了不少窺探的目光,一些人光是看著那一對玉腿,便是感覺有些口干舌燥,更何況這玉腿的主人,還擁有著這般火暴的身材以及冷豔的容顏.

當然,還有著那高高在上的地位,這樣的出色女人,總是容易勾起人心中的征服欲望.

這道倩影,自然便是九幽.

她美目掃過四周,旋即便是自那王座上坐下,唐冰,唐柔立于她的左右,相同的容顏,卻是氣質截然不同,一時間,直接是令得這里成為了最吸引人目光的所在.

"哈哈,九幽,你們九幽宮總算是來了,我原本還以為你們九幽宮放棄了呢,那樣的話,也太不把辛辛苦苦拿回去的名額當回事了."在九幽現身時,一道笑聲也是隨之響起,只見得不遠處的石台上,血鷹王正微笑的望著這邊,笑聲爽朗.

九幽聞言,美目也是冰冷的掃了血鷹王一眼,淡淡的道:"我九幽宮的事,就不勞煩血鷹王操心了."

血鷹王笑了笑,他手掌輕輕的磨挲著扶手,那有些猩紅的眼中,卻是寒意流露,顯得陰狠之極.

九幽與血鷹王之間那不對路的氣氛,顯然任誰都是能夠清晰的感覺到,其余諸王,也都是冷眼旁觀,並沒有絲毫插手的意思.

在這大羅天域內,九王地位不低,除了以往的九幽宮外,彼此的實力都是相差不多,所以誰都不會徹底的服誰,為了爭奪利益以及資源,也都彼此間交鋒過,所以對于這種爭斗再熟悉不過,自然也就不會蠢到被無緣無故的波及其中,畢竟如今的九幽,也不再是以往,她的實力,足以讓其余諸王,都是心生忌憚.

牧塵靜立在九幽衛最前方,他那平淡的雙目也是掃向了血鷹殿所在的方向,在那座遼闊的石台上,同樣是有著一支身披血紅甲胄的軍隊,這支軍隊渾身都是繚繞著凶氣,顯然是一支善戰的軍隊,這血鷹王雖然跋扈,但其麾下,的確堪稱強者如云.

"牧統領,那是血鷹殿的血鷹衛,乃是由吳天與曹鋒共同執掌,這些年我們九幽宮原本所屬的城市,便基本是被他們兩人掃蕩了個盡,很多城市都是被迫改投了血鷹殿."在牧塵身後,那丘山低聲說道,聲音中頗有些怨氣.

"曹鋒這個畜生,如果不是九幽大人的話,他早就如同死狗一般,如今卻是幫著別人來對付我們九幽宮,這個雜碎,如果有機會的話,我們九幽衛絕對不會放過他!"丘山咬牙切齒的道,顯然是對于曹鋒的背叛恨到了極點.

牧塵輕輕點頭,神色平靜,剛欲說話,卻是感應到兩道有些冷意的目光射來,他微微抬頭,便是見到那站在血鷹衛最前方,那吳天與曹鋒的目光投射了過來.

三人目光對碰了一下,那吳天的嘴角頓時掀起一抹殘忍的笑意,而那曹鋒的眼神,則是一片冷漠,那冷漠之中,蘊含著濃濃的敵意.

以前在九幽宮時,九幽衛便是由他掌控,而現在牧塵的位置,則是與他當初一模一樣,顯然,九幽是打算用牧塵來頂替他.

雖說如今已經叛離了九幽宮,但曹鋒對此還是感到有些不自在,因為如果現在牧塵做得比他好的話,豈不是會讓人說,他曹鋒遠不如牧塵?

作為同樣是由九幽帶入大羅天域的人,這一點,是心胸其實並不寬闊的曹鋒是難以忍受的,他的性子,顯然是甯可我負人,不可人負我.

"如果有機會的話,我盡量讓他下不了金池峰."曹鋒偏過頭,對著吳天輕聲道.

"呵呵,看來你很討厭這個家伙啊."吳天笑眯眯的拍了拍曹鋒的肩膀,道:"金池之爭,本就有著傷亡,出手再重都無所謂,不過我們的首要目標還是先登頂,至于這個家伙,大人已經吩咐了人專門對付他,我想,他應該連見到金池的機會都沒有."

曹鋒聞言,倒是有些遺憾的笑了笑,不過這樣也好,如果這家伙連見到金池的機會都沒有,那正好凸顯出他的無能,到時候九幽宮,怕就真是要成為一個笑話了.

"牧統領,金池之爭的時候,你可要多小心一些這兩個家伙."在曹鋒與吳天不懷好意的打量著牧塵時,那丘山也是對著牧塵低聲道.

牧塵微微點頭,他自然是能夠見到吳天與曹鋒眼中那貓戲老鼠般的神色,只是…他的嘴角輕勾了一下,究竟誰是老鼠,可還真說不定呢.

一道香風突然襲來,唐冰慢悠悠的走到牧塵的身旁,她美目顧盼,頗為的動人,旋即她對著牧塵微微一笑,那般笑容,頓時引來了大片的熾熱目光.

"唐大管家,有什麼吩咐?"牧塵見狀,不由得一笑,道.

唐冰白了牧塵一眼,道:"九幽姐姐讓我來告訴你,這一次參加金池之爭的,共有將近百人,個個都不是弱手."

"怎麼會這麼多?"牧塵驚訝的道,不是說名額有限嗎?

"這一次的金池之爭,三位大人決定把名額放大,所以參加的人不僅是九王麾下,一些來自大羅天域的附屬勢力,也有著一些名額."

話到此處,唐冰美目看了一眼血鷹殿所在的方向,眸子中有著一抹憂慮之色,道:"這對于你而言並不算好消息,因為據我所知,這些附屬勢力中,有一些勢力與血鷹殿交好,而他們為了討好血鷹殿,很有可能會阻止你靠近金池."

牧塵眉頭微微一皺,他畢竟勢單力薄,光是對付吳天與曹鋒,就得竭盡全力,這若是再摻和一些搗亂的家伙進來,就真是有些麻煩了.

這血鷹殿,果然很討厭啊.

唐冰見到牧塵眉頭皺起,不由得輕輕咬了咬紅唇,她看了一眼遠處的一座石台,輕咬銀牙,就欲轉身.

"唐冰姐,你干什麼?"牧塵疑惑的看向她.

"我…"唐冰俏臉微紅了一下,輕聲道:"我去找周岳,請他到時候出手,把那些絆腳石清理一下,這樣你就好節省一些力量."

雖然她對周岳並沒有多少的感覺,但這種時候也只能請他幫忙了.

牧塵一怔,他就這樣的看著唐冰,旋即緩緩的收回目光,語氣淡漠的道:"這就不需要唐冰姑娘操心了."

唐冰俏臉微變,她貝齒緊咬著紅唇,她緊緊的盯著牧塵,顯然是感受到了他語氣之中的冷漠,自從認識以來,她顯然還是第一次看見牧塵刺人的一面,因此那眸子中,一時間竟是有著水汽彌漫,顯得楚楚動人.

"咳,牧統領,唐姐也沒其他的心思,她也是想要我們九幽宮這次表現好一些,免得九幽大人面上不好看."一旁的丘山見狀,連忙道,雖然他的年齡比唐冰大許多,但對著後者,他卻是頗為的尊敬.

話音一頓,他又是對著眼眶微紅的唐冰道:"唐姐,你如果真去找了那周岳,不僅我們九幽宮面子不好看,而別人怕也是會因此說牧統領連一個金池之爭都要靠女人去說情…雖然我們都知道牧統領的實力,可畢竟人言可畏."

唐冰眼眶泛紅,她素來堅強,即便是在此時也不願意顯得柔弱,美眸通紅的盯著牧塵,道:"我又沒有看不起你,據說這次血鷹王請來了四位實力達到一品至尊頂峰的強者聯手對付你,這再加上吳天與曹鋒,就算你再強,難道能夠全身而退嗎?"

牧塵雙目微眯,他望著唐冰那紅著眼眶,但依舊小臉倔強的模樣,心頭也是微軟,淡漠的神色逐漸的消散,輕聲道:"唐冰姐,放心吧,如果他們真的要出手的話,就算我走不出這座金池峰,但他們所有人,也得留下來陪我."

少年的聲音平靜溫和,只是在那其下,卻是蘊含著令人心悸的凶煞之氣以及一種掩飾不住的自信,並不驕狂,但卻絲毫不逞強.

唐冰微紅的美目的看了牧塵一眼,少年那平靜的語氣,卻是讓得她沒了辯駁的勇氣,于是她只能輕咬著紅唇,那副俏美的模樣,倒像是在被欺負一樣,顯得很是動人.

于是,牧塵很快就感覺到周圍不少看向他的目光顯得敵意很重起來,甚至連九幽衛中,都是有著不少目光不善,由此可見,唐冰在九幽衛的心中,受歡迎程度,可遠比他這統領更來得重要.

"咳."

面對著那越來越多的不善目光,牧塵只得干咳一聲,低聲道:"唐冰姐,你就別這樣了,放心吧,我骨頭硬著呢,別人想打死我可沒那麼容易."

唐冰破涕為笑,橫了牧塵一眼,道:"我才懶得管你會不會被人打死,就算我多事,自找不自在好了,真是活該被罵."

她的語氣中,不免有些怨氣,想來這些年來還是第一次遇見人這麼對她說話.

唐冰說完,便是轉身而去.

"唐冰姐,放心吧,有我在,沒人能損得了我們九幽宮的顏面."牧塵微笑道.

唐冰蓮步輕頓,輕哼道:"那就用你的表現來說話吧,不然的話,以後別想從我這里拿到一滴至尊靈液."

"那就謹遵大管家之命了."牧塵笑著抱拳.

唐冰紅唇輕撇,不再理會牧塵,快步走回.

牧塵也是轉過身,他遠遠的凝望著血鷹殿所在的石台,那一對黑色眸子中,也是有著一抹冰冷的寒意湧現出來.

既然你們想玩,那我就陪你們好好玩玩吧.

上篇:704.第704章 金池峰     下篇:706.第706章 登頂之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