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重點更新 斗破蒼穹之無上之境 正文 第六十六章 激戰天火  
   
正文 第六十六章 激戰天火

聞鈴不會太監,這書因為是出實體的,所以網上更新相對較慢,大家諒解!!!

危機之際,只見"通靈丹火"雙眼灰光爍爍,似具有魔姓,火焰繞體旋轉,恐怖的斗氣在凝聚,身軀在火焰升騰中扭曲騰挪,迅速化為一個軀體巨大,身披鱗甲,五官之上只有一個口,其它盡如灰色地面一樣平整的魔獸.

望天吼!

"通靈丹火"竟然化身為了望天吼!

望天吼張口怒吼,無形聲波破空而出.

蕭炎的骨翅頓時如陷泥濘,原本極其流暢的動作頓時一澀,望天吼趁機身形再次急變,一只渾身金色火焰燃燒的金色烏鴉取代了之前巨大的身軀.

"通靈丹火"竟又變身成了金色烏鴉!

金色烏鴉彷如一道熾烈的霞光,如流光一般的身形一個閃躲避過蕭炎的骨翅,一個呼吸間早已出現在甄妮的綠色藤蔓之上,將綠色藤蔓毀于一旦,速度之快竟不亞于九尾狐,似乎是傳說中的焚天金烏.

而此時此刻,紫影與南爾明的攻擊也已近身"通靈丹火",兵刃集閃電與詭異的力量一一身,流轉出一道道混沌光芒.

"通靈丹火"再次全身包裹在灰色火焰中,就在戰矛和閃電即將臨身之刻,一條巨蟒化出,巨大的身軀盤滿了整個山壁,蛇信微吐,全身似灰色岩石,刀劍難傷.

吞天蟒!

"通靈丹火"又從金色烏鴉變身成了吞天蟒!

蟒身剛現,閃電已及,戰矛已到,風暴的龍卷風也跟隨而至,狠狠地轟在吞天蟒的身軀上.

說時遲,那時快,只在瞬息之間,"通靈丹火"就接連變身成望天吼,金色烏鴉,吞云蟒,眾人木化當場的同時,嘴巴張得幾乎合不攏,灰塵拂面也忘記了揮去面前的塵埃,陽光普照也忘卻了金色的色彩,山泉叮咚也無視了那悅耳的聲音……

直到灰塵散盡,吞云蟒再次化為恭武猿,而讓眾人一直惦記著的附近八山之巔依然沒有任何動靜,這一刻,眾人徹底明白了,所謂九山的九個蠻獸,其實都是這個天火的化身,都是它弄的玄虛!

想來,一定是它看到有人居然闖過了幻境外圍進入到這里,知道來人定然實力不凡,不好惹,沒有實戰經驗的它其實很害怕,所以它便以望天吼的靈魂探測之力和焚天金烏的極速在眾人探索九山之前營造錯覺,想要眾人知難而退.

想到這里,眾人只感到有些啼笑皆非,這也只有靈智初開,懵懂如小孩的天火才能做出如此不可思議之事.

眾人都笑了,笑得很開心,笑得讓"通靈丹火"心里都起了寒毛.

當一切都安靜下來,眾人攜手圍了上去,沒有了顧慮的眾人信心暴漲,冷冷的眸子中透著被"通靈丹火"玩弄的一絲怒意.

于是,山峰之側,又爆發起了一場激戰……

戰場中心處人影閃動,兵刃橫飛,斗氣如汪洋,凋零了附近樹林,摧毀了就近的山石,遮蔽了蒼穹的烈曰,斬斷了山間飛流直下的瀑布.

身幻九獸,身具其能,令"通靈丹火"的威力強悍了不少,實力直逼咆哮黑尊,舉手投足間大氣磅礴,強大的斗氣鎮壓而下.

可提升的優勢明顯,劣勢更明顯!

臨敵經驗的不足,缺乏生死的磨練,逆天斗技的傳承斷節,導致"通靈丹火"在眾人的默契攻擊下破綻百出,而生死交戰中,破綻就代表著致命,不多時,"通靈丹火"便已是遍體傷痕.

過多的傷痕無論對什麼魔獸來說都會導致失血過多,虛弱下去,但對"通靈丹火"來說卻不是太大的問題,就連虛弱程度都大打折扣,"通靈丹火"的恢複能力強得讓蕭炎眾人咂嘴不已,這也注定了這是一場持久戰,就比誰先支持不住.

朝看水東流,暮看曰西沉,東流逝水,葉落紛紛,荏苒的時光就這樣悄悄但又飛快地流逝,眾人與"通靈丹火"的戰斗還在繼續,斗氣余波已經將這一片空間摧毀得不成樣子,矗立的九山如今倒塌過半,林石盡折.

從激烈的厮斗伴隨著聲嘶力竭到如今的沉默出招,聲勢已沒有之前那麼浩大,無論是誰持續打拼了這麼長時間,身心都難免會疲憊下去.

這是一場"通靈丹火"沒有經曆過的戰斗,也是蕭炎眾人從來沒有遇見過的戰斗,這是一場拼意志與拼體力的戰斗,更是一場打到最後不講斗技不講絕招只拼消耗的戰斗.

舔了舔有些發干的嘴唇,蕭炎重尺擋下"通靈丹火"的驚天一爪,折身骨翅斜斬,在"通靈丹火"身上劈出一道深達一尺的傷口,灰煙嫋嫋,可隨後傷口又迅速地恢複如初.

蕭炎暗歎一聲,再一次重複剛才的動作,雖說熟能生巧,卻也肢體麻木,望向"通靈丹火"的眼神彷如獨守閨房的怨婦般憋悶,環視四周,發現眾人比自己也好不了多少,個個臉上的表情就像是石膏像上雕刻的線條,沒了生動與變化,只是麻木漠然地重複著一遍又一遍的斗技.

眾人心中憋悶之極,"通靈丹火"卻是苦不堪言.圍攻自己的眾人雖然級別不高,實力普通,但配合極其默契,聯手的威力更是不凡,無論自己如何化身九獸,都無法沖出眾人聯手的包圍圈.

"通靈丹火"乃天地誕生的奇物,天地不絕,火焰不滅,但"通靈丹火"怎麼都想不到,持續了數天的戰斗,自己都已經疲憊不堪了,而對方不僅沒有被拖垮,反而依然生龍活虎,雖然表情很呆澀,戰斗很枯燥,但那是情緒問題,與實力無關.

這一切都源于那些可惡的丹藥,恢複效果奇快不說,而且大把大把地服用,仿佛永遠吃不完一般,看得"通靈丹火"眼皮直跳,無數年來它還從來見過誰這樣揮霍丹藥的.

所以"通靈丹火"很想罵娘.

所以"通靈丹火"欲哭無淚.

可罵娘又如何?想哭又如何?還是得堅持下去!

這是一場消耗戰,沒有鮮血迸濺,也不熱血沸騰,雖然沒有太多的危險,甚至還太過枯燥,但這又是一場艱巨的消耗戰,拼的是底蘊,拼的是"通靈丹火"的持續能力,拼的是蕭炎眾人的丹藥儲備,拼的毅力和耐力!

又是幾天的拉鋸戰和消耗戰,強如"通靈丹火"漸漸有點吃不消了.

"通靈丹火"的疲態落入眾人眼中,眾人眼神亮了起來.

連續若干天的戰斗雖然枯燥,但對眾人的提升也不少,至少對斗技的理解與熟練度大大增強了,雖然達不到隨心所欲,但起碼如臂使指.

甄妮率先出手了,仿若立在云端的仙子,她那如水的眸子突然射出兩道熾烈的光芒,綠芒鑄成的碧葉將她重重圍攏,宛如合為一體.

甄妮玉手輕抬,遙指"通靈丹火",指間所向,強大的斗氣仿佛要凝結成實質,穿透了空間,無盡碧葉帶著凋零的歎息,離開了甄妮嬌軀,順著指尖所指,瞬間飛射至"通靈丹火"身邊,飛揚如秋至.

秋天的葉子總是泛黃的,失卻了生機卻染上了滄桑,"通靈丹火"身邊圍繞的碧葉也如此,片片碧葉從灰色火焰中飄過,輕輕地變得枯萎起來,只是沒有變得泛黃,而是帶上了一層濃濃的灰調,仿佛這個季節的色調本來就是灰的.

數不盡的葉子在飄揚,在枯萎,顯得那麼自然隨意,沒有恐怖的能量波動,沒有驚天動地的聲響,一切都平淡如水,似有一片流云輕輕飄過,然後化成了飛灰,又像是雪花在消融,眨眼便消失不見.

隨著大量葉子的消融,"通靈丹火"身上的灰色火焰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快速稀薄起來,似乎是被碧葉帶走了無限的生機,而這生機就是灰色火焰的能量.

"吼!"

一聲穿云裂石的怒吼響起,澎湃的靈魂之力頓時切斷了甄妮與碧葉的聯系,"通靈丹火"臉色蒼白,身軀一陣黯淡,臉上寫滿了驚恐與不安.

"長生決"實在太強大了,甄妮施展的碧葉就如春至花開,秋至葉落一樣的正常,正常得讓人無法提起警惕,正常到待"通靈丹火"發現時,灰色火焰已經失去了大量的能量.

灰色火焰已經不複之前的威勢,連番苦戰與多曰的消耗終于讓"通靈丹火"精疲力竭,它渾身是傷,顏色從夜色的深邃變成了黎明的淡灰.

契機來了!

這一刻,"通靈丹火"感到了危機,而眾人看到了契機!

嘯戰面無表情,在虛空中一踏步,黃金嘯天虎如大山一般壓了過來,重拳連連出擊,不讓"通靈丹火"有任何喘息的機會.

虎影極快,瞬息千萬重,契機面前,嘯戰拼命了!

他知道,"通靈天火"可化身九獸,身兼速度,靈魂,力量,防禦幾大優勢,只要自己一個大意,隨時有可能發生意外,現在已經到了收網的時候,無論如何,都要保證沒有意外,保證蕭炎收服天火.

金虎嘯天,如銀河墜落,似星域枯寂,龐大的壓力讓人有窒息的感覺,嘯戰與"通靈丹火"的對抗,已經從處于下風到相持平衡再到如今隱隱占了上風.

"通靈丹火"急了,它化身吞云蟒,巨尾橫掃,以摧枯拉朽之勢甩開嘯戰,同時心里煩躁不安起來.它對眼前的局勢也看得很清楚,這樣下去,結局很明顯,它遲早會被耗死,心里頓生撤退之意,但往哪里逃呢?當年那位強大存在將此地作為培養之地,豈是能逃得出去的?

"不管如何,先回自己居住的空間,借助那里的火熱天地之氣快速恢複了能量再說.""通靈丹火"心思急轉,打定主意.

心思方定,空中星辰閃耀,如混沌爆裂,勢不可擋.

樂少龍心思何等縝密,一看"通靈丹火"拼命的架勢,就看出它一定欲有所圖,當即雙刺發出陣陣鏗鏘之音,刺上小龍盤旋,殺氣騰騰地阻斷了"通靈丹火"的去路.

蒼穹之上,暴風急鑽,風柱擎天,斗氣流轉,隆隆聲鋪天蓋地,像是汪洋在怒卷,又如驚雷響徹九天十地.

風暴的斗技也及時而至,封住了"通靈丹火"的上空.

"通靈丹火"已生退意,不想過多糾纏,而今上下左右均被封鎖,頓時怒不可遏,它怒吼一聲,化身一頭形似飛馬,但肋無骨翅,頭上雙角似龍彎曲,四蹄踏雪的蠻獸,身上陰陽二氣迷蒙,散發著強大的威壓,正是"窮奇".

"窮奇",乃遠古蠻獸中的佼佼者,無限接近遠古神獸,雖然只是"通靈丹火"所化,僅有其部分威能,但也不同凡響.

"窮奇"四蹄踏空,頭頂左角烏光如測,右角白光爍爍,那是黑與白的對立,也是生與死的光華,黑白交相輝映間,血淋淋的意境如森羅地獄般迎面撲來,瞬間粉碎了樂少龍與風暴的攻勢.

沒有片刻的停留,"通靈丹火"火焰一卷,一只身有九尾的狐狸閃現,九尾燦燦生輝,在虛空中烙印出一個巨大的符文.

符文不明其義,高約兩米左右,絢爛奪目,若璀璨的寶石凝聚而成,在陽光的照射下,隱隱在遠方投射出一個黯淡的符文.

隨著九尾狐的身影進入符文,原本如寶石般璀璨的符文急速變暗,然後消失無蹤,而遠處的那個黯淡符文卻亮如星辰,光芒四射,九尾狐的身影已然出現在了遠方.

好快的速度!好神秘的符文!

只幾個起落間,遠處的山巒已近在眼前,那棵參天古樹雖然飽經斗氣摧殘,斷成幾截,但根系依在,依然縱深不知幾許,根系之下,自己居住多年的那方灼熱空間觸手可及,"通靈丹火"的眸子越來越亮,似乎看到了希望,恢複能量的希望.

在絕望的時刻看到了希望,那感覺,總是無比美好的,"通靈丹火"翻騰的灰色火焰因為激動而呈現不同灰調的急速變化.

如橫空而過的彩虹,天空中一個亮麗的符文再度閃起,一股難以說清的韻味引動著天地能量.

只需要一次,再只需一次橫渡虛空,"通靈丹火"就能回到自己的空間,那里是火焰的天堂,是它唯一的希望.

理想總是豐滿的,但現實總是很骨感.一支銳利的骨矛帶著一股難明的意境橫貫在"通靈丹火"的前方,穿透了上方閃爍的符文,符文漸漸迷蒙起來,如夢似幻,給人不太真實的感覺,然後消散于空中.

遠處的南爾明,臉色如骨矛一樣灰白,正露出一絲蔑笑看著"通靈丹火".

從"通靈丹火"眼眸中透露出對前方的渴望那刻開始,南爾明就已經在准備了,他計算准了方位,然後將醞釀已久的斗氣化為致命一擊,在"通靈丹火"的驚愕中徹底泯滅了它的希望.

"佩服,南爾明,你是怎麼發現的?"蕭炎笑問道,骨翅一振,迅速追了上來.

"我站的方向剛好離這邊比較近."南爾明頓了頓,看著"通靈丹火"的身形歎了口氣,似乎很是無奈,"我還沒見過有哪個白癡連逃跑的路線都是那麼筆直,不做任何掩飾的."

聞聽南爾明此話,"通靈丹火"九尾一甩,剛想准備再次循走的身形一僵,轉過頭怨恨地盯著南爾明,眸子中熊熊燃燒的火焰似乎要擇人而噬.

從懵懂開啟靈智以來,"通靈丹火"就是這個地區的最強者,雖不至于橫行無忌,肆意妄為,但虎軀一震,萬獸皆伏的自豪感還是潛伏在它每一絲發絲中,如今被逼無奈想逃回住處補充能量已是憋悶,竟然還被一個五星斗帝罵為白癡,這簡直就是奇恥大辱!

是可忍,孰不可忍!怒吼中,"通靈丹火"化身破山戰獸,巨腳踩裂了峰巒,巨掌拍碎了片片虛空,帶著滔天怒焰罩向南爾明,誓要將南爾明毀于手下.

"見過容易被激將的,沒見過這麼容易就上當的."南爾明身處半空,綠裳隨風,略顯蒼白的臉英俊非凡,搖頭不已.

巨掌離頭頂眼看已不過幾米之遙,南爾明卻不閃不避,淡然以對.

而"通靈丹火"卻心里一愣,南爾明的話在其心中掀起了驚慌之意,隨後急速蔓延了全身,看著逼近過來的蕭炎眾人,感受著自己身上能量的快速流失,"通靈丹火"立刻有種上當的感覺.

眾人逼近,分處幾個方位,再次對"通靈丹火"形成了包圍.

"通靈丹火"極不甘心,匆忙收回擎天巨掌,恨恨地瞪了一眼看似沒有任何動作但手印卻在衣袖中急變的南爾明,火焰翻騰中化身成一個有著兩個猙獰腦袋,肋生雙翅的魔獸,身形虛幻中一化為九,欲要沖出包圍圈.

此獸不知為何名,不知其淵源來曆,竟然可以一分為九,空靈而又變化莫測,不見形跡,難辨真假,眾人一時竟然無法攔截.

陽光在九道猙獰的身影下投下淡淡的陰影,就在眾人一籌莫展,難以施展有效攔截時,紫影小臉神情肅然,劍刃指天,鋒芒閃爍,雷電凝聚.

紫影發動了絕技——"千載空悠".

閃電自云霄中來,穿越長空.

此刻,所有的祥云全都模糊了,四周一片迷蒙,看不清周圍的景物,無盡迷霧將閃電包圍,森然殺機鋪天蓋地,籠罩而至"通靈丹火"所化九道身影.

閃電隔絕了方寸空間,此地頓顯得空靈如禪意,無盡妙諦讓一切都無所循形,八道身影變得虛幻,是那樣的飄渺而不真實,只有一道身影沒有受到任何的影響,凝實如初,正向前方撲去.

"千載空悠"竟還有如此妙用!用神妙二字形容也絕不過分!

"通靈丹火"渾然不知行蹤已破,即將沖出包圍的它正略有得意,卻發現所有人都看著它搖頭,然後舉起了手中的武器.

"戰斗終于可以結束了."甄妮呢喃了一句,掩飾不住疲憊的臉上露出一絲放松,眸子中風情萬千.

甄妮的呢喃聲落在"通靈丹火"耳中,"通靈丹火"如五雷轟頂,頓感不妙,雖然它不知道眾人是怎麼發現它的真身的,但它從眾人看向它的眼神中清楚地知道了答案——自己的行蹤暴露了.

"通靈丹火"臉色大變,身形急變中,一頭頭有九角,背有九刺,嘴有九齒的龐然大物化形而出.

此獸不知其名,在"通靈丹火"化形過程中,眾人本以為與其它八獸的威力大致相去無幾,所以並不特別在意,可此獸一凝實出現,威壓竟如森羅地獄一般可怕,讓人感覺如臨深淵,似墜地獄,通體冰寒,冷汗長流,無盡的殺機在空中彌漫.

遠古蠻獸的身形在眾人攻擊之前完全凝聚而出,高達數百米的身軀漆黑無光,冰冷的眸子橫掃著眾人,不帶任何的感情色彩,似乎這世間的一切都不在其眼中.

血色夕陽西下,一派暮氣沉沉,瓦礫無盡的斷壁殘垣襯托著黑色的身影,氣氛極度壓抑.

想不到這天火還有著如此一招殺手锏!

眾人心中震驚萬分,但立即極有默契地拉開距離,神情凝重地看著面前的蠻獸,心里幾乎同時在想一個問題——既有如此強悍的魔獸化身,為什麼之前它一直沒有化身此獸?想必化身此獸代價一定不菲,極有可能維持不了多少時間.

其實,此獸名"震天",乃遠古蠻獸中的王者血脈,舉手投足間可毀天滅地,但要化身此獸,需要太多太多的能量,多到無法想象,因為此獸的實力很強——實力越強,化身越難.

"通靈丹火"要不是如今萬不得已,它也是不願化身此獸,因為正如眾人所猜,化身"震天"對現在能量已然不足的它來說代價太大了,而且它也沒有足夠的能量維持太長的時間.

"震天"內部丹田之處,有一個"通靈丹火"的微縮版,灰色火焰已經變得近乎透明,虛幻得仿若風中的殘燭,在苦苦支撐著.

"震天"一出,"通靈丹火"再也沒有逃走的意向,因為如今消耗過大,就算回到火熱的空間意義也不大,除非有著足夠的時間來恢複,否則遠遠補充不了之前的損耗,但是,"通靈丹火"非常清楚,自己已沒有這個機會,因為它此次化身"震天",只有三招之力,三招必須定乾坤!

所以,這次化身,便成了它的決戰,不得不戰的決戰!

"震天"抬手,巨掌不斷放大,越過山峰,越過云層,仿佛要進入極度的虛空,掌間只見深篤的靜謐,像是一方世界在演化,隨後,輕輕拍了下來.

巨掌拍下,天空驟然急變,重重云霄化為粉塵,掌下萬物盡顯綠意欲滴然後又迅速枯萎凋零,仿佛一切生機都被滅絕.

巨掌索姓而為,看似隨意卻霸道絕倫,仿佛經曆了燦爛到枯寂,光明到黑暗,帶著曆史的厚重,拍出了由繁盛到凋落演變的無雙氣勢.

巨掌如遮天之云壓下!

嘯天虎萬丈身軀,不過烏云一隅之地;星輝萬點,不及云巒深邃如夜的黑暗;雷霆閃電之威,開天辟地,可對于無邊無際的云層,只不過滄海一粟;暴風滔天如浪,依然不及云海浪濤.

遮天之云以摧枯拉朽之勢壓垮了黃金嘯天虎,遮蓋了無邊星輝,崩碎了閃電,磨滅了風暴!

直到甄妮出手,無數碧綠的藤蔓與碧葉遵從莫名的軌跡浮現,形成繁複深奧的秩序符文迎天而上,斗氣湧動間內斂而厚重,沒有聲音傳來,沒有波動蕩漾,只有一種莫名的天地規則在流轉,顯得無比神秘,將鋪天蓋地的烏云由葉至根引至大地,萬物如太極之始,生于蒼天,而歸于大地.

腳下無比結實的巨岩之地仿佛遭受了萬千年來難得一遇的滅世之災,強大的斗氣瞬間摧毀了岩石,震碎了沙礫,化成了紛紛揚揚的粉塵,層層疊疊將方圓萬里盡化為沙漠之地.

不得不說,創造"長生決"的前人無比了得,以天地為源,以斗氣為軸,轉化太極,以弱制強,手段極其非凡.

當然,這也是因為之前巨掌在與眾人的對抗中消耗了不少斗氣,否則也不會如此輕松泯滅于甄妮之手,可盡管如此,"長生決"的厲害還是讓眾人有目共睹.

沒有片刻的停頓,沒有絲毫的憐憫,巨掌再現,戰意盎然,像是穿越時空回到了萬載以前,衍生出莫名的力量,在虛空中構建出一個巨大的天網從天而降,似是要網盡天下蒼生.

強!太強了!

眾人心頭所想在此刻達到驚人的一致.

沒有時間猶豫,嘯戰與甄妮手上一翻,"渾天丹"再次出現,吞服下去,氣勢立刻暴漲起來.

之前甄妮第二次服用"渾天丹",是因為有嘯戰在頂,虛弱也無生命之危,如今與嘯戰同時服下丹藥,只要藥效一過,嘯戰一旦陷入虛弱,眾人必將陷入萬劫不複.他們不知"通靈丹火"只有三招之力,他們只知道眼前這個"震天"維持不了多少時間,他們必須在藥效未過之時將其擊倒!

與時間賽跑的雙方顯得更為劍拔弩張,巨掌的再次覆蓋范圍更廣,囊括了接近整座山峰,掌下萬物枯萎,草木凋零,化成泥沙.

此地曆經千萬年,如今彈指間由生機勃勃的極度鼎盛,到繁華落盡的了無生機,竟是來得如此之快,讓人不禁無限感慨.

"轟"的一聲,黃金嘯天虎身軀與巨掌相撞,炸起一聲驚天霹靂,刺得眾人耳膜隱隱作痛,無盡光波漣漪般蕩向四周,所過之處裂縫四起,蔓延數里交織成巨網,然後地面在轟隆的巨響中被震成粉末,往曰的九山已毀兩峰,盡成沙漠.

余波所及便如斯恐怖,主戰雙方更是慘烈無比.

嘯戰所化戰虎數萬丈身軀此時竟崩裂出絲絲裂縫,隨後裂縫急速擴大,遍布全身,如風干了數萬年的白骨,"咔嚓"一聲化為漫天碎片,嘯戰鮮血狂噴,身軀拋飛,護體鎧甲也變得極為黯淡,然後消失無蹤.

擊退嘯戰,巨掌也變得虛幻起來,不再凝實,呼嘯而下的斗氣稀薄了不少,風暴迎上,法杖揮舞,狂風陣陣,樂少龍與紫影雙刃旋轉,閃電與星光橫行天地,南爾明巨蟒甩尾,裂山碎石……

終于,"震天"的第二擊灰飛煙滅,不複存在.

風輕云淡,天還是那樣的天,云還是那樣的云,風還是那樣的風,只有地面上的沙漠,還有嘯戰噴出的斑駁血跡見證著剛才那兩掌的威力.

風雨過後是否平靜,無人知曉,眾人沉默抬頭,注視著蒼穹,注視著"震天".

蕭炎卻在沉默片刻後手上一翻,幾顆"渾天丹"分配在眾人手上.

誰也沒有想到"震天"竟然這麼厲害,看著嘯戰受傷,危險的陰影開始慢慢蔓延上眾人心頭,不安的情緒在滋生,不拼命是不行了.

"通靈丹火"心中也憋悶無比."震天"是把雙刃劍,雖然非常強悍,可三招之後任人宰割,不到生死存亡之際,"通靈丹火"萬萬不敢用,如今兩招已過,眼前眾人除了嘯戰臉色蒼白,嘴角血跡依存外,其它幾人還活蹦亂跳,它實在不敢保證,第三招是否能奏效.

眾人沉默無語看著"震天"的同時,"震天"也沉默無語地望著眾人,眼眸中沒有了俯瞰天下的冰冷,有的只是複雜的情緒.

時間就這樣流淌,風兒卷起滿天細沙飛揚,場面變得尷尬起來.

繼續沉默了片刻,甄妮長身而起,立身云端,整個人極其飄渺,顯得無比的虛無與遙遠,如一朵流動的云,似一道拂動的風,身心空靈.

時間不允許再拖下去了,藥效未過之前還有機會,藥效一過則有可能全軍覆沒,雖然對"震天"的強悍有著深深的忌憚,但甄妮不打算再等下去了.

甄妮既動,眾人自然不會落後,嘯戰站起身,傷勢經過短暫的調息已恢複得差不多,金甲再次覆身,閃著金屬般的光澤,強健的肌肉如灰白的岩石一般堅硬,關節相顫發出金鐵交擊的聲音,數萬丈虎影再次凝出.

虎影一出,並不像以往一樣大肆張揚,反而以極快的速度收縮起來,每收縮數米,虎軀就越加凝實,不過轉眼間,十萬丈的虎影凝實到千米,磅礴威壓宛如實質,如一頭跨星空而來,沾染曆史塵埃的遠古巨獸之王複生,身上每一圈黑色條紋的毛發都清晰可見,尖銳的利爪伸縮間,空間像被犁過的田野,條條溝壑顯露出星空的黑暗.

數場浴血苦戰,嘯戰感觸很深,在生死間的行走總是容易領悟到平常領悟不到的東西,精細的能量掌控遠比虛張的形態更為厲害,如今的嘯戰一身金衣,戰甲覆身,整個人不沾塵埃,不染俗氣,少了一份傲氣,卻多了一份內斂,看起來非常出塵.

千米左右的黃金嘯天虎在嘯戰背後傲然向天,氣勢比十萬丈虎影更為恐怖,虎爪隨意揮舞間,遠處山上那塊千鈞巨石頓時化成齏粉,紛紛揚揚,灑落而下.

"震天"見眾人搶先出手,臉色劇變,眼神變幻無常最終化為一抹同歸于盡的凶狠,巨掌再次舉起,攪動滿天風云.

剛才,蕭炎一直略有所思,如今巨掌撐天,蕭炎終于動了,他展動骨翅,敏捷如風,一步一個殘影,瞬至風暴面前.

只見蕭炎氣運丹田,腳尖佇立,小腿繃緊,沉腰擰身,骨翅舒展鋒利如刃,在原地旋轉起來,身形越轉越快,帶起陣陣氣流,像是一顆流星一般,迅疾到了極點,只留殘影無數,最後甚至連殘影都卷進旋風之中,一切動作似行云流水,非常自然,如羚羊掛角無跡可尋,彈指間蕭炎的身影已然不見,原地只留下一個天地漩渦.

"風暴,給我施加龍卷風之力!"漩渦中蕭炎的聲音傳出,急促而不容置疑.

沒有絲毫的猶豫,風暴法杖點出,一道青色的龍卷風自天邊而來,融入蕭炎的漩渦之中,以蕭炎為中心,颶風為護衛,貫穿天地,氣勢非凡.

"紫影,閃電融入!"

"少龍,星輝融入!"

"南爾明,巨蟒!"

蕭炎的命令一道接一道,眾人雖然有所疑惑,但卻沒有絲毫猶豫,全部傾盡全力,將斗氣融入漩渦之中.

眾人的斗氣紛紛注入,漩渦的體積越來越大,牽扯著肆虐的天地能量瘋狂彙集進入其內,強大的能量隱隱將蕭炎身邊分寸之間變成了真空之地.

風起云湧,蕭炎拔身而上,沖上半空,巨大的龍卷風仿佛由天穹灌下直接黃泉,蕭炎的身影隱在漩渦中,高速旋轉的旋風邊緣隱約掠過骨翅鋒利無比的光刃,輕易就將空間切割成無數的絲絮,閃電在旋風中游走,星光在閃電上閃爍,一條看不到邊際的巨蟒蛇圍繞著旋風盤旋,強大的能量讓天穹變色.

蕭炎竟然想以骨翅的速度優勢,以極速形成漩渦,融合四位五星斗帝的能量!

區區一名三星斗帝,竟然想負荷四位五星斗帝的能量,這想法簡直就是瘋了!

只要四股能量稍一控制不好,哪怕只有一絲的差錯,強大的能量沖撞瞬間就能抹滅一切!

太大膽了!

太危險了!

簡直就是瘋子般的舉動!

當眾人明白了蕭炎意欲何為,臉色無不刷的一下白了,可是如今能量已經交彙,強大的斗氣風暴隔阻著任何人靠近,已如出弦之箭,根本沒有了後退的余地,眾人的心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上,心髒急劇跳動得似要奪胸而出,眼睛死死盯著蕭炎的方向,只要發現有哪怕一絲的不對勁,即便是粉身碎骨,也要拼死沖進去救出蕭炎.

蕭炎身處漩渦中,臉色慘白得沒有一絲的血色,在風力中心冷汗竟然一直滲出,濕透了的一襲黑裳緊緊貼在身上.

蕭炎從來就不缺乏膽識,無論在成為斗者之前,還是成為斗帝之後,腥風血雨伴隨著一路的成長,但蕭炎絕不魯莽.

他心里清楚,在巨掌的陰影下,在巨大的生死壓力面前,必須得有能扭轉乾坤的絕招,否則就是團滅!

可眾人的手段盡已使出,絕招已然用盡,怎麼辦?

他不知道"震天"還能堅持多久,但他知道,自己這邊的"渾天丹"藥效時間已是不多,一旦在藥效期內無法解決"震天",後果不堪設想!

他必須得想辦法.

一個大膽的念頭在他腦子里浮現,只要控制得好,他有七成成功的把握!

以這些時曰來的生死磨練,以大家一個眼神便知道彼此的想法的默契,他相信大家能控制好輸出的斗氣精度,那麼,以自己帝境後期強大的靈魂之力,也有一定的把握去艹控四股五星斗帝的能量,一旦成功,就能扭轉局勢!

所以,在危難關頭,蕭炎下了這場賭注!

;

上篇:正文 第六十五章 天火現世     下篇:正文 第六十七章 獲得天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