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重點更新 斗破蒼穹之無上之境 正文 第六十八章 吞噬通靈丹火(一)  
   
正文 第六十八章 吞噬通靈丹火(一)

"本以為還需費一番功夫才能找到天火的眷戀之處,沒想到受到方才戰斗波及,竟如此輕易就找到了."蕭炎感受著洞穴下方傳來通靈丹火的絲絲殘留氣息,眸子中的喜悅再也掩飾不住.

"蕭少,你確定在這里?"

眾人跟隨了上來,嘯戰橫步跨出,看似不經意,但又恰到好處地站在蕭炎前面的一個斜位.畢竟此洞穴尚未探索,嘯戰的站位剛好可以預防任何不測的發生.

嘯戰的心思蕭炎哪會看不出來,蕭炎心頭微暖,感激的眼神落在嘯戰身上,輕輕頷首,是對嘯戰的肯定,也是確定要在這里收服吞噬天火.

得到確認,嘯戰金光包裹拳頭,重拳狠狠轟了下去.

眾人自然知道,這並不是真正的入口,否則也不會出現在巨樹根底,不過既然都通向一個地方,那從什麼地方進都無所謂了.

重拳如驚雷響空,洞穴口堅硬的地板被硬生生轟出一個足可容兩人進入的缺口,滾燙的熱氣撲面而來,連呼吸都是火辣辣的熱,一直順著喉嚨灌入肺部,似乎要把體內的血液都蒸干.

甄妮衣袖輕落,斗氣席卷而出,將洶湧而出的熱氣隔絕開來,眾人透過微弱的光亮打量著下面的洞穴.

洞穴不算太深,算是比較寬敞,只有一個大廳,似乎是由一塊整體的青灰色岩石開拓出來,顯得自然古樸.

仿佛威懾于下面天火殘留的氣息,盡管甄妮隔絕了大部分熱氣,眾人周圍的空氣還是燥熱不安流動起來,形成的熱風將眾人的衣服吹得緊貼在身軀之上,甄妮那迷人的身段更顯柔美,長發披散在豐挺的胸前,梨花小臉紅潤且泛著一種無言的誘惑.

蕭炎隨意一瞥間,心中突然升騰起一陣欲火,反應過來時臉上已是潮紅一片,幸好眾人都在關注著下面的情況,沒有留意到蕭炎的變化.蕭炎一邊感歎著甄妮真是人間尤物,一邊趕緊壓抑下心頭的雜念,左右顧盼,顯得頗不好意思,見並沒人注意,急忙順著眾人的眼光看向下面.

下面不知是否因為太熱的緣故,陣陣霧氣升騰,自四周到中間由淡至濃,最後凝聚在石室的最中間,濃得化不開,如液體一般翻滾不息,仿佛那里才是熱量的源頭所在.

蕭炎的靈魂之力瞬間在石室四周來回掃了幾次,沒有發現絲毫的異常.他真的沒想到,那麼強大的天火就居住在這麼一間簡單的石室里.

"下面應該沒有任何危險,你們沒有天火護體,下去難免會有熱毒攻心,就留在上面好了."

蕭炎此言不假,雖然實力上蕭炎遠不及眾人,但有天火護體,再熱之地對蕭炎來說影響都不大,甚至還有助于修煉.

安排眾人在周圍歇息護衛,蕭炎對著甄妮擔憂的眼光輕輕點頭,讓甄妮放心,然後腳步輕輕一躍,落在石室之中.

蕭炎落地帶動的氣流攪動了滿室的霧氣,灼熱的氣流瞬間將蕭炎淹沒在霧氣之中,蕭炎突然覺得宛如夜幕降臨,視力變得極其有限,身邊的溫度也急劇升高,滾燙灼人.

有著天火護身,蕭炎對高溫倒是不懼,只是視力的適應需要時間.

片刻之後,蕭炎的視線慢慢清晰起來,他打量著周圍,石室的右側石壁,有個黝黑的洞穴不知通向何處,蜿蜒著斜斜向上.估計這就是平時天火的出入之口,蕭炎猜測著.

蕭炎的眼光緩緩收回,看向石室的中心.只見中心有個石池,里面黑紅相間的岩漿如煮開的水沸騰翻滾,不時濺起在漆黑的石室內,像是一顆顆紅色鑽石鑲嵌在夜幕上,更像是星辰滿天散開,然後又隕落于地.

"難怪它力竭之時不顧一切想來此地,此地竟然連接著地心之火,火焰之力極為濃郁,天火在此恢複的確極佳."蕭炎語氣輕吐,心中終于確定了對"通靈丹火"動機的判斷,不禁感歎道.

如此火焰之力濃郁之地,可以說是收服吞噬天火的最佳之地,蕭炎的眉頭輕輕揚了起來,帶著些許的喜悅.

手中突然一陣顫動,"通靈丹火"的火焰此時竟然跳動了起來.地火似乎感應到了天火的呼喚,源源不斷地灌注進"通靈丹火"中,"通靈丹火"頓時如久旱遇甘露,貪婪地吸收起地火的能量來,並隱隱對包裹著自己的暗青色天火產生了隱隱的抗拒.

蕭炎微微蹙眉,輕運斗氣,灌注進手中暗青色的天火中,暗青色的天火立刻暴漲起來,切斷了地火與"通靈丹火"的聯系.

斷了火源的"通靈丹火"立刻萎縮起來.

"看來得抓緊時間收服才行,否則一旦有機會恢複,它就再也不複溫順之態了."

蕭炎不再耽擱,忙盤腿坐在中心岩漿附近,調息運氣,緩緩排出體內的渾濁之氣,將狀態調整到最佳.

看了一眼在手中依然低迷的"通靈丹火",盡管蕭炎一直壓抑著心中的激動與興奮,此時此刻,他的喉嚨中還是響起了吞咽口水的聲音.第三個天火啊,而且還是那麼強的一個天火,一旦收服吞噬,無論是實力還是對身體的淬煉都將大大加強,蕭炎怎能不喜!

蕭炎心念一至,暗青色的天火洶湧包裹全身,順著全身的筋骨脈絡流走不息,厚厚鋪墊了一層保護膜,拳頭緊握間爆發出強大的力量.

滿意地點點頭,蕭炎眼神清澈如水,他張口一吞,將"通靈丹火"拋進口中.

"通靈丹火"雖然氣息不穩,極其虛弱,但本能猶在,強大的火焰之力猶如逝水東流,凌厲了起來,一股強大的氣息如火山噴湧滾滾而上,直沖向蕭炎全身,似乎要將蕭炎體內焚燒為灰.

"通靈丹火"一旦爆發,其排名第十六的威壓立刻散發出來,蕭炎體內的天火隱隱出現了滯澀之感,流動間如有巨石攔淵,原本澎湃浪濤似的天火波動頓時弱化了不少.

灰色的火焰之力如汪洋在洶湧,灼燒著蕭炎每一寸經脈骨骼,然後在里面炙烤,肆虐著蕭炎的每一個細胞.

霎那間的劇痛幾乎要滲透進骨髓里,令蕭炎頓時冷汗直流,衣服被冷汗浸透,緊緊貼在身上.蕭炎臉色蒼白無比,青筋暴起如千年老樹盤根錯節,指甲刺破了手心的肉,直插進經脈.

這已經極度虛弱的天火竟然還有著如此威力,完全超出了蕭炎的意料,若是它處于頂峰時期,那豈不是……蕭炎不敢想下去.

咬緊牙關,蕭炎艱難地抬起頭,堅毅的眼神變得如利劍出鞘,氣勢迫人,戰意凌云霄.從斗者一路走來,蕭炎不知吞噬了多少異火,每一次的切骨之痛,每一次的焚身之苦,每一次的置之死地而後生,都頂了過來,就算這次也絕不會例外!蕭炎的眼神慢慢從堅毅變為決然.

決然代表的就是義無反顧的決心,蕭炎銀齒咬進嘴唇,一股咸咸的味道立刻順著喉嚨彌漫下去,化為一陣劇痛刺醒了神經,精神瞬間凝聚.

來不及喘上一口氣,蕭炎雙拳緊握,調動全身斗氣,灌注進暗青色的天火之中.

得斗氣之助,蕭炎體內退卻的暗青色天火頓時明亮起來,在蕭炎的身上熊熊燃燒,將幽暗的石室映射得青幽一片,它極快就擺脫了對"通靈丹火"的畏懼不前,散發出了強大的能量.

暗青色天火騰騰跳動,熾烈無比,瞬間超過了石室之中地火的溫度,蕭炎彈指一指,岩漿中滾滾沸騰的地火源源不斷形成一條火柱將蕭炎覆蓋其中,宛如在蕭炎身上披上了一身斑斕熾熱的火甲.

天火引動地火圍身而動,兩者威力疊加,熾熱的溫度頓時讓石室的地面燃燒了起來,不過眨眼間,便將地面燒出一片焦灼,青色的巨石地板表面被燒焦,竟化成了亮晶晶的瓷面.

恐怖的火焰之力繚繞在蕭炎的身軀之上,如龍蛇在盤繞,讓虛空都一陣扭曲,如若沒有天火護體,或者說蕭炎沒有練就焚決,在此威力下只怕不到片刻便會化成縷縷黑煙,泯滅于天地間.

可蕭炎身上所擁有的兩種天火均為斗帝大陸排名居前的天火,威力相當不凡,面對著包裹自身的狂暴火焰之力,蕭炎的眼神不憂反喜.

暗青色的天火霸道無比,威力絕倫,透發出讓人心顫的可怕波動,地火之力根本無法入侵半分,反而在天火的層層淬煉之下,狂暴的火焰之力不斷化為精純的能量注入蕭炎的身軀和天火之中.

暗青色的天火越燒越旺,蕭炎的眸子也越來越亮,他自從找到此地,心中便有了打算,他就是要借助地火之力,淬煉身體,強化天火,做為收服吞噬"通靈丹火"的一大助力.

"通靈丹火"做夢也想不到,自己賴以成長與恢複的地火之地如今竟然成了蕭炎吞噬自己之所.

當然,這與蕭炎的心思縝密分不開.蕭炎能走到今天,眼力與心力自然非一般人可比,之前"通靈丹火"逃跑時的動向太過明顯,細加分析之下,蕭炎輕而易舉就找到此地並利用多年來對火焰的熟悉來控制地火助自己一臂之力.

此時,蕭炎體內,"通靈丹火"正四處流竄,灰色的火焰與暗青色的天火抗衡著,偶爾滲透出去的一絲火焰一觸及蕭炎的經脈骨骼,便如滾燙的油潑在寒冷的冰塊上,發出"滋滋"的聲響,劇痛撕心裂肺,堅毅如蕭炎也忍不住悶哼出聲.

蕭炎手印急變,暗青色的天火驟然狂暴起來,瘋狂吸收地火的能量.

滾滾能量如百川歸海,順著天火流入蕭炎身軀,蕭炎身上的氣息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暴漲起來.

沒有片刻猶豫,蕭炎深吸一口氣,身體外圍的暗青色天火挾帶著地火之力驟然內收,火焰之力順著全身每一個毛孔傳至肌肉,然後湧到骨骼,進入脈絡,同時丹田之內緩緩運轉的天火搔動起來,灼熱的能量由內至外呼應而上,里外夾攻.

蕭炎微微喘了一口氣,沒有絲毫的停頓,識海中帝境後期的靈魂之力如磅礴的海浪拍岸而起,咆哮著沖出識海,順之分流無數,化為涓涓細流,分別控制著全身每一處流淌的天火.

靈魂之力由猛至柔,由快至慢,由動至靜,不過一瞬間的事,在靈魂之力的指引下,暗青色的天火反撲上去,以極快的速度進行分割,將分散到各個經脈中的灰色火焰瞬間分割開來,分而殲之.

本能上覺得不妙,"通靈丹火"的灰色火焰化成道道灰色光芒,瘋狂地向前沖去,火熱的溫度將經脈中的斗氣都灼燒得模糊了,像是混沌初現,一片迷蒙,隱約聽到火焰低沉的咆哮與嘶吼聲,似乎對蕭炎的反抗有些畏懼與不甘.

蕭炎強忍著陣陣撕裂般的劇痛,繼續催動天火,加快轉化地火能量的速度,與灰色火焰對抗.

雙色能量相逢而不相讓,灼熱的能量碰撞流轉出迷蒙的氣流,宛如生死大敵,在互搶地盤.

在蕭炎體內,暗青色天火與"通靈丹火"展開了一場對弈,以經脈為棋盤,天火為棋格,靈魂之力為棋手,尖銳而毫無讓步余地,最終只能以一方的降伏做為落幕.

灰色火焰強大但失卻了靈智,凶猛但此時正處于虛弱期,而蕭炎的暗青色天火品階雖略低但卻是兩種天火的融合,威力不凡,加上靈魂之力與地火能量的協助,分散在各處的灰色火焰慢慢如棋行漸亂,落子無方,就像是燒紅的鐵劍探進了冰水中,溶化了一大片,險些覆滅.

一著奏效,蕭炎大喜,乘勝追擊,天火如青棋快落,落子有聲,步步緊逼,收拾殘局,各個經脈處的灰色火焰苦苦抵禦不住,當場被收服,如雪花一般溶化,徹底融進蕭炎的經脈當中,流向丹田.

石室依然昏暗如夜,岩漿翻滾間映射的火光反襯著蕭炎青白的臉色,沒有過多的血色,堅毅的臉頰滾滾冷汗流淌不住,但嘴唇卻咬破出血,鮮紅欲滴,如火焰在燃燒.

分散亂竄的灰色火焰被收服之後,順著蕭炎體內的脈絡游走,先前被灼燒得如秋風亂草,冬霜枯樹一樣衰落破損的經脈,仿佛遇見了春風後的細雨滋潤,生出勃勃生氣,然後以極快的速度修複起來.

蕭炎的嘴角浮現起一絲笑容,雖然笑容因為劇痛而顯得有些變形,但那抹欣喜的感覺還是實實在在地凸顯了出來,僅是分散的極少部分灰色火焰就強大如此,那完全收服吞噬之後豈不是會成就不死之身?

壓抑下激動的心情,蕭炎調動起全身的斗氣與天火逼近"通靈丹火",如青子灑落布滿棋盤,僅留一處降落給灰棋作困獸之斗.

似乎感覺到了極度的不妙,"通靈丹火"化成一片絢爛的灰光想要脫圍而出,灼熱的溫度使得蕭炎體內的血液都隱隱變得粘稠起來,五髒六腑的生機在迅速流失.

蕭炎壓下喉間湧上的一口甜意,心念一動,暗青色的天火立刻將灰色火焰包裹起來,斗氣,靈魂之力,地火之能量不要錢一樣地輸出,徹底切斷了"通靈丹火"逃跑的可能,兩大火焰之間相碰,發出嗤嗤不相容的聲音,在蕭炎體內如萬鼓擂鳴.

兩大天火的火拼時而如萬箭穿心,刺痛入骨;時而如風卷殘云,風過似刀落,千刀萬剮;時而如刀山火海,熱量沖天,焚燒一切……

汗珠化成了血珠,蕭炎的身軀在不斷顫抖,一身黑色的衣衫因為浸透了鮮血而變成了醬紫色,脖子上一條條青筋清晰可見,像是一根根藤條在痙攣,在火光的照耀下蕭炎整個人就如從地獄爬出的惡鬼,可怖之極.

時間似水流逝,蕭炎慢慢平靜了下來,如石雕矗立不動,與地火相合,與夜色相融,與天火共存,心神甯靜,似與天地萬物交融在一起,靈魂之力化形而出,如一縷清風,感受著天火的脈動,漸漸看到了收服的曙光.

體內早已虛弱不堪的"通靈丹火"經過連番抵抗,氣息早已極度萎靡,在暗青色天火的吞噬下能量不斷流失,體積越來越小,萎縮成一團試圖做最後的負隅頑抗.

蕭炎抬起頭,眸中喜悅之色漸濃,他深呼吸了一口氣,調動天火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向著"通靈丹火"猛撲過去,"通靈丹火"試圖的頑抗沒有任何作用,僅僅是掙紮了一下,灰色的火苗在一陣搖顫後便暗淡了下去,徹底被收服.

內視著在體內懸浮的"通靈丹火",純潔得沒有一絲雜色,晶瑩剔透如一顆灰色的琥珀,無盡的生機在灰色火焰升騰間散發出來,如若火焰在呼吸般活力無限,蕭炎抿緊的嘴唇因為興奮而微微傾斜,因為激動而攥緊的指節顯得有些發青.

與此同時,灰色火焰一陣波動,一大堆清晰的信息浮現在蕭炎的腦海之中.

通靈丹火,由遠古幻獸的丹火經漫長歲月的洗禮通靈所化,常以各種遠古蠻獸形態示人,火焰威力雖算不上強絕,但卻極為護主,有極強的生機恢複能力,可快速治愈人體的嚴重創傷,而且煉丹時有滋養丹藥的奇效……

對"通靈丹火"的信息略一瀏覽,蕭炎露出了微笑,之前依然略有不解的地方豁然開朗,想起"通靈丹火"趕至眾人搜索九個山頭之前幻化九獸恐嚇眾人的情景,蕭炎的笑容更盛了.

"小子,表現不錯嘛."一道幽幽的聲音打斷了蕭炎的思維.

不是湛老是誰?

蕭炎抬頭,望著漂浮在幽暗石室之中的湛老,埋怨道:"你老倒出現得是時候,我們血拼天火的時候也不說幫幫忙什麼的."

湛老微笑捋須,白衣飄飄似隨時可乘風而去,飄逸與瀟灑一如既往,他緩緩開口道:"不經曆磨難,怎麼可能成長?不經曆風雨,又如何成為雄鷹?"

"切!你好意思讓我一個三星初期的斗帝冒那麼大險去拼最後一擊?"蕭炎覺得很無語,相當的無語.

"這個……這個的確有點危險,不過面對死亡可以更快激發人的潛能,至少你現在不是好好站在這里嗎?"湛老臉上閃過一絲尷尬,眼神飄向蕭炎,連忙岔開了話題:"小子運氣不錯哦,這可是在斗帝大陸排名第十六的天火,蘊含著無限生機."

明知道湛老扯開話題,但"排名第十六的天火"這句話還是將蕭炎的注意力拉回到了天火上.蕭炎只知道"通靈丹火"比自己的混合天火還強,排名肯定在混沌聖焱之上,但具體多少還真不清楚.

"第十六?"蕭炎想確認一下自己沒有聽錯.

湛老白須無風自動,含笑點頭,他相信蕭炎在收服天火之後,對"通靈丹火"的其他信息應該已經知曉.

迫不及待內視體內的"通靈丹火",蕭炎心念一動,"通靈丹火"隨心而動,緩緩向丹田游走,所過之處,灰色火焰散發無限生機,迅速修補著之前火拼時給身體帶來的傷勢.

彷如世上最有效的療傷聖藥,灰色火焰自天火本源中心彌漫,慢慢擴散全身,枯萎的經脈如久旱逢甘露,又如大火過後的草原經過了數場綿綿的春雨,煥發出無盡活力,不過片刻之間,蕭炎傷勢盡去,體內充滿著一種爆發姓的力量,握拳間,空氣微微響起音爆聲.

"雖然只比混沌聖焱高兩個排名,但其恢複能力卻是無比強悍,威力不同凡響,甚至可以說是天火中獨一無二的,哈哈,有了它,豈不是自己就有了之前恭武猿那樣的恢複能力?哈哈,真是好東西啊!"蕭炎心中高興萬分.

抬頭望著湛老,蕭炎微微一笑,笑容中有一絲迫不及待.

湛老看著蕭炎火熱的眼神,抬頭望向石室上頂,深邃的眼光似乎要穿透厚重的灰色石層.

透過石室入口的夜色並不黑暗,反而有點朦朦朧朧,像是有月輝灑落而下,透進了一絲光亮.

嘯戰的凝神以待,樂少龍的持刃警戒,讓湛老微微點頭.

甄妮的身影出現在入口之側,朦朧的身影在向下眺望,似乎在擔憂著蕭炎的安危.

月色迷蒙下甄妮似破水而出,霧氣迷蒙中,潔白的身軀曼妙多姿,隱約可見蠻腰纖細,玉腿筆直,身姿搖曳中,極具魅惑之態.

"如此風情萬種,真可堪稱一代尤物!小子豔福不淺啊!"存活了無數歲月,看破人生風起風落的湛老也忍不住在心中感歎.

緩緩收回眼光,知道有著眾人的守護,蕭炎自然沒有危險可言,湛老幽幽開口:"看把你小子急的,去吧,吞噬天火之後實力會提升,對你下面要走的路會很有幫助."

話語未盡,湛老的身軀變得虛幻起來,眼角瞥了一眼洞口處的甄妮,落下最後一句話,身影便驟然消失不見.

"小子,別讓佳人等得太久啊,哈哈……"

蕭炎身體驟然一僵,腦海中浮現出甄妮的身影,心頭一甜,臉上卻露出極其無奈的表情.

此刻正事要緊,還不是兒女情長的時候,如湛老所言,吞噬天火關系到蕭炎實力的提升,是蕭炎最為重要的事情.

;

上篇:正文 第六十七章 獲得天火     下篇:正文 大家平安夜快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