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重點更新 斗破蒼穹之無上之境 正文 第六十九章 白骨軍團(二)  
   
正文 第六十九章 白骨軍團(二)

然而,這個建議還來不及實施,就像月色下的男女誓言,美麗得讓人心醉,破滅得也極其之快.

"怨靈,白骨軀體已經為你們准備好了,合體吧,你們將再一次締造不敗的神話!"

白骨王座上怨靈之祖手印急變,斗氣鋪天蓋地掠出,在空中快速凝聚為一個個綠色符文,打入跪拜的怨靈體內.

符文進入怨靈體內,一聲聲尖利的嘶叫響徹在夜空之下,無數的怨靈紛紛撲向直立著不動,茫然無意識的白骨軀體.

怨靈附體,只見一個個骷髏那空洞的頭顱中綠光一閃,兩團綠幽幽的鬼火在眼眶中燃燒起來,突然有了生命的波動,然後,所有的骷髏雙腿一蹬,沖上了半空,無數的骨刃斬向蕭炎等人.

白骨王座上的虛幻身影一陣黯淡,看來施展這詭異的斗技消耗了他不少的斗氣,但是他的眼眸中卻亮起一抹得意的冷笑,似乎已經看到了蕭炎幾人的下場.

蕭炎等人身在半空,就像水中的魚兒,無數白色的骷髏躍起,縱橫交錯,仿佛交織成一張天羅地網,在半空中快速收緊.

眾人終于動了,在這茫茫的白色海洋中動了.

如果說蕭炎等人是魚,那麼此時他們展現的就是鯊魚的凶狠.

蕭炎如一道閃電在虛空中大步前行,雙眸凌厲無比,他避開一道鋒利的劍芒,探手前去,"咔嚓"一聲折斷了骷髏的手腕,將那柄鏽跡斑斑的長劍奪了過來,然後反手劈去,劍光橫掃,"咔"的一聲,一顆頭顱頓時滾落了出去.

紫影身影變化莫測,手中的利刃閃爍著寒冷的光華,把包圍上來的骷髏兵器全部震飛,緊接著豎刃力劈,生生將一個骷髏剁為兩半,再用力一震,骷髏碎成幾截墜下半空.

樂少龍帶起一絲星輝,似點點星光在夜色中閃爍,雙刺快速點出,當場將一群骷髏刺穿,強大的斗氣將骸骨震飛出去十幾米後墜落下去.

嘯戰力大勢猛,強悍的肉體極其變態,重拳揮出力逾萬鈞,將凡是接近他的骷髏盡數摧毀得四分五裂.

南爾明毒氣翻滾,化為戰矛,矛鋒爆發出璀璨的光芒,擊碎虛空而去,直接將一位身披重甲,手執堅盾的骷髏將領洞穿胸膛,強大的力量挑著骷髏將領將後面撞出一條近百米的空白,漫天的骨粉飄飛.

眾人入骷髏群中,如猛虎下山,所到之處骨折粉飛,半空中的骷髏紛紛被眾人轟下,碎骨鋪滿了地面.

遠處的虛幻身影並沒有因為面前飄揚的碎骨而動容,因為他清楚地知道,在骷髏戰海之中,蕭炎眾人摧毀的不過是萬頃浪濤中的一朵浪花,渺小而不起眼.

很快,蕭炎等人也發現了這個情況,迅速改變戰略,從單體的屠殺變成群體斗技的籠罩.

幾人背靠背圍成一個圈,首尾呼應,施展的斗技連成了全方位的堡壘,成千的骷髏攻勢再一次被擊潰.

然而,在風暴來臨之前,濺起的浪花不過是前奏的第一個音符而已,隨後的浪濤才是真正的主題曲.

密密麻麻的骷髏湧了上來,擠滿了眾人所在的空間,地面上那些本已被眾人打散的部分骨架,只要沒有粉碎,又會拖著殘破的軀體,前赴後繼撲了上來,沒有絲毫的遲疑,或者說沒有絲毫的畏懼,不能說其勇敢,只能說其麻木,但當這種情緒發展到極致,便成了恐怖.

蕭炎揮尺如風,風中揮灑著殺意,青灰色的火焰包裹著尺身,斬破了前面一方空間.但蕭炎很快就發現,揮出去的尺影尚未來得及收回,斬破的方寸之地又被洶湧而上的骷髏填滿.

斷了左臂的骷髏,右臂繼續砍出一刀凌厲;斷了頭的骷髏,手中的長矛繼續向前捅出一片矛影;全身粉碎,只殘留一個黯淡頭顱的骷髏,頜骨上下張合,依然要咬出最後一口使命......

沒有知覺與不畏生死有著很大的區別,一個詮釋的是狀態,一個注重的是勇氣.當如潮的骷髏都是這個狀態,而且把這種狀態發揮到極致時,那種沒有痛感的沖鋒可就比不畏生死恐怖一百倍都不止.

不畏生死起碼還有痛覺,有痛覺動作就難免有呆澀,生死存亡一刻有時差的就是這一絲的緩沖,可沒有知覺就連這一絲的緩沖都剝奪了!

嘯戰甩開死抓在身上的一截斷臂,看著下面的骷髏海,倒吸了一口寒氣.

不過三星到四星之間的實力,但是,數量眾多的骷髏硬是在天與地之間架起一道天橋.

茫茫白骨包圍中,風暴法杖高舉,旋風四起,圍繞眾人而轉,撞飛了近身的骷髏,粉碎了進入旋風中心的骸骨,暴風席卷著漫天的斷臂殘腿,暫時隔離出一個極小的空間.

伸手拂去發間的骨屑,紫影蹙著眉望著蕭炎說道:"這樣下去不是辦法,我們遲早會被這些骷髏吞沒."

眾人均點頭.再強悍的大象,也經不起蟻海的吞噬,眾人深知這個道理.

"擒賊先擒王,或許這是唯一的解決方法."樂少龍活動了酸麻的雙臂,眼光似乎穿透了茫茫骨海,看到了那個孤獨而又瘋狂的身影.

"少龍的建議值得一試."甄妮順著樂少龍的眼光望去,除了猙獰可怖的骷髏之外,什麼也沒有看到.

"那就試試吧."蕭炎望望旋風外即將沖進來的骷髏大軍,不再猶豫.

就這幾句話的時間,外圍的旋風已經填滿了骸骨,風力也因此而不順暢起來,一大群揮舞著斷刀殘劍的骷髏從旋風的縫隙中沖了進來.

刀光摩擦著空氣發出金屬的嗡鳴聲,劍氣刺破了旋風發出尖銳的氣流聲,無數的頜骨上下張合著發出的"咔咔"聲,如蟻的骷髏前進中踏著虛空發出的低沉悶響聲......

這一切,在一片漆黑的虛空中,格外地令人頭皮發麻.

這情景,就算是匆匆一瞥,哪怕再過十生十世也不會忘卻.

當風暴的旋風徹底磨滅,蕭炎領著眾人邁步而出.

蕭炎天火亙古尺一揮,青蒙蒙的天火順著尺身蔓延,沒有花哨,就這麼簡單地直接劈出,在一片骷髏海中劈出了一片空地.

天火亙古尺余力未消,繼續向前斬出,碎裂了數百具白骨,最終將一名骷髏將領劈飛才停止.

晉級三星斗帝後期,又得通靈丹火,蕭炎的實力的確上了一個台階,簡單直接的這麼一擊,竟有如此威力.

可惜,再強的攻擊,也只如巨石入水.僅僅是一瞬間,眾人只匆忙一瞥,看到一眼下面荒涼的大地,尚未找到白骨王座所在,便又被蟻群一般數量的骷髏軍團覆蓋了所有的縫隙.

張牙舞爪的骷髏軍團無邊無垠,徹底粉碎了蕭炎眾人想快速打通一條直通白骨王座之路的夢想.

雖然骷髏的實力也就在三,四星之間,但卻數不勝數,殺之不盡,壓制得眾人喘不過氣來,這種感覺,實在是太令人憋屈了,嘯戰終于憤怒了.

"殺!"

嘯戰一聲"殺",如驚雷炸開,震動天空.

受到嘯戰的感染,眾人被壓抑了半天的怒氣徹底爆發,兵刃森森,殺氣沖天,揮砍著身邊的骷髏,怒吼聲傳出數十里.

斗氣席卷,樂少龍與紫影的刃影,蕭炎的尺風,甄妮的環刃,南爾明的戰矛,風暴的旋風,交織在一起,聚集了無法想象的殺意,挾帶著無數次生死磨礪出來的狠勁,破開一層層骨海,斬碎一重重斗氣,帶著一往向前的氣勢,攪起了滿天骨屑.

換成一般的魔獸,恐怕早就被那股殺意所懾,可惜,眾人遇到的是一批不死軍團,一批沒有任何情緒的軍團!

破開了一層又一層,斬碎了一批又一批,但,眾人的四面八方還是被骷髏圍得水泄不通,層層疊疊的骷髏遮蓋了漫天的月輝,眾人面前變得一團漆黑,如墜進了無邊的地獄.

一腳將鑽進來的骷髏踹斷了肋骨,轉身一拳轟碎了從下方捅上來的斷矛,側身閃避過斜斬而來的斧刃,手臂如閃電出擊扭斷了偷襲者的頸骨......眾人的汗水滲透了衣裳,滴答地順著褲子淌下,滴落下半空,混著骨粉,變得渾濁.

眾人一邊戰斗著,一邊一瓶一瓶往嘴里灌著清靈液恢複斗氣,他們已經不知道砍斷了多少根肋骨,踩碎了多少個頭顱,劈爛了多少副骨軀,原本滔天的殺意變成了無邊的麻木,機械地重複著每一個動作,雙臂酸痛得似乎下一次就要抬不起來.

茫然地望了望前方仍舊一望無際的骷髏,眾人又極不情願地大口喘息了一陣,因為每一口呼吸都挾帶著飄揚的骨粉,極其惡心的感覺讓眾人干嘔了無數次.

"蕭少,這些骷髏全都是因為有怨靈入主才變成現在這樣,怨靈或許也屬于靈魂方面的靈體吧,不然怎麼能接受下面那瘋子的意識?不如試試你的靈魂之力."

甄妮對這個問題思索半天了,她原本以為這些骷髏對靈魂斗技是免疫的,但是怎麼想怎麼不對,終于想透了一點,這些看起來是骷髏,實際上是怨靈,只不過是怨靈借了骷髏的軀體罷了.想透這點,當即就向蕭炎提出了建議.

甄妮的提議頓使蕭炎從機械的厮砍中回過神來,眼神一亮,他原本也認為骷髏是沒有靈魂的,被甄妮這麼一提醒,如醍醐灌頂,心中頓時豁然開朗.

就在蕭炎心念一轉的分神瞬間,幾支長矛斜里猛刺了過來,來勢洶洶,旁邊幾個骷髏也揮刀斬向蕭炎後方,鏽跡斑斑的斷刀爆發出了四星的斗氣波動.

骷髏的毫無痛覺配合怨靈的狡詐,將人海戰術的精髓發揮得淋漓盡致.

匆忙間蕭炎扭身閃避過長矛,骨翅展開,速度快到極致,劃過生鏽的刀鋒,折身斜斬向偷襲的幾個骷髏.

骷髏來不及反應,殘破的身軀一分為四,蕭炎暫時脫出了包圍圈.

甄妮也震開身邊的骷髏,掠到蕭炎身邊,為蕭炎護法.

望著甄妮微微頷首,蕭炎手印相互交疊,血靈決運轉,一股特殊的能量順著靈魂之力融入天地間,一位萬丈巨人凝聚而出,澎湃著強大的靈魂之力,大步跨來,在上空投下一大片陰影.

突覺異變的骷髏紛紛抬頭,慘白的頭顱中綠色幽火顫顫躍動,似乎有些畏懼與不安.

眸子冷漠地看著下方,巨人沒有在乎無數躍起揮向自己的兵刃,口中一道強悍的聲波轟出,然後巨大的身形漸漸化為無形,消失在虛空之中.

但聲波並沒有就此消失,依然覆蓋著下面的骷髏軍團.而就在這時,令蕭炎預料不到的事情發生了.

蒼穹之上那條黃色的河流竟然流淌出一道道光芒,向著"黃泉天怒"的聲波彙聚而去,光芒圍繞著聲波,快速融合了進去,彼此間似乎不分彼此.

"黃泉天怒"與那黃色的河流莫非同出本源?蕭炎有些震驚又有些迷惘地看著這一幕,猜不出其中的緣由.

其實,蕭炎已經猜得八九不離十了."黃泉天怒"當年的創造者從黃泉中得到啟發,用靈魂之力模仿出黃泉之河的威力,兩者之間本就可以互相融合.

雖然此地的"黃泉之河"並非九幽之下的黃泉擁有那般的純正之力,但多年怨氣的累積也不可小覷,它的光芒源源不斷融入聲波,聲波的威力立即變得更加強大了.

聲波的速度何其之快,瞬間向下饋壓,波及了數千里的范圍,虛空激烈動蕩起來.

被聲波籠罩的骷髏軍團全部僵立在了原地,手中的兵器在空中保持著將要擊出的姿態,抬起的腳也停在了半空,上下張合的頜骨像被無形的支架支撐著,再也無法動彈......

在這一霎那,時間仿佛停止了.

骷髏軍團中四星以下的,頭顱內綠光一閃而滅,再沒了任何生機;四星巔峰以下的,頭顱內一團團綠光顫抖著沖了出來,到處亂竄,不複之前的強盛,變得極其暗淡;四星巔峰的,則是一陣發怔,綠光一陣閃爍,片刻後才恢複行動,手上的兵器依著之前的慣姓擊出去,卻沒了之前的力道和威勢.

紫影雙刃格擋,鋒利的刃身無堅不摧,將攻擊過來的兵器全數斬斷,小臉上泛起了點點潮紅,感受著身邊頓時騰出來的空曠,甜甜的笑容難得地浮現了出來.

眾人驚訝地望著這一幕,忘記了欣喜,顯然還沒從震驚中恢複過來,連蕭炎也有些發懵了."黃泉天怒"的威力第一次如此強大,或許是蕭炎晉級後威力有所提升,或許是"黃泉之河"的融入,或者是屬姓相克......但不管如何,在"黃泉天怒"面前,骷髏軍團第一次這樣被摧枯拉朽之勢擊潰.

遠處沒受波及的骷髏軍團有些茫然地望了望蕭炎等人身邊的一片空曠,立即又全都洶湧著沖了過來,一致的步伐踐踏著虛空,無數長矛刀劍碰撞著,殺氣彌漫四野.

一擊得手讓蕭炎信心倍增,他手印連變,"黃泉天怒"連連施展,溝通著蒼穹之上的"黃泉之河",靈魂之力如滔天洪水,將所有骷髏都籠罩在其中.

沒有任何懸念,大片大片的骷髏像水稻被割一般齊刷刷倒下一地,低階的骷髏當場磨滅了靈智;得以幸存的怨靈四處逃竄,怨恨的嘶吼聲刺人耳膜,卻依然逃不出眾人隨後的包圍;唯有高階的骷髏得以免于一難,但數量越來越少的骷髏海,正慢慢失去它的威力......

;

上篇:正文 第六十九章 白骨軍團(一)     下篇:正文 第七十章 怨靈之祖的隕落(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