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重點更新 斗破蒼穹之無上之境 正文 第八十七章 妖族聖女(1)  
   
正文 第八十七章 妖族聖女(1)

第八十七章妖族聖女(1)"金網乃天地規則,實力不夠斗帝的來到斗帝大陸,自然會受到天地規則的限制.但要是它破不了這金網,你的妖族血脈從何而來?"

蕭炎的沖動讓湛老不得不說出部分真相.

"我的妖族血脈與這蛇有關?殺了它放血給我吸收?"湛老的話讓蕭炎頓時停止了腳步,喜不自禁起來.

"可是這塔和妖族血脈相比,很難取舍啊."蕭炎馬上想到另外一面,如果塔被毀了,損失可不比沒有妖族血脈小,剛激起的興奮立即又消了下去.

"你還真是杞人憂天,我都說了這塔不是那麼容易毀得了的."湛老望著蕭炎瞬間千息的變化,心里覺得還是蠻過癮的,平時可難得見到蕭炎在瞬息間臉色有如此多的變化.

"你確定?"蕭炎雖然相信湛老,可這塔對自己非同小可,再次確認地詢問了一下.

"我確定."

"可是按你所說,它也就是突破到斗帝而已,為什麼會這麼強悍,連我四星斗帝的實力面對它都感覺一點把握都沒有?"

蕭炎聽到湛老確認塔不會出現問題,大松一口氣,但新的問題產生了,他不明白,一個突破斗帝的魔獸,為何實力會顯得那麼強?

"上古異獸乃是上蒼的寵兒,跨一階之力不能用常理來衡量,遠古王者的血脈一旦覺醒,便有莫測之神威,否則為何要以天地規則如此限制,甚至不惜代價去扼殺?"湛老悠悠說道.

"不過你言語方面最好注意一下,別左一口怪獸右一口怪獸的,不然到時可別後悔."湛老又補充了一句,話語中帶有淡淡的譏誚.

"不是待它突破之後就宰了它取它的血熔煉血脈嗎?那還用得著客氣?"蕭炎不解,至于對一個待宰之獸這麼客氣嗎?

"宰了它?呵呵,除非你小子不想活了,或者你打算與整個妖族作對."湛老笑笑,很是神秘.

"不宰?那我怎麼熔煉妖族血脈?宰了它和妖族有什麼關系?"蕭炎糊塗了.

"小子,這可是妖族的聖蛇,是妖族的圖騰聖獸,整個妖族對它的蘇醒都會有極強的反應.你小子若是夠膽,就上去殺吧,我可不蹚這渾水,老夫一把老骨頭可經不起整個妖族舉一族之力追殺."湛老癟癟嘴,說道.

"我靠,這個家伙來頭這麼大?那怎麼辦?我們還敢放它的血?我的妖族血脈不就泡湯了?"

蕭炎被巨蛇的來頭震住了,這麼大的來頭,如果不殺掉,難道還敢活放它的血來熔煉血脈?讓它活著出去,被妖族知道了放了他們聖蛇的血,自己不是找死嗎?

"這你就放心吧."湛老看到蕭炎吃癟的樣子,心里禁不住有些開心,但是有些事情基于某些原因,又不想讓蕭炎過早知道太多.

"莫非賠禮道歉了它就會主動放血讓我熔煉?哪有這麼好的事情?"蕭炎心里一百個不信.

"呵呵."湛老笑笑,沒有再做解釋.

兩人對話不過一小會兒的時間,就在蕭炎打算死纏爛打追根問底的時候,那聖蛇見久久掙紮不出,怒了,綠光更加盛烈,身軀變得近乎晶瑩透明,巨尾掄起,重重地拍在石壁上,拍出一條足有半米深的凹印.

第八十七章妖族聖女(2)

被聖蛇這猛力一拍,閃爍著符文的金網急速黯淡,終于支撐不住,金光化為點點流絲,隱入石壁消失不見.

掙脫了束縛的蛇影漸漸凝實,盤旋在塔頂,背上伸展開一對虛幻的巨大翅膀,綠焰升騰而起,將虛空燒得都有些扭曲,數千丈的身軀輕輕擺動間極具震撼力,每一片鱗片如翡翠般璀璨.

掙脫束縛,重獲自由,聖蛇興奮不已,仰天長嘯,聲音清冽而悠遠,身畔九九八十一道虛幻的小蛇圍繞浮現,似眾星捧月,令人不由得想要俯身膜拜.

蕭炎臉色大變,這聖蛇的恐怖遠超他的想象,他覺得去向如此強悍的魔獸要血脈,簡直就是找死.

聖蛇扭轉身軀,眸子冷冷盯著下方渺小的兩人.在其剛蘇醒的記憶里,顯然是將兩人當成了束縛住自己罪魁禍首,它俯沖下來,撲殺向兩人,身旁圍繞著的九九八十一道虛幻蛇影更是同時奔騰而來,霎時間綠焰鋪天蓋地,將湛老和蕭炎籠罩.

"冤有頭,債有主,你找我們干嗎?"蕭炎苦笑著橫起天火亙古尺准備戰斗,湛老卻沒有任何反應.

聖蛇越逼越近,挾帶的颶風將蕭炎與湛老的衣服吹得緊貼在身,血盆大口中鋒利的牙齒宛如兩柄泣血的長矛,閃著銳利的光芒,隔著老遠都刺得蕭炎肌膚隱約作痛.

"看來您老這段時間還真是有點不正常."蕭炎看著如木雕一般站著的湛老,歎了口氣,斗氣快速凝聚,千尺無影下一刻就要揮出.

"小子別妄動!不用擔心,遠古王者強大的血脈絕不是現在的它所能控制得了的,它在之前的突破中已經耗盡了氣力,如今不過是強弩之末.小子,接好它,可別傷著它一根毫毛,否則你會後悔一輩子!"

湛老突然出聲制止了蕭炎.

蕭炎看著聖蛇來勢洶洶,頗有些懷疑湛老的話,但還是生生止住了要揮出去的千尺無影.

也就在這時,聖蛇已經撲到了二人近前,那對冰冷無情的眸子直視著蕭炎,急撲而下的身軀卻是一頓.

聖蛇那淺綠色的眸子深處有著三點極小的碧綠色,散發出詭異的光芒,蕭炎與之對視不過一瞬,精神便一陣恍惚,神情中有一絲迷茫.

但蕭炎的靈魂之力何其強大,只一瞬便清醒了過來,心中一凜,正欲對抗,可腦子里突然浮現出一道倩影,那是一道來自記憶深處的倩影,頓讓蕭炎呆立原地.

蕭炎在這一刻,腦子里浮現出的,是青鱗的倩影,她眸子中的特征與眼前這個聖蛇一模一樣.不知道青鱗現在在斗氣大陸還好嗎?是不是還一如既往的青澀?

那頓在半空中的聖蛇,眸子中先是浮現出一絲困惑之色,然後是震驚,接著是狂喜,全身氣力一泄,龐大的身形急速收縮,墜落下來.

蕭炎依然立在原地發蒙,莫名的熟悉感讓蕭炎對這聖蛇的敵意大大降低,他隱隱感覺聖蛇對自己似乎一下子就沒有了殺意,反而有種很奇怪的感覺,感覺這聖蛇就像是一個久別重逢的故人.

這怎麼可能?蕭炎覺得很荒唐,拼命甩了甩頭,他怎麼也想不明白,自己怎麼會把這條如此強悍的聖蛇與青鱗聯系起來.

"小子,這里就交給你了,好好把握,妖族血脈能否熔煉成功,就看你自己了."

第八十七章妖族聖女(3)

湛老此時出手如風,手印急變,在空中布下重重結界,將蕭炎與聖蛇圍在了里面.

"湛老,你要去哪兒?你怎麼是這種人啊?"

湛老竟然在這關鍵時刻臨戰退卻,讓自己獨自面對如此強橫的魔獸,蕭炎覺得湛老太不厚道了,心中大急.

"這種風月宜人的場合老夫可就不適合在場了.放心吧小子,結界隔絕了這里的一切,你該干嘛干嘛.哈哈哈."湛老的聲音遠遠傳來,已經不知道溜到哪里去了.

"瞎說什麼呢.你老人家怎麼就那麼狠心,把我一個人丟在這里,這可是一條強悍得不行的遠古魔獸啊,你不會是想讓它把我吞了吧?"蕭炎不知道湛老在胡言亂語些什麼,只恨得牙根發癢,但舉目四望,哪里還找得到湛老的影子.

"這個老家伙!"蕭炎恨恨地嘟囔了一句,但心里知道,自己肯定沒有危險,否則湛老不會那麼安心地大笑著離開.

"湛老說一切看我自己,可我哪知道要怎樣做才能熔煉血脈啊!"

蕭炎束手無策,無奈抬頭望著空中越變越小的聖蛇,數千丈的身形如今只有幾百丈不到,並且還在繼續縮小著,不知道該不該伸手去接.不接吧,這麼高摔下來,聖蛇肯定摔成肉醬,自己的妖族血脈也就泡湯了;接吧,這麼大的塊頭怎麼接啊?下落之勢那麼急,一旦接不住,自己可就被壓成肉餅了......更何況萬一被它隨尾一掃,那力道......蕭炎苦著臉,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

似乎感應到了蕭炎的煩惱,繼續下墜的聖蛇身形在落地之前竟然縮小到了數丈,而且更是在蕭炎驚愕的目光中化為了人形.

其實,倒不是聖蛇故意要化為人形,而是它之前突破斗帝,雖然激活了血脈之力,非常厲害,但畢竟才是一星斗帝,還無法掌控所有的血脈能量,所以,在撞破封印之後,余力已經不多,加上突見蕭炎,震驚之際氣力外泄,連維持獸形都已經做不到了.

蕭炎望著空中的倩影,目瞪口呆,有點反應不過來,這與之前聖蛇俯視天下的感覺反差太大了,大到蕭炎以為自己是在發夢.

只見那倩影似是從銀月中墜落下來的仙子,不染半分人間塵氣,一身淡淡的綠霧包裹著一絲不掛的曼妙身軀,在空中輕輕飄落,似要乘風而去.

那曼妙的身軀,該凸的凸,該凹的凹,玲瓏有致,在淡淡綠霧包裹中更顯誘惑,迷蒙中,蕭炎一股欲火本能地升起,渾身有些燥熱.

"小子,這就對了,這時的你保持清醒可不是什麼好事."

就在蕭炎欲火本能上升,正在拼命壓制的時候,湛老悄無聲息出現在結界之外,背對著蕭炎,似乎是不想親睹這旖旎之色,一絲指風點出,鑽入毫無防備的蕭炎腦中,然後大笑著消失,"小子,這可是你的故人,在塔頂無盡孤獨歲月中一直在念叨你的名字,這是你們的緣分,你可別辜負了人家."

指風入腦,蕭炎拼命抑制下才保留的一絲清醒瞬即消失,眸子慢慢變得通紅,浮現出火熱的光芒.

蕭炎下意識地一步踏出,雙手將倩影攬入懷中.此時的蕭炎神志已經有些迷糊,美人入懷,軟香溫玉,他的呼吸變得急促起來,眼光忍不住向佳人瞄去.

目之所見,山巒起伏,堅聳的胸姿,纖細的蠻腰,渾圓的玉臀,挑不出一絲瑕疵,小臉精致得如同一個精靈,玉容雪白晶瑩,瓊鼻櫻唇仿佛上天造化神工精琢而成,美得讓人窒息,令蕭炎幾乎把持不住.

四目相對,美人慌張中似欲掙紮,眸子中那三點碧綠散發的詭異光芒顯得更加幽深.

;

上篇:正文 第八十六章 塔中異動(6)     下篇:正文 第八十七章 妖族聖女(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