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重點更新 斗破蒼穹之無上之境 正文 第九十八章 勢力大漲(1)  
   
正文 第九十八章 勢力大漲(1)

第九十八章勢力大漲(1)

蕭遙搬出族規,最著急的是蕭琪和蕭立.如果蕭炎真被逐出蕭族,蕭琪豈不就成了活寡婦?那可萬萬不成.可族長正發威呢,誰敢上去找黴頭?只好在心中求神拜佛祈禱蕭炎不要再逆了蕭遙的意.

"唉,先祖,你這是逼我啊."

蕭炎左右環顧,卻發現沒有人能在這事上幫得上忙,甚至連眼光都躲避著自己,別提多憋悶了.

"就沒有別的路可以選擇了?"蕭炎望著蕭遙不死心地再問了一句.

"沒有!"斬釘截鐵的蕭遙一口回絕了蕭炎的僥幸.

"可我不擅長管理."蕭炎看看一臉慘白的蕭琪,心中十分不忍,搬出了最後一個能拿得出手的理由.

"蕭府你不也管得好好的?"蕭遙似笑非笑地望著蕭炎.

"那都是甄妮和樂少龍的功勞,我只是個甩手掌櫃."蕭炎倒是很坦白.

"蕭府這麼大的勢力在甄妮和樂少龍的管理下都能井井有條,再加個蕭族我相信也沒有難度."蕭遙看到蕭炎有些松口,緩緩平複了心情,"你還是可以繼續做你的甩手掌櫃,如何?"

"就算我肯接任,也得所有族人同意才行啊."蕭炎雙手一攤,顯得有點無奈.如今看來,只有奢望眾人不忘先祖的豐功偉業,舉雙腳雙手反對自己當族長這條路可以走了.

好你個小子,蕭遙虎眼一瞪,看透了蕭炎的心思,冷笑一聲,眼神威風凜凜地橫掃著場下,用大有誰不服就拉出去斃了的姿態吼道:"老夫決定將族長之位傳與蕭炎,有反對的現在可以站出來,不過,大家要三思哦,可別違了心,否則老夫饒不了他!"

有這樣赤裸裸威脅的嗎?所有人一陣暴汗,這也太那個了吧......

不過,見蕭遙之意已決,而且蕭炎也的確優秀,此刻蕭族又豈會有反對之人,一時全場沉默.

僅是沉默嗎?蕭遙老臉鐵青,狠狠地跺了跺腳,眼光落在蕭立與蕭龍身上.

蕭立與蕭龍哪里會不清楚蕭遙的意思,無非就是讓自己二人帶頭表態嘛,但那兩腳也跺得太明顯了點吧.

抬頭望了望蕭炎,蕭立與蕭龍苦笑一聲,壓下心中對老族長的不舍,終于下定了決心,緩緩行出,振臂高呼:"我等願奉蕭炎為新任族長,唯蕭炎之命是從."

"我等願奉蕭炎為新任族長,唯蕭炎之命是從."眾人的心思與蕭立,蕭龍一樣,顧及老族長的情面一直沒敢表態,如今見蕭立,蕭龍帶頭,心中壓抑的熱情頓時噴湧而出,一浪高過一浪.

看到眾人的熱情,沒了退路的蕭炎長歎一口氣:"既然先祖執意要我接任族長一職,我蕭炎只能恭敬不如從命了."

"我蕭炎在此向所有族人保證,一定帶領蕭族成為斗帝大陸超一流的勢力!"蕭炎捋好飄散的發絲,理了理戰斗中有些凌亂的衣衫繼續開口道,"如今蕭府和蕭族合並,已經具備了問鼎一流勢力的基礎,離我們的目標已經不遠,我希望大家同舟共濟,一同開創蕭族新的未來."

第九十八章勢力大漲(2)

蕭炎的話如同炸雷一般"隆隆"滾過山谷,所有人心中都掀起了新一輪的震撼.

"蕭府和蕭族合並,已經具備了問鼎斗帝大陸一流勢力的基礎."這是什麼概念,這代表蕭府的勢力之強已經在一流勢力的邊緣,捎上蕭族不過是給眾人面子而已.原來這才是蕭炎勢力的真正底蘊,所有人都在心底驚呼,一時轉不過思維來.

在斗帝大陸這個弱肉強食的世界,向來是最崇拜英雄的,蕭炎之前在戰斗中的表現與此時透露出來的底蘊頓時使他獲得了所有族人的無上忠誠,甚至這份忠誠開始轉化為對蕭炎狂熱的信仰,這個時候,或許只要蕭炎一聲令下,要他們集體跳崖,他們也絕不會皺一下眉頭.很快,所有蕭族之人在嘯戰等人的帶領下,高舉兵器,對著蕭炎發出了一陣陣直沖云霄的聲浪:"蕭炎萬歲!族長萬歲!"

感受著眾人的熱情,蕭炎微微一笑,雙手一壓,下面的喊叫聲立刻停止.

蕭炎面色漸漸變得肅穆,上位者的威壓開始在身上展露出來,開口說道:"蕭族能在危機關頭支撐到最後,這得益于我們的好兄弟和好盟友天明谷與幻妖族的鼎力相助,讓我們向他們致以最崇高的敬禮."

此次大戰,天明谷與幻妖族可以說功不可沒,為蕭炎的到來爭取了寶貴的時間.蕭族所有人沒有一絲異議,在蕭炎的帶領下整齊轉身,向著兩族深深鞠了一躬.

"呵呵,不用客氣,你我乃兄弟聯盟,應該的應該的.如今蕭族先祖回歸,新任族長年輕有為,能在此見證蕭族的崛起,也是我天明谷之幸."明帝大感欣慰,連連大笑.

"妖世在此恭喜蕭炎族長了."妖世見蕭炎只記恩情,閉口不提自己之前與伊魔教聯手之怨,本來還有些忐忑的心終于放下,但心中有愧不敢受蕭族大禮,急忙上前祝賀蕭炎.

"天明谷與幻妖族之恩,蕭族銘記于心,曰後蕭炎定有厚報."

蕭炎對明帝和妖世一一抱拳回禮,腰上一束黑色衣帶隨風飄蕩,顯得瀟灑無比,但真摯的話語卻讓兩人的心狂跳不已.

以蕭炎的身家,一出手肯定讓兩族受益不淺,如何能不喜?

蕭立在一旁望著曾經與老族長平起平坐的明帝還有妖世都對蕭炎畢恭畢敬,不由得萬分感慨,大笑道:"蕭炎,不,不,應該是族長,老夫當年對你的力保可沒看錯人哪,哈哈哈哈."

他這一激動之下不要緊,笑聲未停,那尚未恢複的傷勢便引起一陣咳嗽,臉頰浮現出一抹蒼白.

"怎麼,蕭琪,你沒把我給你的丹藥發下去嗎?"蕭炎見狀大驚,顧不得其他,連忙詢問身旁的蕭琪.

"已經給了.爺爺你沒事吧?"蕭琪急忙上前攙扶著蕭立.

"不關蕭琪的事,丹藥老夫早就服下了.藥效真的很好,比之老夫以前服用的丹藥好上十倍都不止,老夫的傷勢已經恢複了五成,只是黑袍人那一掌太狠了."蕭立擺了擺手,示意大家不要緊張.

"等等,這不大可能,以這丹藥的藥效,效果決然不會如此之差."蕭炎聽著聽著,忽然覺得有些不對勁,眼光一掃眾人,問道,"其它服用丹藥的人感覺怎麼樣?"

第九十八章勢力大漲(3)

"族長的丹藥果真神奇,我等已經全然恢複."眾人一一抱拳回應,只有蕭龍臉色有些黯然,情況與蕭立一樣.

"可能是丹藥對于三星斗帝藥效有所減弱吧."蕭立笑道,並不以為然,他不相信世上真有丹藥可以讓三星斗燕京能迅速恢複.

"可是蕭立,就連老夫和蕭琪的傷勢都已經康複......"明帝也覺不解.

"琪兒,我給你的丹藥是分品階的,你確定沒有弄錯?"蕭炎百思不得其解之下只能問蕭琪分藥的時候是不是給錯了丹藥.

"沒錯啊,都是按照夫君的吩咐給的."蕭琪很是肯定.

"那究竟是怎麼回事?"這次就連蕭遙都覺得郁悶了,"蕭立蕭龍,蕭炎這些丹藥老夫知道,對三星斗燕京是立竿見影的,怎麼在你們兩人身上就不對了呢?"

"人嘛,總得服老.這段時間以來我和蕭龍都覺得氣力有些不繼,不過也沒什麼,無非就是恢複慢一點而已,又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蕭立倒是很看得開.

"兩位長老最近這些年是否感覺斗氣呆滯,百般修煉之下斗氣不升反降,而且這一過程很不明顯,甚至說很緩慢?"蕭炎對于蕭立的豁達並沒有輕松下來,反而越想越不對勁,臉色變得凝重起來.

"你怎麼知道?"蕭立與蕭龍渾濁的雙眼忽然亮了起來,驚詫地反問蕭炎.

"你們兩個在這以前是不是被什麼黑袍人襲擊過,或者在他們手中受過傷?"蕭遙直接蹦了起來,直勾勾地盯著兩人,呼吸都變得急促了幾分.

"老族長這麼一說,我們倒是記起來了,蕭炎離族之前我們的確被幾名黑袍人拍過幾掌."蕭立被蕭遙這麼一問,也想起來了,"不過,這與我們身體的狀況有什麼關系?"

蕭炎心中咯噔一下,與蕭遙對視間都看懂了對方的意思.

"你們不是自身出了問題,也不是丹藥失效,而是你們是中了噬魂印記."蕭炎打量蕭立與蕭龍良久,才緩緩開口,語氣很是沉重.

"噬魂印記?那是什麼東西?"蕭立看蕭炎不像是開玩笑,不由得緊張起來.

"噬魂大法,是魔族當年老魔皇都要下令禁止的邪惡功法......"

蕭遙接過口,將自己這些年來的遭遇全部說了出來.

聽完蕭遙的述說,所有人都心驚膽跳,想不到世上竟有如此歹毒的功法.

"完了,此功能讓老魔皇發出禁令,那豈不是說此功沒解?"蕭琪心急之下亂了心神,抓著蕭立的手,幾乎要哭了出來.

第九十八章勢力大漲(4)

"蕭琪別急,你沒見老夫都沒事,反而功力大進嗎?有你夫君在,沒有解決不了的事情."蕭遙急忙安慰蕭琪.

"又是蕭炎?"眾人抬頭,全都盯著蕭炎.

"大家不用這樣看著我,我的確是有此印記的解藥,不過我也是僥幸從老魔皇的遺物所獲而已."蕭炎被大家看得有些不好意思,訕訕笑道,然後手中一翻,兩顆噬魂丹出現在手中.

"你們蕭族出了一個蕭炎,簡直就是上天對蕭族的眷顧."明帝見蕭立蕭龍二服下丹藥,眼中露出一絲難以壓抑的贊許,"只是,連魂魔一族的小角色都修煉有這種功法,我想此功法在魂魔一族肯定已經普及了."

"魂魔一族好大的膽子,竟然修煉這麼邪惡的功法,就不怕被全大陸追殺嗎?"妖世憤然說道,望著蕭立與蕭龍身上不斷冒出的黑線心頭微驚.

"如今魔族分裂,尚未統一,魂魔一族全面修煉此功,居心實在叵測,令人擔憂啊."蕭炎越想越心驚,"可惜,苦于沒有確鑿的證據,否則定能讓魂魔一族引起公憤.所以,我們現在不可輕舉妄動,得等抓准時機再給魂魔一族致命打擊."

就在蕭炎與蕭遙眾人憂心噬魂大法傳播之時,蕭族領地的東北邊傳來颶風般的聲響,無數人影宛如天空墜落的流星一般,紛紛降落在蕭族的領地上,為首之人正是去而複返的滅族族長,帶著整族之人過來投靠蕭炎.

"蕭炎,我已奉你之命,讓滅族以後以你為首,還望你能遵從承諾,善待我族一脈."滅族族長望著蕭炎,那渾濁的老眼這一刻突然綻放出前所未有的凌厲光芒,似乎只要蕭炎一個反悔,他就會立即下令滅族與蕭族血戰,也不願讓滅族一脈追隨一個反複無常的小人.

"既然滅族以後是我蕭族附屬,我自然不會虧待我族之人."蕭炎點了點頭,讀懂了滅族族長的擔憂,對這個受人逼迫而犯下大錯的族長突然有了一絲敬重.

看見蕭炎點頭,用保證的眼神望著自己,滅族族長心中舒了一口氣,向蕭炎一抱拳,然後轉身向山谷外走去,那孤獨的背影似乎一下子蒼老了許多,連步伐都有些踉蹌.

看著黯然離去的族長,滅族之人全都咬緊牙齒,含著淚花目送著,一時間,山谷的氣氛有些沉重.

"蕭少,你不會就這樣放過他吧?當初好像沒這個承諾."嘯戰湊了過來,低聲問道.

"既然他能將族人全部帶來,還讓我給他保證,他就一定會遵從自己的承諾."蕭炎雙手背負身後,繼續說道,"只不過,身為一族族長,乃是全族人的信仰,他不願在自己族人面前自裁,毀了在他們心中的形象而已."

第九十八章勢力大漲(5)

"嘯戰,去,將滅族長請回來,記得要快,要活的!"蕭炎突然傳音對嘯戰說道,一抹笑容在臉上綻開.

"為啥?"嘯戰不解,"我還在懷疑他會不會自裁呢."

"請回來就知道了."蕭炎不肯揭開謎底,"去吧,絕對不能讓他死,而且沒我信號你不能出現."

"是."

就在嘯戰半信半疑奉命追過山頂之時,滅族族長的身形剛消失在那轉過去的山頭,一陣強烈的斗氣波動升起,但又很快就泯滅于空中,似乎被什麼掐斷了一般.

滅族之人跪拜著,望不到山那邊的風景,心中都因為族長的死而心生悲痛,眼眸複雜地望著蕭炎,心中忐忑不安,不知道將來的命運會是如何.

"成王敗寇,你們應當清楚,何況這一切也是由你們窺伺我蕭族引起.向我蕭族揮刀,就要做好失敗被滅的准備,可以說,我蕭炎就算將你們滅族連根拔起也不為過."蕭炎語氣凜然,眼中殺意一掃而過,頓時讓心存不滿和不甘心之人手腳發軟,幾乎要癱倒在地,以為蕭炎要食言.

"不過,我蕭炎並非嗜血之人,既然你們族長為了你們沒有失信,我蕭炎自然也不會食言."蕭炎語氣一變,殺意立即消弭于無形.

滅族之人這才從顫栗中反應過來,望向蕭炎的眼中開始充滿了敬畏.

"現在,我給你們一個選擇的機會."蕭炎對滅族的表現還是比較滿意,緩緩開口道,"一是自願歸順我蕭族,成為我蕭族一個分支,我保證絕不虧待你們,你們的待遇與我蕭族之人沒有任何差別,對蕭族作出傑出貢獻者,還可以得到高級斗技."

"什麼,作為附屬勢力還能有這麼好的待遇?"滅族之人議論紛紛,族長來之前已經將蕭炎的底細透露了不少,所以他們對蕭炎的話並沒有太大的懷疑.

不過,雖然不少人開始心動了,但他們族長的死還是讓很多人對加入蕭族有一種本能的抗拒.

"如果不願意加入我蕭族者,可以離去,我蕭炎絕不阻攔.只是,離去之人不得再重組滅族,這是我蕭炎最大的寬容,膽敢違背者......"蕭炎大手一揮,天火亙古尺劃空而出,那重達千斤的重尺在蕭炎手中肆意揮灑,重重落下,地面一陣震動,無數裂縫以重尺為中心向四面八方蔓延而去,一直延伸到滅族眾人腳下才停止.

這一幕,讓所有人都嚇掉了魂,再也不敢抱有僥幸之心.

"對了,忘了提醒你們一句,如今你們大勢已去,想必有不少你們之前得罪過勢力在虎視眈眈,打算落井下石,離去之人我雖不阻攔,但生死也與我無關."蕭炎擱下這麼一句淡淡的話後便沒再開口,靜候著滅族人的答複,但這無形的潛在危險卻讓很多打算離去的人將邁出的腳步收了回去.

;

上篇:正文 第九十七章 滅殺伊魔教(8)     下篇:正文 第九十八章 勢力大漲(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