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重點更新 斗破蒼穹之無上之境 正文 第一百零一章 危險總是在後頭(3)  
   
正文 第一百零一章 危險總是在後頭(3)

第一百零一章危險總是在後頭(3)

"而對天地異火最有研究,最清楚其威力的,試問,除了嗜火如命的煉藥師還會有誰?"

蕭炎的話句句如穿心之箭,戳在白衣人心口.

白衣人幾乎無從反駁,他們萬萬沒有想到,蕭炎除卻一身不俗的實力外,還心思縝密得令人心寒,果然盛名之下無平庸之輩,自己這次算是在陰溝里翻船了.除非......除非蕭炎能再近一點,或許還有那麼一絲機會......

"沒話說了吧?是坐以待斃還是想等我走近給我致命一擊啊?"蕭炎離兩人有數步距離時突然停住了腳步,似笑非笑地說道.

蕭炎這話一落下,兩位白衣人臉色刷地一下變幻了起來,那呆立不動的身軀難以抑制地從里到外開始顫抖,像見了鬼一樣看著蕭炎,被看破一切的僥幸心理頓時蕩然無存,身形突兀地拔空而起,靈魂之力鋪天蓋地凝聚成針,刺向蕭炎的靈魂識海,同時身形急退,想撈起重創的同伴突圍而去.

蕭炎似乎沒有料到白衣人會拼盡全力使用靈魂攻擊,這一刻他沒有作出任何反應,就那麼像木雕一樣一動不動站在那里.

"中了,有機會!"兩名白衣人眸子中喜色一閃,折身而返,凌空而起的腳尖狠狠踢向蕭炎小腹丹田處.

落腳之毒,沒有絲毫留情,此招若是踢實,蕭炎一身修為將盡數報廢,成為板上魚肉,任人宰割.

腳尖將中之際,兩名白衣人甚至可以感覺到蕭炎肌膚的觸感.但就在那抹喜意漸濃之時,臉上表情卻是忽地大變,兩名白衣人發現,自己那與靈魂之針一直聯系的帝境中期靈魂之力紮進蕭炎的靈魂識海後,就如江河遇見了大海,根本撼動不了蕭炎分毫,反被蕭炎靈魂識海中一股灰色的力量將自己的靈魂攻擊反射了部分回來!

全無防備的兩人被自己的靈魂之針紮中,全身驟然一僵,大腦一片迷茫,那懸空的腳尖就那麼石化般地粘在蕭炎的衣服上,再也無法寸進.

"被反射靈魂攻擊的滋味如何?不好受吧?"蕭炎嘴角飄起一絲戲笑,腳下卻毫不留情,以牙還牙地雙腳連環踢出,將二人像皮球一般踢在空中連翻了好幾圈才轟然重重落在另外兩名重傷的白衣人身邊,砸起漫天的灰塵.

兩名白衣人全身肌肉不停抽搐了半晌,才勉強消除了那遭受靈魂反噬的劇痛,連同另外兩名同伴抬起頭,望著正一路優哉游哉走來的蕭炎,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這個蕭炎真的只是四星後期嗎?四星後期能一個人輕松擊敗四個五星初期斗帝?還有能使幾種天火共存一體並融合的逆天的功法?還能反射帝境中期的靈魂攻擊?可能嗎?這他媽太不可思議了!

靜靜地望著站在自己等人面前的蕭炎,兩名白衣人沉默了一會兒,眸子中閃著無與倫比的震驚,才用微微顫抖的聲音問了一句:"你怎麼會料到我們有最後一擊的?"

"因為你們是煉藥師,所以你們對于天火的威懾不會盲目選擇無謂的攻擊;同樣也因為你們是煉藥師,所以你們的靈魂攻擊絕對不會比你們的斗氣攻擊弱.而在背水一戰的情況下,靈魂攻擊無疑是最令人防不勝防的,這也許是你們孤注一擲的最大籌碼."蕭炎有些憐憫地掃了幾人一眼,繼續說道,"只可惜,你們應該是忽略了一個致命的問題,我同樣也是煉藥師."

"我們沒有忽略,也知道你在新秀煉藥比賽上的風光.我們只是以為你年少輕狂,同時分心在斗氣和煉藥方面,必然會顧此失彼,靈魂之力和靈魂斗技上肯定不如你的斗氣斗技強悍......"白衣人歎了一口氣,再也無所顧慮,將心中所想盡數說了出來.

"你們的推理一點都沒錯."盡管幾人已是自己的手下敗將,但蕭炎還是佩服四人的坦誠,"只是,凡事都有例外,我就是那個例外.不怕告訴你們,我的靈魂攻擊絕不比我的斗氣攻擊差."

第一百零一章危險總是在後頭(4)

"看得出來,從他們落敗的時候我就知道,能把靈魂的防禦修煉到這麼高,攻擊也不會差到哪里去."為首的白衣人吐了一大口鮮血,支撐起身軀,盯著蕭炎說道,"我現在只想問一句,你煉藥是幾品?"

"晉升帝之六品不是太久."蕭炎顯得很謙虛地回答道.

"什麼?六品?"四名白衣人同時驚呼出聲,眸子中滿是不可思議的震撼.怎麼可能?這離丹殿盛會新秀賽才過去多少年,煉藥術竟然已經進階到帝之六品了?要知道,帝之六品的煉藥師就是在丹殿也沒多少個啊.

"果然是個例外.我們輸得心服口服."為首白衣人望著蕭炎的眸子已經開始帶上了一抹敬重,在斗帝大陸上,實力為尊,蕭炎完全有讓人敬佩的資格.

"那麼,你們是否該說出背後指使之人了呢?"盡管蕭炎知道要從四人口中問出什麼很難,但他還是很想知道究竟是哪個勢力想置自己于死地.

"雖說我們很敬佩你的天賦和能力,但家有家法,幫有幫規,請恕我等無法回答你這個問題."為首白衣人掙紮著站了起來.白色的衣襟上還沾著點點鮮血,但整個人的氣勢已經變了,既然已經亮明了煉藥師的身份,身為煉藥師的那份榮耀讓他在此時不能彎下腰來.

"就算你們不說,單憑你們不凡的談吐和氣質,能一次驅使你們這樣四名五星斗帝煉藥師的勢力必是煉藥師的群體,而且是很大的勢力,這樣的勢力,在斗帝大陸可沒有幾家.呵呵,算了,看在同是煉藥師的份上,我就不嚴刑逼供了."蕭炎原本就沒奢望從四人口中套出什麼秘密,但既然敢向自己動手,那麼就要承受自己的怒火,"作為同是煉藥師的敬意,我將讓你們死在我最強的靈魂斗技之下."

"非常感謝.作為回報,我提供一個消息給閣下."為首白衣人面臨生死,反而看開了,"盡管我們落敗,但我們已經用獨特的方法將消息傳了出去,後面的路,就看閣下的造化了."

"食君之祿,分君之憂,我不怪你,來吧."蕭炎橫尺以待.

四名白衣人對視一眼,長身而起,四朵幽藍的高階獸火凝聚在右拳之上,長嘯一聲,隔空直轟蕭炎胸膛.

拳意剛出,為首白衣人又大步跨出,雪刀再現,脫手而飛劈向蕭炎.

雪刀剛離手,四名白衣人同時怒吼一聲,四道靈魂之力附著在閃亮的刀刃之上,形成一道長達十丈的無形刀芒,後發先至,比拳風搶先一步在蕭炎面前掀起撲面的勁風,直指蕭炎咽喉.

"如果一開始處于巔峰狀態的四人不惜動用獸火與靈魂之力合擊,我未必討得了好去.如今雖然威勢尚在,但幾人受傷程度不一,合擊難以形成均衡之勢,可就沒幾分機會了."

蕭炎心念急轉,眼睛急眯,盯著急速在眼前放大的刀芒,"蒼穹寒"隨心而動,席卷向四人,打算圍魏救趙,讓四人無法全力攻擊.與此同時,手中天火亙古尺將"千尺無影"也快速揮出,與無形刀芒撞擊在一起.

;

上篇:正文 第一百零一章 危險總是在後頭(2)     下篇:正文 第一百零一章 危險總是在後頭(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