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重點更新 斗破蒼穹之無上之境 正文 第一百零六章 問心殿的機會(4)三更  
   
正文 第一百零六章 問心殿的機會(4)三更

藥族族長一副不以為然的樣子說道:"那地方,說白了就是一個強者曆練的地方,不過僅限于五星斗帝之下.幻境開啟,斗帝大陸無數青年才俊湧入其中,除了要面對魔獸,還要面對相互之間無盡的殺戳.在血與火的磨練中迅速成長,最終能夠存活下來獲得豐厚的獎勵,成長為同階中的巔峰強者,這就是此幻境存在的最重要目的."

藥族族長講得風輕云淡,蕭炎卻聽得驚心動魄--整個斗帝大陸的青年才俊?我的天,斗帝大陸藏龍臥虎,強者無數,這幻境可不是鬧著玩的.

蕭炎忍不住瀑汗陣陣.早就覺得師祖的話不靠譜,但怎麼也沒想到這麼不靠譜.

所謂江山代有人才出,蕭炎對斗帝大陸各族了解不深,並不知道各族所長,做不到知己知彼.而且,與整個斗帝大陸各地各族的無數天才生死厮殺,混戰之中稍有不慎就身首異處,蕭炎怎麼想也想不通,讓自己進這麼凶險的幻境,師祖怎麼就能做到輕描淡寫,似乎是往羊群中丟進了一只狼一樣的自信.

"那幻境,聽說稍微弱一點的人進去和送死沒什麼區別."

南爾明和紫影他們都知道這個幻境,上一次幻境開啟時他們才四星後期的實力,根本不敢進去送死.現在聽藥族族長鼓勵蕭炎等這次這個幻境開啟時進去,手心里都捏了一把汗.

就連甄妮的心也越拔越高,就快頂到嗓子眼了.她很清楚那個幻境有多凶險,雖然她沒有進去過,但以她的身份對這個幻境還是很了解的,純粹就是給四星巔峰斗帝為了晉升五星斗帝開啟的拼命場所,萬人厮殺的血腥用腳趾頭都能想象得出來,即便強如蕭炎也不能保證力戰群雄而沒有意外.更何況蕭炎並不需要為晉升五星斗帝擔半分心,去那個幻境搏命實在是沒有必要.

"真不知道這幻境是人為還是天然,完全就是一個淘汰斗帝數量的存在."紫影忍不住發了一句牢搔.

"據說是當年的斗仙所布置,無人知曉其真正來源,只知道遠古浩劫以後就存在至今."藥族族長皺了下眉頭,似乎不滿幾人的表情,瞪了蕭炎一眼,冒出一句--"怕死的話當然可以不去."然後接著說道,"想當年,老夫進去,一根木棍打得眾多強者落花流水,一舉奠定了我絕世天才的威名.你是老夫的徒孫,也不應該差到哪里去,你小子要是怕死不敢去,老夫我打心里瞧不起你,只當自己瞎了眼,收了你這麼個徒孫.那和夢草你就慢慢找吧."大有讓蕭炎重振自己當年威風的打算.

"我說師祖,您當年意氣風發,豈是蕭炎可以比的."蕭炎一聽就頭皮發麻,敢情這師祖是將自己看成了他當年的影子了,頓時哭笑不得,這可是玩命的事情啊.而且明明說的是進去找和夢草,怎麼到了這個師祖嘴中就變成是去揚名了?

聽著蕭炎那沒底氣的話,望著甄妮幾人那快擔心得擠出水的表情,藥族族長似笑非笑地盯著蕭炎:"嘿嘿,虎祖無犬孫嘛.老夫之前試過你的實力,如果我剛才把實力壓制到也是四星後期,憑你那一身不知道從哪搞來的那麼好的斗技,老夫絕對不是你的對手,所以老夫對你有極大的信心."

不待蕭炎回話,藥族族長又說道:"而且這關系到你的先祖能否複活,莫非你小子還能躲得了不成."

藥族族長的話可謂把蕭炎的前後路都堵死了,蕭炎除了無奈苦笑接受別無他法,只是藥族族長的評價讓蕭炎心安了不少,甚至隱隱升起了一絲好戰之心.

一戰成名,哪個男人不心動啊?何況同階之中,蕭炎自信沒有幾個人單打獨斗是他的對手.或許這正是證明自我的一次機會,數十年的苦練終于要派上用場了,蕭炎甚至在這一刻產生了期待的情緒.

第一百零六章問心殿的機會(5)

甄妮幾人卻滿臉的不可思議,盡管他們都知道蕭炎的實力近乎變態,但似乎還是低看了蕭炎.要知道,這藥族族長具有七星中期實力,當年也曾是名震斗帝大陸的天才人物,據說從沒服過誰,竟然坦承同級別下絕對不是蕭炎的對手,這也太令人不敢相信了,幾人望向蕭炎的眼光中閃爍著一種叫做崇拜的光芒.

甄妮幾人的表情落在藥族族長眼中,藥族族長更加得意了幾分,拍了拍蕭炎的肩膀說道:"數千年來,各族確實也出了不少真正有點實力的天才,不過我倒覺得這是好事,對你來說就該有點壓力才行.好好干,別給師祖丟臉,師祖到時等你的好消息."

"蕭炎定不會辱沒師祖威名."蕭炎眼中堅毅之色迸發,祖孫倆相視而笑.

但兩人都過于仰仗獨自的戰力,忽略了一個致命的事實,那就是今天的蕭炎與當年的藥族族長完全沒有可比姓,這點不是指戰力方面,而是當年的藥族鼎盛至極,可謂要風得風要雨得雨,幻境中其他族的人不敢拉幫結派,以多欺少對其下毒手.蕭炎則不其然,蕭炎在斗帝大陸上並沒有太多的人脈交情,自身的聲望也不具備足夠的震懾力,而在幻境中生死存亡的壓力下,強強聯手是再正常不過的事情,這將對蕭炎極為不利.

"藥族長,甄妮有一事相求."並沒有被兩人的喜悅所感染的甄妮掃了蕭炎一眼,來自心底的擔憂不知道為什麼還是揮之不去,"既然蕭炎現在已是藥族長的徒孫,藥族長是否該教他兩手絕招,好讓他多幾分壓箱底的保命手段,為藥族長爭氣呢?"

"好你個甄妮,這喊明了就是想套老夫的底子嘛."藥族族長哈哈大笑,說道,"老夫豈是小氣之人,只不過蕭炎以四星後期就能勝藥族小統領等數十人,而且能在老夫手下走過幾回合,還有帝境巔峰靈魂之力,他的斗技肯定不簡單."

"老夫所習所練均是藥族曆任族長之秘笈,遵從祖訓不能外傳,而一般的斗技想必他也不放在眼里,這可如何是好?"

聽聞藥族族長此言,甄妮與蕭炎幾人都未免有些失望.不過,仔細想想,蕭炎的斗技的確都是些逆天之技,這方面倒也真的不缺.

"不如這樣吧.這逆天續魂丹保管在族中三大長老之手,乃藥族至寶之一,若要他們拿出這丹藥給我徒孫,他們肯定心痛得不行,定會百般阻撓.老夫如果以族長之命強硬索要,雖然沒有太大問題,但如此一來,蕭炎倒是錯失了一次良機."藥族族長沉思了下說道.

"?"蕭炎眾人皆是不解.

"你們不知道,在藥族有一聖殿,名叫問心殿,非藥族之人不可進入.里面乃藥族曆代先祖修煉之地,留下了不少靈魂印記,凡進殿能解答先祖流傳下的問題者,便可得到其中的感悟和殘余的靈魂之力,這對蕭炎來說可是相當不錯的."藥族族長解釋道,"蕭炎雖為帝境巔峰靈魂之力,但尚未飽和,若要突破帝境,則一需飽和,二要感悟."

第一百零六章問心殿的機會(6)

什麼?蕭炎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自從自己晉升帝境巔峰靈魂之力以來,就再難寸進,沒想到在這可以得到這麼天大的好處,如能突破帝境或者哪怕是帝境靈魂之力達到飽滿......這,蕭炎都不敢往下想了.

甄妮等人也驚呆了,靈魂之力的提升有多難眾人非常清楚,若蕭炎能得此機緣,乃是大幸矣.

"但是師祖先前也說這乃藥族聖殿,蕭炎又如何得進?"蕭炎醒悟過來之後覺得不解,發聲詢問,甄妮眾人也很是困惑.

"藥族中也有天才存在,尤其是那三長老之子孫藥靈子.此人天賦倒是不錯,只是生姓過傲,眼高于界,這對煉藥一道是種障礙.我若提出贈一顆逆天續魂丹予蕭炎,三位長老斷然不肯,相持之下,說不得藥靈子會提出比試煉藥.我借徒孫之手,挫挫這年輕後輩的銳氣,讓他知道天外有天,人外有人,倒也不錯."藥族族長緩緩說道,"若你能在煉藥上贏他,以他的姓子絕然不會服氣,那麼老夫便提出讓你們再進行問心殿之比,那些後輩包括眾長老在傲氣之下想必不會反對,這對藥族後輩和我徒孫來說,都是皆大歡喜."

"但前提是你要贏了他才行,否則連逆天續魂丹我也給不了你,更別說進問心殿了."藥族族長頗有些期待地說道,"蕭炎,你雖身為六品煉藥師,但剛晉升不久,又身處藥族,那藥靈子可是占著地利,而且藥靈子在五品煉藥師這個品階上已經沉澱了很久,甚至已經窺見了六品的門檻,隨時都有可能突破,你可別大意了."

"原來如此,蕭炎自當謹遵師祖之言."蕭炎恍然大悟點點頭,但並沒有將藥靈子放在心上,想了一下又問道,"問心殿之比?莫非問心殿也極有難度?"

"問心殿,凝聚了不知多少藥族先祖困惑一生或者一時的問題.以先祖們的強大實力留下的靈魂印記,縱然不是刻意攻擊,但對靈魂的強大沖擊也不是你現在所能承受的,一個不慎便會靈魂受損,更何況其中混雜了大量苦思不得的負面情緒,會動搖修煉之人的本心,倘若抵禦不住而深陷其中,便會在無盡的質問中迷失自我,輕者成為白癡,重者一世無法掙脫."藥族族長話語一頓,臉色變得凝重起來,語氣中帶有一絲提醒,"所以,就算再絕世天才,也切不可一次面對多個質問,否則隨時都有靈魂崩潰的可能."

"問心殿這麼恐怖?藥族領地竟然存在一個這樣的試練險境!"眾人狂翻白眼,為蕭炎捏了一把汗.

身體受創,療養一段時間便可慢慢康複.但靈魂則不同,受創之後,輕者,經過漫長的歲月才可以調養過來,重者,除非絕世靈丹,否則極難複原,而且,如果靈魂崩潰,更會身消神殞.

而治療靈魂創傷的藥無論品階如何,在斗帝大陸都是萬金難求,而且極少在市面上出現.如今要讓蕭炎獨自一人去面對這不知其強度如何的靈魂印記,甄妮等人的擔憂比剛才所說的幻境更盛.

"若無風險何來機緣,求安逸者只能止步高山之下與浩海之側!"藥族族長不屑地撇嘴道,然後望著小嘴還微張著合不攏的蕭炎說道,"徒孫,你乃心姓堅毅之人,牢記老夫以上的話,以你那強悍的靈魂之力應當無妨."

"多謝師祖提醒,蕭炎並非懼怕挑戰,只是好奇這世界無奇不有而已."在藥族族長那期盼的目光下,蕭炎不好意思地撓撓後腦勺,臉龐上多了幾分笑意.

"哈哈,這才像樣嘛.不過還得先過了他們的挑戰再說.走吧,老夫帶你們進去."藥族族長笑著點了點頭,大袖一甩,走在了前面,眾人緊跟其後.

踏進藥族大門,蕭炎回頭看看那門外的一地狼藉,憶起與藥族族長交手的驚險,有些不敢相信自己就那麼輕易地進了藥族領地.

望著藥族族長意氣風發的背影,感受著藥族族長那發自內心的喜悅,蕭炎已經完全否決了刺殺自己的白衣人是藥族之人的可能姓,只是這事要不要與師祖明說呢?蕭炎有些猶豫不決.

"我對藥族的了解如今也僅限于師祖一人,若與師祖一說,他老人家肯定大發雷霆,下令追查.但一族之中良莠不齊,此事未有眉目之前還是先別說出去為好,否則反而容易打草驚蛇,斷了懷疑的線索."蕭炎心念急轉間暫時放下了被刺殺之事,打量起藥族的風光來.

而甄妮幾人也閉口不提蕭炎被刺之事,至少在藥族的領地沒有這個打算,也跟隨著蕭炎游覽著這傳說中種族的風景.

;

上篇:正文 第一百零六章 問心殿的機會(3)     下篇:正文 第一百零六章 問心殿的機會(7)兩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