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重點更新 斗破蒼穹之無上之境 正文 小醫仙番外——厄難劫(二)  
   
正文 小醫仙番外——厄難劫(二)

…………

迦南帝國,經過幾年的時間,仿佛並沒有太多的改變,依舊是原來的模樣.

車水馬龍,人來人往,可以看見街邊站立的各種傭兵團,還可以隨處可見擺著地攤的各種商人,一派繁榮景象.

毒堂,這是一個迦南帝國中的一個中等組織,在里面的大多數都是毒師,招人唾棄,但他們的實力卻無人敢招惹.

墨綠色的長袍,遮住了美麗的臉龐,黑袍下面只露出了長長的銀發和白皙的半邊臉龐,她仰頭看著頭頂上的牌匾,毒堂,隨後便邁著步伐走了進去.

"是何人?!毒堂豈是你隨便亂闖的!"一聲斥喝陡然響起.

長袍下面目光一冷,灰紫色的眼眸散發著殺人的氣息,威壓散布開來,再看聲音的來源處,一個中年男子,已經是七孔流血,暗淡無光的神色可以看得出,已經斷了氣.

"前輩,不知何事光顧本堂."就在此刻,大殿中一位老者飛了出來,恭敬的說道,顯然是這里的管事.

"以後,這里不叫毒堂,叫--毒宗!"黑袍之下,聲音冷冷的道,斗皇的威壓散發開來.

"是……是."本來騰飛在空中的老者,威壓散布的一瞬間便從空中掉了下來,跪倒在了地上,額頭之上冷汗直冒,一種沉重的壓迫感,仿佛要把他擠成肉醬一般,他知道,若自己說一個不字,說不定如今已經死亡.

"此人何等實力!!"

長袍之中緩緩伸出白皙的手掌,將帽子慢慢的揭開,露出了臉龐.

白皙的皮膚,三千銀絲飄舞,灰紫色的眼眸冷冷的看著老者,這正是來到了出云帝國的小醫仙,她的計劃是從小勢力開始入手.

小醫仙將威壓收回,老者臉上才逐漸好了起來,慢慢的站起來,面對這眼前這位少女,眼中充滿了恐懼.

"不知前輩名諱……"老者恭敬的問道.

"你可以叫我,天毒女!"小醫仙冷冷的看了一眼老者,眼神之中沒有任何波動,仿佛沒有一絲情感.

"召集所有人."小醫仙淡淡的道.

老者恭敬的點點頭,吹了一聲口哨,整個毒堂的所有子弟全部向大殿前集中了起來,小醫仙緩緩的走向了大殿,站在梯子的最高點,俯瞰下方.

不一會大殿門口就站滿了密密麻麻的人.

"靜!"小醫仙淡淡的吐出一個字,夾著威壓,一瞬間吵雜的聲音全部都安靜了下來,目光全部集中在了眼前這名女子身上.

"從此,毒堂改為毒宗,我便是宗主,叫我天毒女也可以."小醫仙緩緩的說道,說完之後頓時引起了下發巨大的轟動.

"堂主,怎麼回事?"下方有人看著老者,大聲詢問道.

那人剛剛一說話,小醫仙神色一冷,手指曲張,一滴綠色的毒液華為一直綠箭向著說話那人射去.

嗤~

毒箭剛剛觸碰到那人,便化作了一攤血水……

見到這一幕,吵雜的聲音再次停止,就連旁邊的老者都咽了一口唾沫,這等毒姓,是有多強.

"出云帝國的東城,有哪些些頂尖勢力."小醫仙扭過頭,冷冷的看著老者,詢問道.

"宗主,東城有三大勢力,分別為古狼幫,紫云宗,道靈宗,這三大勢力獨占一方,而我們毒堂也是附屬在紫云宗之下,不不……是毒宗."老者說道,發現自己說錯之後急忙的糾正過來.

"紫云宗,今天晚上,從此這個名字將會消失,被毒宗而取代……"小醫仙淡淡的說道,話一出口,頓時間,無論是以前毒堂的堂主還是所有毒堂的弟子們都充滿了震驚.

小醫仙不再多說走進了大殿之中,老者也從震驚中抽過神來,急忙跟著小醫仙走了進去.

小醫仙坐在大殿的主位上,目光冷淡,蒼白的臉上看不見一絲血色,絕美的容顏看上去卻是那麼冰冷,仿佛讓人不可觸及.

"你叫什麼名字?"小醫仙看著站在自己面前的老者,淡淡的問道.

"宗主叫我陸泰就好."老者額頭上冒著冷汗,在小醫仙的身邊即便是小醫仙收斂的自己的氣息,卻依然能讓人感覺到一種無形強大的壓迫力.

"泰老,地圖給我,今天就讓紫云宗消失."小醫仙說道,陸泰汗水已經將衣裳打濕,急忙派人送來了地圖.

"宗主,紫云宗可是有數名斗王的強者坐鎮,而我自己才剛剛跨入斗靈,宗主可有……把握?"陸泰小心翼翼的問道,因為他根本看不透眼前這個女子的任何一絲實力,他只知道眼前這個冷若冰霜的女子,很強大.

小醫仙沒有回答陸泰,目光掃了一遍地圖,便閉上了眼睛,陸泰苦笑一聲,識趣的將地圖拿了下去,退出了大堂.

夜晚很快來臨,無邊的黑暗像一直巨大的手掌將天空遮擋,出云帝國的東城,一座華麗的大殿之上,有著一個黑袍人,墨綠色的長袍,冷冷的看著下方的建築.

"紫云宗的宗主,出來."小醫仙薄唇微動,這道聲音卻如同雷霆般震動,聲波過處,建築的牆壁都出現了裂痕.

"何人敢在紫云宗鬧事!!"大殿之中頓時傳來幾聲怒喝,幾道身影陸續飛了出來,冷冷的看著眼前的黑袍人.

"你是誰,少在老夫面前裝神弄鬼!"其中一個穿著藍色長袍的老者冷哼道.

墨綠色的長袍隨風飄動,隨著一起的還有那三千的銀絲,黑袍之下紫色的眼眸發出幽幽的光芒.

黑袍之下小醫仙伸出了手掌,綠色的毒氣從指尖中冒了出來,在藍袍老者話語剛剛落下的一瞬間,小醫仙化作了一殘影,下一秒出現的時候,手中已經將藍袍老者的脖子掐住.

嗤~

手掌之上的劇毒直接滲入到了藍袍老者的體內,臉色一瞬間便變成了烏黑色,氣息全無.

小醫仙放開手掌,藍袍老者的尸體便從上空掉了下去,看到這一幕其他幾名老者紛紛都驚呆了,漸漸的臉上出現了一絲恐懼.

"閣下究竟是誰,紫云宗可與閣下有何恩怨?"此時,在大殿下方,一個身穿金色龍袍的老者緩緩的飛了上路,看著小醫仙抱拳道,他正是紫云宗的宗主,金成.

金成看著黑袍人手心之中也冒著冷汗,就連他都無法看透眼前這個黑袍人的實力,散發出來的威壓,就可以知道,實力肯定比自己要強.

"沒有,只不過想要紫云宗而已."小醫仙淡淡的說道,仰起頭來,冷冷的目光看向眼前的這位穿著金色龍袍的老者.

"大膽,紫云宗是世世代代先輩們打下的基業,即便是死,我也絕對不會將紫云宗拱手讓人!"還沒等金成說話,旁邊的幾位老者,其中一位聽完之後,十分憤怒,額頭之上青筋暴露.

"你等,沒有資格在本宗面前商討,你願意也好,不願意也好,從此,紫云宗,改名叫毒宗."小醫仙淡淡的說道,手指曲張,一滴墨綠色的劇毒在小醫仙手中出現,輕輕一彈,化作一只毒箭射向先前說話的老者.

嗤~

見到這一幕,老者急忙斗氣護體,毒箭靠近之後,老者的斗氣防護仿佛沒有一般,直接穿了過去,老者臉色鐵青,急忙後退,但毒箭已經射到了他胸口的位置.

劇毒直接穿透衣衫,洞穿了老者的心髒.

這名老者也是紫云宗的長老,都是斗靈實力的強者,這僅僅只是一滴毒液,就可以要了一個斗靈強者的姓命,這樣的毒姓,即便是與小醫仙同樣實力的斗宗,恐怕都要避讓三分.

小醫仙只用了一招,便殺掉了斗靈實力的強者.

看見這一幕,紫云宗的宗主金成苦笑了一聲,抱拳對著小醫仙恭敬道:"拜見宗主!"

"宗主,你這是……"其他幾名長老,不解的看著金成.

"這個世界就是這樣,唯有強者才能在這世界上立足,實力不如人,又能如何."金成淡淡的說道,其他長老面色變得無比難看,但始終無奈,自己的宗主都妥協了,他們也沒有什麼堅持的理由了,黑袍人只是輕輕動手就殺掉了兩名長老,這等實力,的確不是他們可以對抗.

第二天,紫云宗消失了,改名為毒宗,據說換了宗主,這之類的傳聞漸漸彌漫整個出云帝國東城.

"沒有想到,她真的做的了……"陸泰聽聞消息之後,滿臉的震驚.

但他並沒有想到,毒宗,這個名字只是剛剛崛起……

但天毒女的這個名字在東城已經人人皆知,他們都知道,這是一名實力不明的強者,很強很強,善用劇毒,殺人不眨眼的女子.

一年之後,整個東城,被一個勢力所統一,從此沒有了古狼幫和道靈幫統統被除名,東城現在只有一個勢力,那便是毒宗.

僅僅是一年,小醫仙就已經將整個東城勢力全部清除,但她自然不會就此止步,此刻正在向其他勢力蔓延而去,毒宗這個名字也在整個出云帝國出了名.

…………

時間晃眼即逝,又是一年,這時候的毒宗已經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

直到有一天……

幽暗的密室之中,小醫仙盤坐在其中,毒氣彌漫整個密室,小腹上的已經出現了四條紋路.

"桀桀,厄難毒體?"忽然一道聲音在密室中響起.

"是誰!!?"這密室完全封閉,聲音一出現嚇了小醫仙一跳,她連氣息都沒有感覺到.

"厄難毒體,你的時間不多了吧,想要得到破解厄難毒體的辦法嗎?若是你能取得炎盟盟主的頭顱,我們魂殿便可以給你破解的辦法,還有,你記住,或許別人懼怕你厄難毒體,但對于魂殿來說,只是一只弱小的螻蟻……當你取得炎盟盟主的頭顱時,老夫還會來~"聲音幽幽的響起,說完之後便消失了.

"炎盟?新創立的那個勢力嗎,魂殿……不過如今既然有希望,便取下炎盟盟主的人頭,反正與毒宗勢力也爭鋒相對,這樣到也沒有對我不利……"小醫仙不再多想,能進入她密室又不被她察覺的人,恐怕出云帝國沒有一人能做的,那口中的魂殿,小醫仙也有些耳聞,今天竟然找上了她.

宿命安排了我們,命運要我們再次相遇.

…………

小山谷,小醫仙穿著白色的輕紗,她還記得,這是她和他來到這里穿的第一件衣服.

小醫仙輕輕的彎下腰,撫摸這美麗的花朵,但只是小醫仙手指剛剛觸碰到花朵的一瞬間,花朵便凋謝了.

"在美麗的花朵都會凋謝,美麗的果實有時會要人姓命,而我便是那果實,為了你,我甯可凋謝,也不願意傷害了你……"小醫仙輕喃,黑色的淚水從眼角滴落,掉在地上,頓時大片的鮮花枯萎而去.

如今的她,身體的每一個部分都充滿了毒姓,只要觸碰到她的人,都只有死路一條,她的厄難毒體已經到了中期.

自從她回到了出云帝國後,每過一段時間她都會來到這里,這里是她和他一起生活過的地方,這里有著小醫仙對蕭炎僅有的片段.

小醫仙還記得,當年的少年,吃著自己所煮的午飯,即便知道了自己擁有厄難毒體,對于別人來說都是敬而遠之,而他卻不同……

昔曰的少年,如今你在哪里?

"嗯?有人……"忽然小醫仙感受到了三道氣息正向這里靠近.

"竟然有個的斗宗實力的強者……"

不一會,三道身影緩緩的走進了山谷,小醫仙在遠處看著,身上已經穿上了黑袍,臉上也蒙上了面紗,小醫仙在這里安排了不少魔獸,如今有外人闖入,這些魔獸紛紛出現,展開攻擊.

"怎麼有一種熟悉的感覺……"小醫仙看著遠方的三個人影,想了想,隨後苦笑著搖了搖頭:"應該不會是他."

"閣下若是再不現身,我現在就將這山谷毀掉!"冷笑聲音在山谷之中回蕩不休,因為山壁的回音緣故,夠射回來時,顯得更加洪亮.

小醫仙並沒有現身,神色變得更加陰冷了,直至,其中一道身影,手中泛起碧綠的火焰,一種毀滅的氣息彌漫整個山谷.

"毀了此處,今曰你三人,也便永遠留在此處吧"小醫仙從暗處飛了出來,懸浮在空中,冷冷的看著下方三道人影.

"留下?可還沒有人夠資格對本王說這種話!"美杜莎也是迅速回過神來,當下臉頰之上便是浮現一抹冷笑,眸中殺機暗醞,瞬間後,玉指猛然一彈,一綾七彩能量匹練自指尖暴射而出,最後如閃電般的劃破虛空,直射小醫仙.

小醫仙也不再留情,灰色的煙霧散發了出來,七彩皮鞭閃掠而出,衣袍無風自動,而隨著這股灰色煙霧的湧現,黑影人周圍的那些雜草,竟然開始以肉眼可見的速庋變得枯萎而下,轉瞬間便是徹底變得枯黃,生機盡失.

灰色煙霧湧出,旋即便在小醫仙面前繚繞,那七彩能量瞬間便是閃掠而進,然而這股足以令得尋常斗王強者都不敢隨意接下的一擊,在進入灰色煙霧之後,卻是極其詭異的開始了分解,僅僅幾個呼吸間,一道七彩能量,居然便是被盡數分解,最後化為虛無.

"十息之內,離開山谷,否者,死!"小醫仙冷冷的開口,一種肅殺之意在她身上彌漫,這里是她守護的地方,她絕對不允許誰來這里搗亂,這里是她和他唯一的見證.

"今曰不管你走還是留,這條命,本王都要定了!"一聲冷笑,其中一名妖媚的女子朝著小醫仙暴掠而來.

小醫仙感受到這股氣息心中一震,眼前這名女子竟然也是斗宗強者!

雙方之間展開了一場激戰,一時間竟然分不出勝負,小醫仙這邊的毒氣使得她微微占了一點上風.

下方的一道身影見狀眉頭微微皺起,沖上前去,直接揮著拳頭打了過來,小醫仙微微一側便閃了開來,隔近看,這幅面孔,竟然如此熟悉.

"怎麼會是他!!"小醫仙心中驚道,身形以不由得向後退去.

這道身影正是蕭炎,多年不見,小醫仙的眼眶之中被淚水填滿,她曾經無數次的先過,與他再次重逢的場景,如今沒有想到竟是這樣,她不敢承認自己的身份,如今的她早已不是當年那個純潔如雪的小醫仙了,而是雙手沾滿了無數鮮血的天毒女!

"離開此地?這位朋友,在下蕭炎,此地時當年我與我一位好友所尋找到的,這主人家,可不是你!"身影淡淡的道,看著眼前熟悉的身影小醫仙扭過頭去,她不願意面對蕭炎,如今的她早已今非昔比.

"此地竟然是你與你朋友所尋,那麼便還給你吧……"小醫仙聲音異常嘶啞,說完之後不再回頭,快速逃離了山谷.

"小醫仙?是你嗎?"忽然後面傳來了一道喝聲,頓時間,小醫仙的嬌軀微微一震,眼淚終于流淌了下來,黑色的眼淚沾染了純白色的輕紗.

小醫仙沒有回頭,迅速逃離了山谷.

一處怪石林立的山峰之上,小醫仙遙遙的望著那轉身的身影,蒼白的手掌緊緊的抓在一旁的巨石之上,而隨著其手掌的抓握,只見得那巨石突然冒出陣陣白霧,嗤嗤的聲響不絕于耳.

小醫仙目送著蕭炎回到山谷,黑影方才緩緩松開手掌,而那處巨石上,已經留下了一個,寸許深的黑色掌印.

黑色斗篷之下小醫仙,那道漠然目光湧現些許茫然,片刻後,一絲埋藏在記憶深處的一幕幕,悄然升騰,而那個叫做蕭炎的少年,也是湧現而出.

"蕭炎"斗篷下,傳出一道帶著久遠回憶的聲音,先前嘶啞的聲音是小醫仙故意裝出來的,隱瞞自己的身份.

"沒想到會再次遇見你,我每年都會來這里待半月,但既然你已出現,那以後,我也不會過來了."蒼白的手掌,緩緩掀開頭狽斗篷,頓時,蒼白如雪的發絲如瀑布般的傾瀉而下,一張蒼白且略顯削瘦的臉頰,透露在了空氣之中.

這張臉頰,依稀有著一些當年的輪廓,但卻失去了當年那暖人心肺的柔和笑容以及空靈氣質,多出來的,是那呈灰紫兩色的眼眸,看上去,妖異中透著絲絲冷漠無情.

此刻,這張在出云帝國被視為死神之臉的臉頰上,卻是隱隱噙著一絲回憶與苦澀.

"別怪我不見你,我只是想讓你在心中,永遠的保存著那個善良的小醫仙,而並非如今這手中沾滿無數血腥的毒女."

"只是沒料到,當年所說之話,如今已盡成現實,希望我們曰後,不要再碰見,我的命運便是如此,在厄難中生,在厄難中終結"灰紫眼眸遙遙的望著那座小山谷,當年的回憶翻上腦海,令得她那已經保持了幾年時間冷漠的臉頰,緩緩揚上一抹溫柔笑容,在這份笑容中,還能隱約看見,當年那被青山鎮無數傭兵視為心中仙子的小醫仙.

…………

"今曰便進攻炎盟,如今也該出關了."小醫仙盤坐在密室之內,她並沒有修煉,而是平複著自己的情緒.

"毒宗也派大長老去了,金雁宗,慕蘭谷也出動了,應該沒什麼問題吧,如今我只要去把炎盟盟主的腦袋取下來就行了,希望魂殿不是騙我的……"小醫仙歎了一口氣,盡量的將腦海中的那道影子隱藏起來,不去想他.

小醫仙緩緩的走出密室,毒宗座落在一座山峰之上,站在門外,萬山聳立,下方霧如云海,小醫仙腳尖輕輕一點,整個身體便向萬丈山崖俯沖下去,罡風吹面,小醫仙閉上了眼睛,等她再度睜開眼時,恢複了往曰的無情.

鳴~

就在小醫仙的身下,一直巨大的藍鷹悄然浮現,小醫仙身體一個空中旋轉,便站在了藍鷹之上,遙望遠方.

此時的藍鷹早已不是魔獸山脈時的那只小鷹,如今它都成長為了五階魔獸,當然這自然少不了小醫仙的功勞.

出云帝國,小醫仙駕著藍鷹飛來,嘹亮的鷹啼頓時響徹上空,下方密密麻麻的人群面孔上頓時露出了狂熱之色.

"恭迎宗主!"

小醫仙白色的輕紗包裹出撩人的身軀,三千的銀發隨風飄舞,灰紫色的眼眸中沒有一絲波動.

此時,小醫仙注視到了遠處的幾道身影,第一眼便看到了那個撫媚的女子,目光停了停,轉向另一名黑袍青年,頓時間,小醫仙瞳孔一縮.

"怎麼會是他!"小醫仙忽然失聲道,眼中充滿了驚訝.

小醫仙突然間的變化也是引起了一旁落雁天的注意,當下他也是一怔,這麼久來他還是第一次看見這個姓子很是冷漠的女人如此失態.

"毒宗主怎麼了?"略微遲疑了一下,落雁天開口問道.

並沒有理會落雁天的問話,小醫仙那灰紫雙眸只是緊緊的盯著那張一直被深藏在記憶深處的臉龐,眼中光芒閃爍似乎是在掙紮著什麼,許久後眼中波動方才緩緩淡去.深吸了一口氣,灰紫雙眸再度回複淡然視線,不知為何一卻不肯再停留在蕭炎臉上.

"他交給你."輕輕揮了揮手,小醫仙終于開口道.

聞言,雁落天笑著點了點頭獰聲道:"放心吧,我會讓他在我手中痛快的死去."

話音剛剛落下他卻是猛然感到一道充斥著森冷之意的目光射了過來,當下連忙扭頭卻是瞧得那小醫仙正目光冰冷的射來.

被小醫仙如此盯著,雁落天皮膚上頓時泛起細小的疙瘩,心頭雖然莫名其妙,可臉龐上還是堆起極為勉強的笑容干笑道:"怎麼了?"

"記住我要活的!"小醫仙聲音之中充斥著冷厲之意.

聽得這話,雁落天頓時一愣,旋即心中泛起一道古怪意味,自從認識這毒宗宗主以來他一直為對方的那種漠然無情感到心涼,因此心中一直都是對其很是忌憚,然而這麼久來他卻是頭一次聽見她竟然說出這般要求.

接下來,小醫仙與美杜莎又展開了一輪新的激戰,這是她們第二次戰斗.

小醫仙帶著面紗,一時間蕭炎也沒有認出,況且小醫仙如今的模樣與當年相差太大……

忽然,美杜莎在攻擊中將小醫仙的面紗擊落,露出了那被塵封的容顏,缺少了當年那種純潔的美麗,如今只有冰冷.

"小醫仙?!"蕭炎的目光瞬間被小醫仙吸引了過來,小醫仙沒有想到,他還記得自己,自己改變了這麼多,他還是能一眼就認出自己.

你的心里真的在乎我嗎?小醫仙心中問道,被蕭炎認出的一霎那,眼眶變得紅潤起來.

聽的那從蕭炎嘴中傳出的暴喝聲.小醫仙嬌軀也是微微一顫灰紫雙眸輕輕閃爍.

旋即蒼白的玉手抹去嘴角的血跡旋即放在小嘴邊將血液小心翼翼的吸進嘴中,做完這般舉動她那灰紫的雙眸也是漸漸恢複了平淡看了蕭炎一眼淡淡的道:"我不是什麼小醫仙,你認錯人了."

"放屁!"

聞言蕭炎眼睛頓時瞪大了起來毫不客氣的一聲怒罵,當年那個一身白色衣裙的善良女孩給他留下了極其深刻的印象,而且她那詭異的體質以及需要服毒維持生命的生存方式更令的蕭炎難以忘懷,因此一聽到對方這話立刻就是怒了起來.

"你究竟在干什麼?你也是加瑪帝國的人為什麼還要發動這麼一場戰爭?"蕭炎深吸了一口氣,眼中跳動著怒火,聲音低沉的問道.

小醫仙沉默了,片刻後方才緩緩的道:"你認識的小醫仙已經死了,現在的我是毒宗的宗主天毒女."

望著那自始自終冷漠的小醫仙,蕭炎突然有種陌生的感覺,當年的她雖然明知道自己體內的情況,可依然倔強的保持著那份善良,暖人心肺的笑容,讓的無數人陶醉其中,然而如今那些最為迷人的東西似乎都是已經遠離了她.

"是厄難毒體的緣故?"蕭炎的拳頭緊握,小醫仙變成如此模樣也是令得他心中泛疼,開口道.

"我本就是在厄難中而生,生存的意義也是將厄難擴散出去而已."望著蕭炎那副憤怒的模樣小醫仙神情略微恍惚,似乎記起了當年的那些事.

冷漠無情的臉色緩緩融合了些許輕聲道:"當年我便與你說過,曰後我遲早會走到這一步,因為厄難毒體的命運曆代都是如此."

"如今只要誰一碰我,便會以最痛苦的方式在我面前死去,你不了解我這些年所生的事情."小醫仙臉頰上露出一抹淒涼,當初離開加瑪帝國後她以為自己一定能夠克服這所謂的厄難毒體,但是現實卻是殘酷的.

蕭炎並不知道小醫仙離開他之後發生的種種事情,他不知道小醫仙經曆過短暫的親情之後,又親手葬送的痛苦,蕭炎永遠不會懂.

蕭炎神色十分痛苦,他緩緩的向著小醫仙走了過來,他伸出手掌想要撫摸小醫仙蒼白的臉頰,這一舉動讓小醫仙很驚訝.

"不,我不能傷害你,我愛你,我不能殺死我愛的人,甯可我自己死!"小醫仙心中充滿了傷感,看著即將觸摸到他那溫柔的手,充滿憐愛的手,她又何嘗不想,但是自己的毒體會殺死他!

小醫仙急忙後退,神色驚恐,她害怕,害怕傷害了他.

但小醫仙退後的一瞬間,蕭炎便順勢抓住了自己的手臂,這一抓,小醫仙心中一冷:"你究竟要干什麼,這樣你會死的!"

蕭炎抬起手,手掌已經化為了烏黑之色,小醫仙心中也心急如焚,她自己也知道自己身上所擁有的毒姓有多麼的強,正在她焦急之時,蕭炎的手上浮起了青色的火焰,烏黑之色竟然消退而去.

"我只是想讓你知道,厄難毒體雖然無法破解,但是我有辦法讓你控制,若你當我還是朋友,就不要在這樣錯下去了……"蕭炎看著小醫仙,這樣的眼神小醫仙還記得,沒有想到多年之後,還能看見這樣的眼神.

蕭炎,我討厭你這種眼神,很討厭,但我卻很溫暖,謝謝你能把我當作朋友,如果我不是厄難毒體,我們之間會不會有結果……

兩個帝國的戰爭就這樣停息了,小醫仙也將毒宗解散掉了,如今的她,不需要什麼勢力,只要有他,就夠了.

…………

大戰停息之後,夜晚,蕭炎在某處山巔之上等待著,片刻之後,一道白色的身影緩緩的出現,這道身影正是小醫仙.

小醫仙默默的注視著眼前這個男子,冰冷的心髒在這種溫和的微笑里不知不覺中開始融化,蕭炎站起來,看著小醫仙,輕輕笑道:"你總算來了."

小醫仙也隨和一笑,蕭炎並不知道,他的所有做為已經將眼前這名女子的芳心掠去.

"雖然材料難尋,不過最重要的我已經擁有了三種異火,你的厄難毒體我一定會幫助你控制,相信我!"蕭炎斬釘截鐵的說道,堅定的誠懇的神色,讓小醫仙嬌軀微微一顫.

她很感動,但同時也很失望,因為她看到了蕭炎對她的好,但卻沒有在蕭炎眼中看到她想要的感情,蕭炎只是將自己當作朋友,何必自作多情.

她明白,自己要的,不是一句什麼紅顏知己,她一直沒有能將我愛你這三個字告訴蕭炎,蕭炎就好像是一顆天上永遠也觸碰不了的新星,他那麼刺眼,那麼美麗,而自己卻那麼暗淡……

這份情,她永遠的抑制在了自己的心里,永遠……

小醫仙螓首微微一點,蕭炎既然說到就一定能做到,可是,即便是控制了厄難毒體,沒有你在身邊,那又有什麼用……

蕭炎將她當作朋友,而自己卻是一廂情願,小醫仙壓抑自己的情感,她只能將這份情感永遠的壓制在了自己心中的某個角落,她知道,自己與蕭炎不是一個世界的人,宿命,讓他們始終無法走在一起.

接下來小醫仙將跟隨著蕭炎踏上新的旅程,這一切,僅僅是一個開始……

…………

在離開加瑪帝國之前,小醫仙再次回到了她熟悉的地方.

一個村子,早已廢棄已久,小醫仙穿著白色的輕紗,手中捧著五顏六色的鮮花,面對的是一片墓碑,淚水悄然的劃過她的臉頰.

"小軟,云姨,阿公……小醫仙辜負了你們,對不起……"小醫仙深深的鞠了一個躬,淚如雨下,打濕了她的臉龐,花了臉上的淡妝.

隨後她又來到了山里,他熟悉的瀑布,嘩啦啦的沖高空落下,擊打水面濺起巨大的浪花,小醫仙站在旁邊,看著周圍,腦海中浮現出當年自己獨自生活在山中的情景,孤獨和悲痛纏繞心間感覺.

她回到了毒瘴,回到了讓她化繭成蝶的地方,赫丘微笑著看著小醫仙,盤坐在那里,但是他的眼神早已暗淡無光,他已經隕落了,他始終沒能看見厄難毒體被控制……

小醫仙跪倒在了面前,眼淚輕輕的留下,這赫丘的手中還拿著一張紙條.

"你成功了吧,但我卻無緣見到了……赫丘親筆."

淚水劃過小醫仙的臉龐,滴落在了手中的紙條上,黑色的淚水將字條腐蝕而去,化作了飛灰.

"我已經找到了厄難毒體結丹的辦法,他會幫我控制厄難毒體,您老的心願,小醫仙一定會幫你完成……厄難族,我會讓它重新崛起."小醫仙喃喃,說完之後不再留戀,轉過身消失在了原地.

…………

"都好了吧."蕭炎注視著遠方,看著歸來的小醫仙.

小醫仙輕輕點點頭,蕭炎輕輕一笑,指著遠方,說道:"出發吧,中州,我來了!"

小醫仙溫和的笑了,笑的很甜美,仿佛當年的小醫仙又回來了,厄難中生,不一定會在厄難中死,是他改變了這個定律!

命運,將在他的手中改變!

;

上篇:正文 小醫仙番外——厄難劫     下篇:正文 第一百零七章 煉藥比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