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重點更新 斗破蒼穹之無上之境 正文 第一百一十章 問心殿三層(1)  
   
正文 第一百一十章 問心殿三層(1)

第一百一十章問心殿三層(1)

蕭炎現在已經隱隱猜到,這些靈魂印記的明亮度應該是與斗帝的實力有關,之前那位不知名的先輩身前身受重創,故靈魂印記有些黯淡無光,就如即將殞落的星辰,而這個卻光芒閃爍,對付起來估計很難.

不過,蕭炎的靈魂之力這時也更上了一層樓,自然不懼.微微撐開天火護罩,隔離有可能飄過來的靈魂印記,蕭炎的靈魂之力陡然包裹了這個光芒閃爍的靈魂印記.

如果說剛才那個靈魂印記是一股輕風的話,那麼這一個就好比一股暴虐的旋風,不知道比第一個狂暴了多少倍.

它一被蕭炎的靈魂之力挾裹著踏足蕭炎的識海,強悍的靈魂之力便席卷而出,在識海上空化成近乎凝實的九個大字.

大字銀灰,閃爍著金屬般冰冷的光澤,每一個都似有千萬斤之重,懸空而立著,隨意的一個沉浮就能讓蕭炎的靈魂識海掀起驚濤駭浪.

九個大字不停沉浮壓迫的同時,靈魂識海的海浪便越發洶湧,蕭炎忍受著如被尖銳之物刺腦的劇痛,死死盯著識海中的九個大字,算是真正體驗到了問心的厲害.

問心殿里的靈魂印記,經年累月受不解迷茫所困擾,絕大多數已經變得非常狂暴,只要去激活它,一個回答不慎,就會遭受其遺留靈魂之力的猛烈攻擊.

顯然,這個靈魂印記已被激活.

激活的靈魂印記和沒激活的靈魂印記完全是不同的.如果靈魂印記尚未激活,一點都不狂暴,只會靜靜地呆在識海中,並沒有什麼攻擊姓,就像之前那個靈魂印記一樣,只需對其保持禮節,過一段時間便會自動離去,當然,像之前那個先輩的靈魂印記只想收一個對他尊敬有加的弟子乃是特例.而激活的靈魂印記則不然,要麼,回答其疑惑的問題並令其滿意,要麼,憑自身的靈魂之力將其驅趕出去,除此之外,別無他法.

所以,盡管這個靈魂印記的問題只有寥寥幾字,盡管蕭炎的腦子里好似有成百上千根針在狂刺,但他還是非常謹慎,不敢輕易回答這個靈魂印記提出的問題.

問題其實很簡單,至少看起來很簡單,那便是那九個大字--

"何為問心?為何要問心?"

字字如巍峨大山,壓得蕭炎喘不過氣來.

越是簡單的問題,就越是有著不簡單的答案,何況這問心之論,答案又豈敢說唯一?

既然沒有唯一,那什麼才是能令對方滿意的答案呢?

在靈魂的不斷沖擊下,蕭炎的精神開始有些恍惚起來,但他努力使自己恢複清明,去尋求一個能夠令對方滿意的答案.不過,沒過多久,他的精神又變得恍惚.

第一百一十章問心殿三層(2)

不斷地精神恍惚,還要刻意去保持清醒,蕭炎支撐得很辛苦,漸漸地,他的臉色變得越來越蒼白.

或許是等待太久,或許是懷疑蕭炎回答不出這個問題,那九個靈魂大字徹底暴怒了.

幾乎是瞬間,大字開始下沉,原本已是風暴連連的識海海面上又席卷起一股股滔天巨浪,比之前劇烈十倍的頭痛立時包裹了蕭炎,蕭炎"哇"地猛噴出一口鮮血,霎那間甚至完全無法張嘴喊叫出聲.

時間不容許了,無論錯與對,都得拼了!雖然蕭炎疼痛得蜷縮在地不停抽搐,但心中卻格外堅定.

他掙紮著站了起來,靈魂凝聚成的小人迎風而立,單手指著那咄咄逼人的銀灰大字說道:"問心者,即為叩問自己心靈,思何事,則解何惑.而為何要問心,自然是心中存有非解不可的疑惑,如若不解,則迷茫一時甚至一世.其實,問心,只是為求心安."

蕭炎回答時神情看似正氣凜然,心中實則極為慌亂,不知道自己的回答是否能讓這名斗帝滿意.

靈魂大字此時忽然銀光大盛,仿佛被蕭炎的話激發了什麼,不停地顫抖著,顯得很激動.

銀光在識海中蔓延開來,不過彈指間,銀灰色便厚厚地布滿了整個識海海面,使蕭炎的靈魂識海就如那水銀之海一般無二.

銀光反襯著光線,在水中折射出五顏六色,如夢幻一般的美麗,但蕭炎的嘴角卻不住地抽搐,心中更是直想罵娘.

原來,在那美麗之下,是外人想象不到的刺骨寒冷,冷得冰心刺肺,甚至于,那遍布在身體內部的斗氣,都隱隱有被這寒氣凍得凝固的征兆.

"媽的,這鬼銀光還能更冷一些嗎!"

蕭炎被凍得嘴唇由紅轉白,又由白轉紫,全身連連打顫,他急忙運轉起熾熱的天火,圍繞身軀洗刷了數遍,才勉強將身上的寒氣沖散.

大字還在抖動,似乎還未從蕭炎的回答中平靜下來,緊接著,在蕭炎詫異的眼神中拔海而起,飛入高空.

鋪在整個識海海面的銀光也隨之升起,圍繞在大字周圍急速旋轉,很快,只見高空所在,赫赫形成了一股數百米高的旋風.

"那又如何才能讓自己心安呢?"

旋風切割著空間,大字在其中若隱若現,像極了那苦等千年終于有所希望,澎湃到了極點的心情.

這個靈魂印記乃是一名七星中期斗帝所留,九個大字由其靈魂之力凝聚,它這一激動,立刻令天地為之色變,且再一次讓蕭炎陷入無盡的痛苦之中.

蕭炎的靈魂識海中,旋風加劇在上空激蕩,寒意加重,冰寒的氣流仿佛要凍結整片天地,蕭炎發現自己的思考能力在快速變慢,似乎也要被寒意永睅悟T.

"你這不是要我回答問題,而是要凍死老子啊."一邊狂罵著,蕭炎一邊拼命牽引著可以調動的靈魂之力,哆嗦著從牙縫中迸出自己對這個問題的理解,"云無相,聚散無常,故君無須問此,只問己心;不求事事如願,但求問心無愧."

"哈哈哈,好一句不求事事如願,但求問心無愧,大丈夫行事,本應如此,本當如此啊."

;

上篇:正文 第一百零九章 問心殿之秘(9)     下篇:正文 第一百一十章 問心殿三層(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