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重點更新 斗破蒼穹之無上之境 正文 第一百一十章 問心殿三層(3)  
   
正文 第一百一十章 問心殿三層(3)

第一百一十章問心殿三層(3)

半空中大字形態癲狂,忽然又憑空炸開一道驚雷,迅速在識海海面激起一道巨大的水花.

蕭炎提心吊膽地望著,不停祈禱著這大字可千萬別再發瘋了,否則自己遲早完蛋.

幸好,大字只癲狂了一小會兒後便陡然收斂,旋風驟停,似是了結了此生一個最大的遺憾,在空中轟然潰散,散成無數晶瑩小點紛紛揚揚落了下來,一遇水面,便融了進去.

隨著每一個晶瑩小點融入水面,蕭炎就感覺到寒意消減一分,靈魂之力也更加精純一分.

雙手互搓著,蕭炎喜色大增,知道自己已經過了這致命的一關,連忙盤膝坐下,凝神吸收著此靈魂印記的靈魂之力......

......

在這黑暗的空間,蕭炎並不知道時間過去了多少時間,雖然曆經險境重重,但靈魂識海的逐漸強大讓蕭炎頗感欣慰,如今靈魂之力更為精純,照這樣下去,離飽滿應該不會太遠了.

............

問心殿外,眾人都在沉默打坐,但不時都會將目光落在殿門上,各種複雜的情緒在眼中掠過,伴隨著秋風中的楓葉,落下又飄起.

"時間過得真快,他們進去已經一月有余了,蕭少應該不會有什麼事吧?"

南爾明略微沉靜之後,忍不住出聲詢問.

甄妮嬌軀迎風,裹出一道誘人的風景,她望著那龐大如吞噬一切巨獸的問心殿,不語,眉間鎖著一抹深深的擔憂.

自從蕭炎進了問心殿,甄妮與蕭炎的血契就似乎被一股神秘的力量切斷了,到現在為止都無法感應蕭炎的生死,她如何能不憂心忡忡呢?

"確實厲害啊,我們經常進去也最多只能呆到一個月,想不到這蕭炎第一次進問心殿就能在里面呆上一個多月."被甄妮那一顰一笑勾得神不守舍的藥盟與藥輝極為嫉妒蕭炎,雙手握緊又松開,最終卻化為一聲暗歎.

三長老在一旁神態故作優雅,但心中卻早已掀起了軒然大波.

蕭炎在煉藥比試中贏了藥靈子也就算了,可這側重于考驗心姓和隨機應變能力的問心殿,蕭炎從來沒有進去過竟然也可以在里面呆那麼久,真的太不簡單了.三長老開始牽掛起那積攢多年的魔核來,越想越不是滋味,越想越提心吊膽.

就在三長老一邊在心底怒罵這世上怎麼會有蕭炎這麼變態之人,一邊為賭注下得太大悔青了腸子的時候,藥族族長的眼神恰好掃過憂心忡忡的甄妮,嘴角淡笑指著問心殿說道:"蕭炎和藥靈子在里面暫時都沒有姓命之憂,諸位盡可放心."

甄妮不明白藥族族長何以如此篤定,但聞言還是心中一輕,臉上保持著完美的笑容,微微一頷首問道:"藥族長如何知道?"

南爾明與紫影牽掛蕭炎的安危,也紛紛投來迷惑的眼神,心道莫非這藥族族長神通廣大,掐指一算便可知人生死?

藥族族長神情很坦然,手中木棍遙指,說道:"你們可曾看見問心殿外牆上那幾個特別的符文?"

第一百一十章問心殿三層(4)

問心殿的外牆上的確有著一排符文,只不過之前三人都以為這與藥族其他建築上的一樣,不過是一些用來裝飾的圖案罷了.如今聽藥族族長一說,細看之下,才發現每一層面向眾人這一面的雕刻圖案都有三個不一樣的符文,其中二層最左邊的符文有兩個微亮的小點,宛如太陽的光芒折射在沙土晶體上閃爍一般,若不細看,還真不易察覺.

"請問藥族長,每一層三個不一樣的符文分別代表著什麼?"饒是甄妮見多識廣,也未曾見過這類符文,她好奇地問道.

"問心殿乃藥族曆代先祖看重的天才曆練要地,其中風險甚大,這三個符文分別代表了里面的情況."藥族族長木棍一點最左邊的符文,"最左邊的這個,代表進每一層的人數.你們看,二層有兩個亮點,則證明第二層里有兩個人,正是蕭炎與藥靈子."

"而中間那個符文,則是靈魂殞落之意,若其中有光點,則表示里面已經有人不幸殞落.不過,這類情況還是比較少見,除非自不量力一次挑戰幾個,或者自身靈魂防禦太差難以承受靈魂印記的沖擊,而藥靈子對此很熟,蕭炎老夫也有囑咐,應當沒事."

"至于最右邊一個,則是受困之意,若有光點亮起,說明有人被靈魂沖擊傷及靈魂.輕者,用丹藥可以醫治;重者,或者靈魂受損成為白癡,或者靈魂迷失在靈魂印記的問題中,一世渾渾噩噩,除非一朝頓悟,否則也與白癡無異,此點也是問心殿最難之處."

"現在中間和右邊都沒有光點亮起,所以我可以確定他們現在都沒事."

"那蕭少還能支撐多長時間?"紫影越聽越心悸,連忙出聲問道.

"呵呵,你問我,我問誰去?能支撐多少時間這種事情,既憑實力,也憑天命,否則又何來大機緣?"藥族族長淡淡開口,眸子中依然平靜,似乎對蕭炎和藥靈子的安全很有信心.

紫影著實有些無語,這藥族族長各安天命的說法,說了等于沒說,紫影只好悻悻然站在甄妮身側,與甄妮一起默默注視著在夜色晨光交接處顯得格外幽暗的問心殿,覺得有些寒意,不知道朝陽升起的時候是否會帶來溫暖的希望.

............

無論外界如何曰落曰出,問心殿里永遠都是一片黑暗.

對蕭炎來說,這黑暗中的希望就是天火火光照耀下隱約可現的靈魂印記,溫暖就是破解質問後吸收的靈魂之力.

就在問心殿外眾人觀望的這段時間里,蕭炎又激活了幾個靈魂印記,有很輕松就答上問題的,有經過令人哭笑不得的討論才過關的,也有險之又險才過關的.

人生一途,不可能事事順心,所幸的是,蕭炎總算還活著站在殿堂中.

活著,便是幸福,便是勝利.

雖然身軀變得更疲憊了,衣裳變得更重了--那是從口鼻中流出的血液不斷浸濕又被天火烤干的傑作--但感受著識海中那漸漸趨向飽滿的靈魂之力,蕭炎露出滿意的一笑,覺得一切都值了.

;

上篇:正文 第一百一十章 問心殿三層(1)     下篇:正文 第一百一十章 問心殿三層(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