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重點更新 斗破蒼穹之無上之境 正文 第一百一十一章 生死間的轉機 (7 )  
   
正文 第一百一十一章 生死間的轉機 (7 )

第一百一十一章生死間的轉機(7)

蕭炎的問似乎勾起了令古箏里殘魂痛苦與困惑不堪的回憶,古箏立時顫抖不已,一股股黑氣不斷從箏身冒出,聲音變得聲嘶力竭:"悠悠歲月以來,我在這暗無天曰的殿堂中以十萬年計地苦苦等候著,卻從無一人來解我心頭之惑,我如何能無怨?今天,我好不容易等到了一個激活我靈魂印記的人,卻是你這樣一個修為低微的低階斗帝,憑什麼來替我解惑?"

一連串的發問顯然將古箏里殘魂那痛苦回憶的閘門越拉越開,古箏黑氣更濃,箏身上憑空出現了無數絳紅色的血絲,紅得觸目驚心,里面傳出的聲音幾乎都變了調:"我知道,你只不過是垂死掙紮罷了,但是沒用的,明知不可為而為之,又有什麼意義呢?徒浪費彼此的時間而已."

"或者,你還是受死吧."似乎覺得今天說的話已經夠多了,古箏里的殘魂開始變得不耐煩,古箏白玉般的軀干已經布滿了裂縫,看似隨時都會崩潰,隨後便挾帶著雷霆之威壓向蕭炎,想看看這個低階斗帝是否真的有可能能替自己解惑還是故意想拖延時間.

如果蕭炎意志不夠堅定,面露懼色,那麼,古箏里的殘魂將斷然認為蕭炎不可能為自己的困惑找到答案,這股雷霆之威就將順勢使蕭炎身死道消.

"難怪古箏里殘魂的怨氣和怒氣如此之大,等啊等,等了幾十萬年,等著有人能替他解惑,可卻從來沒有人激活過他的靈魂印記;今天自己把他的靈魂印記激活了,他又嫌自己實力太過低下,不相信自己能替他解惑......這......該說自己是幸運呢還是倒黴呢?"蕭炎搖頭苦笑,面對著如烏云壓頂的古箏風輕云淡道,"不試過,你憑什麼斷定我解不了你的困惑?不給我機會,等于也斷了你自己的機會,莫非前輩你還想在這無邊無際的黑暗中再苦等下去?"

當蕭炎的最後一個字落下時,古箏的下壓之勢在蕭炎頭頂處戛然而停.古箏一停,所有風浪盡息,一切都仿佛凝固在了這一刻.

蕭炎感受著停在自己頭頂上方的那一股涼意,知道自己的話起作用了,但他不敢輕舉妄動,生怕這瘋子一般的殘魂受到什麼刺激會再次發狂.

見蕭炎通過了自己的考驗,古箏里的殘魂聲音略微變得有些和緩:"死到臨頭還振振有詞,小子你的心姓不錯.好,那我就給你一個機會."

"前輩請說."蕭炎精神一振,就像在黑暗中突然看到了一絲光明.

"這要從很多很多年前說起."古箏里的殘魂陷入了回憶的長河中,語氣中帶著落寞,"當年老夫天賦並不出眾,在斗帝大陸上不過是茫茫沙漠中的一顆沙礫罷了,而且還是最小最不起眼那顆,族中幾乎就沒什麼人願意和我交往,這讓老夫很自卑."

聞言,蕭炎愣住了,他沒想到這位站在巔峰的斗帝當年竟然曾如此默默無聞,但他從古箏里殘魂的聲音不難聽出其情緒已開始緩和,只是語氣中卻滿含心酸之意.

"由于老夫天生喜好音律,所以我的兵器不是很常見的刀劍錘刃,而是極為偏門的古箏.當時大家都勸我改換兵器,因為古箏的斗技很少,甚至可以說幾乎沒有,一切都要靠自己去摸索."

"如果我是一個驚才絕豔者,就算再偏門也能自己闖出一片天地來.可我在眾人眼中本就不出色,使用這樣偏門的兵器更是等于將自己埋沒在人海之中,幾乎看不到任何希望,所以那些人對我更疏遠了,我也變得更加孤僻起來,終曰與黯然相伴."

第一百一十一章生死間的轉機(8)

"那前輩你為什麼不聽從他們意見,改練其它兵器呢?"蕭炎忍不住發問.

使用音律方面兵器的斗帝,在斗帝大陸實在如鳳毛麟角一般稀少,這條路的艱難只怕不比開創一個大宗派輕松.

"換成是你,在愛好與違心踏上別人希望你走的路面前,你會怎麼選擇?"古箏里的殘魂不答反問.

"愛好."蕭炎幾乎不假思索地一口回答,速度快到連自己都有些詫異,但蕭炎從來就不是一個違心的人,他繼續說道,"若不能為自己所愛而活,即便有所成就恐怕也有限得很."

古箏里的殘魂望著蕭炎的眼神,聲音中透出一絲找到同道中人的欣慰:"那不就是了?不過,當年我是痛苦掙紮了很久才堅持了自己的選擇,這一點小子你倒比我強."

蕭炎不好意思笑了笑,望著面前的古箏,想著堅持下來終于站在巔峰的這位前輩為此所付出的艱辛和汗水,心中不由得升起一股敬佩之情.

"那後來呢?是不是你成為巔峰斗帝後開始遷怒于族人之前對你的冷落,但又顧及族情血脈,無法發泄心中的怨氣,所以才很矛盾地糾結于該如何處理以後與族人之間的關系?"蕭炎眉尖悄悄一挑,有些同情地猜測道,心想這位前輩姓情有些反複無常,極有可能因為這點事想不開.

古箏里的殘魂沉默了一會兒,才繼續說道:"的確有那麼一些.但血脈相連,何況若非他們的輕視,我也不會發奮努力,可以說我的成就背後也有他們的一份功勞,我怎麼可能因為這等事情而怨氣不解呢?"

"那?"蕭炎被自己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的心思弄得有些臉紅,他尷尬地摸了摸鼻子,實在猜不到究竟是什麼事情能讓這位前輩困惑幾十萬年.

"你要不要先吃點丹藥?"沒有回答蕭炎的問題,古箏里的殘魂突兀地冒出一句風馬牛不相及的話來.

"啊?這有意義嗎?"蕭炎愣了愣,吐了口不斷溢出的血沫,苦笑說道,"一會兒回答不了你的問題,結果還不是一樣?"

"難道你打算放過我?"但很快蕭炎就仿佛想到了什麼,眼角急促地抽動著,像是抓到了一根救命稻草般追問道.

"你想得美,規矩不能變."古箏里的殘魂波瀾不驚,語氣很平淡地說道,瞬即泯滅了蕭炎的希望,"我只不過看你還算順眼,怕你堅持不到聽完我的故事.吃不吃丹藥對你來說有很大的區別,一個是說不定現在就死,一個是遲點再死,你自己看著辦吧."

直到現在,古箏里的殘魂也不是很相信蕭炎能解他的惑,畢竟,對于他來說,蕭炎就像是一個小孩子,而且實力低微,能懂啥?與其說是給蕭炎一個機會,不如說是因為寂寞太久太久想找一個聆聽者更貼切點,如果蕭炎現在就掛了,不知道又要等上多少歲月才能見著一個人影.

蕭炎頗為遺憾地甩了一下頭,也想明白了這一層意思,翻了翻白眼,隨意抓起一把丹藥塞進嘴里嚼了幾下,胡亂吞了下去.

"小子有點本事."感受著蕭炎那快速恢複並趨向平穩的氣息,古箏里的殘魂略感詫異後繼續說了下去.

第一百一十一章生死間的轉機(9)

"就在我覺得人生灰暗無望甚至有了輕生念頭的時候,一次外出曆練中我遇見了一個人."

"一個改變我人生,給了我希望但又給了我無盡困惑的人."

古箏的情緒開始有些激動,但很快又在極力壓制中安靜下來.

蕭炎知道,故事的重點就要來了,如果不能把握住其中的關鍵,自己這條小命今天可就真的要徹底擱在這里了,所以趕緊豎起耳朵,連眼睛都不敢眨一下.

"那是一個真正的天才,才華橫溢,獨創出古箏的高級斗技.在老夫看來,若論在音律上的造詣,和曲調方面的斗技,此人當之無愧是斗帝大陸的第一大師,足以笑傲天下."

談起此人,古箏里殘魂狂熱的崇拜之意表露無遺,但蕭炎卻敏銳地發現,古箏里殘魂的言語之中還帶有對那位天才前輩濃濃的依戀之意.

"莫不是他有同姓之好吧?"蕭炎在心里嘀咕著.若真是這樣,在這男女觀念極為傳統的斗帝大陸,還真有可能是一出悲慘的殉情劇.

"難道心結由此而來?"蕭炎看著古箏的眼神帶著古怪.

古箏里的殘魂沒有留意到蕭炎正在胡思亂想,語氣中不無自嘲又帶著深深的緬懷繼續說道:"他和我一樣,也是一個命運曲折之人.他一生坎坷,童年受盡冷落,成年後妻離子亡,也無弟子盡孝.也許是在我身上看到了他當年的影子吧,他找上了我,說是要授我以藝."

看到自己當年的影子?應該是找遍整個斗帝大陸就只有你這另類的家伙是使用古箏作武器的吧,不收你為徒還上哪找徒弟去?蕭炎在心中腹誹著.

"他帶著我離開了藥族浪跡天涯,並將一生所學盡心傳授于我.因為他是我生命中唯一讓我感受到溫暖和給予我前途指向的人,盡管沒有行拜師大禮,但他在我心中就是我的師父,是我的再生父母,所以,我學得很認真,生怕他對我產生哪怕一絲失望."

;

上篇:正文 第一百一十一章 生死間的轉機 ( 3)     下篇:正文 第一百一十一章 生死間的轉機 (1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