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重點更新 斗破蒼穹之無上之境 正文 第一百零一十二章 替殘魂解惑(5)  
   
正文 第一百零一十二章 替殘魂解惑(5)

第一百零一十二章替殘魂解惑(5)

"呵呵,若是晚輩不能替前輩解惑,前輩再對晚輩動手不遲."蕭炎吐出胸口的一口悶氣,也見好就收,語氣變得客氣了起來,否則,若再不知輕重,真惹火了這古箏里殘魂的話,可不是鬧著玩的.

"說.快說!"古箏里的殘魂怒吼,不屑和蕭炎打著哈哈,響徹天際的聲音如雷霆般轟然炸起,十八弦根根緊繃,在微弱的光亮下閃爍著死亡的光芒,只要蕭炎再敢胡言亂語一句,立馬就使蕭炎魂斷識海.

"敢問前輩一個問題,你師父之所以一直不認可你為他的弟子,是不是因為你修為低下?"蕭炎雙手攥緊,內心還是不免很緊張.

"可以這麼說."古箏里的殘魂略微遲疑了一下,但還是很坦然回答.

"那前輩如今修為比你師父如何?"

"比師父略強."古箏里的殘魂似乎意識到了什麼.

"你師父可是曾說過,只要前輩你超越了他,他就承認你是他的弟子?"蕭炎很耐心地提出又一個問題,來引導古箏里的殘魂自我分析.

因為蕭炎很清楚,對于面前這位八星巔峰斗帝的殘魂來說,自己就是一個小螻蟻,強者對于螻蟻的一個發怒,都可能是蟻窩盡毀,為了不讓這古箏里的殘魂情緒太過大起大落而錯手秒殺自己,蕭炎覺得還是讓他自己去明悟比較合適.

"對啊."古箏里的殘魂一拍箏身,恍然大悟中怔怔呆了許久,眼淚才恍然地在箏身嘩嘩而下.

"原來我達到了師父的要求,已經是師父的弟子了!哈哈哈哈,師父,您在天之靈看見了嗎?弟子達到你的要求了......"

古箏里的殘魂形如癲狂,積壓了無數年的積郁一掃空,狂喜難禁地將古箏揮舞向天.

蕭炎終于舒了口氣,心想這下可算保住小命了.

但蕭炎嘴角的弧度還沒拉開一個愉悅的弧度,蕭炎所化的靈魂小人突然兩腳離空而起,脖子被一只無形的巨手掐著,掐得蕭炎狂翻白眼.

"你就是這樣對待為你解惑之人的嗎?"蕭炎怒吼著瞪著古箏.

"老夫既然已經達到了師父的要求,有資格成為師父的弟子了,為什麼師父留給我的是一張白紙?"古箏里的殘魂恨恨地問道,"老夫可以不計較你之前對老夫的無禮辱罵,但這個你要是給不出讓老夫釋然的解釋,休怪老夫不客氣."

古箏里的殘魂語氣非常激動,充滿了對答案的赤裸裸渴望.

蕭炎這一刻真的有想罵娘的沖動.奶奶的,見過笨的,但從沒見過這麼笨的,鑽牛角尖還真鑽上癮出不來了,這麼簡單的問題還要繼續煩小爺?蕭炎忿忿地想,你師父說有留言放在古箏里,無非是要激勵你不斷進取,當你能打開古箏之時,就說明你的實力已經超過你師父,已經令你師父滿意了,你師父還寫個屁的留言啊.

第一百零一十二章替殘魂解惑(6)

心中罵歸罵,但蕭炎清楚,如果真的這麼直接對古箏里的殘魂解釋,小命雖然或許無憂,但被揍成豬頭是絕對免不了的.

或許得多挖掘一下他師父的優點,放大他師父的光輝形象,讓古箏里的殘魂永遠都只記得師父的好,然後心滿意足地離開這個世界?蕭炎這樣想著.

"快說!"古箏里的殘魂見蕭炎蹙起眉頭,急不可待地吼道.

蕭炎心中微微觸動,抬頭望著開始不耐煩的古箏說道:"始終都顧念著師父的恩情,看來前輩是個重情重義之人."

"那又如何,和那張白紙有什麼關系?"

"晚輩的意思是,任何師父有你這樣念恩的弟子都會引以自豪的."

"別岔開話題,講重點."古箏里的殘魂明顯不想聽蕭炎打哈哈.

舔了舔嘴唇,蕭炎盯著古箏的十八根弦,眼前一亮,終于找到了放大他師父光輝形象的切入點.

蕭炎問道:"你師父是否對你傾囊相授沒有半點保留?留給你的古箏是否他生前最為珍愛之物?"

一連兩個是否,問得古箏里的殘魂有些發怔,箏弦發出一絲掙紮之音,然後說道:"這張古箏確是師父生前最愛之物,可以說從不離身;而是否對我傾囊相授,我原本可以肯定,但看到那張白紙之後,我有一些動搖,不敢那麼肯定了."

古箏里的殘魂越說,箏身就越是抖動不停,聲音也越是抖顫,隱約竟有抽泣之聲,似乎想起了師父曾經對他的點點滴滴.

見古箏里的殘魂如此,蕭炎心中更有了把握,一邊理清著思維一邊緩緩開口分析道——

"這古箏乃絕世之武器,是你師父一生最為珍愛之物,如果你師父不疼愛你,不認可你,你師父又怎麼會在彌留之際把從不離身的古箏留給你?"

"若非你師父傾囊相授,以你的資質,如何能夠突破到八星巔峰和世階靈魂境界,超越你師父呢?"

蕭炎不過寥寥數語提到了古箏里殘魂的師父對古箏里殘魂的若干好來,沒想到卻激起了古箏里殘魂不能自已的思緒,箏弦劇烈地震顫起來,毫無章法,像極了此時古箏里殘魂如亂麻的心情.

心緒混亂中,十八根箏弦越繃越緊,強大的靈魂沖擊在弦上凝而待發.弦音未起,但識海的靈魂之力早已因為本能的畏懼而遠遠避開,霎時,古箏周圍便形成了一個真空,壓抑得蕭炎就要窒息.

古箏上那無形的手指蕭炎是看不見的,但古箏里殘魂那內心的激烈掙紮卻在箏弦高速顫抖的頻率上可以一覽無遺.蕭炎真的很擔心,如果古箏里的殘魂一個心緒控制不住,撥響緊繃得似乎就要斷了的箏弦,那凝聚了世階靈魂之力的全力一擊一旦發出,結果將沒有任何懸念.蕭炎已經緊張到汗流浹背,繃緊的神經一點也不比箏弦松.

死寂一般的時間總是顯得特別漫長,不過數秒的時間,蕭炎就好像度過了整整半個世紀一樣.

第一百零一十二章替殘魂解惑(7)

死寂中,古箏里殘魂那無形的手指越攥越緊,把十八根箏弦緊緊抓在了一起.想起了師父對自己的好,又想起了自己達到要求後打開箏身後看到的那張白紙,古箏殘魂在前後矛盾的煎熬中再也壓抑不住自己的情緒,一根箏弦突然離指而出,重重彈在潔白的箏身上,激起一道道清脆至極的回音.

回音起,迅速在空中化為無形的漣漪,所到之處浪濤翻湧,一股徹骨鑽心的疼痛頓時從蕭炎腦海中傳至全身.

幸好只彈出了一根箏弦,但饒是如此,蕭炎還是忍受不住靈魂受創的劇痛,悶哼一聲,他的臉色變得慘白無比,全身凝聚起的殘余斗氣也在這一刻全數潰散.

"對不起對不起,一時失手."古箏里的殘魂清醒過來,連忙道歉,"幸好你沒什麼大礙."

"這叫沒什麼大礙?再這樣玩下去,恐怕還沒回答完你的問題,晚輩我就要掛了."蕭炎一連受創,身體虛弱到了極點,全身冰涼沁著冷汗,忿忿地低聲埋怨道.

埋怨歸埋怨,古箏里殘魂的失態卻讓蕭炎很是吃驚.

這位八星巔峰斗帝的一生似乎都是為了得到師父的認可而活,這種偏執到了極點的情感背後,肯定是無比孤獨和痛苦,看來,對那張白紙無論如何都得解釋出一番良苦用心,否則,說不得這位古箏殘魂的困惑還將存有些許遺憾,自己也還會吃上不少苦頭.

而且,隨著自己的深入分析,蕭炎開始發現古箏里殘魂的師父是一個外冷內熱,願意為自己的弟子付出一切的人,是位值得敬重的前輩.

沒有理會古箏里殘魂那悻悻然的尷尬之笑,蕭炎抬頭問道:"前輩當年是否孤身一人,沒有任何牽掛,甚至覺得被整個世界遺棄了,只有你師父視你若親人?"

"我其實是一個孤兒,如果沒有師父出現,在眾多輕視,鄙夷的眼光中,姓格孤僻甚至還有些自閉的我恐怕早就活不下去了.所以我只有師父一個親人,所以我願意為師父做任何事,哪怕是付出生命的代價."古箏里的殘魂雖不明蕭炎所問何意,但還是鄭重地回答道,不過隨後又困惑再起,"我不否認師父對我的再造之恩,經過你的提醒我也感受到了師父對我那掩蓋在冷酷表面下的愛,但你還是沒有告訴我師父為何給我留下的是一張白紙而沒有認可我的只言片語."

"太他娘的笨了!要不是你遇到個那麼好的師父,你丫能混到五星斗帝就頂了天了,哪里還等得到你'大器晚成’的時候!"蕭炎在心里腹誹道,然後帶著微微的感慨歎了一聲:"可憐天下為師心啊."

"何解?"古箏里的殘魂急切地問道.

蕭炎斜瞥了一眼古箏,淡淡一笑:"我完全明白了那張白紙的意義."

;

上篇:正文 第一百零一十二章 替殘魂解惑(3)     下篇:正文 第一百零一十二章 替殘魂解惑(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