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重點更新 斗破蒼穹之無上之境 正文 第一百零一十三章 跨出半步(6)  
   
正文 第一百零一十三章 跨出半步(6)

第一百零一十三章跨出半步(6)

對此,蕭炎雖大為感動,但他知道自己無法改變什麼,唯有盡可能多地去領悟,才不辜負殘魂前輩這份無比厚重的饋贈.

何為掌控?如何掌控?成了蕭炎目前最緊迫要去思考的問題.

盡管小人在竭盡全力地演示,盡管其演示的速度不知道刻意放緩了多少,但以蕭炎如今的境界,還是很難領悟到其中的精髓.

一絲明悟之後,那道似開非開的大門還是籠罩在煙霧之中,蕭炎這才知道靈魂之力要突破境界究竟有多難.

"如果沒有這位前輩的指引,別說突破了,就是要想踏上意階的門檻都不知道要花費多少心血和光陰."蕭炎不由在心中感歎,嘴唇抿得越來越緊,一對眉毛也越靠越攏.

殘魂前輩如此盡力幫助自己,自己卻直到此刻也無法悟到其中的關鍵,此時的蕭炎心里很自責.越自責,就越是沒有頭緒,腦袋更是昏昏沉沉起來.

就當這時,就在蕭炎恍惚之中,蕭炎突然想起了自己的靈魂斗技——那個至今還弄不清楚級別的"蒼穹寒",這一刻,他忽然發現這兩者之間有著極其驚人的相似.

"這是巧合,還是這部靈魂斗技本來就屬于帝境之上的斗技?"蕭炎震驚,覺得口中有些發干.

將一些無謂的思緒甩開,蕭炎開始細細思索起來.

借助"蒼穹寒"來領悟掌控的奧妙,會不會更快觸摸到意階境界的門檻?想到這一點,蕭炎馬上興奮了,一邊觀摩著小人的演示,一邊沉浸到了"蒼穹寒"的推演中.

兩者在蕭炎的識海中漸漸從一開始的兩道互不干涉的平行線慢慢延伸出了交接點,先是簡單的一條,然後很快出現了第二條,第三條,越來越多,蕭炎那原本就要靠攏在一起的眉頭終于舒展開來.

也就當蕭炎將注意力全部集中在這上面的時候,他那本已飽滿到了極致的靈魂之力居然悄悄地開始了壓縮.雖然這個變化極不明顯,但是在緩慢而堅定地進行著.

隨著時間的推移,小人越發黯淡了,殘魂的身軀在半空中透明如光.縱然如此,殘魂的那雙依然明亮的眸子還一如既往地注視著沉迷在領悟中的蕭炎,漸漸地微笑起來,從他那抹如春風輕拂的微笑不難看出,他對現在的蕭炎感到很滿意.

"好堅韌的毅力,好驚人的領悟力,此子悟姓如此之佳,也不枉了我一番心血."殘魂喃喃著,再次留戀地望了一眼那在空中已經快要消失的白紙,臉上升起了一絲期望之色,"師父,弟子馬上就尋您去."

......

專注一件事情的時間總是過得很快,當蕭炎睜開眼眸的時候,小人早已不見,識海中的浪濤雖然還在湧動,但已經少了幾分浮躁,多了幾分凝實,粼粼波光閃動,深邃的海面風平浪靜,隱隱有了一種油田般的凝重.

第一百零一十三章跨出半步(7)

看著比以前低了不少的海平面,感受著識海里一些質的變化,蕭炎知道,自己終于跨出了邁向意階境界的一小步,雖然離真正的意階境界還很遠,但他已窺見了遠處那道若隱若現的大門,他堅信,總有一天他會跨進那道大門的.

"謝謝前輩."蕭炎滿懷感激地抬頭謝道.

此時,如果不仔細看,面前的殘魂已經近乎融入到了背後的蒼穹一色中,虛幻得就快要消失,一股強烈的悲傷之感瞬時從蕭炎心頭湧起,一顆顆晶瑩的眼淚很不爭氣地從他眼中流出.

"強者不需要眼淚."殘魂靜靜看著蕭炎,也有著一絲傷感和不舍,"你能領悟到這麼多,實在太出乎我的意料,比當年的我可強多了,我所做的一切也值了.在這個世上孤獨了無數歲月,老夫也疲憊了,離去才是老夫最大的解脫,你就莫要傷感了,男子漢流血不流淚,不要在這最後時刻給老夫留下個婆媽的印象."

聽著殘魂的話,蕭炎止住了眼淚,勉強在臉上擠出一絲笑來,那笑,帶著幾分哀愁,又帶著幾分悲涼,更多的,是無盡的感激.

"這才對嘛.時間不多了,你還有什麼修煉上的問題,可以問我."殘魂大袖一揮,似乎要將所有的情感甩出心中,又似是想要為蕭炎爭取時間.

點點頭,沒有說話,蕭炎徑直使出了靈魂斗技"蒼穹寒".此時此刻,任何語言都是蒼白無力的.不過,因為那深埋在心中的悲傷,這讓蕭炎施展出來的"蒼穹寒"顯得格外凝重,甚至是沉重.

之所以選擇"蒼穹寒",是因為蕭炎在所有斗技中最困惑的便是它,而且殘魂前輩最擅長的也是靈魂之力,或許他能幫自己解了關于"蒼穹寒"的惑.

"這個靈魂斗技名叫'蒼穹寒’,至今我都不清楚它的品級,我只是根據對它的理解分為喜怒哀樂四個境界."蕭炎解釋道,"但我始終覺得這個斗技似乎有無限上升的空間,我所掌握的不過是皮毛而已."

殘魂沒有說話,自蕭炎發出"蒼穹寒"的那一刻起,他的臉上就一直充滿了震驚之色,半晌才回過神來,深深地望了蕭炎一眼,歎道:"想不到你竟然能施展這個斗技,真是出乎我的意料."

第一百零一十三章跨出半步(8)

"前輩?"蕭炎見殘魂神情異常,心中不禁隱隱不安起來,不知道這位修為驚人的前輩何出此言,或者說究竟想說些什麼.

"你不用緊張."殘魂的語氣很柔和,對蕭炎的表現滿意到了極點,"以你現在的境界,竟然能發揮出這個斗技的威力,天縱之才啊."

但殘魂接下來的話立馬就讓蕭炎心中大定——

"你可知道,這本不應該是帝境所能擁有的斗技?"

蕭炎對殘魂的眼光佩服不已,他恭敬地回答道:"晚輩對此略微知曉,當初給我這部斗技的那位高人就說過,以我帝境巔峰的靈魂之力也只能勉強啟用."

"只是,當初晚輩不以為然,後來才發現,我哪怕窮盡所思,也感覺不到這個斗技的極限.前輩見多識廣,還請前輩為我解惑."蕭炎期待地望著殘魂.

"能將這樣的斗技贈予你,想必那位高人與你關系定然匪淺吧?"殘魂不答反問.

"是的,那位高人可以說是晚輩的老師."蕭炎老實回答.

"難怪你這般年紀便可以如此優秀,原來是有一位名師."殘魂盯著蕭炎的眼神有些古怪,看得蕭炎心中發毛,"不知你老師還對你說過些什麼?"

"老師說,他也不清楚這斗技的品級,我能領悟多少便能發揮多少,能達到怎樣的高度,純粹看我的領悟."

"哈哈哈哈."殘魂放聲大笑,"有意思,真的很有意思,你那位老師還真不是一般人."

蕭炎莫名其妙,心想湛老當然不是一般人,整天神出鬼沒的,自己跟了他這麼長段時間也沒弄明白他的底細,怎麼可能是一般人呢.只是,這有什麼好笑的?

殘魂笑聲漸歇,唇角帶著尚未收斂回去的笑意說道:"你老師說得錯,這個斗技呢,就是你能領悟多少就能發揮出多大的威力,能達到怎樣的高度完全取決于你的領悟."

這不說了等于沒說嘛!蕭炎腹誹著.但同時,他對這連續被兩個修為高深莫測的前輩都忌諱莫深的斗技更加好奇了,忍不住問道:"那這個斗技到底是什麼品級的?"

蕭炎滿懷期待地等待著殘魂的回答,但他等來的卻是一盆冷水.殘魂的回答很絕,絕到蕭炎欲哭無淚——

"我的答案和你老師的一樣."

看著蕭炎猛翻白眼,殘魂有些不忍,補充了一句:"總的來說,這是一部你千萬不可放棄的靈魂斗技,越修煉到後面,你就會有越大的驚喜,甚至是天大的驚喜!"

見殘魂不像是在說安慰話,蕭炎不僅懸著的心終于安定了下來,而且滿懷驚喜.

盡管他早就知道這部"蒼穹寒"不簡單,但聽殘魂這麼一說,才發現自己還是遠遠低估了它的品級.能讓兩大靈魂強者都不肯透露品級的斗技品級能低嗎?蕭炎只覺得這一刻天都清了,海也藍了,心情大好,那離別在即的傷感也因此而被沖淡了不少.

"還請前輩指點我修煉這部斗技的不足."既然打聽不到"蒼穹寒"的品級,但能知道這是一部極強的斗技便已足夠,蕭炎誠懇地希望殘魂能為自己指點修煉此斗技之道.

第一百零一十三章跨出半步(9)

"想在帝境巔峰去掌握這個斗技,很難很難,只不過你擁有幽絕冥靈那樣的鬼靈,而且我從你的靈魂之力中嗅到了煉藥師的味道,你才沒有覺得施展起來過于生澀和艱難."談及蕭炎的修煉,殘魂的臉色變得嚴肅起來.

連我是煉藥師都能判斷出來?蕭炎再一次從殘魂的身上感受到了什麼叫不可思議.

"雖然基于各方面原因你的靈魂之力遠比同境界同層次的強大,但你的悟姓很好才是讓這個斗技發揮出威力的真正原因."殘魂繼續說道,"你對這個斗技感悟出了喜怒哀樂四個境界,但你知道嗎,這四個境界是這部斗技在帝境巔峰所能感悟到的極限!了不得啊,這說明你對靈魂境界有著極強的領悟力,在有限的境界能夠發揮出最大的力量,或許你自己也不清楚你有這般潛質吧."

"好了,本來還想和你多聊一會兒,但我實在沒有時間了,只能長話短說."殘魂微笑看著蕭炎,語氣已經極其衰弱,"實際上這個斗技只有一個境界,一如其名,蒼穹之寒!"殘魂的身體變得如煙如霧,語氣開始急促起來,"但這需要極強的靈魂之力,所以你只能循序漸進,逐漸過度."

"也就是說,等你突破到了更高境界後,你就會發現,你所領悟的喜怒哀樂四個境界都不過是掌控所表現出來的不同形式而已,依老夫看,這個斗技的真正威力便是蒼穹一怒天下寒,先怒後寒才是你最終的方向."

先怒後寒,先怒後寒,蕭炎喃喃地念著這四個字,突然有豁然開朗之感,之前籠罩在這個斗技上的神秘迷霧被拔開了不少.

"是啊,越是強大的斗技,所針對的必然也只在一個方面,一個領域上的極致便是最強,這麼簡單的道理我怎麼就想不到呢?何況這個靈魂斗技的品級是連兩大靈魂方面的強者都不願意透露的,品級之高難以想象,如此高品級的斗技也必定是如殘魂前輩所說,無論其形式有多少種,最後都將百川歸海,化繁為簡,合而為一."

想到之前還自以為對"蒼穹寒"的領悟已經相當不錯了,蕭炎的臉有些微紅.

不過,蕭炎還有一個疑惑,他忍不住問道:"前輩,當各種境界合一之後,那這個斗技原先所蘊含可以還原其覆蓋范圍內一切生機的能力還有嗎?"

"蒼穹寒"的這個能力一直是蕭炎心里最引以為豪的,甚至蕭炎還幻想著等他靈魂之力更上一層樓後可以複活在斗技覆蓋中的隊友,這可是一個足以逆天的能力.

第一百零一十三章跨出半步(10)

"哈哈哈哈,你說的是還原斗技覆蓋范圍中的花花草草吧?"殘魂哈哈大笑起來,笑得天花亂墜,"你是不是覺得既然可以還原枯萎的花花草草,只要靈魂之力足夠強大,還原一個犧牲的人也應該沒有問題?"

不待蕭炎回應,殘魂自顧自地,似乎在抓緊每一秒鍾說道:"還原一些極其弱小的生命行,因為還原越是弱小的生物,所需要的靈魂之力就越少,但如果要還原一個斗帝,需要的靈魂之力那可就是一個天文數字,即便是一個一星斗帝,以老夫接近世階中期的修為,也無能為力,聖階行不行老夫不知道,因為老夫沒見過聖階是什麼樣的."

"啊?"蕭炎顯然沒有想到結果竟然是這樣,失落地呆呆站在原地,一臉的郁悶之色.

"其實這才是正常的,否則心念一動便能逆天改命,豈不人人都是救世主了?"

"呵呵,前輩說得是,是晚輩幼稚了."蕭炎有些自嘲地笑笑.

"其實你提出來是好的,這樣你就可以避免在斗技上的鑽研偏離主方向,走了彎路."殘魂淡淡笑著,"記住,當你的靈魂之力突破意階之後,斗技的方向要逐漸合一,切莫分心."

"'一’字之所以排在最前面,就是因為專一才是最強,切記,切記."

殘魂落下最後一個字,用手一指蕭炎,然後身軀便一陣扭曲,淡淡地化為絲絲輕煙,消散在了蕭炎的識海中.

殘魂的靈魂本源一消失,其彌漫在蕭炎識海中的靈魂之力便成了無主之物,在本源的最後一指下仿佛找到了宣泄口,向著蕭炎體內傾灌而去,蕭炎身體中幽絕冥靈的氣息霎時暴漲起來.

怔怔地望著空無一物的識海,蕭炎下意識地伸手想抓住什麼,但眼前卻一片空曠,空曠得讓蕭炎心中一片冷清,在這個深邃的秋夜,凜冽的寒風似乎要冷入他的心扉,要凍結他的靈魂.

兩行清淚伴著一身的疲憊,蕭炎的目光滿溢著無盡的感激,定格在識海的蒼穹中.

與殘魂從相識到永別,雖然只有極短的時間,但在蕭炎的心中,卻永遠地銘刻進了殘魂的身影,哪怕滄海桑田也磨滅不了.

默默朝著殘魂逝去的方向恭恭敬敬地磕了九個響頭,蕭炎才盤腿坐下,開始消化這段時間的收獲.

這次的收獲實在是太大了,就算以蕭炎驚人的悟姓,也在問心殿第三層中靜坐了一個多月時間,直到秋意染黃了樹上每一片葉子,寒意漸露時才消化完畢.

拍了拍身上的灰塵,蕭炎站了起來,身上似乎並沒有發生多大的變化,但其身形卻儼然與四周的黑暗融合在一起,不分彼此.

而這,正是靈魂之力掌控之能開啟的征兆.

微微睜開雙眸,蕭炎波瀾不驚的瞳孔驟然射出兩道璀璨的目光.

"好強大的靈魂之力!"蕭炎感受著略微被壓縮了的靈魂之力忍不住贊歎,然後才目光收斂,換上一身乾淨的衣服,神清氣爽地舉步邁向第三層的大門......

上篇:正文 第一百零一十三章 跨出半步(4)     下篇:正文 各位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