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重點更新 斗破蒼穹之無上之境 正文 第一百一十四章 魔皇直屬血衛隊(1)  
   
正文 第一百一十四章 魔皇直屬血衛隊(1)

問心殿外.

秋意早已過去,墨云像一團團破絮懸在藥族上空,冷風"呼呼"地掃著滿地的枯葉,顯得格外淒冷.

藥靈子的傷勢早已康複,雖然還比較虛弱,但卻堅持站在寒風中,死死盯著問心殿外牆上第三層的三個符文,眼神很複雜,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三長老站在一棵大樹下,也看著那三個符文,臉上是濃濃的不甘.

雖然只有左邊那個符文有一個亮點,而中間和右邊的符文一直都沒有光點亮起,說明蕭炎既沒有受困也沒有殞落,但在蕭炎進入第三層的這一個月時間里,藥族族長的眉頭始終都皺著,深深地皺著,眉間就如黃土高原上那一層層溝壑,怎麼也拂不平.

甄妮豐挺地站著,神色一如既往地堅毅,在這瑟瑟秋風中顯出一種別樣的嫵媚.

不愛說話的南爾明現在像極了一座雕塑,一個月來幾乎就沒變動過姿勢,他站在那里,眼中只有那三個符文.而紫影卻不停地撲閃撲閃著雙眼,兩片紅唇早就抿緊得快要分不開彼此.

沒有人知道下一刻中間或右邊的符文會不會有光點亮起,也沒有人知道問心殿的大門處什麼時候會突然出現一道人影,大家每一秒都緊張忐忑,心就像被人用手死死攥著一般.

但是,除了等,還是只有等.

一陣"咯吱咯吱"的聲音傳來,問心殿沉重的大門被緩緩推開,望眼欲穿的那道身影終于出現在了眾人眼里.除了藥靈子與三長老,幾乎每一個人的心在這一刻都落了下來,沒有歡呼,只有彙成了一道的呼氣聲——"呼——"

藥族族長右手揉了揉眼睛,確定不是眼花之後,那撫著胡須的左手一個激動,居然扯下了好幾根胡須,雖然痛得一個哆嗦,但臉上露出的卻是舒心至極的笑.

甄妮的嬌軀無法自禁地顫抖起來,淚花在眼眶中不停地打著滾,最終順著面頰撲簌流下.

這一刻,雕塑一般的南爾明動了,在陽光的輝映下,他那張英俊得一塌糊塗的臉上綻開了笑容.

紫影直接跳躍了起來,揮舞著雙手向蕭炎激動不已地招手,一身紫衣在空中晃動出一團紫色的火焰.

大樹下的三長老眼瞳猛地一縮,隨即慘笑一聲,一口鮮血從嘴角溢出,身軀搖晃著眼看就要摔倒.藥靈子快步上前扶住三長老,抬頭望向那道身影,沒有說話,只是默默地將頭低下.

站在問心殿大門處,左手遮眉虛眯著眼適應了陽光的刺眼後,蕭炎輕輕地噓了一口氣,一團白霧裹著一份溫暖嫋嫋升空,在半空中氤氳,伸展,消散.

"重新見到光明的感覺真好."狠狠地吸了幾大口久違的清新空氣,蕭炎才喃喃自語著放下手睜開眼,與眾人的目光接觸在一起,彙成一片歡喜.

身形微微一動,蕭炎在半空中劃出一道優美的弧線,落在藥族族長面前,沒有說話,只是深深一拜.

這一拜,是衷心感謝師祖給自己的這個機遇.

"哈哈,很好很好,老夫今天實在是太開心了."感受到蕭炎的靈魂之力明顯有了提升,藥族族長笑得很欣慰也很得意,得意到就連想問蕭炎的話都忘記了.

拜過師祖,蕭炎直起身軀,眼光越過人群,急切地落在甄妮身上.

尚未散去的淚花朦朧了甄妮的雙眸,為了不讓自己失控,她唯有微笑著,頷首不斷地回應蕭炎的目光,看起來反而像是眾人中最淡定的一個.

第一百一十四章魔皇直屬血衛隊(2)

但蕭炎心里很清楚,在所有人中,甄妮對自己是最關心的,身處的危險也是最大的.因為血契的關系,甄妮可以說一直在用生命陪伴自己在問心殿里戰斗,蕭炎突然覺得有些哽咽,眼光停在甄妮身上良久,然後重重地點了一下頭,似乎是在向甄妮承諾將永遠不會辜負甄妮的情意.

甄妮讀懂了蕭炎的這份承諾,朦朧的淚花奪眶而出,泛濫的淚水汨汨而下,瞬間被幸福完全包裹.

"蕭少."兩道呼吸顯得有些急促的聲音突然傳了出來.

蕭炎這才從直視甄妮中偏過頭,映入眼簾的是南爾明那張甚至讓女人都心生嫉妒的臉和如一團紫色火焰的紫影,他微笑著張開臂彎,與二人緊緊地擁抱在一起.

南爾明摟住蕭炎肩膀的手掌堅定而有力,紫影卻喜極而泣,點點淚花滿布在俏麗的臉頰上.

感受著兄弟姐妹的情意,蕭炎心中極暖,鼻子一酸,臂彎用力一緊,仿佛要將三人融合在一起,不分彼此.

良久,蕭炎才緩緩松開手臂,在南爾明的背上輕拍了幾下,眼光望向藥族其它人.

在蕭炎的注視下,想起一開始對蕭炎的不友善,藥族眾人臉色微紅,現場一片靜寂.

但在這實力為尊的斗帝大陸,強者或者有潛力的天才總是很容易扭轉眾人的看法,尤其這個特別優秀的天才還是族長的徒孫,于是,不知道是誰率先大力地拍出了一道清脆的掌聲.

有了第一個,就有第二個,很快,稀稀疏疏的掌聲變得越來越整齊,如潮水般響徹起來.

面對著這熱烈的掌聲,蕭炎微微一愕,眸子中那隱藏在深處的一絲隔閡終于變淡了很多,不管之前曾受到怎樣的不禮貌待遇,但有師祖這層關系,他與藥族的關系永遠不可能一撇兩清,更何況藥族大部分人的態度早在他和藥靈子等比試完煉藥後就已經轉變了不少.靜靜地想了一會兒,蕭炎在眾人的掌聲中邁開大步,穿過人群,向著藥靈子和三長老所在的大樹下走去.

掌聲漸歇漸息.

大樹下,望著快步走來的蕭炎,攙扶著三長老的藥靈子身軀控制不住地激烈顫抖起來,"終于來羞辱我了嗎?"他憤怒地想著,臉不停地抽搐,牙齒緊緊咬著嘴唇的邊緣,滲出一抹鮮紅.

其實,他原本的那些不甘在蕭炎從問心殿三層出來那一刻就已經沒有了,在差距不大的情況下,不甘的心思才會滋生,但當差距大到他只有仰望的份時,還有什麼好不甘的呢?可如今見蕭炎徑直走過來似要羞辱自己一番,他的心里又陡升起一腔怒火,為了尊嚴而起的怒火.

三長老盡量不去接觸眾人的眼光,可越是這樣,他就越覺得所有人都在用看笑話一般的眼光看著自己,漸漸地,他再也無法沉住氣,臉憋得就像猴子屁股一樣,對著已經走到面前的蕭炎大聲吼道:"你到底想要怎麼樣?"

蕭炎淡淡地笑了笑,沒有回答三長老的話,只是做了一個令所有人都意料不到的動作——他將手伸向了藥靈子!

"你......"見蕭炎將手伸向自己,藥靈子愣住了,怒意瞬間凝固在臉上,一句話也說不出來.從蕭炎那雙清澈的眼眸中,他看到的不是嘲諷,也沒有羞辱之意,而是真誠的友善,透著令人信任的親和力.

第一百一十四章魔皇直屬血衛隊(3)

三長老也瞠目結舌,不可置信地睜大了眼睛.

藥靈子舔了舔有些干澀的嘴唇,心神大亂,他沒想到作為勝利者的蕭炎會這麼大度,沒想到之前滿受自己刁難和輕蔑的蕭炎會對自己伸出友善之手,更沒想到蕭炎的態度是那麼真誠,以至于腦中一片空白.

服了,藥靈子在這一刻對蕭炎是真正服了,面對這個優秀得讓自己羞愧的天才伸過來的友善之手,他想不出自己有什麼理由和什麼臉不接受.

"為了藥族,我們不應該是敵人.希望今後我們能成為朋友."似乎看透了藥靈子的窘迫,蕭炎微笑開口,手掌再次主動向前一遞,與藥靈子握在了一起.

如果換成是以前,蕭炎絕對不會如此寬容,因為在他那看似木訥的姓格中有著強烈的個人英雄主義色彩.但是,自從來到斗帝大陸,才知道原以為是巔峰的斗帝只不過是一個開始而已,尤其是在見識過商盟和妖族勢力的強大之後,他開始逐漸收斂個人的傲氣而注重于勢力的發展,對于能夠團結的力量盡量團結,越發顯現出了領袖的氣質.

當兩雙手緊緊握在一起的時候,雷鳴般的掌聲再次響起.因為這無論是對藥靈子還是對藥族,都是再好不過的事情.眾人對蕭炎的評價立時又上了一個巨大的台階,就連三長老的眼神里也帶上了幾分柔和和欣賞.

"天賦極高卻虛懷若谷,擁有無限的潛力又還不驕不傲,老夫終于明白為什麼族長要不惜一切代價收你為徒孫了."三長老感歎著,老臉上浮現出一絲漲紅,對蕭炎的態度在這一刻發生了一百八十度的轉變.

"三長老過獎了,蕭炎乃有求于藥族,而且也希望蕭族和藥族能夠沒有隔閡地團結在一起,曰後還得多多仰仗三長老的鼎力支持啊."蕭炎很誠懇地說道,如春風一般的笑容徹底消除了三長老心里那最後一絲尷尬.

"好樣的,是我的好徒孫.來來來,蕭炎,快給老夫和大伙兒說說你在問心殿三層里的經曆."見蕭炎能如此完美地處理好與三長老的關系,藥族族長心情大好,大聲向蕭炎招呼道.

聽到族長這一聲喊,眾人的表情都變得精彩起來,他們太想知道了,平時連幾位長老都不敢輕易踏足的問心殿三層,這個蕭炎究竟是怎麼平安無事走出來的.

"趕緊去給大伙兒說說吧,稍後老夫再帶著藥靈子去向你敬酒,以表歉意."三長老其實也非氣度很狹窄之人,之前不過是為了孫子藥靈子,如今見蕭炎給足了自己面子,心態一好,自然也就拿出了作為長老的大度,向著蕭炎揮了揮手,欣賞之色更濃.

"不不不,您可是長輩,晚輩哪里承受得起?"蕭炎笑著直搖頭,然後低聲在三長老耳邊嘀咕了一句,"歉意就不需要了,只要您別忘了賭約就好."

"你這臭小子!"三長老先是一怔,隨即便跺腳大罵,罵聲中笑意乍露,還有著一陣陣的肉痛.

接下來,蕭炎將在問心殿三層的經曆詳細說了出來,語氣很平靜,似乎是在講述一個與自己毫無關系的故事.

但這卻是一個很要命的故事,小命從頭到尾都懸在鋼絲上,稍微行差踏錯便會魂飛魄散.

眾人聽得一個個表情僵住,眼光呆滯在蕭炎的臉上,幾乎連呼吸都屏住了.此時此刻,他們對蕭炎的佩服真的就如滔滔江水,雖說古箏里殘魂的困惑確實不難解,但捫心自問,在那樣的威壓下,在那樣的危險中,在場之人誰敢說自己就能解答得那麼完美?誰敢說面對八星巔峰,世階靈魂之力的強者就有蕭炎那樣不畏懼的勇氣和膽識?而且在生死一線之際還那麼心思縝密?

答案是否定的,包括藥族族長在內,都沒敢在心底給出一個有信心的回答.

"看來,藥靈子和老夫輸得一點也不冤!"三長老眼光掃過還在驚愕中大長老和二長老,歎氣說道,"族長,你可收了一個好徒孫啊."(未完待續.)

上篇:正文 各位抱歉     下篇:正文 第一百一十四章 魔皇直屬血衛隊(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