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重點更新 斗破蒼穹之無上之境 正文 第一百一十四章 魔皇直屬血衛隊(4)  
   
正文 第一百一十四章 魔皇直屬血衛隊(4)

"說真的,族長,您是不是早已預料到了這個結果?"還在驚愕中的大長老突然出聲詢問.

三長老的眼眸一下子亮了起來,死死盯著族長,心想這若真是族長下的一個套,那他可就虧大了.

"老實說,只在二層的話,老夫確實對蕭炎有不小的信心,但要說有把握,還談不上.你們也知道,在問心殿,憑的可不僅僅是實力,尤其他還是第一次進問心殿.可他沖進第三層卻是老夫沒想到的,你們是不知道,當時我差點連腸子都悔青了,生怕他在里面有個什麼閃失,這麼優秀的徒孫剛認下就沒了,你們說我能不急嗎?"面對大長老的疑問,藥族族長坦然說道,臉上的那陣後怕引來眾人一片笑聲.

"......不小的信心?"三長老眼珠滴溜一轉,怎麼琢磨怎麼覺得其中還是有一絲預謀的味道,不由得有些忿忿地心疼起那些積攢多年的魔核來.

三長老的神色如何瞞得過藥族族長的眼睛?忍住眼里不易察覺的笑意,藥族族長接著說道:"其實啊,這個結果挺好的,我非常滿意,起碼讓藥靈子和我藥族自認為是天才的後生們知道了什麼叫天外有天人外有人,打磨去他們平時眼高于頂,過于傲氣的棱角,對他們將來的成長大有好處啊."

聽族長這麼一說,眾人無不點頭,藥靈子和藥盟,藥輝心中若有所悟,三長老的神情也變得釋然.

但三長老心里還是覺得很不是滋味,心道族長你這樣做確實沒錯,可......可這得由我一個人買單啊.他低垂下頭,無聲地抱怨著.

"三長老,要不蕭炎給您打個八折?"見別人都在笑,但三長老卻一臉肉疼的樣子,蕭炎忍不住笑著對三長老打趣道.

去除了隔閡的氣氛永遠都是融洽的,三長老一下漲紅了老臉,硬著脖子說道:"這怎麼行?老夫一言九鼎,你可別指望老夫在你小子面前落了威風.不就是一些魔核嗎,老夫一個都不會少給你."

眾人笑得更歡了.在戲謔與寒暄中,蕭炎與藥族的關系迅速升溫.

歡聲笑語總是過得很快,藥族族長忍不住問道:"蕭炎,你接下來有什麼打算?要不要在藥族多呆一段時間?"

聽得藥族族長這話,略微沉默了片刻,蕭炎搖了搖頭說道:"不了.雖然我很舍不得大家,但晚輩得趕回去,為替先祖采到和夢草做充分准備."

"也好,巨浠大森林幻境里危險重重,雖說離開啟還有些時間,但早有准備總是好的,會更周全."

有這等重要的事情需要准備,藥族族長也不便挽留.

熱鬧的晚宴後,三長老把一枚裝有五百顆五星魔核和二十顆六星魔核的納戒給了蕭炎,藥族族長與幾位長老又一起帶著蕭炎去取了一枚逆天續魂丹,然後將蕭炎,甄妮等四人一直送行到藥族領地外很遠,才互相依依不舍地道別.

............

朦朧的夜色下晚風輕拂,蕭炎,甄妮,南爾明,紫影四人嬉笑間心情出奇地好.

但突然,蕭炎似乎感覺到了什麼,臉色變得凝重起來——四周如此安靜,夜色也越來越深,暗殺還會繼續嗎?

"怎麼了?"甄妮注意到了蕭炎神色間的變化,輕聲問道.

靈魂之力細細從遠處掃過,確定沒有什麼異常後,蕭炎才對甄妮幾人將自己在前往藥族途中所遭遇的刺殺簡略說了一遍.

"我們就是感應到了你的危險才匆匆趕過來的."甄妮緊咬著嘴唇,想起那時的心悸還暗暗後怕,隨之俏臉一冷,無形的殺氣從嬌軀上升騰而起,"到底是什麼勢力竟如此大膽?"

"我也不清楚到底是些什麼勢力,到現在都還沒有眉目."蕭炎揉了揉發脹的眉頭,很苦惱地說道.

第一百一十四章魔皇直屬血衛隊(5)

甄妮的眼光越發凌厲,南爾明的臉色也變得比冰還要寒上幾分.

雖然來之前就知道蕭炎有危險,但他們怎麼也沒想到想要暗殺蕭炎的勢力根本不止一股,而且派出的殺手也不止一個,其中的凶險遠超他們的想象,甄妮,南爾明,紫影三人後怕到了極點,也憤怒到了極點,殺意在這一刻如實質一般迸發,將四周的野草都絞得粉碎.

但甄妮很快就冷靜下來,沉默片刻,她仿佛嗅到了夜風中一絲渾濁的味道,張望四周後壓低聲音說道:"現在不是討論這個問題的時候.如此夜色,太利于埋伏了.敵人既然能派出第一撥,就極有可能派出第二波,而且,經曆了第一次刺殺的失敗,第二次派出的人一定比第一次更強,我們切不可大意."

南爾明抬首望著遠處漆黑夜色中不知道是樹影還是什麼的影影綽綽,手指緩緩撫上了納戒,隨時准備著將驚神槍橫空揮出.

紫影歪了歪腦袋道:"照這麼說,我們還真得小心點.小姐,我們現在離開藥族尚不是很遠,不如回去請藥族派人護送吧?"

甄妮蹙了蹙眉,略一沉思後說道:"不可.藥族族長我們是信得過,但誰敢說藥族內部就沒有問題?請藥族派人護送,終究不能百分之百放心,我們現在比任何時候都要謹慎才行."

南爾明輕輕點頭,對甄妮的話很是認可.

"那怎麼辦?"紫影著急地問道.

"面對未知的危險,我們現在只有兩個辦法."甄妮思索了一會兒後說道,"一是我們撤回藥族,請藥族族長傳信息給魔皇和少龍他們,讓他們派人來接;二是我們就四個人,憑借人少機動靈活的優勢,悄然潛回蕭府."

可甄妮話音剛落,蕭炎的目光便跳過眾人,看向了不遠處的樹林,歎了口氣:"來不及了.還真是有埋伏,敵人來得好快."

——他已經捕捉到了樹林中隱藏的十幾道氣息,而且正向自己這邊迅速撲來.

短短時間,就從蕭炎毫無察覺到到得近前不遠處,如此快的速度,說明來的敵人實力很強.

蕭炎右手一揮,天火亙古尺握在手中,青灰色的火焰瞬間從尺上蔓延開來,包裹了全身,熊熊燃燒著將他映照得異常顯眼.

本來不需要那麼高調,但甄妮卻知道,蕭炎這是想讓敵人將注意力都放在他身上,一是可以讓甄妮等三人處于相對暗處起到奇兵的作用,二也是想借此讓甄妮等人看清楚對方,看看能不能判斷出敵人到底來自什麼勢力.

幾人的配合在這一刻表現出了驚人的默契,甄妮,南爾明,紫影三人緩緩取出兵器背在身後,將兵器上那水銀瀉地般的光芒掩住,配合蕭炎的想法盡量保持低調.

蕭炎兵器一亮,天火一出,隱藏在樹林里的十幾道身影從黑夜中走了出來,並未動手,而是默默地看著蕭炎四人.

來人一共十八個,長相都極為平常,除了清一色的暗紅色衣服外沒有什麼特別的,唯有胸襟上繡著的鮮紅花紋直延伸到腰間,帶著說不出的詭異.

可這十八個人卻讓蕭炎四人的瞳孔收縮到了極致,心一下就沉到了谷底,因為他們四人都看不透這十八個人的修為!也就是說,這十八個人至少都是五星巔峰以上的斗帝!

第一百一十四章魔皇直屬血衛隊(6)

天,這是一股何等強大的力量啊,只是為了自己而出動?蕭炎在這一刻甚至覺得有些榮幸,臉上苦澀之意更濃,心道這次只怕是凶多吉少了.

甄妮也很快就看清了形勢,紅潤的嘴唇在貝齒的摩擦下滲出一抹狠色.

這時,十八人中為首的中年人開聲問道——"請問可是蕭少?"

啊?蕭炎幾人無不驚愕不已,不可思議地皺起了眉頭.

能叫蕭炎為蕭少的人可不多,至少不應該出現在要刺殺蕭炎的人口中.

"你們是?"蕭炎不答反問,不敢放松一絲警惕.

"這麼說應該錯不了."為首的中年人笑了,然後抬手對身後十七人一揮.

"我不管你們是什麼勢力,想要對我們蕭少不利,那就從我的尸體上踏過去吧."南爾明見中年人揮手,以為是要指揮麾下發起進攻,立馬將凝聚在驚神槍上的斗氣抖出一朵槍花,擋在蕭炎身前.

紫影手持雙刃也橫在南爾明側面,臉上只有冰冷.

甄妮的眉頭越蹙越緊,握著兵刃的手指因為用力顯得有些發白.

然而,令蕭炎四人不敢相信的一幕出現了,中年人手執一面令牌,帶著身後十七人竟對著蕭炎躬身行了一禮——"魔皇直屬血衛隊魔血率部下參見蕭少."

大哥的部下?蕭炎驚愕地望著魔血手中舉起的令牌,上面魔族獨特的標志和氣息是那麼的熟悉,他那繃緊的身軀才陡然一松,伸手抹去額頭上滲出的冷汗,喜悅難以抑制地從心間湧了上來.

"魔皇呢?"但甄妮卻十分謹慎,因為清浩然的這隊直隸血衛隊誰都從來沒見過.

"您應該就是甄妮小姐吧?回稟甄妮小姐,魔皇與嘯戰他們正在前往藥族的路途上四處搜索蕭少的蹤跡,我們是奉命直接趕來藥族,潛伏在藥族附近打聽蕭少消息的."

"哦,原來是這樣.怎麼以前從沒見過你們呢?"甄妮的臉色松了下來,看似很隨意地又問了一句.

"回甄妮小姐,我們的職責是保護魔皇的安全,在巨浠城魔皇沒有安全問題,所以我們從未露過面."

"嗯,有道理.但這次魔皇不在巨浠城了,你們怎麼不在魔皇身邊呢?"甄妮笑道很甜,但問的話卻直擊要害,顯然是還沒有徹底消除懷疑.

魔血看出了甄妮的懷疑,恭敬地解釋道:"魔皇得到甄妮小姐留的信後,馬上就出動大批人手地毯式尋找蕭少.魔皇說,有幾位長老跟著,他的安全不是問題,倒是蕭少這邊,就算甄妮小姐憑著血契找到了蕭少,但力量還是略顯單薄,所以命我等在藥族外潛伏,以防你們到了藥族遇到什麼不測."

魔血的解釋很簡潔,話里甚至沒有什麼情感,也沒有任何情緒,仿佛他們就是一隊執行魔皇命令的機器.

聽到魔血說出自己與蕭炎之間的血契,甄妮這才長舒一口氣,確信這十八個人是自己人無疑了.因為,她與蕭炎之間有血契這事,只有很親密的幾個人才知道.心中大定後她歉意地對魔血笑笑:"蕭少的安全太重要了,多問了幾句,請魔隊長萬勿介意."(未完待續.)

上篇:正文 第一百一十四章 魔皇直屬血衛隊(1)     下篇:正文 第一百一十四章 魔皇直屬血衛隊(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