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重點更新 斗破蒼穹之無上之境 正文 第一百一十五章 無力的推測(3)  
   
正文 第一百一十五章 無力的推測(3)

真的是丹殿!

"媽的,丹殿太不是東西了!"嘯戰聽到甄妮和清浩然這個認定,兩眼噴火地大罵了一句.

"是啊,魂魔一族與蕭少有大仇,雇傭影子盟暗殺蕭少,還說得過去,丹殿就因為蕭少有一尊好鼎就要殺人奪寶,太......"風暴低聲對南爾明嘀咕道.

"不行!這口氣我替蕭少咽不下!我這就去丹殿鬧他個不消停!哥幾個,誰願意跟我一起去?"嘯戰臉脹得紫紅地吼叫著.

"胡鬧!"蕭炎厲聲喝道,"丹殿是我們的實力可以對抗的嗎?且不說丹殿自身的力量,單憑幾個高階煉藥師隨便招呼幾個朋友助戰,蕭族就得全滅!都給我坐下!"

嘯戰望著發火的蕭炎,眼眸已經變得血紅:"難道就這麼算了?"

蕭炎深吸一口氣,強壓下心頭翻滾的怒焰說道:"君子報仇,十年不晚.實力夠了,是報仇;實力不夠,那就是去送死!而且我們還只是推斷,根本拿不出證據."

"是啊,我們沒有證據.如果有證據證明這次暗殺確是丹殿所為,我們就可以請商盟和魔族一起出面,找丹殿要一個說法,最起碼可以讓丹殿不再動這方面的心思."樂少龍很是遺憾地說道.

"如果一直沒有證據呢?這口氣我們難道就忍了?"嘯戰火氣依然不減,直杠杠地質問樂少龍.

"在這個世界上,只有一種情況不需要證據."蕭炎淡淡地說了這麼一句.

"什麼情況?"嘯戰困惑地問道.

蕭炎的眼神突然變得凌厲起來,一字一句道:"那就是絕對的力量."

"在絕對的力量面前,誰的拳頭大就誰說了算!丹殿之所以敢派人暗殺我奪寶,就是欺負我們即便知道了也沒有與他們叫板的實力."蕭炎的血姓在這一刻徹底激發了起來,"若有一天,當我們真正成長起來,那就是丹殿必須要就這件事對我們作出交代的時候!"

論血姓,在座的其實都有,只是,對丹殿這樣一個龐然大物,眾人的信心都有些不足,所以一直都在沉默.但蕭炎的這番話,立馬給了眾人充足的信心,嘯戰也漸漸平靜下來,站在那里默默地體味著.

"小冤家,你真的長大了,不再是當年那個愣頭青了."甄妮如水般的雙眸落在蕭炎身上,滿心欣慰地想著.

"兄弟啊,你的決定讓大哥我有些意外啊."清浩然站起身來一揚眉,呵呵一笑說道,"我都已經做好調動血魔一族力量的准備了,沒想到你居然暫時把這口氣忍了,你讓大哥對你又有了新的認識啊."

蕭炎望著清浩然那真摯的臉,苦澀一笑道:"大哥過獎了,我只是舍不得我這些兄弟們為我去送死罷了,雞蛋碰石頭這種事我可不干,何況大哥身系魔族重任,如果我一沖動,大哥必定不顧一切,連累大哥背負魔族罪人的罪名我可承受不起."

說到後面,蕭炎的話顯得有些風輕云淡,清浩然的笑容也有些云卷云舒,但大家心中都明了,這平靜的下面壓抑著多麼沉重的無奈和憤怒.

眾人的心里也沉甸甸的,本以為蕭府如今已經有了在斗帝大陸揚眉的資格,卻沒想到在強大的敵人面前竟連掀起一絲波瀾的資格都沒有,一種深深的無力感在眾人心頭湧起,又凝成岩漿表面的冰冷,內蘊的火氣在靜靜地等待著爆發的那一天.

"識時務者為俊傑,蕭少,短短幾十年你就能走到今天這一步,我們相信,未來你一定能站在斗帝大陸的巔峰之上."甄妮緩緩地吸了一口氣後繼續說道,"今曰之恥,來曰必報,我想諸位都相信能看到那一天."

聽了甄妮這話,眾人一個個都熱血沸騰,想要變強的心格外強烈,似乎已經看到了報仇雪恨的那一天,以至于在以後的曰子里修煉得都非常瘋狂,瘋狂到所有勢力都想不到,瘋狂到連蕭炎也沒想到蕭府勢力的成長比預期的快了很多很多.

............

就在蕭炎等人推測出暗殺事件乃丹殿和魂魔一族雇傭影子盟所為之時,藥香彌漫的丹殿殿堂中,丹殿殿主正背負雙手來回踱步,顯得有些煩躁.

"報!蕭炎已回到巨浠城."

一名白衣弟子快步走進殿堂,單腳跪地稟報道.

"知道了.傳令下去,從現在開始,派人緊緊盯著蕭炎的一舉一動,發現任何情況立即前來稟報.下去吧."

"是."

白衣男子退出殿堂後,丹殿殿主眉頭微微一挑,煩躁的情緒立即一解,一抹陰森冰寒的冷笑浮上臉龐.

"蕭炎啊蕭炎,我不知道你一個四星後期是怎麼逃過四個五星斗帝的襲殺的,但是,運氣這東西,不是每次都有的......"

............

與此同時,朦朧月色籠罩下,一片血色小湖圍繞著的漆黑宮殿里,沿牆一排蒼白的火焰突然騰起,照亮了整個殿堂.

"蕭炎毫發無損?一個四星後期的小子居然在一個五星巔峰斗帝和兩個五星初期斗帝的襲殺下毫發無損?你當我是白癡嗎?"

影子盟分殿殿主高高揚起嘶啞的聲音,毫不掩飾心里的震驚和暴怒,漆黑的眸子向來回報的黑衣人投射著刺骨的寒光.

他本以為,即便派出去暗殺蕭炎的三個人都死了,但蕭炎也絕對活不了,沒想到蕭炎竟毫發無損地出現在了巨浠城.

"屬下猜想,那小子很可能是隱藏了真實實力."

黑衣人輕聲嘀咕道,兩鬢冷汗直冒,生怕殿主因為此事遷怒到自己,雙腿忍不住顫抖起來.

"隱藏實力?放屁!再怎麼隱藏實力,他也不可能是五星斗帝!一個五星都不是的人,如何能跨數階殺掉一個五星巔峰和兩個五星初期?一定是有別的原因!你仔細查過沒有?"殿主怒斥出聲,無形的威壓彌漫在整個大殿上.

黑衣人嚇得"撲通"一下跪在地上,頭也不敢抬地連聲回道:"查了.屬下也覺得此事太不可思議,所以來向殿主稟報前又親自去實地詳細查了一遍."

"如何?"

"那個地形確有古怪,水潭深不可測,而且浮力巨大,水底之冷哪怕是五星巔峰也承受不住.所以屬下猜測,蕭炎身上可能有抗寒的寶物,故意將我們派出的人引到了水下,借助地形之利擊殺."

"嗯,如果真是這樣的話,倒還說得過去."影子盟分殿殿主微闔雙目,沉思半刻後點了點頭.

"那......我們下次派一個什麼級別的去?"黑衣人微微促喘了口氣,低聲詢問道.

"你覺得呢?"

"屬下以為,三級刺殺令失手,我分殿顏面盡失,如果再失手的話,恐怕無法向上面交代,所以,是不是派一個六星中期的出手,以確保萬無一失?"

影子盟分殿殿主聞言心頭一動,緩緩點頭道:"好,那就派一個六星中期的出手,一定要保證暗殺成功."

"屬下定不辱使命."黑衣人連聲應是.

......

............

此時的蕭府氣氛已經輕松了不少,蕭炎大感滿意地看著大家一個個斗志昂揚的勁頭,這才發現從進門到現在一直沒見蕭琪.

"對了,琪兒呢?"

"你這小子,這時候才想起你媳婦啊?自到蕭府後,蕭琪就閉關了."蕭遙乜斜了蕭炎一眼,沒好氣地說了蕭炎一句才解釋道,"琪兒那孩子覺得她級別太低了,怕給你拖後腿,所以苦煉去了."

"呵!琪兒還真是刻苦."蕭炎朝大廳外望了一眼,尷尬地笑笑,突然覺得自己還真是幸運,無論是親人還是身邊的兄弟朋友,都有著一股子不甘落後的勁頭.

"對了大哥,你知道巨浠大森林的那個幻境嗎?我想開啟的時候進去."

蕭炎在從藥族回來的路上一直惦記著此事,聽師祖把那里面說得那麼恐怖,就很想回來後問問清浩然一些具體情況,現在終于得空,急忙問起.

"什麼?"清浩然的語調比平時陡然高了八度,有些不敢置信地盯著蕭炎.

"小騙子,那里面可是超級危險啊."清沐兒的聲音也走了調..

甄妮與南爾明,紫影對此早已知道,所以默默地沒有作聲.而嘯戰,樂少龍和風暴三人見甄妮,南爾明,紫影沒有作聲,雖然心里大驚,但也只是眼眸驟然微眯,沒有驚出聲來.

蕭遙,蕭立,蕭龍,明帝等久居偏僻帝州,倒是不太清楚蕭炎口中的巨浠大森林幻境風險如何,但聽清浩然與清沐兒那驚訝的語氣,不由得提心吊膽.

只有龍懿無所謂一般,蜷身在椅子上一邊看著蕭炎一邊玩著手指.

"我得進去采一種叫和夢草的藥材,複活先祖蕭玄時必須得用,聽說只有那個幻境里才盛產,外面極難尋得."蕭炎忙對清浩然也是對大家解釋道.

"原來是這樣,我說你怎麼突然想起要去那個地方了."清浩然輕吐一口氣釋然道,"那地方我雖然沒有進去過,但聽族里進去過的人說,那是一個九死一生的地方."

見蕭炎一臉認真地聽著,清浩然知道,蕭炎其實已經作了決定,他長歎了一口氣才繼續說道:"好吧,我就把我聽說的都告訴你,希望你聽完後能改變你的決定."

"我們都知道,要度五星帝劫很難很難,這個巨浠大森林幻境,就是專為四星巔峰開啟的,五星以上的無法進去."

"也許,斗仙創出這個幻境是想給難以晉升五星的低階斗帝一個機會吧,在里面可以尋得一些外面尋不到的寶貝,有大量的高級魔獸供其獵殺以獲取高級魔核,不過,那得有命享用才行啊,這個幻境與其說是試煉場,還不如說是四星巔峰的屠殺場."

"幻境里,充滿了殺戮,不僅是人對魔獸的殺戮,最主要的是人與人之間的殺戮!仇殺就不用說了,殺人越貨,殺人奪寶在里面是再平常不過的事情,甚至根本沒有任何目的,就是要殺!"

"而且,不僅是准備度五星帝劫的進去,連有條件過五星帝劫的各種天才也進去,但是,這些天才大多是抱著試煉或者熟練斗技的目的進去的,而且都有很多人保護.所以,實力低的被實力強的殺,實力強的被天才殺,一般的天才被更天才的殺,更天才的被絕世天才殺.總之,就是殺殺殺,古往今來,不知道有多少天才殞落在里面."

"那里的天空沒有太陽,也許曾經有過,但在無數年積累的怨氣遮蔽下,已經見不到了,有的,只是令人作嘔的血腥和無盡的灰暗,還有累累白骨鋪就的地面."

"巨浠大森林幻境,現在已經很少有人提起這個名字了,因為它被另一個眾所公認的稱呼所代替,那就是殺戳血窟."

"殺戳血窟"這四個字一出,大廳中頓時似乎刮起一股令人不寒而栗的風,蕭遙的臉一下就變黑了.

"那里面,既是天堂,也是地獄.是殺人者的天堂,被殺者的地獄;是強者的天堂,弱者的地獄;是極少數人的天堂,絕大多數人的地獄."清浩然加重了語氣說道,"所以,每一次開啟,進去者數萬之眾,最後能出來的也只不過寥寥幾十人,其中還有過半因為過度的殺戳和死亡陰影的壓抑蒙蔽了心靈,徹底瘋了."

隨著清浩然的述說,那股寒風似乎要冷入骨髓,所有人都禁不住打了個寒顫,望著蕭炎的眼眸更是帶上了前所未有的擔憂.

"我說孩子,你是蕭族的天才,也是蕭族唯一的希望,你又不需要為度五星帝劫犯愁,那什麼和夢草咱從從幻境出來的人手里買不行嗎?能不能別去冒這個險啊?"聽了幻境里的凶險,蕭遙的心都快要蹦出嗓子眼了.

緩緩平息著在身上流竄的寒意,蕭炎輕歎了一口氣,手撐著下巴,蕭玄的音容笑貌莫名地在腦海中浮現,師祖那句"好好干,別給師祖丟臉"也不斷回旋在耳際,他的眼神眯得更厲害了.(未完待續.)

上篇:正文 第一百一十五章 無力的推測(2)     下篇:正文 第一百一十六章 蕭炎的變態之處(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