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重點更新 斗破蒼穹之無上之境 正文 第一百二十三章 殺戮血窟(2)  
   
正文 第一百二十三章 殺戮血窟(2)

"嗯,這話我同意,但你也得要先把里面的情況搞清楚啊."

"現在不是有你嗎?嘿嘿."

"所以我才說我倒黴嘛.遇到你們這兩個冒失的家伙,小爺我自保的可能起碼少一半你知道嗎?"淨無塵氣呼呼地說道.

"那你把這幻境里的情況詳細給我們說說,然後我們各走各的就是了."蕭炎玩笑道.

"切!小爺我是那麼不義氣的人嗎?"淨無塵乜斜了蕭炎一眼,"算了算了,反正已經進來了,我就把我知道的情況給你們說說.不過丑話我得說在頭里,到了實在沒有辦法的時候,就是說幾乎要死定了的時候,我是一定要逃命的,可別怪我不仗義."

"哈哈哈,好!"蕭炎越來越喜歡這個淨無塵了,這個淨無塵雖然很髒很邋遢,雖然很猥瑣,雖然有時候說話很討厭,但很坦誠,絕對是個可以交往,值得信任的人.

接下來,淨無塵詳細為蕭炎和龍懿介紹了殺戮血窟的具體情況——

殺戮血窟,分為外圍,內圍和核心三塊區域.

外圍,幾乎沒有什麼魔獸,也沒有什麼藥草,只有通往內圍的條條道路.進入幻境的人,必須經過這些道路去往內圍,否則,當幻境關閉之時,如果你還在外圍,將被幻境直接抹殺!而且,來幻境的目的無非是獵殺魔獸,采集珍稀藥草,尋找可遇不可求的機緣,或者通過無盡的殺戮來磨礪自己,一直呆在外圍半點意義都沒有,還不如不來.按理說,在外圍是不應該沒有什麼殺戮的,但恰恰相反,因為受到血月的影響,殺戮在外圍幾乎無處不有.換句話說,外圍就是實力較差之人的墳墓,能通過外圍到得內圍的,不足一半.

喇叭形那片綠油油的前半段,就是內圍.內圍很大很大,大到不比帝州小多少.那里魔獸成群,最低的也是五星;藥草遍地,最差的在斗帝大陸也可稱為珍稀;還有不計其數的洞穴,誰也不知道會不會一不留神就在里面尋著一個寶貝,甚至還有可能是三奇物.當然,這樣的地方,殺戮是少不了的,比在外圍殘酷和慘烈不知道多少,因為,殺人永遠是獲得別人收獲的最直接,最便捷的方式.

喇叭形後半段那漆黑一片,就是核心,地勢比內圍低很多,一層一層的.那里的魔獸更高級,藥草也更珍稀,機緣也更多,當然,殺戮也更血腥,可以說,那里才是幻境里真正的曆練之地.在核心最底層的中央處,有一個很小的平台,被透明的屏罩罩著,是獲取幻境守護獸獎勵的地方.在幻境關閉時,除了身處核心最底層表現最突出的十個人,所有活著的人都將被就地傳送到幻境入口外的那個廣場上,只有那十個人會被守護獸傳送到小平台上,領取守護獸豐厚的獎勵.

"這幻境有點意思."蕭炎這才知道了幻境里的具體情況,但還有一些不明之處,問道,"怎麼才算表現最突出呢?"

"你還想著這個啊?得了吧,能保命就不錯了,弄點高級魔核和珍稀藥草,運氣好的話再得到幾樣寶貝,出去後賣個好價錢,順利晉升到五星,就不枉此行了,那守護獸的獎勵可不是什麼人都能得到的."淨無塵愣了蕭炎幾眼後說道.

"說說嘛,了解了解又沒什麼壞處."蕭炎語氣淡淡的,但眼神里卻明顯有著一抹熾熱.

"也是,了解了解也好,起碼到時候知道見了什麼人該跑."淨無塵微微點頭,"這里叫殺戮血窟,所以,在這里,殺的人越多,表現就越突出!"

"咝!"蕭炎雖然在心里早有猜想,但聽到淨無塵說出,還是不禁倒抽一口涼氣,"這不是逼著人滿幻境到處尋人殺戮嗎?好血腥的評判標准!"

"不用滿幻境找人殺那麼麻煩."

"哦?"蕭炎困惑地看著淨無塵,等待淨無塵給出答案.

淨無塵伸出食指,指了指自己的額頭,又指指龍懿的額頭,"看到我們額頭上這個彎月印記了嗎?"

蕭炎這才注意到淨無塵和龍懿兩人額頭上都有一個一模一樣的彎月印記,淡淡的,不仔細看還真不容易留意到.

"你的額頭上也有一個,每個進入幻境的人額頭上都有一個."

"這有什麼用?感應或接受血月對心姓的影響嗎?"蕭炎不解地問.

"聰明!"淨無塵贊了蕭炎一句,緊接著就語氣一轉,"但你只猜對一點,這個彎月印記還有另外一個更重要的功用."

"是什麼?"

"統計殺人數量!"

"怎麼說?"

"你每殺一個人,你的彎月印記顏色就會變紅一分,從淡紅,到深紅,再變成猩紅,據說曾有人變成過黑色!"

"黑色?!那豈不是要殺很多很多人?"

蕭炎並非嗜血之人,雖然死在他手下的人不在少數,但那些都是該死或者有仇怨的人,可如今要在這幻境中對一個個陌生的生命肆無忌憚地瘋狂揮刀,還是覺得太過血腥,太沒有人姓了.如果非要靠殺人的數量去獲得守護獸豐厚的獎勵,蕭炎心里有些猶豫要不要那樣做.

見蕭炎神色中露出不忍之色,淨無塵眼里閃過一絲欣賞,呵呵一笑說道:"印記顏色深的,不一定殺人多;但殺人多的,印記顏色一定深."

聽了淨無塵這如繞口令一般的話,蕭炎從猶豫的思緒中醒轉神來,饒有興趣地看著淨無塵,靜候淨無塵的解釋.

"你每殺一個人,那個人所殺的人數都會算在你頭上,他額頭上印記的顏色也會疊加到你的印記上."淨無塵細細解釋道,"現在明白為什麼不用滿幻境找人殺了?"

"原來是這樣."蕭炎的心一下子不再那麼猶豫了,"印記顏色深的,殺人一定多;殺人多的,一定實力強;殺了實力強的,實力一定更強,所以表現就更突出!有道理啊!"

"所以啊,"淨無塵接口道,"見著印記顏色深的,我們得盡量避開.我們呢,也盡量不要主動去殺人,免得額頭上的顏色深了引起強者的追殺.在力所能及的情況下多殺幾個魔獸,多采一些珍稀藥草,再碰碰運氣看能不能得到什麼寶貝,就可以了,爭取活著出去."

蕭炎聞言笑笑,撐了一個大大的懶腰說道:"走吧,去見識見識殺戮血窟有多血腥!"

說完,拉起龍懿,與淨無塵一道興沖沖地踏上了去往幻境內圍的遙遙之路.

......

幻境外圍山谷的上半段路非常狹窄,而要通過的人偏偏又是最多的,由于彎月印記受血月的影響,不少人已經控制不住躁動不安的情緒厮殺起來,他們揮舞著刀劍,施放著斗技,向著行路稍慢阻擋在自己前面的人,向著比自己走得快從自己身邊走過的人,向著看起來會對自己造成威脅的人,肆意地殺戮著,拼殺著.

無數的刀光劍影中,尸伏遍地,血流成河,山谷為之顫動.黃土因鮮紅血液的浸濕而變了顏色;血月因血的映襯而更加鮮紅,越發嬌豔;干涸的小溪因血的注入而再度奔流......血腥得猶如地獄.

蕭炎沉默地看著這一幕幕,直到眼眸中的冷靜渲上了一絲血紅,才揮了揮手,三人一起大步往下走去.

也只能是走,沒有人敢飛身而下.因為,凡是飛身而下者,無一不在半空中被各色各樣的斗技轟成了璀璨的煙花.

一路看著濺起的血花,看著倒在地上的一具具剛才還鮮活的生命,蕭炎三人的腳步開始急促,眼眸中血絲漸濃心漸冷.

轉過山頂那道彎,拐彎處有一個很大的石台,鮮血染濺的斷肢殘臂中站著三個手持彎刀的藍發人類,正大口大口地喘著氣.

從拼殺中剛剛脫身,神經還恍惚在之前慘烈厮殺中的三個藍魅族人一見蕭炎三人,立刻神經又緊繃起來,毫不猶豫,更沒有一句廢話,直接就揮刀斬向三人.

看著沖殺過來的三個藍魅族人,看著那因瘋狂厮殺而變得有些癲狂的刀影,蕭炎歎了口氣,右手漸漸攥緊,正欲出手,但一道身影已經沖了上去,如刀似的雙手就那麼生生地插進漫天的刀光中.

是淨無塵.

正如淨無塵所說,他逃命的速度很快,所以,他的攻擊速度也不會慢.

一個毫無花哨的轉身,淨無塵穿過重重刀影,**而有力的右手掐住了一個藍魅族人脆弱的脖子.

那個藍魅族人顯然沒有料到淨無塵的速度快得這麼離譜,直到脖子被掐都沒作出任何躲閃的動作,雙臂很快就無力地垂下,變成了一具冰冷的尸體.

一擊得手,淨無塵沒有回身抵禦背後呼嘯而來的憤怒刀芒,而是腳步重重地往地面一跺,立刻爆起了彌漫的煙塵.

刀落,人已不見,淨無塵身形如鬼魅般,已經到了被嗆得一滯的另兩位藍魅族人身後,雙手似刀,閃電般直斬兩人脖頸.

原來是惹上了不該惹的對手,兩名藍魅族人面對死亡時,意識終于從被血月侵蝕中清醒過來,只是,後悔已來不及,一切都無可挽回.

收起三枚納戒,淨無塵一腳將脖子已經折彎的三人踢開,回過頭來氣急敗壞地望著蕭炎和龍懿二人大聲吼道:"你們兩人怎麼能袖手旁觀?"

蕭炎看著淨無塵額頭上有了淡淡紅暈的彎月印記,無辜地攤了攤雙手:"我們還沒來得及出手,你就已經解決完了.再說,你這麼猛,還需要我們出手嗎?"

淨無塵聞言愣了一愣,想想還真是這麼回事,才如吃了大虧一般地嘟噥了一句:"奶奶的,小爺我剛才是站在最前面,沒辦法呀."

蕭炎和龍懿被淨無塵這話氣得啼笑皆非,本以為淨無塵乃是夠義氣才主動挺身出擊,沒想到完全不是那麼回事.

"呸,害我白感動一場."蕭炎笑罵,但卻毫不吝嗇贊美之辭,"不過,你確實有兩刷子,同為四星巔峰,竟能一氣秒殺三個.看來,曾經能成為丹殿二公子朋友的人,的確不簡單."

淨無塵看著蕭炎,有些警惕地說道:"想拐著彎打聽小爺我的身份?門都沒有!雖說你在廣場為我擋了一把,但小爺剛才也為你們出了手,就算扯平了啊."(未完待續.)

上篇:正文 第一百二十二章殺戮血窟(1)     下篇:正文 第一百二十四章 殺戮血窟(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