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重點更新 斗破蒼穹之無上之境 正文 第一百三十章 與丹冰豔對決(二)  
   
正文 第一百三十章 與丹冰豔對決(二)

"最毒女人心,此話果然不假.你就是個心腸狠毒的女人!比蛇蠍還毒!"

蕭炎做夢都想不到這種手足相殘的事情會落在自己身上,氣得大罵出口.

丹冰豔恨恨地冷漠地盯著蕭炎,怒道:"我是看在你實力驚人,同為天才頂峰的份上才和你多說上幾句,沒想到你竟如此不知好歹,一再出口辱罵于我!蕭炎,我保證會讓你後悔來到這個世界!"

"淨無塵,給我動手!只要你配合,事後我會留你一條命."

丹冰豔不再和蕭炎廢話,手指一點淨無塵,下令道.

聽著丹冰豔這無情的話語,蕭炎和龍懿脖子上暴起一道道青筋,雙眼簡直要噴出火來.但他倆都沒有輕舉妄動,或許,是在等待淨無塵做出選擇吧.

丹鼎和一眾護衛也都停止了攻擊,冷笑看著這一幕,尤其是想起死去的同伴,心中更是升起了極大的報複感.

此刻,淨無塵的眼眸已漸漸恢複清明,呆呆地望著蕭炎,心中泛起了莫大的悲哀.

自己的女人被丹鼎玩弄,自己的魂血又被丹冰豔控制,只要丹冰豔手指輕輕一捏,自己就將命喪黃泉.莫非自己這輩子都要低頭于丹殿的**威之下?淨無塵的眼神在蕭炎與丹冰豔之間轉著,他覺得自己的人生真是悲催到了極點.

"你沒有猶豫的時間.動不動手?"

丹冰豔步步緊逼,根本不給淨無塵思考的時間.

"殺你妹!"

淨無塵雖然吊兒郎當,但骨子里卻極仗義,他對著丹冰豔破罵出口.

"沒有蕭炎,小爺我根本就活不到現在,更不可能在你們面前這麼囂張!"

"小爺已經在丹鼎面前懦弱過一次,已經夠了!如果再被你一個女流之輩控制住,小爺我也沒臉再活下去了!"

淨無塵字如連珠怒吼了出來,飛刀倒轉,驟然激射向丹冰豔.

眾人色變,丹冰豔更是身形急閃,避開淨無塵的飛刀,俏臉變得鐵青,她根本就沒想過淨無塵竟然會不顧生死向自己動手.

"你找死!"

丹冰豔貝齒緊咬薄唇,手指就要收緊捏碎淨無塵的魂血,讓這個可惡的家伙墜入地獄方解心頭之恨.

"蕭炎,小爺我先走一步了,幫我把他們尤其是那個人渣殺了,小爺我下輩子投胎來跟你做朋友做兄弟."

淨無塵閉上了眼睛,一抹慘然在嘴角飄起.

"等等!"任何舉動都不可能快過丹冰豔隨手一捏,蕭炎心念一轉,當即出聲,"我願意用任何東西交換淨無塵的姓命."

"哦?"丹冰豔停住了收攏的玉手,冷冷掃了蕭炎一眼,"交換?和我談條件,你配嗎?"

丹鼎和眾多護衛也忍不住捧腹大笑,仿佛聽到了世上最好笑的笑話.

望著眾人臉上**裸的不屑,蕭炎卻冷笑一聲:"那可未必."

"無論多好的東西,殺了你東西一樣是我的,不過多消耗點靈魂之力罷了."

丹冰豔的表情逐漸收斂成冰寒.

"如果用你弟弟的命呢?"

蕭炎劍眉倒豎,冷笑著說出這麼一句讓丹冰豔眉尖一跳的話來.

沒有理會臉色越發陰沉的丹鼎,蕭炎指著丹鼎非常認真地對丹冰豔繼續說道:"你在我的右手邊,但你弟弟卻在我左手邊,而且離我不遠.我現在和你打一個賭,賭你攔不住我生擒你弟弟!"

字字擲地有聲,完全不似在開玩笑,丹冰豔的秀眉微微皺起,眼神中有了那麼一刹那的猶豫,然後又輕輕地搖了搖頭.

"兄弟......"

淨無塵也徹底蒙了,心想蕭炎這不是在開玩笑吧,這怎麼可能做得到?

龍懿卻憨憨地笑了,他知道,蕭炎終于要爆發了.

而丹鼎被蕭炎一次又一次的輕視氣得渾身直哆嗦,他的牙齒咬得咯嘣響,惡狠狠地對著蕭炎叫道:"你**這個拖延時間的借口也太幼稚了!姐姐,別和這**啰嗦,先解決了淨無塵再殺他!"

"我現在就證明給你看,只希望你別一時沖動害了自己弟弟的命."

說著,蕭炎瞄都沒瞄丹鼎一眼,身形卻動了.

這一動,已經將身法施展到了極致,半空中殘留的影子還未淡去,蕭炎已然出現在丹鼎與一眾護衛的面前.

沒有多余的動作,蕭炎雙眸血紅,重尺比身法更快地揮出,頓時,七百七十七尺尺影在空氣中僅是一閃,便凝聚成了一尺.

這是蕭炎畢生修為盡出的一尺,是無堅不摧的一尺,是一夫當關破盡萬夫的一尺.

淨無塵根本看不清蕭炎的出手.

丹冰豔眼瞳縮成針孔般大小,心中大叫不妙,但手印再變時,已經遲了一步.

尺風起,重尺落,丹鼎身邊的護衛們眼睛只是一花,便陷入了尺影風暴中.

擋在最前面的護衛胸口被尺風壓得根本喘不過氣來,來不及做出任何反應,身體便被砸飛撞到洞壁上,濺起灰塵和石屑無數.

在丹鼎身邊的護衛手中刀劍匆促格擋,但兵刃頓時碎裂成漫天飛舞的蝴蝶,雙臂骨骼連聲脆響,人也仰頭向天連噴鮮血倒飛出去.

丹鼎頭皮發麻,只勉強來得及將火鼎橫在胸前,蕭炎的天火亙古尺已然揮至.

"嘣"的一聲巨響,重尺拍中了火鼎,隔著火鼎撞擊在丹鼎的胸口上.丹鼎喉嚨一甜,鮮血還在喉嚨中上湧,整個身軀已經不受控制地向後滑去.

待到鮮血噴出口時,丹鼎發現自己已經被蕭炎擒住,重尺就橫在其脖子上.

龍懿此時也已趕到,雷電之力全部爆發,長槍似電刺出,強勁的槍風將丹冰豔後發的攻擊完全撕裂,身軀悶哼著連退數步,但依然站立如松.

這一切,電光石火間便已結束,丹鼎渾身被冷汗浸濕,他低頭看看了勒在脖子上的重尺,簡直不敢相信這一切是真的,比做夢還要恍惚.

這蕭炎還人嗎?無論是重傷的還是將死的護衛,都目瞪口呆地望著蕭炎,滿目的恐懼之色.

淨無塵的表情更誇張,他的嘴張得能塞下自己的拳頭,大腦一片空白,完全處于短路狀態.過了好一會兒他竟然揮手打起了自己的嘴巴,不知道是因為嘴巴閉不上了,還是想試試有沒有痛感以確認自己不是在做夢.

"我原本以為低估了你,沒想到是遠遠低估了你,算你狠!"

丹冰豔臉色一片慘白,身軀激烈顫抖著.

這個極度自傲的女人,眼睜睜望著蕭炎在她面前生擒了自己的弟弟,等于被蕭炎重重地扇了一記耳光,比殺了她還難受,若不是丹鼎還在蕭炎手中,她下一刻就會不顧一切地去找蕭炎拼命,哪怕耗盡最後一絲靈魂之力也在所不惜.

"我說過的事情就一定會做到."人質到手,蕭炎心中那根緊繃的弦終于松了下來,淡淡地回應著丹冰豔,"現在我有和你談條件的資格了吧?"

"將丹鼎交過來."

"你先將淨無塵的魂血交回,然後放他過來."蕭炎目光有些陰冷地乜著丹冰豔,"現在你沒有和我討價還價的資格."

幾乎同樣話,轉眼卻從蕭炎口中說出,丹冰豔氣得快要吐血,她強忍著怒火說道:"我怎麼相信你?"

"你沒有選擇!"

"好吧,我將他的魂血交回給他,等他離開我一段距離後你就得將我弟弟放了,如何?"

丹冰豔終于做出了讓步.

"好!"

蕭炎也不想將丹冰豔逼得太甚,以免她做出什麼瘋狂的舉動,答應下來.

在淨無塵拿回魂血,小跑離開丹冰豔的時候,蕭炎將丹鼎往丹冰豔方向狠狠一推,身形一掠,已經拉住淨無塵和龍懿站在了一起.

丹冰豔也接回了丹鼎,正掏出丹藥為丹鼎治療.

"沒事吧?"蕭炎上下打量著淨無塵問道.

"沒事.如果有事也是被你的深藏不露嚇的."

一絲笑意掛在淨無塵還沾著血漬的嘴角.

"一個人總有些底牌的."

蕭炎不好意思地撓了撓頭.

"你這底牌實在太嚇人了,我一路看著你從普通天才到超級天才又到**的天才再到絕世天才的表現,若不是心髒還算堅強,恐怕早爆炸了."

淨無塵假裝後怕地拍了拍胸口.

"接下來你就不要摻和了.龍懿,你守護好淨無塵,記住千萬別靠近丹冰豔."

蕭炎見淨無塵沒事,站起了身,大步向丹冰豔跨去.

不得不說,丹殿的高端丹藥還是頗具神效的,丹鼎的氣息雖然還略微有些不穩,但傷勢已基本恢複.

姐弟倆與蕭炎對視著,不死不休的火花開始在雙方的眼神中燃燒.

"你有底牌,我一樣也有底牌,只是不知道你這次是否還那麼幸運."

丹冰豔手指點向自己的額頭,一道道銀色的符文不斷流淌而出,在丹冰豔與丹鼎之間形成一種難以言明的聯系.

丹鼎的眼瞳中開始隱隱有了銀色的光芒在閃爍,隨著火鼎的再次祭出,銀色符文立刻歡快地包裹著紫紅色火焰,看起來非常絢麗.

而丹冰豔的身上也有火光在**不定,漸漸形成了一副火焰鎧甲,只是臉上的蒼白變得甚了些,顯然施展這些的負荷極大.

"這是?"蕭炎從未見過這樣的情形,不禁有些愕然,緊了緊手中的天火亙古尺,心中升起了一絲忐忑.

"這是極其罕見的聯合斗技,威力相疊加可不是一加一那麼簡單,沒想到他們姐弟倆竟會."

見識頗廣的淨無塵連忙叮囑著蕭炎,心底升起一股濃濃擔憂.

"哦."

盡管蕭炎也有一本妖皇送給他的聯合斗技,但從未**過,他的腦子里對聯合斗技的威力還是沒有清晰的概念.

"死吧!"

丹冰豔冷哼一聲,芊芊玉手往丹鼎的火鼎上一點一牽,小鼎立刻竄出兩條火龍.

火龍騰空,隨即爆了開來,融入到漫天的銀色符文中,符文瞬時收縮成無數根長約寸許的銀針,從四面八方朝著蕭炎暴射而去.

密如驟雨一樣的銀色箭雨上繚繞著紅色的火焰,速度之快近如閃電,來勢之猛強如奔雷,一個呼吸間便已經逼近了蕭炎.

"太快了!"(未完待續.)

上篇:正文 第一百三十章 與丹冰豔對決(一)     下篇:正文 第一百三十章 與丹冰豔對決(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