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重點更新 正文 第一百三十四章 進入內圍(一)  
   
正文 第一百三十四章 進入內圍(一)

掃了一眼眾屬下,甄劍從他們的眼神中發現,屬下對他的敬畏正在弱化,這是他所不能容忍的,他惱羞成怒。

“蕭炎,受死吧!”

“皇極九劍,第五式!”

甄劍的脖子上青筋暴跳,他改單手執劍為雙手握劍,身形躍上半空,直舉浩劍向天。

金光從浩劍上四射開來,宛若雷電一般在空中交織,鋒刃上劍芒暴漲,眨眼間浩劍已經從一把長劍變成了一柄巨劍,掀起狂風肆虐般的呼嘯,直斬向蕭炎。

這一劍,化繁為簡,去除了花哨的虛影,拋棄了多余的動作,返璞歸真還原了劍道;這一劍,劍氣被壓縮到了極致,劍芒凝實得仿如劍鋒一般。

“這就是你所掌握的最強一式?很好!”蕭炎眼中閃爍著好戰的興奮,斗氣驟然爆發,身子快速沖向甄劍,“那你也接我最強的斗技看看。”

“千尺無影!”

霎時,層出不窮的尺影幻舞在蕭炎四周,劈出無數道若隱若現的空間裂縫,看得人眼花繚亂、心驚膽戰。

“他這個斗技好強啊!”

甄劍一方有人在驚呼。

“嗯,沒想到地處偏僻帝州的小小蕭族竟能培養出如此天才!”

“再天才又怎麼樣,少爺使的,可是‘皇極九劍’第五式,可說是破天的一劍,豈是他能對付的?”

“就是,他竟然還敢分散尺影來攻擊。”

“嗯,到底是小家族的,沒有經過大家指點,怎麼可能是少爺的對手。”

......

可就在眾人話音剛剛落下的刹那,蕭炎的氣勢在須臾間積蓄到了極致,他的手在胸前微微一抖,那無盡的尺影突然合而為一化為一尺!

這一尺,威猛絕倫地迎上了甄劍的巨大金劍。

結果會怎麼樣?

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心提到嗓子眼上,眼睛一眨不眨地盯著這一幕。

“砰”的一聲,尺、劍尚未碰上,兩股力量已經撞在一起。

眾人剛感覺腳下地面發出強烈的震動,搖擺的身形還沒來得及控制住平衡,便在蕭炎一聲“破”中看見甄劍的巨劍金光潰散,劍氣歸于虛幻,然後一道狼狽的身影倒飛而出,重重地撞在崖壁上,嵌入其中。

“啊!”

甄劍一方的人全都張大了嘴,呆呆地望著這一切,根本不敢相信這一戰就這麼結束了。隨後用力地揉了揉眼睛,看到一身黑衫的蕭炎瀟灑地站立在那里,這才發現根本不是幻覺。

“少爺......”

數十名護衛驚呼著展開身形,撲向深嵌在崖壁中的甄劍。

“都給我滾開!”

在一聲從喉嚨深處迸發出的嘶吼中,甄劍從崖壁中掙紮了出來,手臂一震,甩開前來攙扶的屬下。

此時的甄劍,一身白衣勝雪、風度翩翩的形象已經蕩然無存,衣衫破爛得只余幾塊碎片掛在焦黑的軀體上,一道道血痕雖然不深但卻遍布全身,看上去狼狽不堪。他雙眸血紅地看著蕭炎,牙齒咬得“嘎嘣”直響,憤怒的火焰在胸中瘋狂地燃燒著。

眾人被甄劍喝斥,不敢再觸其怒,但也不敢遠離,只好圍在甄劍身邊細細打量著甄劍的傷勢,見其傷勢看似非常嚴重,但卻並未傷及筋骨,才在心底長舒口氣。

“這蕭炎能一招破了少爺的‘皇極九劍’第五式,還將其擊飛,怎麼可能只造成這麼輕微的傷勢?”見甄劍沒有生命之危,眾人冷靜下來一想,心中立馬凜然起來,“肯定是蕭炎手下留情了。”

一念及此,眾人心中均震顫不已。要知道,這可不是點到即止的比試,甄劍一開始就對蕭炎存有殺念,在一個絕世天才的全力以赴下,還能控制出手力度,這只能說明蕭炎的實力遠在甄劍之上!

天啊,比絕世天才還要強得多的實力,那是怎樣的實力?眾人再看向蕭炎時,眼中已經充滿了深深的忌憚,想起自己一眾一開始對蕭炎的冷嘲熱諷,禁不住冷汗直冒,在蕭炎的環視下一個個都低下了頭。

龍懿嘴角一撇,臉上的笑意越發燦爛;淨無塵忍不住鼓起掌來,掌聲在一片靜寂的山路上顯得格外響亮。

受到掌聲的刺激,甄劍再也無法壓抑心中的恥辱,眉毛斜豎起來,額頭兩側暴起了一道道青筋。

抹去嘴角流出的血,將嘴中的血沫吐出一口,甄劍面色陰沉地望著蕭炎,聲音由低到高,漸漸咆哮起來:“怎麼可能?不可能,這絕對不可能!蕭炎,你肯定服用了什麼能瞬間大幅提升實力的丹藥!是也不是?”

聽著甄劍的話,蕭炎心中直想笑,心道:“笑話,對付就你這樣的,小爺我還需要依靠丹藥?小爺我原本就有與五星巔峰斗帝一戰的實力,突破到四星巔峰後,尺法斗技‘千尺無影’練到七百七十七尺合一,再加上靈魂之力達到半意階,小爺我即便面對六星初期甚至一般實力的六星中期,也有信心與之抗衡。”

“而且,經過對‘皇極九劍’前面幾式的試探,‘皇極九劍’與‘千尺無影’的品階乃在伯仲之間,如果你能將‘皇極九劍’修煉到第七式,或許與我還有得一拼,但你只練到了第五式,如何是我的對手?”

望著已經徹底失態的甄劍,蕭炎眼中的不屑之色更濃,他指著甄劍冷冷說道:“這你這樣,還想做人族盟主的接班人?技不如人就心姓大亂如瘋狗一般血口噴人,如此心態,就算天賦再好,也配不上‘絕世天才’四個字!”

蕭炎接著搖了搖頭:“盛名之下其實難副,你不過徒有虛名罷了。”

蕭炎的話如一把尖刀插進甄劍心中,還狠狠地轉上幾圈;又如重重的一巴掌扇在甄劍臉上,將甄劍所余不多的顏面一把扇光。

甄劍只覺得臉上火辣辣的燙,他呆呆地站在那里一言不發,“技不如人”、“徒有虛名”等在腦中交替回蕩著。

想他甄劍五歲開始練劍,十歲便初悟劍道,被譽為甄家萬年難得一見的天才,更得家主親自指點。沒想到,他沉浸于“皇極九劍”的修煉數萬年,最後竟輸在一個才來斗帝大陸沒多少年的年輕斗帝手上,最可恨的是,這人還是他極為瞧不起的甄家附屬家族的人。

甄劍越想越難以釋懷,他臉色漲紅,進而發青,驟然抬頭間凶狠的光芒從眸子中射出,突然歇斯底里地大叫起來:“蕭炎,你以為你就贏了嗎?你錯了!本少爺還有絕招,今天你一定要死!”

蕭炎沒想到甄劍竟如此不識好歹,他輕蔑地笑笑,臉上厭惡之色更濃。可一想起甄妮的叮囑,蕭炎只好強壓下殺之而後快的心思,緩緩說道:“在我遇到的幾個絕世天才中,你是最不堪的一個。看在甄妮的面子上,今曰我不殺你,你好之為之吧。”

說完,蕭炎不再理會甄劍,揮手招呼龍懿與淨無塵離開。

蕭炎的無視深深刺激到了甄劍的自尊,令甄劍徹底失去了理智,甄劍恨恨地從牙縫中擠出了怒不可遏的七個字——“皇極九劍,第六式!”

“少爺!萬萬不可啊!”

甄劍身邊的護衛立馬驚慌地勸阻,臉上布滿了焦急之色。

他們都知道,甄劍只完全掌握了“皇極九劍”的前五式而已,雖然已經窺見了第六式的門檻,但離真正掌握第六式還差著十萬八千里,此時如果強行使出第六式,一個掌握不當便極有可能被斗技反噬,後果不堪設想。甄劍要是出了什麼意外,他們沒有一個能逃脫護主不力的罪責,他們怎能不急?

可惜,極度的憤怒已令甄劍喪失了理智,此時的他心中只有一個念頭,那就是無論付出多大代價也要擊殺蕭炎。因為,只有殺了蕭炎,才能洗刷掉所有恥辱。

甄劍一揮手,插在崖壁中的浩劍“嗖”地從崖壁中飛出,如一道閃電落在甄劍手上。甄劍雙手持劍,不要命地催動斗氣到浩劍中,頓時,劍芒如霜,森冷的能量波動仿佛能毀滅萬物,整個空間都開始不斷震顫、扭曲……

只是,甄劍根本掌控不了第六式的巨大力量,他的雙手劇烈顫抖著,血珠從全身毛孔中不斷滲出,染紅了身軀,整個人彷如從地獄中爬出來的惡鬼般可怖。

“少爺,趕快住手啊,這劍法的反噬你承受不了,會有生命危險的!”

甄劍一方眾多護衛見情況不妙,再也顧不了那麼多,沖上去攔在甄劍面前,希望能讓甄劍清醒過來。

“全都給我滾開!”

劇痛撕裂著甄劍的每一寸肌膚,甄劍的臉龐已經扭曲得猙獰可怖。可他非但沒有停手,反而揮劍下壓。

在劍鋒劈出的轟鳴聲中,山路碎裂,山石被卷到空中,再被毀滅的力量旋轉著壓下,一眾斗帝根本無法抵擋,被劍氣卷起的疾風盡數掃飛,露出前方不遠處蕭炎三人的身影。

“如此不識好歹,那我就成全你!”

感受到劍氣襲來,蕭炎眼中驟射出冰冷的殺意。

踏步,揮尺,蕭炎的動作一氣呵成,“千尺無影”已經再次揮出,一股龐大的威壓如大山崩塌般砸壓下來。

厚重的尺身上青灰色火焰帶起炙熱的斗氣,令空氣都隱隱有焦灼之意,瞬間就將甄劍第六式的氣勢完全壓了回去。

這一回合的交鋒仍然沒有懸念,天火亙古尺以摧枯拉巧之勢摧毀了浩劍的劍氣,擊潰了浩劍的劍芒,甚至把甄劍身上那層璀璨金甲也擊碎成點點金光。

此時,甄劍已經空門大開,蕭炎的重尺只要再進幾寸,甄劍必定血濺當場。

就在這生死攸關的時刻,在甄劍一方一眾斗帝驚恐的目光中,蕭炎的眼角急促地跳了跳,眸子深處閃過一絲猶豫,左手突然猛地拍出,擊在握住重尺的右手手腕處,同時右手一松,天火亙古尺擦著甄劍胸側斜飛出去,深深沒入崖壁中,發出如驚雷一般的暴響,碎石卷著沙粒騰起一幕彌天黃霧。

眾人全都倒吸了一口冷氣,這重尺若擊在甄劍身上,甄劍恐怕連渣都不會留下。(未完待續。)

上篇:正文 第一百三十三章 對戰甄劍(三)     下篇:正文 第一百三十四章 進入內圍(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