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重點更新 正文 第一百三十五章 黃雀在後(三)  
   
正文 第一百三十五章 黃雀在後(三)

“好,好,好!”黑衣男子氣極而笑,“看來你們已經藏匿在這里很久了,只是不知道你們有沒有那個實力能拿走老子的東西!”

“有沒有那個實力,得問它。”

蕭炎手掌輕探而出,手心上緩緩凝聚出一朵青灰色的火蓮。

小伊也從蕭炎的頭頂冒了出來,****的臉蛋上大眼睛滴溜溜地轉著,胖乎乎的小手上凝出一朵縮小版的火蓮。

兩朵晶瑩剔透的火蓮反襯著夕陽的光,美得令人心醉,可其微微旋轉間將周圍空間灼燒出絲絲裂縫卻證明著它的威力一點都不能小覷。

“天火?你竟然擁有天火?”

望著兩朵火蓮,黑衣男子及幾名部下同時眼瞳一縮,驚駭得失聲之余眼中盡是深深的忌憚。

“能死在我的天火之下,你們也可以瞑目了。”蕭炎微微一笑,然後對小伊說道,“一直沒機會讓你出手,這幾個就讓你玩玩吧。”

玩玩?黑衣男子差點沒被蕭炎這話氣死。

雖說自己在剛才一戰中斗氣消耗極大,實際戰力不及巔峰狀態下的一半,可怎麼說自己也是當地小有名氣的天才,面前這個清秀青年居然說那個小嬰兒對上自己幾人是玩玩?

掃了一眼在一旁環抱雙臂、若無其事作壁上觀的淨無塵、龍懿二人,一副那小嬰兒對付自己幾人還真的是玩玩的神態,這種**裸的輕視讓黑衣男子怒不可遏。

“去死吧!”

怒火上湧的黑衣男子腳下一跺,留下了一個淡淡的殘像,巨大的刀鋒帶著濃濃的殺氣劈向蕭炎的腦袋。他要把蕭炎與蕭炎頭頂的小伊劈成兩半,方解心頭之恨。

黑衣男子一動,其身旁的幾名斗帝也緊隨而上,揮舞著兵刃呼嘯著撲向蕭炎。

“咿呀咿呀。”

小伊似乎非常不滿黑衣男子幾人對自己的輕視,小嘴一噘,蕭炎手上的火蓮立刻飛到小伊面前。

小伊小手一指,兩朵火蓮同時脫手射出,飛向黑衣男子幾人。隨之小伊又雙手合攏,一朵朵火蓮仿佛早就存在一般,根本無需凝聚過程地出現,接連飛向前方。

小伊的行動展現出了一個宇,那就是——快!

身處半空的黑衣男子幾人臉色驟變。

這麼快!怎麼可能?黑衣男子根本沒想到一個小小嬰兒會這麼厲害,發射火蓮的速度會這麼快,更沒想到火蓮的恐怖遠超他的預料。

火蓮尚未及身,撲面而來的熾熱已經讓幾人近乎窒息,幾人想要躲閃巳經來不及,唯有匆忙間將兵刃護在身前,希望能擋下火蓮的攻擊。

可一直在沉睡中消化天火能量的小伊再次醒來,實力豈是黑衣男子幾人能夠抵擋的?

火蓮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在黑衣男子幾人面前接連炸開,樹林中央頓時升起了一朵朵小蘑菇云,轟鳴的爆炸席卷起如龍卷風一般的熱流,空氣的溫度在急劇上升。

幾人的兵刃在火蓮恐怖的高溫下就如紙遇著火一般,僅僅一瞬便化成了鐵水。

“不好!”

可黑衣男子眼中的憤怒還沒來得及**為驚慌,幾人便已經在蘑菇云下化為灰燼,只留下幾十枚納戒從空中落下。

“哇,小伊這麼厲害!”

淨無塵不可置信地張嘴望著在蕭炎頭上得意洋洋搖著小沖天辮的小伊,好半晌都沒反應過來。

龍懿也驚奇地打量著小伊,仿佛不認識眼前這個小家伙了一般。

“我的小伊越來越厲害了。”

蕭炎也吃了一驚,狂喜著將小伊從頭頂抱下來,溺愛地摸著小家伙的頭。

小伊微眯著眼依偎在蕭炎懷中,似乎很享受蕭炎的親昵。

“這小家伙,還真會賣乖。”

見蕭炎逗弄著小伊,淨無塵自覺地打掃起戰場來。

“蕭兄,快來看!”

“怎麼了?”

淨無塵的叫聲把正與小伊嘻戲著的蕭炎和龍懿吸引了過去。

“好多魔核!好多龍紋幣!”

淨無塵歡喜地將一枚枚納戒里的東西抖落出來,魔核、丹藥瓶、武器裝備、龍紋幣等在地上堆積如山,明晃晃閃爍著璀璨的光芒。

丹藥和龍紋幣蕭炎並不放在眼里,可一大堆魔核還是讓蕭炎心中壓抑不住地湧起一陣興奮。

這次收獲的魔核四星居多,估計是這幾十名斗帝原有的,但五星魔核也不少。如此下去,南爾明、紫影以及浪天甚至沐兒都可以快速提升實力了,不久之後自己就可以再擁有幾名六星斗帝,實在是太好了。而且這些武器裝備自己雖然看不上眼,可用來培養蕭府的勢力還是相當不錯的。蕭炎心花怒放,對內圍之行收獲的渴望變得火熱起來。

“這下可賺大了,不費吹灰之力啊。”淨無塵手舞足蹈,眉飛眼笑,“能進入內圍的,身家果然不是外圍那些小蝦米可以比的。我建議啊,以後我們不管遇到魔獸還是人,都不要放過,神擋殺神,佛阻弑佛!”

淨無塵興奮地嚷嚷著,手不自覺地拍著龍懿的肩膀,越拍越重,直到被龍懿狠狠剮了一眼後才悻悻然收回手。

“把東西收起來吧。剛才的打斗動靜不小,很容易引起注意,我們先離開這里再說。”望了一眼漸漸沉下去的暮色,蕭炎謹慎地提醒道。

“好。”

不過片刻,所有戰利品都被淨無塵收拾好,就連戰爭鱷魚的尸體也沒落下。

“走吧。”

“這個小娃娃呢?”淨無塵指著趴在蕭炎頭頂已經呼呼大睡的小伊說道,“就這樣頂在頭頂啊?”

“蕭兄你一身黑衣,與夜色無異,可頭上頂一個粉紅的‘小燈籠’,在夜色中是不是太顯眼了?”淨無塵小聲建議著,聲音壓得很低,生怕吵醒了小伊。

剛才才見識了小伊的威力,他可不想被憤怒的小伊變成烤豬。

“哈哈,你不是說要遇神殺神嗎?那我們還隱藏身形干什麼?小伊出不出來也就沒什麼關系了。”蕭炎笑道,身形一飄落在不遠處一棵樹下,“你看,這內圍山高林密,與外圍空曠的一目了然不一樣,若想看到小伊,除非離我們很近。”

“放心吧,只要有人或者魔獸靠近,都在我靈魂之力的感應范圍內,在他們未發現我們之前我就已經先發現他們了。”蕭炎摸了摸鼻子,“最重要的是,小伊自己肯定不想回去。”

“咿呀咿啊。”

看似沉睡的小伊驀然跳了起來,眼笑眉飛地抓著蕭炎的頭發得意地笑著,顯然是聽到了蕭炎的話開心得不得了,但望向淨無塵的眼神卻隱隱有著不善的火焰在跳躍。

“這小家伙,竟然在裝睡。我剛才還在想,怎麼出來之後還會睡著呢,原來是怕我叫它回去啊。”蕭炎恍然大悟。

“那能不能收斂一點?”

淨無塵小心地望著小伊,還是忍不住提醒了一句。

“這個沒問題。”

見淨無塵一再善意提醒,蕭炎用手指戳了戳小伊。

“咿呀。”

小伊對著淨無塵小鼻子一皺,哼了一聲。不過,只要不回蕭炎體內那暗無天曰的世界,小伊對其它要求倒不抵觸,它拍了拍手,將繚繞在身外的火焰收回到身體中。

火焰一消失,穿著粉紅肚兜的小伊與一個**的小嬰兒並沒多大區別,但若仔細端詳,便可以看到,小伊的雙瞳中有火焰在燃燒,半透明的皮膚下也隱隱能看到一片紅色火浪在緩緩流動。

“好了。”蕭炎贊許地點了點頭,“走吧,我們繼續前行,目標內圍深處。”

說完,蕭炎腳尖輕輕一點,身形正欲飄出,卻驟然一頓,目光落在腳下。

在蕭炎的腳下,靜靜地躺著一片舊得泛黃的紙片,僅有巴掌大小,上面沾著不知是人還是魔獸的血。

如果不是蕭炎有著超乎常人的敏銳,還真會將它看成一片落葉而已。

蕭炎俯身撿起紙片,抹去上面的汙垢,看著繪在其上的圖案,眉頭漸漸蹙了起來。

“發現了什麼?”龍懿湊了過來,好奇地盯著蕭炎手頭的紙片。

“好像是地圖。”淨無塵定睛一看,驚喜地叫了起來,可一看到地圖的斷裂處,頓時就像泄了氣的氣球一般,“不過是一張殘圖而已,沒什麼用處,害小爺白歡喜一場。”

蕭炎沒有說話,眼神停在紙片上若有所思。

淨無塵撇了撇嘴:“就算是藏寶圖又如何,蕭兄你可知道要找到另外一半的幾率有多低?”

“那倒未必。”夜風拂起,蕭炎從沉思中抬起頭來,伸手捋起幾縷遮了眼睛的發絲,“從這尚未干涸的血跡和一抹就掉的汙跡看,這地圖應該剛掉在地上不久。”

“如此便可以斷定,這張地圖一定是從那些斗帝的納戒中掉出來的。”蕭炎瞳孔中閃爍著一絲期待,“在眾多魔核和金幣的光芒下,這形如枯葉的紙片的確容易被忽略,所以,另外的殘圖說不定就在我們附近,或者還在納戒中。”

“無塵,你再將所有納戒都搜一遍。龍懿和我再仔細搜索一遍附近地面,注意不要被落葉混淆了視線。”蕭炎接著說道,“一定要快,我們在此地的逗留時間不能過長。”

“好。”龍懿立刻點頭,雙指在眼瞼上抹過,眸中頓時射出形如實質的雷電之光,正是龍懿所獨有的雷電之眼,可以大大增強視野,所視之處沒有任何東西可以遁形。

淨無塵心念一動,在一個個納戒中搜起來。

可隨著淨無塵和龍懿的接連搖頭,蕭炎的心漸漸失落。

“看來是我奢望了。”蕭炎自嘲地笑了笑。

“蕭兄不必在意,這機緣之事本就是天意,勉強不來的。”淨無塵安慰著蕭炎。

“我沒事,這隨緣的事本就應該得之欣然、失之坦然。”蕭炎嘴角擠出一絲微笑,“何況我們的收獲已經相當不錯了。走吧。”

“嗯,前路漫漫,好東西還多著呢。”淨無塵叼起一根卷葉,跟著蕭炎向前走去。

可淨無塵才走出一兩步,就被龍懿喝住了——“淨無塵你別動!”

“嗯?”

淨無塵轉過頭來,眼中是深深的困惑。

蕭炎也回過頭,望著龍懿怔了怔,不明白龍懿所為何事。

“把你的腳抬起來!”

龍懿快步走到淨無塵身邊說道。

“干什麼?”

聽著龍懿命令式的語氣,淨無塵心中有些不爽,可還是在蕭炎的注視下將腳抬起,鞋底側翻。

三人頓時呆滯了,淨無塵的鞋底上赫然粘著一張殘圖!

蕭炎看了看手里的地圖,又看看粘在淨無塵鞋底的那張殘圖,臉上漸漸揚上了淡淡的笑。

“小爺啥時候踩上的?”

淨無塵咽下一口唾沫,慢慢從鞋底揭下地圖,遞給蕭炎。

蕭炎沒有說話,只是將兩張殘圖拼在一起,撕裂處居然吻合得天衣無縫。

淨無塵眼睛瞪得比燈籠還大,龍懿的小臉上也綻開了笑容。

“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工夫。這運氣來了,還真是擋都擋不住。”蕭炎欣喜地望著龍懿,激動得語氣都有了些許顫抖,“龍懿,你是怎麼發現的?”

“多虧了我的雷電之眼,剛才他抬腳的時候我正好眼光掃過,看見他鞋底邊緣露出的一絲黃色與落葉截然不同。”龍懿有些得意地笑了笑,“這張地圖差點就因淨無塵的臭鞋埋沒在這里了。”

“你......”淨無塵被龍懿的玩笑話激得一陣語噎,但很快就變得比龍懿還要得意,“那是小爺我運氣好,隨便走走都能踩到殘圖。”

未等龍懿有所反應,他搓了搓手,不知是因為好奇還是為了岔開話題,催問著蕭炎,“快看看是什麼地圖。”

“的確是一張藏寶圖。”蕭炎面露笑容,指著地圖中間的一行小字說道,“你看,拼合之後上面的完整題字——‘逢九九之數,陰陽顛倒之刻,逍遙寶庫開啟,有緣者可進’!”

“天哪!”淨無塵失聲驚呼,“蕭兄你的運氣已經逆天了啊!”

龍懿金色的睫毛連眨數下,一抹欣喜浮上小臉,看看蕭炎又看看那張藏寶圖,咧開了嘴笑了起來。

“哈哈哈,都是托你們的福。”蕭炎大笑,可似乎又想到了什麼,眉頭微微蹙了起來,困惑地問道,“不過,這‘九九之數’是什麼意思?‘陰陽顛倒’又是什麼意思?”

“你說的那些小爺我都不明白,我覺得只要找出寶庫的地點,一切都好辦。”淨無塵建議道。

“說的也是,那你看看地圖,能不能找出寶庫所在的位置?”蕭炎將地圖遞了過去。

淨無塵接過地圖,細細端詳了幾遍,眉頭越皺越緊。

“怎麼,看不出來嗎?”蕭炎詢問。

“這好像是遠古浩劫之前繪制的地圖,如今斗帝大陸的地貌已經大有變動,地圖上繪制的這個地方太過陌生,小爺我雖然號稱‘萬事通’,也看不出來。”

淨無塵老實地回答,蕭炎與龍懿一下顯得很失望。

“這樣不是更好嗎?連小爺都找不到位置,證明此地被人捷足先登的幾率很低,估計之前得到這個地圖的人也沒能尋找到地方。”淨無塵看著一臉失望之色的兩人笑道,“不過,你們也別擔心找不到地方,小爺有個朋友精通此道,無論天文地理還是星空地圖,沒有他不了如指掌的,哪怕什麼‘九九之數’和‘陰陽顛倒’,我估計他也能破解。”

“真的?”

蕭炎一喜,腦海中又浮現出南爾明與嘯戰帶回來的那個鬼臉玉佩。

那個地圖從甄妮拿去拓印至今,還沒有任何消息,可見破解藏寶圖有多難,淨無塵口中的朋友真的有這通天之能嗎?

“但你也說了,這可能是遠古浩劫前的地圖,你朋友真的能破解嗎?”

“我這個朋友啊,本來在**上有著極佳的天賦,如果他專心**,雖不敢說會是絕世天才,成為超級天才那是一定的。可他偏偏迷上了遠古的奧秘,于是把幾乎全部精力和時間都花在了研究遠古奧秘上。如果他都不能破解,我想斗帝大陸上也就沒幾個人能破解了。”

淨無塵很有把握地笑笑。

蕭炎放下心來。他相信,一個這樣的人物無論在哪個領域投入所有心思,都肯定會取得驚人的成就。他甚至決定這次幻境曆練結束後回去問問甄妮,如果鬼臉玉佩的地圖還沒有眉目,不妨一起拿去讓淨無塵的朋友試試。

淨無塵見蕭炎臉色漸緩,接著說道:“而且此人不僅夠義氣,做人也很有原則,斷不會做出**之事。”

蕭炎感激地點點頭,看著淨無塵的眼神忍不住帶上了一絲詫異:“怎麼你認識的朋友都是些奇人異士?”

“斗帝大陸之大,無奇不有,並非所有人的目標都是**。”淨無塵自我戲謔道,“小爺我不務正業,所以認識不少研究旁門左道的家伙。”

“有些事情,並非僅憑實力就能決定,反而有些奇人異士能起到意想不到的作用。能認識這些朋友,說明無塵你也一定有過人之處啊。”

淨無塵得到蕭炎誇獎,有些得意地笑了笑,正想謙虛兩句,卻被蕭炎手指壓唇一個噓聲制止了。

“有不少人正向這邊趕來,可能是剛才的動靜引來的。”蕭炎臉色微微有些凝重,“人數不少,我們暫時避避。”

淨無塵和龍懿點頭,三人當即腳尖在虛空輕點,身形便急速射進黑暗之中,消失不見......(未完待續。)

上篇:正文 第一百三十五章 黃雀在後(二)     下篇:正文 第一百三十六章 奪得生命果實(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