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重點更新 正文 第一百三十八章 本源之力(二)  
   
正文 第一百三十八章 本源之力(二)

“我先試試,你們靜觀其變再做配合。”

蕭炎手微微向後一按,阻止了兩人的腳步,隨之身形拔起,挾帶著天火之威向前躍去——“游炎化三尺!”

之所以沒有讓龍懿他們動手,是因為蕭炎知道,面對披著重重石甲的龐然大樹,其隨便一跺一甩都必定帶著摧枯拉巧之力,哪怕是龍懿估計也討不了好,或許只有自己的天火才能克制住大樹。

而且經過蕭炎之前的觀察,發現碎岩與樹身之間雖然結合得嚴密,但也無法遮蓋住那數不盡的紅色闊葉,只要天火燒到葉子,天火之力就能順著葉子灌注進去,從內部瓦解大樹的防禦。

另外,蕭炎還有一個大膽的猜測,那就是,碎岩不過是靠大樹的能量吸附在其上,如果遭遇猛烈的碰擊,就有崩潰的可能,天火就可以直接長驅而入。

蕭炎的想法不可謂不周密,可就在蕭炎的重尺剛要擊在大樹的枝椏上時,藍色漣漪突然蕩起,迅速籠罩在枝椏的石甲上。同時,覆蓋在枝椏上的碎岩居然如活物一般蠕動著快速擴張起來,就連暴露在外的所有葉子也全都包裹上了一層薄薄的石衣,讓蕭炎無機可乘。

轟然巨響中,石屑橫飛,相比起蕭炎的天火之力,枝椏畢竟不如主干粗壯,被掃斷不少墜落地面,濺起無數塵灰。

可令蕭炎詫異不已的是,哪怕是斷裂而飛的枝椏,其上依然還覆蓋著石甲,仿佛和石甲已經是一個整體,唯有枝椏與主干的斷裂處尚有一絲可乘之機。可惜,落在上面的零星火焰經過與石甲碰撞的削弱,剛燃起又湮滅在那詭異的藍色水霧中,蕭炎這一擊無功而返。

“不可能!這不可能!”

蕭炎抽尺而退,臉上寫滿了深深的不解。

不解,不是因為斗技被破。

兩個七星魔獸巢穴中的大樹,自然有著非凡的能力,這,蕭炎能理解。

也不是因為天火無法奏效。

此處的岩石久曆高溫,對天火有著極強的抗姓,這,也在情理之中。

令蕭炎心中掀起軒然大波的,是那岩石在關鍵時刻的異變!

地面的碎岩分裂成無數形狀,竟然可以拼合得天衣無縫,仿佛本身就生長在大樹上一般,而且還能像活物一樣蔓延到大樹的每一片葉子上,這種事情,根本就不應該在發生一棵樹上,因為這是掌握了土之本源之力才能發生的奇跡!

一棵大樹,竟然掌握了木之本源、水之本源、土之本源三種屬姓的本源之力,這,已經超出了蕭炎的認知。

就算是斗帝大陸上無數萬年來再絕世的天才,甚至哪怕是九星斗帝,也無法掌握並擁有三種屬姓的本源之力。而眼前這棵大樹,卻真真實實地掌握並擁有了三種屬姓的本源之力,如何讓蕭炎不驚不懼不退?

蕭炎一退再退,眼中的駭然達到了極致。

不遠處的淨無塵和龍懿雖然沒有蕭炎親身感受的那般驚駭,可兩人也被岩石變化的一幕徹底震住了。

“吼!”

一聲興奮的聲音從參天大樹軀干內響起。

第一次嘗到了無懼天火的甜頭,大樹終于主動出擊了。無數枝椏在厚重石甲的覆裹下,如狂風暴雨般砸下,勁風將地面上的塵土吹得向兩旁飛開;石甲上更是浮現出一層暗金色金光,金光折射著從洞頂灑下的陽光,泛著金屬般的光澤,不少碎石被疾風帶起撞在金光上,響起鏗鏘之音,然後碎裂成粉塵飄飄揚揚地灑下。

此金光,比石更堅,比精鐵更硬,蕭炎眼神再變,心仿佛被一只無形的大手死死攥緊,幾乎呼吸不出來。

“這是金之本源才能呈現出的威力啊!這棵大樹,竟然還有第四個本源之力!”

蕭炎的腦袋“嗡”的一下炸開,一片空白。

“小心!”

見蕭炎呆滯在大樹的攻擊之下,龍懿大聲提醒,氣勢瞬間提升,腳掌猛地一踏,整個人快速向蕭炎沖去,雷電之槍蕩起一片光幕。

淨無塵也急忙出手,一把把鋒利的飛刀從四面八方極速刺向即將要落下來的枝椏。

感覺到不妙的小伊臉色也變得凝重起來,“咿呀”聲中火蓮不斷轟出。

“叮叮當當”之聲響之不絕,淨無塵的飛刀後發先至,可在金光之下紛紛被彈飛,只是讓枝椏下落的速度略緩了緩而已。

隨後而至的,是龍懿的雷電之槍和小伊的火蓮,在連續數聲碰撞中,枝椏被龍懿的雷電之槍和小伊火蓮的威力震得反卷回去。可龍懿身在半空無處借力,身形向著地面墜落。

——爆發出四大本源之力的參天大樹遠非之前可比,竟然連壓淨無塵、龍懿和小伊。

此時,蕭炎終于回過神來,眼睛驟然爆發出強烈的殺氣,如刀般的精芒欲要奪目而出。

這樹留不得,在這個巢穴中,大樹枝椏遍布,若不解決掉這棵參天大樹,三人根本沒有退路可言,必須要將其連根拔起,否則後果不堪設想。

蕭炎心念一定,深吸一口氣,斗氣灌注全身,天火亙古尺上火焰升騰不息,遙指參天大樹。

感受到蕭炎身上的凜冽殺意,參天大樹也急了,無數枝椏急速靠攏,合攏在一起,隱隱發出風雷般的咆哮,尚未落下,空氣已經被無形的氣勁撕裂出數道黑色的真空通道。

合攏的枝椏數量眾多,再輔以石甲的重量,不亞于一座小山,淨無塵臉色劇變,出聲提醒著蕭炎:“蕭兄,不可力敵,先暫避鋒芒再說。”

“避?如何避?這個巢穴就是這棵大樹的天下。”

“我們可以原路返回啊。”

“原路返回?這棵大樹掌握了土之本源之力,我們如果原路返回,那才是真正的找死。”蕭炎臉色不變,語氣依然淡定,“無塵不必擔心,此戰無懼。”

蕭炎的話讓淨無塵心中重新燃起了信心,可一看見即將落下的石山,淨無塵的信心又有些搖擺起來。

“龍懿,化出本體!”

“小伊,全力轟擊樹的主軀干!”

感受著頭上傳來的勁風,蕭炎臨危不懼,一條條命令快速下達。

龍懿受命,沒有半點猶豫,一聲嘹亮的龍吟響起,一條巨大的雷龍出現在巢穴中,金光閃爍的軀體充滿了壓迫感,單比體積絲毫不比落下的石山小。

“這是……”

淨無塵一見龍懿的本體,一口氣沒喘過來,差點被噎背氣。

天天被自己“小屁孩小屁孩”叫著的龍懿本體竟然是一條龍?!而且看模樣似乎還是傳說中的九玄金雷龍?!淨無塵有些發懵。

相傳九玄金雷龍乃是由雷電凝聚而成,一身防禦無可匹敵。難怪四星巔峰的龍懿可以力抗六星魔獸的攻擊,而且對雷電的掌控妙到巔峰,原來他的本體是九玄金雷龍啊!

龍懿化出本體之後,之前臉上的青澀已經被睥睨天下的龍威所取代,嘹亮的龍吟中巨大的龍尾掄起,狠狠地甩在了落下的石山上。

脆耳的炸響在半空中發出,在淨無塵愕然的目光中,石山下落的速度大為減緩,石甲的金光變得一陣黯然,緊接著,金光籠罩中的枝椏石甲出現了數條深深的裂痕。

一擊奏效,龍懿金色的眸子喜色漸現,龍尾極速揮動,劃出一道道殘影,甩、纏、擋,無所不用其極,硬生生為蕭炎攔下了所有攻擊。

龍懿本體的強悍防禦打了參天大樹一個措手不及,大樹的軀干空門大露,為小伊創造了絕佳的攻擊機會。

在蕭炎的示意下,小伊毫不客氣,手印急變中,一朵朵青灰色火蓮隨心而發,轟向參天大樹的軀干。

參天大樹又驚又恐,可枝椏覆蓋上石甲金光之後,雖然防禦大增刀劍難傷,卻失去了枝椏的柔韌靈活,再加上龍懿的阻擾,根本沒有辦法回防。

火蓮在大樹的軀干上炸開了一朵朵璀璨的煙花,肆虐的天火之力將守護大樹的金光撕裂成無數金色光點。

金光之下,大樹軀干的石甲也承受不住火蓮密集的轟炸,而且一朵朵火蓮被小伊丟在同一個地方炸開,威力一疊加,石甲很快就崩裂出一個巨大的缺口,露出了其覆裹的褐色樹身。

見情勢不妙,參天大樹驚恐不安,缺口處的石甲瘋狂蠕動起來,想趕在下一輪被襲擊前將其修補完整。

雖然土之本源之力下的石甲修複速度的確很快,可與蕭炎的身形相比,還是稍慢了一籌。

蕭炎將身法施展到極致,留在原地的殘影還沒來得及淡化,他的身形已經到了參天大樹的主干前,挾帶著強勁斗氣的“千尺無影”擊在了樹干上。

木屑四飛中,蕭炎那渾厚的斗氣勢如破竹般攪碎了大樹主干的內部,天火像找到了宣泄口的決堤洪水一般灌注而入,猛烈燃燒起來。

參天大樹立時發出一聲聲痛苦的吼聲,僅僅數個呼吸的時間,整棵大樹主干內火勢燎原,快速蔓延到了軀干的表皮和枝椏上。

遭受重創之下,大樹再也維持不了四大本源的力量,藍色水霧威力大減,火勢很快發展到了不可遏制的地步,整個巢穴成了一片火海。

“我不否認你很強,可是,長年累月紮根在一個地方,戰斗經驗近乎空白的你,如何是在血堆中經曆過無盡殺戮的我們的對手?”

蕭炎避過大樹臨死前的瘋狂反擊,腳步幾個起落間和淨無塵閃到遠處,冷冷地望著垂死掙紮的大樹。

如今大局已定,在半空中負責攔截枝椏攻擊的龍懿也抽身而退,犯不著和形如癲狂的大樹拼命。

參天大樹對蕭炎三人恨意滔天,眼見已經無力回天,狠狠地將冒著火焰的枝椏甩向三人,打算臨死也要拖三人墊底。

“可笑!在火的世界里,我就是主宰!”

冷笑聲中,蕭炎大袖一揮,枝椏上的火焰以及所有蔓延過來的火焰在蕭炎的指揮下如臂使指,呼嘯著倒卷回去,兩股相反的力量相互抵消,枝椏的攻擊瞬間被瓦解。

“多虧了蕭兄對火焰的艹控能力,否則小爺我就要變成烤豬了。”

淨無塵在火海的炙烤中斗氣急劇消耗,胸口劇烈起伏,不停地用袖子抹著額頭上快彙成小溪的汗水,直到蕭炎驅開火焰才喘了口氣。

“就算我不出手,龍懿開啟雷電護罩也不會有事。”蕭炎望著狼狽的淨無塵笑道,“畢竟蔓延過來的只是天火點燃木頭的火焰而已,不是純粹的天火之力。”(未完待續。)

上篇:正文 第一百三十八章 本源之力(一)     下篇:正文 第一百三十八章 本源之力(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