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重點更新 斗破蒼穹之無上之境 第一百四十七章 被暗算的怒龍(三)  
   
第一百四十七章 被暗算的怒龍(三)

"妖狐族?"蕭炎對斗帝大陸的各種族不熟,惑然詢問.

不待怒龍回答,自稱萬事通的淨無塵便搶先對蕭炎介紹道:"妖狐族,乃是妖族中頭腦最為靈活,有'智囊之族’之稱的種族."

怒龍對淨無塵的介紹點頭認可,接著說道:"貝狐這人我雖與其有過幾面之緣,但並不是很了解,只知道此人不僅擅于計謀,而且擁有超級天才的實力,是個不可多得的人才.見他帶人想與我同行,一來,同為妖族,我不便拒絕;二來,我也想,有貝狐這些人同行,大家都更安全了,而且隊伍中有了出謀劃策打理一切的人我也樂得輕松,于是我就答應了."

說到這里,怒龍的額頭青筋直跳,他眼中的怒火簡直可以燒融一切,他一拳捶在大腿上,恨道:"可我萬萬沒想到,這卻是引狼入室!"

"怒龍兄尚未恢複,少動怒."蕭炎提醒怒龍,待怒龍的情緒漸漸穩定才問道,"我明白了,那個具有超級天才實力的貝狐自襯在重點培養對象終極賽絕不是你的對手,所以要將你除去.但我不明白,怒龍兄你有自己的一幫人馬,就算貝狐的人在人數上比你多不少,可依你的戰力,也不至于要落荒而逃啊!"

怒龍黯然,頓了一頓才開口:"唉!我哪有什麼一幫人馬?那些人啊,不過是想在幻境中得到我的庇護而已,與我並無深交.彼此更談不上有什麼情義."

"說起來,還是怪我對此完全沒有想到.哦,忘了告訴你們.妖族對重點培養對象競選者有很嚴的保護規定:在重點培養對象終極賽開始之前,無論是誰,如果沒有非解決不可的個人恩怨或者哪個重點培養對象競選者做了什麼十惡不赦的惡事,凡膽敢私下對重點培養對象競選者進行陷害或者迫害的,一經發現,必嚴懲.正是這條嚴規,使我根本沒想到他們會對我動手.那個貝狐借打理團隊事務之名.接近跟著我的那些妖族精英,憑借三寸不爛之舌,居然說動了他們!"

蕭炎聽後頗覺蹊蹺.不由插了一句:"我看不那麼簡單,能讓那麼多妖族精英不惜甘冒觸犯族規的風險對你動手,這個貝狐除了口才好之外,估計還許諾了天大的好處.否則.眾口難封.這事一旦泄露出去,他們就會受到妖族的嚴懲."

混沌不滅也頷首認可蕭炎的話:"嗯,蕭炎說得有理.既然妖族對保護重點培養對象競選者有那麼嚴厲的規定,這個貝狐如果不給出足夠大的好處,那些妖族精英如何肯為之鋌而走險對你動手?"

"或許是吧."怒龍眼中掠過一抹無奈,"不過,事已至今,再推究這些沒有多大意義.反正,最後的結果就是.在一次捕殺一頭六星初期魔獸後,他們趁我斗氣大量消耗,集體對我暴起發難!"

"那時我才知道,貝狐那個混蛋之前居然隱藏了實力,他的真實實力其實已經在超級天才之上,雖然還不是我的對手,但他只要除掉我,整個妖族的四星斗帝中就沒人是他的對手了."

"不過,他們還是低估了我的戰力.我暴怒之下將離我最近的十幾個妖族精英瞬間斬殺,對其他那些妖族精英產生了極大的震懾,貝狐怕我獸化將他擊殺也不敢靠近我.可那個時候我哪敢獸化啊!敵眾我寡之下,我只能趁他們心怯的那一刹殺出一條血路逃了出來.當然,我也受了不輕的傷."

此中的驚險,非言語能表述其萬一,眾人聽得一身冷汗.

怒龍見場中一片沉默,自嘲地笑笑:"我是不是很廢很窩囊?既不敢獸化催動暴龍血脈之力與他們血戰,而且還被追殺得像喪家之犬一般四處東躲西藏."

"怒龍兄此言差矣."蕭炎開口說道,"懂得審時度勢,這不是窩囊,而是真正的大勇!若怒龍兄不顧一切催動血脈之力與他們厮殺,正是貝狐所希望看到的,那才是真正的愚蠢."

混沌不滅也說道:"蕭炎說得很對,逞匹夫之勇實不可取.留得青山在不愁沒柴燒,只要你能活著離開殺戮血窟,等待他們的就將是妖族對他們的嚴懲,他們一個也跑不了!"

"我當時也是這麼想的,只要老子不死,活著出去了,他們就都完了!"怒龍直眉怒目,"可是,當我藏匿在隱秘的山洞養傷時,冷靜下來一想,我出了幻境又能怎麼樣?回族里指證他們謀殺我?誰證明?他們那麼多人,族里是信他們的還是信我一個人的?搞不好我還得背個誣陷重點培養對象競選者的罪名!你們可知道,當我每次從噩夢中驚醒,那種無力感是多少難受?!"

"多少次我真想不顧一切沖出去,拿出我全部實力將那些兔崽子給宰了!可每次我都忍了下來.不是我怒龍怕死……"怒龍的語氣突然變得非常沮喪,"而是你們不知道,我們暴龍一族的人本來就少,不知道什麼原因,數萬年來種族中血脈能夠覺醒的族人越來越少,我是所有族人的希望,只有我強大起來,才能有足夠的能力或者說有足夠的影響力去尋找出這個原因,來挽救全族沒落的命運.所以,我只能當縮頭烏龜.哈哈哈哈!只能當縮頭烏龜!"

怒龍仰天狂笑,兩行淚沿著黝黑的臉龐淌下,落在地上,也落在了眾人心上.

此時,夕陽已經西落,淡紅色的余輝將眾人所在之處染得豔紅似血.

蕭炎騰地站起身來,雙眸噴著熊熊怒火,道:"怒龍,我們既是兄弟,你的仇就是我們的仇.他們不是在四處尋你,欲殺你而後快嗎?你不是說他們謀殺你的事情你出去後也因為拿不出證據妖族無法嚴懲他們嗎?那好,等我們恢複好.就與你一起去報了此仇!哪怕尋遍整個殺戮血窟,也要將他們揪出來,為你出了這口惡氣!"

"干!"

混沌不滅,淨無塵和龍懿也都起身.與蕭炎並肩而站.

有兄弟的感覺,真好!感激地望著蕭炎幾人,怒龍突然覺得背負著種族希望一路孤軍奮戰的自己原來並不孤單,至少現在有這麼幾個肝膽相照的兄弟.熱淚盈眶的他哽咽著抬起右手,撫在左胸處躬身向著蕭炎等四人行了一個妖族最重的禮,然後直起身來,一直壓抑在心中的憋屈像是找到了宣泄口.他仰天怒吼:"貝狐,你洗乾淨脖子給老子等著!"

怒吼聲如平地春雷,余音久久不絕.直驚得盤旋在上空欲啄食死尸的兀鷹驚慌振翅.

"對嘛,這才是我在廣場見到的那個怒龍嘛!"

蕭炎贊道,與混沌不滅幾人對視間紛紛都露出欣慰之色.

就在這時,從密林中傳來一陣急促,雜亂的腳步聲.

"怒龍.你不好好像縮頭烏龜一樣東躲西藏.還敢在此大放厥詞?!真是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獄無門你自來!哈哈哈!"

隨著一道陰惻惻的聲音傳來,上百道人影從密林中掠出,幾個呼吸間已經落至蕭炎五人面前.

為首之人,一身白色狐袍罩身,手拿一把精鋼折扇,顯得文質彬彬,若非身後那條粗大的狐尾在不時甩動著.咋一看還以為是人族之人.

其身後,跟隨著一百五十余眾.體形或瘦或胖,或高或矮,都眼露喜色地將虎視眈眈的目光聚在怒龍身上.

顯然,這群人定是對怒龍發難的那幫妖族精英,為首那人正是貝狐.

原來,自怒龍從他們的襲殺中逃脫後,他們都很清楚,絕不能讓怒龍活著走出幻境,否則,他們這群人都將面臨妖族的嚴懲甚至會有殺身之禍;而貝狐更是非在幻境中殺了怒龍不可,不然,他是絕不可能戰勝怒龍成為重點培養對象的.所以,他們一直在不遺余力地四處搜尋怒龍,可惜,一直無果.貝狐乃極聰明之人,他知道,怒龍要想活著離開幻境,最終必須到內圍中心的這處荒原來,于是便帶著人向荒原而來,打算對怒龍來個守株待兔.讓他們特別高興的是,他們剛穿過密林,就聽到了怒龍的怒吼,當即以最快速度趕了過來,看到怒龍一副受傷不輕極虛弱的樣子,更是大喜過望.

見到這幫人,怒龍難以按捺住心中的憤怒,身軀劇抖間,他抄起青銅戰斧就要沖上前去,卻被身後突然伸出的一只手用力按住了肩膀.

阻止怒龍沖動的,是混沌不滅.混沌不滅按住怒龍,踏前一步擋在怒龍前面,凌厲的眼神掃視著貝狐等妖族精英,臉色陰沉,眉頭緊緊地蹙起.

不怪混沌不滅神情如此凝重,因為目前五人所處的局勢確實極為不妙.雖然有三大絕世天才,但蕭炎與怒龍剛大戰完不久,兩人都很虛弱,尤其是怒龍還有重傷;混沌不滅在全力施救怒龍後,實力連巔峰狀態的一半都不到;只有龍懿和淨無塵是巔峰狀態,可他們兩人怎麼可能是這麼大一群如狼似虎的妖族精英之敵?何況據怒龍說貝狐的實力僅比絕世天才略遜一籌而已.

不過,就在混沌不滅從怒龍身後赫然轉出的那一刹,貝狐等一眾妖族精英無不錯愕,都不由自主地後退了一步.

因為他們都認出了混沌不滅.頭上有那只獨一無二的螺旋青角,不是魔獸家族的絕世天才混沌不滅是誰?而且,混沌不滅那本是凝重的神情被看在他們眼里,卻變成了是極度的不耐煩.

"我靠,怒龍怎麼會和混沌不滅混在了一起?而且看樣子他們的關系還不淺!看混沌不滅那一副極不耐煩的模樣,如果混沌不滅出手助他,可如何是好?"

貝狐駭然,眾妖族精英也無比震驚,如在寒冬中被潑了一盆冰水般從頭涼到了腳.(未完待續..)

上篇:第一百四十七章 被暗算的怒龍(一)     下篇:第一百四十八章 誓言破謊言(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