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重點更新 武神空間 卷二 總宗風云 第四百七十三章 大越國變故  
   
卷二 總宗風云 第四百七十三章 大越國變故

一轉眼十幾年的時間過去了,自己也不是當初那個半大不小的小子了,如果放在前世的話,都是為人父母的年紀了,二姐比自己還大一些,這麼說起來到也沒有什麼,武者一貫成親結婚很晚,尤其是越是實力強橫的武者就越是如此,甚至許多武者都是孤獨終老.

本來人類結婚生孩子,就有延續生命的意義在里面,到那時對于實力強大的武者來說,他們動輒活上千年,幾千年,這種意義對他們來說幾乎不存在了.

"一個月前送到的?那就是說可能連婚禮都結束了吧!"葉希文有些郁悶的說道,這武者閉關起來,就沒有白天沒有黑夜,時光如彈指一瞬,根本沒有什麼.

雖然如此,但是沒能趕上二姐的婚禮,還是讓他有些郁悶,沒一會兒,楊問君就把家里寄來的那封信送來了,一看葉希文就知道’是父親葉空明的口吻,只是淡淡詢問了一番他現在的生活,然後簡要的說了一下這段時間的事情,好像並沒有特別的關心.

但是葉希文心中卻隱隱流過一股暖流,他知道,是葉空明性格如此,無論多關心,也只會淡淡的說,不會表現出來,但是他的關心卻是一點都不少的,這讓葉希文想起了前世的父親,不也是這樣麼?

十幾年的時間沒有讓前世的事情變的模糊,反倒是越來越清晰,葉希文知道,這是他心中的執念,雖然所有人都說,有執念不好,有執念最好的辦法就是將之斬掉,但是他自己卻知道,若是沒有這股執念,他根本就走不到如今.

這十幾年來,這是葉希文第一次收到家書,雖然一元宗遠隔千萬里,要送家書不容易,但是也並非不能,他知道,那是因為家里不想他有過多的念想,要讓他心無旁驁進軍武道.

葉希文看了一下請帖的時間,婚禮就在今天,他立刻收了請帖對楊問君兩人說道:"多謝師兄替我收著家書,那我也就不多說了,我先走了,時間有限!"

他是一刻都不想多久留,從未有一刻如此想回家的,如果是之前的話,那肯定是來不及了,但是現在葉希文實力大進,更是堪比聖境初期巔峰的高手,今非昔比,當初剛剛踏上古路,尚還稚嫩的他,現在卻已經成長成為名動一方的人物了.

"恩,師弟走吧,替我們像伯父伯母問好!"鄧水心說道’她知道葉希文歸家心切,也便沒有多說.

"恩,那告辭,等我從家里回來再行敘過!"葉希文說完,身後的惡魔之翼猛然張開,猶如兩片巨大的金色云彩,若垂天之翼,撲扇之間葉希文已然化作一道金色的流光完全消失在了兩人的面前.

"靠,小師弟真是越來越變態了!"看著葉希文不過是片刻間的功夫,就消失在了他視線范圍之內,這讓他不由得說道.

"小師弟和我們不一樣,他的前途廣夫,將來說不定要光大藏星峰的事情,就只能指望他了!"鄧水心說道.

"得,還是算了吧,我算看出來了,小師弟和三師兄他們是一路貨色,強則強矣,但是要光大一個傳承,靠這些人是沒用的,還得是我們這樣任勞任怨,吃苦耐勞的!"楊問君嘿嘿一笑.

鄧水心只是白了他一眼,卻也沒有反駁,如果光憑強者就有用的話,那麼藏星峰早複興無數次了,曆代藏星峰傳人雖然少,但是每一代都是蓋世高手,但是藏星峰依然荒廢到了現在,守著家業是沒問題,但是弱是想發揚光大,實現複興,那卻是不能的.

身後的真武學府越來越小,雖然他飛的又快又急,但是以他現如今的身份,卻是無礙,展開翅膀,飛臨曾經路過的古路,當年一年多的時間,葉希文曆經生死,一路磨練,這才堪堪踏上了真武學府的大門,這一轉眼十年時間匆匆而過,再度飛臨故地,不由得感慨萬千.

十年過後,這條古路再也看不到模樣,只依稀還留著他們這一代人的傳說,待得百年時光匆匆過了,新的一代踏上同樣的古路,重複前輩曾經經曆過的一切的時候,一切又是一個輪回.

葉希文現在的功力和當初有云泥之別,化身金光幾乎撕裂了長空,不過是半天的時間,就從真武學府趕回到了東南域十國,印入眼簾的已經是大明帝國和東南域十國的邊界順安府.

"不遠了!"葉希文歎道,當真正返回故鄉不由得有些近鄉情卻,當初幾人一起結伴上路,現在卻只剩下他一人回來,劍無塵還在真武學府之中,小狼也回了萬妖島,連葉果都陷入沉睡之中,十年的時間物是人已非.

對于葉希文來說,大越國,一元宗就是他在這個世界之中的故鄉,近鄉難免情卻.

不過當他真正踏上大越國的土地的時候,卻發現遠遠不是他所想象的那般,甚至比他想象的還要惡劣的多,到處都是戰火紛飛,混亂無比.

以前大越國雖然有些許的戰火,但是大體上還是保持安定的,但是現在,卻發現,整個大越國似乎都陷入了戰火之中,村莊上火光沖天,一聲聲慘叫聲.

隨處可見亂軍沖擊城鎮,而且都不是大越國本身的軍士,有許多都是鄰國的.

"這是怎麼回事?"葉希文有些疑惑,一路上他已經斬殺了數百亂軍,一些亂軍都已經殺紅了眼睛,見到葉希文竟然也敢動手.

就都被葉希文給斬殺了,現在葉希文再也不是十幾年前那個初出茅廬的毛頭小子了,在東南域這個地方,他不怕任何人.

驀地,一男一女,兩道身影從天空中急速掠過,男子約莫著二十五六歲模樣,一身華貴長袍,貴氣逼人,而那女子約莫著二十歲上下,和那男子有三四分相似,亦是一身華貴的袍服.

不過兩人這時候都一陣慌慌張張的從葉希文身邊掠過.

"是流云城的弟子?"葉希文一愣,沒想到,竟然會是流云城的弟子,相對于其他勢力來說,流云城的弟子和大越國皇家是走的最近的,基本上都是大越國的一些貴族的後裔,因此裝扮上也是最華貴的.

不過還未等他細想.

"站住!"緊接著,前面一陣呼喝聲.

葉希文抬頭望去,卻見一群身著銀色長袍的武者飛在高空之中,呼嘯而來,將三人圍住.

"你們是銀光山莊的人?"葉希文皺著眉頭說道,之前從萬妖島上回來之後,葉希文對于這些東南域各國的勢力都惡補了一番,而這個銀光山莊正是大越國死對頭大吳國境內的一個大勢力,其勢力和地位,就和大越國境內的一元宗相仿佛.

但是一般來說,這些人是不能出現在大越國的,不然就是對大越國諸多勢力的挑釁,尤其還是死敵的勢力,就更是如此了.

現在的大越國到底是什麼狀況,竟然話死敵的勢力給突入到了現在這個位置.

這已經是到了極其危險的境地了,大越國五大勢力雖然相互之間都是相互牽制,相互暗地里下黑手,但是對外的態度上,還算得上是比較一致的.

"你是什麼人?"這一群銀光山莊的武者之中大部分都是真道級別的武者,其中有一些是傳奇級別的.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葉希文冷聲喝道,皺著眉頭.

"大膽!"一人怒喝到.

"這人一看就是越國五大勢力的余孽,正好抓了一起!"一人提議說道.

"余孽?"葉希文眯了眯眼睛,一只大手瞬間抓出,那個提出這個提議的武者瞬間就被他抓在了手中,猶如老鷹提小雞一般抓在手中,這個真道巔峰的武者在葉希文手中比起螻蟻也強不了多少,根本不是對手.

"有人可以告訴我,這到底是發生了什麼事情麼?"葉希文說道,從他接到信來看,算上送信的時間也就是兩三個月前,大越國應該還沒有什麼事情,不然的話,他父親也不會同意在這種情況下讓二姐成親,那麼在這短短的兩三個月的時間里,都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

"你是什麼人,難道你要和我們銀光山莊為敵麼?"有一人出來喝道,對葉希文很是忌憚,畢竟一個真道高手,在葉希文手中竟然毫無還手之力,被隨意揉捏.

而那一對男女也有一種得救了的感覺,雖然剛才他們匆匆而過沒有看清楚這人的樣子,不知道是誰,但是顯然應該也不會是什麼敵人.

"趕緊放開他,不然的話,不單你要死,就連你所在的勢力都可能有滅頂之災,最好就是投靠我們銀光山莊,我們可以保你不死,不然的話,我們讓那個你死無葬身之地!"那個為首的武者喝道.

"噗!"那人話音未落,那被葉希文抓在手里的高手瞬間被葉希文捏爆,一陣血光飛濺.

上篇:卷二 總宗風云 第四百七十二章 跨入半聖中期     下篇:卷二 總宗風云 第四百七十四章 我等他們過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