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重點更新 武神空間 卷二 總宗風云 第四百七十九章 罪在葉希文  
   
卷二 總宗風云 第四百七十九章 罪在葉希文

"轟!"可怕的血氣席卷了出來,空間像是波紋一般,迅速都懂了起來,擴散向四面八方.

瞬間這無盡的虛空就像是一幅幅的畫卷被生生撕裂了開來,可怕無比.

血se的浪濤席卷了下來,整個di dū之中的人都有種郁悶的想吐血的感覺.

"大家全力出手,我們已經沒有退路了,這個血衣公子根本就是一個瘋子,城破了他就要屠城了!"有人高喊道,這個血衣公子瘋子之名早已經傳遍了整個東南域,但凡他出現在戰場之上,只要稍有反抗,那麼必然是整城整城的被屠戮,有許多勢力,就是被這種瘋狂的殺戮嚇破了膽子,不得不投降的.

這個叫血衣公子的家伙,根本就是一個瘋子,事後投降根本就沒有用,哪怕只是輕微抵抗,也要面臨屠城.

這時候所有di dū之中的人都前所未有的萬眾一心,他們都知道,一旦城破,他們就只有死路一條,根本沒有任何僥幸逃生的可能xing.

要知道,雖然這血衣公子只有一個人,但是他身後還跟著數百萬聯軍士兵.

在眾人萬眾一心之下,di dū搖搖yu墜的防禦陣法再度被撐了起來,各種法器也都紛紛朝著天空中的那個血衣公子砸去,形成浩浩蕩蕩的法器浪chao,鋪天蓋地,聲勢嚇人,殺氣席卷而起,虛空之中無盡的云層都被割裂了.

齊高陽只是這萬眾齊心的武者中的一個,雖然他只是一個先天巔峰的高手,在di dū芸芸眾生之中都算不上是強大的高手,但是這個時候他卻沒有別的辦法了身後是他的家人,是他的親友,別無後路.一旦失敗.就會被屠城.

他緊張的看著那漫天的法器chao,成敗在此一舉了,他不能失敗.

但是那血衣公子卻沒有絲毫被嚇住的樣子.只是簡單的冷哼一聲,腳下猛然一踏,頓時以他的腳下為中心.形成一圈一圈的血se波紋,那些砸過來法器,閃爍著殺機,神芒,凝結成一群,紛紛砸落到那一層血se的波紋之上.

那血衣公子甚至都還沒怎麼動,只是走出了一步,踏出的漣漪瞬間就將那些法器猛然絞碎.

"嘭!"

"嘭!"

"嘭!"

那些法器在他的血se波紋之下,像是玻璃做的一般.一觸即潰,完全崩碎了開來.

"噗!"

"噗!"

"噗!"

di dū之中,無數武者紛紛一口鮮血噴灑了出來.結合他們心神的法器被人瞬間絞碎.連他們也受到影響.

齊高陽更是只覺得渾身猛顫,喉嚨口一甜.猛然一口鮮血噴了出來,眼前逐漸變的模糊了起來,猶如遭受重創一般,直接倒了下去,雖然不是直接沖著他來的,但是這股力量可怖之極.

血se的波紋越來越厚實了起來,甚至連偽聖器也開始被絞碎,在di dū的上空形成了厚厚的一層血云,異常的恐怖.

血衣公子冷笑一聲:"不自量力!"

他腳下的血云越來越厚重,其中甚至還有血se的閃電在其中沸騰和閃爍.

"轟隆隆!"

那血云之中,無數的血氣凝聚成了一杆杆血槍直刺到di dū之中,無數人在這一杆杆血槍之中,被直接釘死在地上,di dū在一瞬間密布著血se的槍林,一聲聲慘叫聲想起,在一瞬間di dū的人全部死絕.

無論是半聖還是平民,都全部在一瞬間被殺死,沒有辦法逃離,聖境強者在東南域足以鎮壓一域的恐怖實力在這血衣公子的身上體現的淋漓盡致.

聖境是超凡入聖的開始,和聖境以下的武者有著本質上的差別.

被那些血se的長槍紮中的人們,身上的jīng血瞬間被吸收一空,順著血se長槍一路彙聚到那血衣公子腳下的血云之中,湧入他的身體之中,讓他渾身一陣舒暢,身上湧現出血se的光芒,身上隱隱泛著血se的鱗甲,襯得他這個時候享受的表情有幾分猙獰和可怕.

他身上的氣息又更盛了幾分.

"小師弟,不好了!"那血衣公子還在享受那些血se的能量,這時候一個玄衣老者腳踏虹光而來.

"去一元宗那些人都失敗了,聽說是來了一個強勢的人物!"那老者年紀明顯比那血衣公子還大的多,但是卻心甘情願的朝著這血公子行禮.

"可能是聖境強者!"那個老者想了想又說道.

"聖境!"那血衣公子臉上露出幾分邪異的笑容,有幾分猖狂和扭曲,"這些凡人身上的jīng血才有多少,一個聖境抵得上殺這些螻蟻千百萬!"

"我想最好盡快處理掉他們,我們齊國大軍雖然已經貢獻了諸多地發那個,但是時ri還短,那些人還遠遠沒有真正臣服,如果我們這邊動作慢了,那些野心勃勃之輩,恐怕就要反複了!"這個老者臉上有幾分憂慮的說道."就怕到時候那些余孽的聖境老祖回來了,那麼麻煩就大了!"

他心中難免有所憂慮,就和他們齊國一般,其他國家之中能屹立不倒的大勢力,幾乎背後都有聖境老祖的影子,只是這些聖境老祖往往都在外游曆,但是那不代表他們什麼都不管了,只是他們可能遠在千萬里之外,這次被齊國打了個措手不及.

如果齊國能以最快的速度平定東南域,那集合了整個東南域的力量,就算那些老祖回來了,也沒什麼可怕的,加上他們這邊聖境高手也不少,所以並沒有什麼.

但是如果在這里被阻擋住了腳步,等那些聖境老祖們紛紛得到消息回來之後,那麼後果就不堪設想了.

"怕什麼,他們反複正好,我要練就冥靈血皇功還差許多jīng血,正愁沒有借口將他們都殺了!"那血衣公子桀桀怪笑一下,"反正這些凡人就像螻蟻,要多少有多少,死絕了也沒什麼,那些聖境的老家伙要是敢回來,就正好殺了,多殺幾個,本少爺的功力就會突飛猛進,到時候就算是在宗門大比上,也能脫穎而出,不用在看那個野種的臉se!"

"那個野種憑什麼,論出身,論資質,他哪一點比的過我,憑什麼事事都壓著我一頭!"這血衣公子說著說著思緒都不知道飄哪里去了.

而在他身邊,這個老者卻又有些尷尬的不知道該如何接口.

"等我練成了冥靈血皇功,我就要那個野種好看,我要老頭子看看,到底誰才是最優秀的,誰才是最有資格繼承他的事業的!"那血衣公子臉se猙獰的說道,"走,你跟我走,盡起大軍,去那個什麼一元宗,一路所過之處,雞犬不留,我要他親自出來給本少爺磕頭求死!"

di dū陷落的消息瞬間傳遍了整個大越國,瞬間轟動了整個東南域,一時間掩蓋住了葉希文回來的消息和風頭,.

雖然di dū整個都被屠殺了個雞犬不留,所有人都被吸取了jīng血,死狀極其難看,但是還是有人當ri在遠處看到了這一戰,一切都是摧枯拉朽,di dū的防禦根本沒有撐住多久,大越國皇室的聖境老祖就被生生撕裂了,根本毫無還手之力.

頓時又讓整個東南域風聲鶴唳了起來,所有人都在考慮,是不是要頭像的事情了,連聖境高手都護不住一座城.

而就在這個消息開始傳揚出來的第二天,原本還有些猶豫的血靈門幾乎就是立刻就投降了齊國聯軍.

大越國原本有的五大勢力,天風堂和血靈門投靠齊國聯軍,而皇室以及流云城集體被屠滅,斷絕了道統,那麼剩下來的,只有一元宗了.

在所有人看起來,勢單力薄的一元宗肯定也沒有辦法抵擋齊國聯軍的腳步,有聖境高手坐鎮又如何,看看大越國皇室,有聖境老祖又如何.

現在還不是被滿門屠滅.

而在齊國聯軍之中,光是聖境高手都有好幾位,有又如何,一個對上好幾位那也是找死的.

那些還沒有淪陷的國家的勢力也都紛紛開始准備後路,是不是要投靠齊國聯軍,亦或者是舉勢力逃走,前往南域其他地方,或者是投靠真武學府,雖然說可能會因此失去千年的權勢,但是也比被整個屠滅要好吧.

許多不甘心當齊國爪牙又不想被屠滅的人也都紛紛開始聯絡東南域之外的勢力,對于一般人來說,東南域就是整個天下了,但是對于這些根深蒂固的勢力來說,卻又是另外一回事了.

而隨後又有噩耗傳出,齊國聯軍,一路屠殺而來,原本齊國聯軍為了趕進軍速度,雖然對有抵抗和的地方往往是屠城處理,但是對于那些一開始就投降的,卻也沒有怎麼為難,但是現在又不一樣了,不分青紅皂白,只要擋在他們進軍路上的就直接屠滅.

完全沒有任何道理可想,所有人都膽戰心驚,更有許多人打算血戰到底,反正反抗也是死,不反抗也是死.

而在這個時候,一個消息從齊國聯軍之中傳出.

除非那個葉希文出來,自縛雙手,前來受死,否則他們的殺戮還會繼續這樣下去.

上篇:卷二 總宗風云 第四百七十八章 風起云湧     下篇:卷二 總宗風云 第四百八十章 援手到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