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重點更新 武神空間 卷二 總宗風云 第六百七十七章 難道他是怪物麼?  
   
卷二 總宗風云 第六百七十七章 難道他是怪物麼?

"鏘!"葉希文手中一道劍芒沖天而起,劍光撕裂了長空,長劍瞬間滑落了下來,劃出一道巨大的波紋道痕,生生落了下來.

"轟隆隆!"長劍和木槍當空相遇了,迸濺出了無邊的火花,刺啦刺啦的,是絕世的撞擊.

公羊永豐不愧是曾經的大聖後期的高手,現在雖然實力跌落了一個層次,但是依然足以橫掃所有的大聖中期的高手.

那枯瘦的手臂上擁有千萬斤之力,一槍能劈開星辰宇宙,如果換了一般的大聖中期,只怕這一招,就能讓他被崩飛出去,大聖中期和大聖後期相差之大難以想象.

別看葉希文已經到了半步大聖中期的巔峰,但是如果公羊永豐還是巔峰狀態的話,葉希文除非召喚出星辰巨獸,否則也只能是掉頭就走.

但是偏偏他遇到的是葉希文這樣一個怪胎,葉希文的戰斗力也非同凡人,一身霸體力道非凡,如果是同境界的,他甚至能完全碾壓了這公羊永豐,現在雖然境界遠不如公羊永豐,但是卻絲毫絲毫不讓.

"我要將你碎尸萬段!"公羊永豐怒吼著,他對葉希文是恨極了,身上的氣血沸騰了起來,絲毫都不吝惜身上氣血的沸騰,這個時候他的怒火已經完全淹沒了自己的理智,完全被怒火給燒穿了,也根本估計不上身上的氣血的流逝了,不僅僅是因為怒火,同時也是因為他停不下來了.

他處于氣血衰敗的天人五衰的時期.但是葉希文卻處于最巔峰的情況,簡直就是越戰越勇,一開始還是他殺向葉希文,但是很快他就發現了,葉希文竟然比他還要主動,一把長劍舞動,罡風撕裂長空.非常可怖,這些罡風連空間都能撕裂,何況是人體.他得小心翼翼的將這些罡風全部擋在外面.

但是葉希文不一樣,他有霸體金身護體,仗著霸體金身的強勢.他根本無所顧忌,可以全力出手,就算被槍氣擦到也很難傷到他,只能在他古銅色的肌膚上擦出白色的痕跡.

所以這一時半會兒,看過去,竟然是葉希文占據了上風,越戰越勇.

遠處無數的武者只能遠遠的圍觀,兩個大聖級別的人物的戰斗,威力大到了毀天滅地的程度,簡直難以想象.宇宙空間在兩人的交手之中,不斷的龜裂,槍尖或者是劍尖點到的巔峰,都點出一個個蜘蛛網一般的裂縫,以劍尖或者槍尖為中心.瘋狂的朝外面龜裂了出去.

天際仿佛是在發出了毀天滅地一般的吶喊.

面對這般可怕的交手,所有人的臉色都變了,像是看到了什麼難以置信的事情一般.

"這怎麼可能,這人是誰?這人怎麼可能和公羊前輩交手毫不落下風,真是太可怕了!"

所有人都在點頭,公羊永豐在這附近的聲名遠揚.所有人都知道公羊永豐,在他們剛剛踏入修行之路的時候,公羊永豐就已經是名動八方的大人物了.

但是這個人是誰,竟然可以和公羊永豐戰的不相上下.

"不,不止是不相上下,這人分明還是壓著……"一個人驚呼道,不過他沒有說下去,因為他看到身邊不少千植宗的弟子正對他怒目相視.

不過他的意思,所有人都知道了,那就是,公羊永豐何止是打成平手,甚至根本有壓著他打的趨勢了,因為一方不怕死,一方要小心翼翼的擋著,雖然是勢均力敵,但是從場面上看,卻是公羊永豐攻少守多,看起來場面一點都不漂亮.

"可惡,如果不是老祖宗現在正是天人五衰,實力遠不如之前,他根本就不可能是老祖宗的對手!"一個千植宗的弟子憤憤不平的說道,在他看來如果不是老祖現在正陷入了天人五衰,怎麼可能會讓這葉希文壓著打呢,這根本就不可能的.

周圍許多千植宗的人都點點頭,還有許多其他宗門的弟子也都點點頭,公羊永豐的情況並不是什麼秘密,很多人都知道了,畢竟年紀擺在這里,陷入天人五衰也很正常.

"雖然如此,但是別忘了,那人可不是大聖,僅僅是半步大聖,就能將一尊大聖壓著打,如此可怕的戰斗力,你們覺得,公羊永豐是不是巔峰狀態有必要麼?如果要這麼說的話,那人如果是大聖的話,那公羊永豐豈不是死定了!"這時候開口的卻是楊廷玉,見眾人都在附和那些千植宗的弟子的話,他卻不能不為葉希文說話.

當他選擇跟葉希文進來的時候,就已經是和葉希文站在一條船上了,雖然當時有一時意氣的成分,但是也未必沒有賭一場的想法啊,這樣窩囊的一輩子,他早已經是厭倦了,也膩了.

眾人立刻看向了楊廷玉,尤其是那些千植宗的弟子更是怒目而視,尤其是其中有一些之前在谷前就和葉希文兩人有照面的那幾個更是恨不得生將楊廷玉給生吞活剝了.

在他們看來,如果不是這些卑賤的散修,也就不會發生後來的事情,更別說是導致了周師兄被廢除了武功,連老祖都出動了.

這一切都是這些卑賤的散修害的,他們看到了葉希文的可怕戰力,連他們心中敬若神明一般的老祖都在他的手上占不到什麼便宜,所以他們不敢怪罪葉希文,就像是螻蟻在面對神明時候的感覺,心中無論怎麼怨恨,但是卻不敢怪罪,但是怒火又需要發泄,于是都發泄到了這些散修的身上,如果不是這些人他們怎麼會這樣.

他們當然不會想到是自己的問題,只會怪罪他人.

但是卻有更多的人想到,確實是這樣,雖然公羊永豐不在巔峰狀態,看起來對他有些不公平,但是那個人甚至連大聖都不是,居然能和公羊永豐戰成這樣,這簡直就是一個奇跡了.

別說是能和大聖戰斗的了,甚至就算是能從大聖初期的高手手中逃脫,那都是一件光榮無比的事情了.

何況還是公羊永豐這樣在大聖之中,都有赫赫威名的可怕人物,這人到底是誰,如果真有如此了得的人物,他們不可能之前一點都沒有聽說過.

他們自信不會看錯的,大聖和大聖之下的分別還是非常大的,眼前這人雖然攻勢犀利,寸步不讓,絲毫都不比大聖要差的樣子,但是他們還是看得出來,那不是大聖,只是擁有了和大聖相匹敵的實力罷了.

所以這樣才更讓他們難以置信.

這下,就連千植宗的弟子也覺得無話可說,就算他們有一千個理由,有一萬個理由,也無法抹殺葉希文在以半步大聖抗衡大聖的事實,僅憑這一條,就讓他們無話說了,相比起不在巔峰的公羊永豐,葉希文才更加的可怕.

以半步大聖之身激戰大聖,對于他們來說簡直就是神話,就像是神話,像是傳說一般,不,他們根本連聽都沒有聽說過.

所喲潤的腦海中都不由得冒出了一句話,難道他是怪物麼?不然怎麼可能做到人都不可能做到的事情.

葉希文長劍在手,就像是一個可怕無比的劍修,兩人的戰斗一路殺到了宇宙深處,一顆顆路邊的隕星都被生生轟爆了.

空間中滿是密密麻麻的蜘蛛網一般的裂紋,四面八方都是,在宇宙之中沒有什麼上面和下面的分別,四面八方都是戰斗的痕跡.

槍氣和劍氣在四處縱橫,時時刻刻都有多如牛毛一般的槍氣和劍氣在碰撞,迸濺出來的火花,都能將一切點燃,非常的可怕,所有人看到這一幕,都不敢靠近,只能遠遠的看著,一旦靠近了,哪怕只是迸濺出來的槍氣和劍氣都可能讓他們斃命.

尤其是楊廷玉,臉色更是通紅,一臉激動的看著戰斗中的葉希文,他打從跟著葉希文進入藥王谷之後,那就等于是孤注一擲,在賭一把了,搏一把,甚至有報恩的想法,反正都算是死過一回的人了,還有什麼事情是看不開的.

他只知道葉希文很強,聖境高手在他的手中如同蟲子一樣被戲弄,但是沒想到居然能強成這樣,和公羊永豐這個大聖之中成名已久的高手都能打的不落下風,甚至是占了上風.

這就意味著他起碼不用死了,就算是那公羊永豐暴怒了又如何,他也能自保了.

不但不用死了,而且似乎還跟到了一個牛逼之極的人物,這簡直就是一個意外之喜,機緣,對,這就是眾人所說的機緣,對于一個武者來說,最為重要的就是這種機緣.

沒想到,自己一時激動,做出的決定,竟然能得到這麼大的機緣.

葉希文不知道場邊的眾人在議論紛紛,這個時候他完全沉浸入了戰斗之中了,體內的觀人經正在飛速的旋轉,一股股強大的真元湧入了他的四肢之中,讓他的肉身力可拔千鈞,像是一尊蓋代神只一般,全力橫掃出去,竟然有越打越暢快的感覺

上篇:卷二 總宗風云 第六百七十六章 交手     下篇:卷二 總宗風云 第六百七十八章 那個像怪物一般的人,受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