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重點更新 武神空間 卷二 總宗風云 第六百七十九章 功虧一簣  
   
卷二 總宗風云 第六百七十九章 功虧一簣

那個像怪物一般的人,受傷了……

所有人都是倒吸著冷氣,看著眼前的這一幕,在他們的心中,葉希文以半步大聖之身,狂戰大聖,幾乎就像是魔神一般,根本是一個怪物.

但是現在這個怪物受傷了,他竟然受傷了,對他們來說,這不是神話是什麼?

都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他們心中勝利的天秤就不在公羊永豐那邊,而是在葉希文那邊了,雖然葉希文不是半步大聖,但是,這要緊麼?

誰見過半步大聖可以壓著大聖打的,但是葉希文可以做的到,所以他們心底里不由得隱隱看好了葉希文,況且最重要的一點,誰都看得出來葉希文氣血旺盛,正處于最巔峰的狀態,而公羊永豐的氣血是用一點少一點,早晚要氣血衰竭而死.

但是現在葉希文竟然受傷了,形式似乎完全倒轉了過來,原本無論怎麼打都很難傷到葉希文的公羊永豐現在一出手,竟然就刺入了葉希文的肉掌之中,他們的心情就像是坐過山車一般,一會兒天堂一會兒地獄.

"今天我必要斬你道骨,讓你死無葬身之地,挫骨揚灰!"公羊永豐的聲音像是從地獄中傳出來的一般,冰冷,無情,又殘忍,這是他最後一戰,無論勝敗,都要死,因此他沒有任何的神情,一瞬間心境升華,置之死地而後生,這是要突破的跡象,要突破到大聖巔峰.

但是這個時候他只有苦笑,怎麼不早點來,現在有這種感覺有什麼用,這一戰過後他必死無疑,不過隨即這感覺又消失無蹤,只有無悲無喜的狀態.

長槍'鏘’的一下動了,隱隱然如龍嘯聲,木質的長槍上閃現著碧綠色的幽幽光芒,讓人難以想象,比金鐵還要堅硬,不知道被淬煉了多少次,在這個時候再也沒有木的生機,只有森冷的殺意.

"唰!"長槍抖出了殘影,下一秒鍾已然再度逼近了葉希文的面門,速度之快簡直難以想象,宛若長龍,張開血盆大口,要一口咬下.

葉希文雙眸之中,像是有宇宙星辰在毀滅又重生,他也進入了悟道的狀態,要借用公羊永豐的來磨礪自身的想法,從來不曾改變過.

"轟!"長槍刺入葉希文的身體之中,在那刹那,化成一團金光,長槍從金光中穿梭而過,刺入了空間之中,轟然刺破,混沌泄露了出來,砸碎了附近的隕石,盡管只是一小團,但是卻重如泰山一般.

那一團金光沒有消失,反而順著長槍一路直沖而上,直奔公羊永豐的跟前,化出一個人影,卻像是一尊天神一般,通體金黃色,猶如黃金鑄成,神情冰冷,在他的身後,有一雙巨大的羽翼,完全展開,兩翼足足有三丈多長,猛的一下子扇動了起來,在刹那間化作無盡的風雷之力,猶如一柄柄風雷刀,斬落到了公羊永豐的面前.

每一把風雷刀都有寸許,雖然不大,但是卻能斬斷天穹,無限的風雷之力加持,速度奇快無比,刹那間已經奔到了公羊永豐面前不到三寸的距離.

公羊永豐雙目之中一道精光閃爍而過,一聲冷哼,渾身上下的木氣噴湧而出,在他的身上竟然瘋狂的長出了一顆顆樹木,化作一身盔甲,將他完全遮蔽進了其中,風雷刀狠狠斬在樹木上,卻無法砍進去,化作無盡的風雷之力消散在空氣之中.

"喝!"葉希文一聲爆喝,剛才那不過是前奏罷了,他的身形緊接著已經沖了進來,左手捏拳,猛然間一拳轟落了下來,化作一顆巨大的星辰生生轟落到了那木盔甲上.

"刺啦!"

"轟隆!"

"嘭!"

各種雜聲一瞬間迸濺了出來了,葉希文的拳壓狠狠的碾壓著木盔甲,在接觸到的一瞬間就粉碎了一部分木盔甲,但是那木氣仿佛是無窮無盡一般,被粉碎之後,立刻就修複,不斷粉碎不斷修複,饒是以葉希文力大無窮之勢,居然都一時沒辦法拿下.

這一切說時遲那時快,片刻間的功夫,葉希文終于轟碎了大部分的木盔甲,見到了木盔甲之下的公羊永豐,卻見破碎的盔甲之下的公羊永豐臉上掛著一絲冷笑.

葉希文頓時暗道不好,有一種不妙的感覺猛然襲上心頭,腳下連忙踏出金光,身形瞬間橫移出去了數十丈,而與此同時,一杆長槍在以難以想象的速度,從木盔甲之上生長了出來,直追葉希文而去,速度竟然不比他要慢.

"噗嗤!"長槍刺頭一團金光,葉希文消失無蹤,但是卻一抹鮮血噴灑而出.

上百丈外,葉希文的身形驟然出現,不斷喘息著,整條手臂上都是鮮血橫流一條巨大的傷口被撕裂出來,只是目光冰冷,渾不在意,絲毫沒有將這傷勢放在心上,這一次交鋒之中,他吃了一些虧.

他運行著天凰再生術,身上的傷口在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在恢複,他知道的很清楚,眼前這個公羊永豐可以說的上是命不久矣了,越強大,就衰敗的越快,他甚至都不需要打,只需要纏著,就能將他生生磨死.

他已經老了,屬于他的時代已經落幕了,葉希文的速度是何等之快,連滅魂殿殿主都沒有辦法追上他的速度,最終讓他逃走,但是他不願這般,他要堂堂正正的一戰,既是對這個即將落幕的對手的一個尊重,同時也是要磨礪自己,如果對手不夠強,他又怎麼能有足夠的壓力成長.

"來吧,讓我送你最後一程!"葉希文嘴角閃過一絲笑容,直沖了上去,又是一道金光閃現,掀起無邊的金色浪潮.

所有人都看的傻眼了,在他們的眼中,兩人的交手實在是太快了,讓他們看到的根本就是一段段的殘影,難以真正看清楚兩人交手的情況.

尤其是他們見到葉希文現在落入了下風,原本葉希文就像是身穿鎧甲一樣,公羊永豐無論怎麼打都沒辦法打得動葉希文,但是現在情況反過來了.

公羊永豐能打得動葉希文了,雖然葉希文也能打動公羊永豐,但是怎麼看都是葉希文不合算.

更讓無數人難以置信的是,葉希文那可怕的恢複能力,那身上的傷勢竟然在以他們肉眼可見的速度在恢複,真是難以置信.

所有人都無比疑惑,現在就算傻子也看出來了,公羊永豐是在透支自己的生命力在完成最後一戰,變的空前的強大,葉希文甚至都不需要怎麼打,拖都能拖死公羊永豐,何必這麼不怕死一般的和他正面硬抗,在他們心中,這根本不科學啊.

"龍前輩,龍前輩是在磨礪自己!"只有楊廷玉一臉激動的說道,"他要以公羊永豐最強大的狀態,磨礪自己,幫助自己突破!"

所有人聽了都不由的倒吸一口冷氣,之前葉希文是在磨礪自己,這點很多人都看出來了,但是那個時候,葉希文和公羊永豐的戰斗,算得上是勢均力敵,事實上葉希文還更占上風一點,但是現在不一樣,在大聖後期的公羊永豐的面前,他完全落入了下風,甚至可能會被一槍捅死,這個時候怎麼敢以他來磨練自己.

"這就是你們永遠不能和龍前輩相提並論的原因,只會挑戰在自己能力范圍之內的對手,是永遠不可能有真正的大突破的!"楊廷玉有些不屑的看著難以理解的眾人,頗為自豪的想到,仿佛這時候正在大戰的人,是他而不是葉希文.

葉希文雖然時不時會受傷,劇烈的疼痛讓他都有種倒吸一口冷氣的感覺,但是卻越打越興奮,他渾身所有的功法都在運行,尤其是觀人經和天凰再生術,幾乎是無時無刻的不在運行,他已經能感覺到了,境界的屏障,幾乎就在眼前,就只差一點點就能突破了.

就像是隔著一層紗紙,隨時可能突破了,越是能感覺到那另外一層境界,葉希文心中就越是激動,放手大戰,越發的不在乎身上的傷勢.

換了一般人早就被生生殺死了,但是他身懷天凰再生術,可以在極端的時間內恢複到最巔峰的狀態,所以根本也不怕受到致命傷害,所以才可以越戰越勇.

另外一邊公羊永豐有無盡的木氣為其恢複生機,也像是一台永遠不會疲倦的戰斗機器一般.

兩人一路戰斗到星辰深處,到處都是被他們打爆的隕石和空間,兩人的氣勢隱隱已經攀升到了最為強勢的時候,都已經處在了突破的臨界口.

似乎雙方就快要分出了勝負,誰先突破,就能擁有壓倒性的優勢.

"兩位請住手!"遠處傳來如洪鍾一般的聲音,遠遠傳來.

而這個時候兩人已經戰到了火花四濺的地步,都到了忘我的地步,哪里能夠停得下來.

臨門一腳,只差臨門一腳了,葉希文心中在吶喊,一拳轟出,可怕的拳力轟到了公羊永豐的身上.

"嘭!"公羊永豐被直接轟飛了出去,原本已經變的挺拔的身形一下子縮小了下去,又變的佝僂了起來,生機一下子斷絕了.

而葉希文也在即將跨出臨門一腳的時候,卡住了,沒能跨出去,功虧一簣.

上篇:卷二 總宗風云 第六百七十八章 那個像怪物一般的人,受傷了....     下篇:卷二 總宗風云 第六百八十章 尼瑪,誰說這是半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