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重點更新 武神空間 卷二 總宗風云 第六百八十九章 斬殺血殺  
   
卷二 總宗風云 第六百八十九章 斬殺血殺

"想走?"

葉希文冷笑一聲,瞬間追了上去,雖然是他將血殺當做磨刀石磨礪自己,但是剛才被完全壓著打,一次次的被轟飛的感覺,讓他憋了一肚子的火.

不將血殺打爆,怎麼對得起剛才吐掉的那些jīng血.

"鏘!"一聲響亮的劍鳴聲,劍光照耀了半邊的宇宙,葉希文舉劍當場就斬落了下去.

血殺一見葉希文一劍將他所有的退路都給封死了,頓時雙目之中也閃過凶狠的神se,他出道至今也不知道殺了多少人,才闖下血殺之名,赫赫威名,當然都不會是欺軟怕硬,他身上也不知道到底是背負了多少條人命.

這個時候退路已絕,他反倒是被逼出了凶xing,也明白,這個時候如果不將葉希文給干掉,他是決計逃不掉了,戰斗不過是片刻之間,可能就要分出勝負,如果不能將葉希文給干掉,那麼可能他甚至都等不到血尊出手救援他.

到現在血尊也是一點消息都沒傳出來,顯然已經被在藥王谷之中的幾尊大聖給纏住了,起碼在短時間內,不可能出手援助他了.

他身上的血se浪chao一下子瘋狂的湧現了出來,他真的要做最後一搏了,這個時候不能搏殺掉葉希文,他就只有死路一條了,所有的武學一下子全部都運轉了起來,在他的身後顯現出來,簡直就是各種異象連連.

在他的身後形成了一尊巨大的血影,這一尊血影高達數十丈.在宇宙之中也像是一個巨人,小山一般,在著一尊血影的身上有著許多對的手,每一對雙手都在打著一個個武道絕學,都是他這些年來,滅門屠戶,斬殺強橫的對手之後.所獲得的武道絕學,每一種都足以震動虛空,現在全部都在他的手上震動出來.

但是這些武道絕學.任何一種都足以震動一方,要催動其中任何一種,都可能需要全力.何況還是這麼多種一起,對他來說,龐大的壓力可想而知.

他體內的真元都根本不可能夠用,在這個時候他卻完全將這些武學顯現出來了,消耗的就不是真元了,而是他的本命jīng血.

他身上本命jīng血都在熊熊燃燒,在以一個難以想象的速度在燃燒,他已經看出來了,葉希文突破之後,實力也有了一個翻天覆地的變化.

如果他不能全力搏殺掉葉希文的話.那麼就會被葉希文給殺掉,與其如此,還不如拼死一搏,將葉希文斬殺.

雖然這麼做,肯定會留下難以複原的傷勢.但是也好過死在這個自己從來也看不上眼的螻蟻手中要強的多了.

"給本大爺去死吧!"血殺瘋狂的爆吼一聲被逼到了絕處,就算是狗急了還要跳牆,何況是他這麼一個凶殘之極的凶人.

在他身後的血影開始轟隆隆的動了,一出手就是閃電般襲擊而來,揮手之間,都是帶動著無邊的血浪席卷而來.一舉手一投足,居然都有不同的武道意境浸yin在其中.

血殺雖然凶殘,心理扭曲,但是論天分,卻也不下于一般的天驕,還能夠自己修煉到這樣的程度,不可謂不是天才.

在這一刻,他將自己所有的武道領悟都一股腦的全部都綻放了出來,一下子就要置葉希文與死地.

將葉希文殺死之後,他才能存活下來,他別無選擇.

葉希文神情肅穆,一看這陣勢,他焉能不明白,血殺已經是急眼了,是要拼命了.

"來吧,讓我看看你最強的招式!"葉希文眼中戰意熊熊燃燒,身上金se的神xing也瞬間席卷了出來,"打殘你的自信,你算什麼東西,想虐殺我!"

一開始的時候,他幾乎像是被獅子圍住的兔子一般,被戲耍,在被生吞活剝之前,先戲耍一番,就像是在對待一只螻蟻一般.

早就讓他憋著一大口氣了,何況血殺這人殘忍至極,從他的武功之中,就知道,不知道殘殺了多少人了,該天誅地滅.

"葬人劍!"葉希文一聲大喝,劍意化作劍氣,閃耀半邊天際,面對血殺的諸般武道絕學,他沒有和他一樣,亮出自己所有的武道絕學,僅僅是化出了一柄巨大的長劍.

一劍破萬法,這是他的道,說的通俗點就是一力破萬法,什麼法,什麼神通,什麼武學,在他絕對強橫的實力面前都不算什麼.

長劍劃過長空,割裂開了一道巨大的裂口,瞬間轟殺到了那一道巨大的血影上.

長劍鋒芒畢露,什麼拳法,什麼刀法,什麼劍法,什麼武學招式,全部轟殺了過來,卻在劍芒之下,彈指間全部崩潰了,根本不能對他的劍芒造成什麼樣的傷害.

"轟隆!"整個血影都在葉希文的劍芒之下生生被砸的單膝跪了下來,血影在慘叫,怒吼不已.

它才第一次出手,居然就被葉希文給破開了,正要大發凶威,朝葉希文撲殺過去,卻不想葉希文的動作更快,幾乎是下一劍毫秒間又斬落了下來.

"葬地劍!"

"轟隆!"這一劍斬破天際,劍芒生生斬落到這頭血影的身上,他的一條手臂被直接斬斷,鮮血逆流成河,一瞬間噴湧而出.

"怎麼可能!"血殺根本不相信會是這樣,他的最強殺招,燃燒了全身的jīng血之後召喚出來的東西,在葉希文的面前潰不成軍.

那頭血影還在怒吼,像是一只受傷的怪獸一般,仰天長嘯,要將天穹給撕裂了,想要站起來,但是葉希文又是一劍斬落了下來.

"葬天劍!"

這一劍比起剛才都要恐怖無數倍,葉希文也將所有的功力都凝聚到了這一劍之中,身體內的真元一瞬間完全被抽空了,甚至連天源鏡之中的靈元丹都在熊熊燃燒,化成一團團的靈氣湧入葉希文的身體之中.

"刺啦!"那一劍劍尖閃爍出太陽一般耀眼的光芒,帶起無邊的金光,幾乎就是在刹那間遮蔽了宇宙,所過之處浩浩蕩蕩,粉碎了真空,那頭血影身上噴湧而出的無盡血浪,也在這浩浩蕩蕩的劍芒之中,被直接蒸發了.

無數怨魂,甚至連哀嚎的機會都沒有,就被直接陣法了.

"噗嗤!"似乎是刀劍入肉一般的聲音,沒有那巨大的爆鳴聲,但是劍芒斬落到那頭血影的身上,幾乎是從頭到腳都被蒸發了,犀利的劍芒,將所有的一切都給直接絞碎了.

"撕拉!"整個血影當場被斬殺成兩半,化成無數的膿血之後,被直接蒸發,仿佛在宇宙之中從來沒有出現過的一般.

"啊,我不甘心啊!"血殺慘叫一聲,竟然被當場直接劈成了兩半,和那個血影一起.

"哼!"葉希文冷哼一聲,大手一抓,直接將血殺的神魂從被斬成兩半的軀體之中抓了出來.

葉希文的劍芒是何等的犀利連人帶神魂直接劈成了兩半,許多信息都被斬殺成了兩半,根本都殘缺不全.

不過即便是如此,以搜魂**還是能查看到相當多的東西,葉希文也並非是一時興起而要查看血殺的神魂,而是他有些奇怪.

血狼盜怎麼會這麼剛好,在這個時候,突然出現在這里,就在這個時候進行突襲.

而且最重要的還不是這個,最為重要的是,藥王谷雖然不算是太強力的門派,實力不算強橫,但是有一點很重要,就是他是一個丹修門派,平ri里賣出去的丹藥不知道多少,也不知道有多少武者受惠于藥王谷,一旦打蛇不死,以藥王谷的號召力,恐怕血狼盜也不會好過,這也是為什麼藥王谷能夠一直生存至今的原因,因為這無數年來,受惠于藥王谷的武者高手太多太多了.

所以血狼盜掃蕩了不少門派勢力,但是卻少有對這些丹修門派下手的記錄.

不過當查看完血殺的神識記憶之後,葉希文才大驚失se,因為這血狼盜根本不是一個無根之萍,他們背後,居然是羽化界,連血尊和血殺,也都是羽化教的弟子.

只是他們很久以前,就已經脫離了羽化教,獨自組建了血狼盜,慢慢闖出了自己的威名,但是他們背地里其實還是羽化教的弟子,受到羽化教的扶持,所以他們的修為才能長的那麼快,也正是因為有羽化教的背後支持,所以血狼盜才能躲開幾次各大勢力聯手傾盡全力的一擊.

同時血狼盜這些年來,剿滅的勢力所得到的資源,一部分用來發展血狼盜之外,大部分的資源,全部都被上繳到羽化教了,這些門派勢力,雖然單個都遠不如羽化教強大,但是也都是發展了無數年的,底蘊深厚的可怕,財富無數,連羽化教得到了都要大發一筆橫財,何況這麼多勢力掃蕩下來,累計起來的財富,絕對超乎想象,千億萬億靈元丹不止.

看到這里,葉希文不由的倒吸了一口冷氣,難怪血狼盜所過之處,片甲不留,一個活口不留,從來不抓俘虜,原來是這樣的原因,為了防止泄密.

上篇:卷二 總宗風云 第六百八十八章 打爆你     下篇:卷二 總宗風云 第六百九十章 趁亂而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