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重點更新 不滅武尊 正文 第三章 爆發沖突  
   
正文 第三章 爆發沖突

"想要我手中玉牌?"古飛一下子便明白了王元智的意圖,這個家伙的必定是在華林閣領到了麻煩的雜務,又不敢打其他弟子的主意,便找到了一眾同門之中修為最低的自己.

"拿來吧!"王元智輕蔑的似笑非笑的看著古飛,語氣之中,帶著不可置疑的強硬,不容拒絕.

既然退一步不能海闊天空,那就反抗吧!忍無可忍,便無須再忍.

然而,正當古飛就要發作之時,王元智卻已經先動手了,只見他的右手輕描淡寫的捏出了一個狀似蓮花般的印訣,同時口中輕輕吐出了兩個字:鎮封!

王元智身旁的兩個白衣少年,嘿笑著等著看好戲.

印訣一出,古飛頓時便覺得身子一緊,身周的空間忽然變了,似乎凝結了起來,全身宛若驟然被困封了一般,只覺四周一股股大力向著他擠壓過來.

王元智的身上一股法力隨著他右手的印訣蕩漾而出,牽動一方天地靈氣,刹那間便將古飛束縛了起來.

"呀!"一聲暴喝,古飛全身筋骨肌肉驟然繃緊,道道青筋在他額上浮現,軀體的力量猛然爆發,抗衡四面八方擠壓過來的封困之力.

古飛渾身肌肉震動,骨骼湧動,一**純粹的身體血肉所蘊含的力量自他身上透發而出,骨骼被擠壓得咔嚓咔嚓直響.

身體力量與法力的抗衡,令房舍前的空間產生了道道肉眼可見的漣漪,眼見古飛兀自能夠在自己的鎮封之下掙紮,王元智臉色頓時一變,心中暗暗吃驚.

這個修為只有醒我三重天的古飛,竟然可以撼動他發動的"鎮封"的法力,令他很驚訝,畢竟,他王元智的修為足足比古飛高了整整兩重天.

但是,王元智臉上的訝然之色,只是一閃而過,兩人的修為相差實在太大,古飛絕對不會是自己的對手,兩重天的差距,不可逾越.

古飛雖然撼動了鎮封之力,但是卻不能自鎮封之中沖出來.

"哼!一頭蠻牛,這就是修煉垃圾功法的下場."王元智與另外兩名少年見到古飛那拼命的樣子,都輕蔑的嗤笑了起來.

王元智更是洋洋得意,手捏法訣將古飛封困住的同時,向身旁的一個少年示意了一下,後者立時便會意,走上前來,伸手探入古飛的懷中.

"呃啊……"古飛一聲怒吼,怒火在胸中翻騰,拼命的激發軀體的力量讓他雙眼赤紅,布滿了道道血絲.

"狂什麼狂!"那名少年並沒有被古飛的氣勢所懾,徑直在古飛的懷里摸出了那塊摘自華林閣玉璧之上的玉牌.

"王師兄!接住!"那少年轉身便將那塊晶瑩剔透的玉牌,向王元智扔了過去.

這時的王元智,正手捏法訣,以自身修煉出來的道力催動道術鎮封古飛,見到玉牌飛來,自然伸出左手去接.

這樣一來,他在接住玉牌的同時,心神卻是一分,道法的威力立時便是一弱,王元智猛然驚覺,心中暗叫一聲不好.

說時遲那時快,"篷!"的一聲輕響,古飛拼命鼓動體內力量,血肉筋骨蘊含的力量像是火山般猛的爆發而出,一下子崩碎了王元智加諸在他身上的道術"鎮封",同時夾帶著熊熊怒火的一拳,轟擊了出去.

"砰!"狠狠的轟在了前面背對著他的一個少年的後背之上,那個少年的笑容瞬間凝固在那兀自有些稚氣的臉上,人便飛了起來.

"你……"王元智驚怒,道術被破,他的心神立時便像被千斤重錘狠狠轟擊了一下似的,一張臉瞬間變得煞白,身形晃動間,竟是退了一步.

"篷!"那名被轟飛的少年狠狠砸在了房舍前面的青石地板之上,附著在地板上的灰塵,像被鞭子抽打了一下,騰的擴散在空氣里.

這突然爆發的動靜,讓王元智與另外的一名少年都吃驚的看著眼前這個赤紅著雙眼滿頭黑發狂亂舞動,狀似瘋狂的廢柴.

他們口中的廢柴,似乎發威了.古飛的雙眸中透發出兩道可怕的光芒,盯著他們,如同凶獸的凶狠目光讓他們心驚.

害怕與驚怒,只是刹那間的,一個比自己低了整整兩重天的修煉廢柴竟然讓自己生出了害怕這種不該出現的情緒,這讓王元智很是惱怒.

"小子,這是你自找的!"說著,王元智閃電般向著古飛沖了過去.

"去死!"古飛一聲咆哮,神色之間,竟是有點瘋狂,他直接向王元智一拳轟出,強大的力量令拳頭前面的空氣產生了劇烈的震蕩,發出了一聲強烈的破空聲.

強大的拳風向前擠壓,吹得王元智的長發向後飛舞,王元智只覺勁風撲面,這一拳,不容小覷.

這一拳,絕對是古飛生平打出的最強一拳,在怒火的操縱下,他將身體潛藏的力量激發了出來,這股力量,甚至超出了他現時的軀體力量的極限.

然而,瞬間沖到古飛面前的王元智卻突然"唰!"的一聲,人影一分為二.這是一門近身搏斗的低階道術——迷蹤掠影!

暴怒之中的古飛,頓時一驚,下一刻,他轟出的拳頭便從王元智的胸膛上穿透了過去,拳頭沒有任何的著力點,完全打在了空氣之中,一陣郁悶的想要吐血的感覺立時湧上心頭,古飛的臉色刹那間便白得慘白.

殘影瞬間消散,古飛心中大叫不好,腳下一用力,立時便想借著向前轟出的威猛拳勢朝前猛沖而出.

但是,這時卻有些遲了,王元智那陰沉的如欲滴出水來的臉孔,已經出現在了古飛的身後.他詭異一笑,沒有任何的猶豫,提了右手起來,道力在他手心凝聚,一股爆裂的波動透發而出.

"五丁開山!"森寒的話語自身後傳來,讓人有一種窒息的感覺,古飛只覺得背心之上仿佛被一座巨山猛烈撞擊了一下似的,整個人身不由主的騰空飛了起來向前砸出.

前沖的力道,加上那王元智那霸烈一擊,古飛頓時便如同炮彈般飛砸了出去,"轟!"的一聲撞在了院子中間的那棵大樹的樹干上,而後反彈,滾落地板,嘴一張,吐出了一口血沫.

樹身一陣搖晃,幾塊枯葉自樹上飄了下來.

這時,那個被古飛轟了一拳的少年,已經從地上爬了起來,嘴角掛著一絲血跡.但是,當他見到古飛被轟飛吐血之時,臉上不禁現出了慌張的神色.

另一個少年見到古飛吐血,也顯得有些不安.

只有那王元智,冷笑著走上前去,一腳踩在古飛的腦袋上,低頭冷眼看著古飛:"廢柴就是廢柴,發狠又能怎麼樣?"

"王師兄,我們走吧!"一個少年看了王元智腳下的古飛一眼,急道.同門互相切磋,門里是不禁止的,但是,如果下狠手將人打成重傷,那就麻煩了.

畢竟古飛的上面,還有他的師父.他的師父雖說在同輩的師兄弟之中也是一個廢柴,但輩分卻在那里,追究起來,他們也要倒黴.

"慌什麼!"王元智不以為然的說道,而後一道神識滲進了手中那塊搶自古飛的玉牌里,下一刻,他便笑了起來.

"嘎嘎,古廢柴,想不到你的運氣那麼好,嗯,你的好運氣,我就幫你消受了吧."說著,王元智移開了踩在古飛腦袋上的腳,伸手入懷,將自己的那塊玉牌掏了出來,扔在古飛的身上,而原本屬于古飛的那塊玉牌,卻是被他放進了自己懷里.

王元智輕蔑的看了一眼被他大趴在地的古飛,而後轉身離去.刺耳的談笑聲,逐漸遠去,古飛趴在大樹下,差點咬碎牙齒,憤恨,無邊的憤恨.

"王元智,今日之辱,他日我必十倍百倍奉還."古飛慢慢自地上坐了起來,忽然,"叮!"的一聲,一塊玉牌自他身上掉了下來.

"嗯!是王元智的那一塊玉牌,但是現在,卻變成是我的了."玉牌內所說的雜務必須要完成,這是門派考核的一部分,完成不了,可是要受到相應的處罰的.

年輕弟子之中,只有修為在前十名的那十個最傑出的弟子,才不用做門中的雜務.畢竟,這樣的弟子,是門中重點培養的對象,可以說是門中未來的希望.

抓起那塊玉牌,神識一掃,古飛的臉色馬上便變了,碧水寒潭,王元智的任務,竟是去那百里之外的碧水寒潭,捕獵三尾碧磷鯉.

本是王元智的任務,現在卻變成是他的了,可恨啊!古飛狠狠一拳砸到地面上,"篷!"的一聲,拳頭沒入了泥土里.

碧水寒潭,那里雖然不是什麼大凶之地,但是,那里的水卻是終年寒冷如冰,尋常人根本不敢靠近,更不用說下到潭中抓魚了.

新 ,首發手打文字版.新域名新起點!更新更快,所有小說電子書格式免費下載.

上篇:正文 第二章 挑釁     下篇:正文 第四章 潭中遇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