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重點更新 不滅武尊 正文 第十四章 一拳破法~第十五章 天鼓雷音  
   
正文 第十四章 一拳破法~第十五章 天鼓雷音

古飛怎麼也想不到,碧水寒潭之中,竟然有人在洗澡,而且還是一個絕美的女孩,一副絕美的畫面出現在他的眼前.

兩個人都愣了,呆了,而後,一聲驚天動地的尖叫沖天而起,徹底打破了月夜下的寂靜,遠遠的傳了出去,驚得棲息在附近的鳥雀,驚慌的拍打著翅膀,飛向遠處.

聽到這句話,那女孩更是羞憤欲絕,一雙靈動烏黑的眼珠,這時簡直要噴出火來.她曼妙的身軀如同靈燕一般自水潭之中飛舞而起,同時一招手,將放在水潭旁邊的大石上的衣衫凌空攝了過去,飛快的套在了身上.

"淫賊,拿命來!"女孩落到地上,憤怒的叫道,同時兩只芊芊玉手舞動了起來,道道玄奧的軌跡似乎蘊含著一種莫名的魔力,周圍的天地精氣,竟然隨著女孩舞動的雙手,快速向女孩彙聚而去,而後,一道道淡金色的符箓自女孩的身周浮現而出.

"嗖!","嗖!","嗖!"……七八道道符在女孩的指揮之下,頓化作道道淡金色的流光,向著古飛奔襲而去.

"嗯?"周圍的天地靈氣的波動,第一時間便被古飛那敏銳的感官捕捉到,一股危險的氣息自身後湧來.

女孩以道力凝聚成道符,道符又彙聚周圍的天地精氣,令周圍的天地精氣刹那間被抽空,形成洞石穿金的七八道浩蕩出龐大靈力波動的流光,讓古飛覺到了危險.

古飛從容轉身,一雙眼眸冷冷的盯著那個女孩,這時,七八道淡金色的道符所化的金芒,已經激射到了他的身前.

森寒氣息撲面而至,古飛差點懷疑,這激射而至的七八道金芒,仿佛是一柄柄神兵利器,透發著一種只有在神兵之上,才能感受到的鋒芒銳利之氣.

"上清宗的道術?"古飛一眼見到女孩施展出來的道術,不禁有些詫異,這女孩竟是以道符引動天地五行之中的銳金之氣,來攻擊敵人,顯然是已經得到了上清宗的真傳.

上清宗又如何?古飛冷哼一聲,直接一拳向前轟出,在這一瞬間他體內強大的力量洶湧澎湃而出,體表泛出淡淡的五彩光芒.

"轟!"直接的力量碰撞,爆發出的猛烈狂風令地面沙塵飛揚,那七八道如同劍芒般銳利無匹的淡金流光,竟是被古飛一拳轟飛,而後消散在空中.

"只有醒我五重天的修為,不自量力!"古飛心想.古飛一拳轟散那女孩打出的金芒,余威不絕,拳力依舊向著那女孩奔襲過去.

道符所化的金芒被轟散,那女孩登時便受到了不小的沖擊,身形劇震之下,蹬蹬蹬,一連退了三四步,一只腳,已經踏進了身後的水里.

女孩只覺古飛的拳勁像是一面巨牆般向著自己沖撞而來,這令她大吃一驚,雙手立時如穿花蝴蝶般連連舞動,道道淡金色的符箓立時在她身周浮現,形成一個如同金色大鍾般的光罩,將她罩在里面.

"篷!"古飛那一拳的余威,與那女孩的護體光罩沖撞在一起,由道符形成的淡金色大鍾,劇烈搖晃了幾下,便化作點點金色熒光四散紛飛,破碎了.

那女孩"哎呀!"一聲,被震飛了出去,繚繞在她身周的一道道以天地精氣凝聚而成的道符,在"金鍾罩"破碎的那一刹那,便已經消散,重新化作天地精氣,回歸天地之中.

古飛不想再與這個女孩糾纏,這種事情,他就算是有一千張嘴也說不清,于是,在震飛女孩的那一刹那,他便轉身離去,身形接連晃動幾下,便消失在了水潭邊.

只聽得"撲通"一聲,那女孩沒有任何的懸念,直接砸進了水潭之中."轟!"下一刻,水面便炸了開來,漫天水花飛濺當中,那女孩自水潭之中沖了出來.

然而,當氣勢洶洶的她自水潭里沖出到水邊之時,四下里,已經沒有半個人影,那個看了自己身子的淫賊,已經不知所蹤了.

那女孩飛身躍上水潭邊的懸崖,然後四下里一看,但見月夜之下,寂靜得很,只有夜風不時吹動山中的樹木花草,至于人影,卻是一個也無.

"可惡的臭賊,就算你逃到天腳底,本小姐也要抓住你,將你的眼珠挖出來,然後再將你大卸八塊!"此刻,這個美豔絕倫的女孩,臉上布滿了殺機幾乎抓狂了.

在暴怒之余,這個女孩還沒有意識到,其實那個"淫賊"的修為,似乎要比她高得多.即便她再遇上這個"淫賊"她也奈何不了人家.

聽到身後遠遠傳來的怒罵聲,古飛不禁苦笑了一下:"想不到我古飛,竟然也有飛來豔福的時候,可惜,卻無福消受啊!"

"那個母夜叉似乎不是一般的女孩,別要是惹了不該惹的人才好."古飛心中有點忐忑,那女孩如此年輕,但施展的道術,可是正宗的上清宗道符之術,來頭必定不小啊.

但這又如何?即便她有天大的來頭,也認不出我的身份來,我用的可不是太玄門的道術,而是上古戰技.

古飛想到這里,心中的些許擔憂,便頃刻間煙消云散了.

他快速的在山間穿行,耳邊響起了輕微的風聲,前進的目標——太玄山.修為大進的他,在山間行走的速度,比平時快得多,周圍的草木飛快的向後移動.

月夜之下,奔行當中,大山里的那股清涼氣息撲面而來,令古飛的頭腦格外的清醒.體內血氣運行,一絲絲細微到可以忽略不計的五行精氣,自他精血之中產生,而後向他體內那已經全部打通的經脈彙聚而去.

軀體的這種極其輕微的變化,古飛雖然還不能覺察到,但卻實實在在的發發生著,這就是煉精化氣,自體內精血之中,衍生出屬于自己的五行本源之氣,而五行之氣,卻又滋養血肉筋骨,令身體發生蛻變.

當然,這個蛻變的過程,是極其漫長的.

古飛修煉的上古煉體術,在他這一脈曆經數代人的研究之下,古飛的師祖們,大多都因為,這門功法,十有**就是已經失傳了的上古武道.

世俗界,或許有許多人修煉武技,但是,整個騰龍大陸修煉界,真正懂得武道奧義的人,似乎已經消失了.

武道,走的是逆天修身之途,練的是皮肉,而後便是筋骨,再深一層,便是將武道修煉到骨髓之中去,這是由外至內的一個過程.

骨髓,乃是精血化生之處,將武道修煉到骨髓中去,便能換血,而後換骨,換皮肉,實現真正的蛻變.這個過程,便是由內至外的一個過程.

由外至內,再由內至外,是一個輪回,軀體蛻變的輪回,令身體達到一次大完滿的境界,而後產生質的升華蛻變.

很快,太玄門的山門便已經映入古飛的眼內.山門外有一個涼亭,是供人休息之所,平時,那些前來拜山的人,便在這個涼亭內等候通傳.

在晚間,太玄門的護山大陣是必須開啟的,相傳,太玄門的護山大陣,還是太玄門的開山祖師,以無上法力所布下.

雖然數千年過去了,但是,這座大陣,非但還能運轉,其威力在曆代掌門的加持之下,只會變得更加恐怖.

即便是騰龍大陸上,那些傳說之中的半神級絕世強者,一時間也難以破開這座將整座太玄山都籠罩在內的大陣.

大陣開啟,古飛便進不了山門,只好在涼亭之中盤膝而坐,做起吐納功夫來.

第十五章 天鼓雷音

大山之中,山清水秀,本就是靈氣聚集之地,而太玄山,作為太玄門的宗門所在地,更是天下間少有的洞天福地之一.加上封山大陣,也有彙聚天地靈氣的作用,因此,太玄山的靈氣便更加的凝聚濃厚.

即便是山外,天地靈氣的濃度,也不是一般的名山大川可比的.

名門大派的弟子,比那些二三流門派的弟子強,並不是沒有原因的,名門大派占據了天下間最好的修煉資源,有最好的修煉條件,如果自名門大派之中出來的弟子還比那些二三流門派的弟子弱的話,那就真的是將功法修煉到狗的身上去了.

這時,正值黎明前最黑暗的那一段時間,大山外萬籟寂寥,偶爾只傳來輕微的風吹草動的聲響.

太玄門的山門外,涼亭之中,忽然傳出輕微的聲響,聲音很是輕微,如若不留神,是聽不到的.

這種聲響很是奇怪,似是在滾燙的鍋里炒著爆米花,但仔細傾聽的話,又似是骨骼被擠壓發出的咔嚓咔嚓的聲響.

聲音的來源,更讓人奇怪,如果這時有人在太玄門的山門外經過的話,必然震驚,因為,這種奇怪的聲響,是發自一個人的身上,准確的來說,是發在這個人的體內.

這個人,正是古飛.他正在按照上古煉體功法,運轉體內五行之氣,令全身的肌肉骨骼產生輕微的顫動,隨著震動的頻率,他體內的五行本源之氣一波一波的自血肉之中向著筋骨湧動而去,潤養著全身的筋骨,將筋骨之中的雜質洗刷出來.

肌肉筋骨的這種有規律的顫動,發出一種如同悶雷,又似炒豆般的聲響.其實,這種聲響,有一種很響亮的叫法,那就是——天鼓雷音!

古飛現在的修為進境,已經到了易筋鍛骨的階段,但人體的經脈絕大多數都在血肉之中,血肉煉精化氣,產生的五行本源之氣,便很難達到筋骨.

要令五行之氣進入到筋骨之中,有一種方法,那就是以天鼓雷音,震蕩筋骨的同時,也能令五行之氣隨著聲音的震蕩,直接從包裹著筋骨的血肉之中透進筋骨內.

其實,以天鼓雷音之法,不但可以鍛煉筋骨,隨著聲音的擴散震蕩,血肉之中的五行之氣,也能透進五髒六腑,強化五內.

天鼓雷音,在煉體之上起著難以想象的效果,修煉到高深之處,能夠在體內產生真正的雷霆之音,到了那種境界的修武者,身體內外通透,渾然一體,身體之強悍,即便是修道者的法寶,也難以傷害.

當然,以古飛現在的修為,別說發出天鼓雷音,就是炒豆般的聲音,也並不純正,也不響亮.他體內發出的聲音,只是剛剛好讓人能夠聽得到罷了.

上古煉體術,就是"武","武"便要動起來,即便打坐入定,看似平靜,其實,古飛的體內是"動"的,筋骨血肉是"動"的,沒有一刻停止過.

大道三千皆可成聖,逆天修身之途雖然要比修道艱難得多,但是,一旦有所成,必領袖群倫,在同級修者之中堪稱無敵.

修煉的時間過得很快,不知不覺間,東邊的天色已經發白,籠罩在天地之間的黑暗,開始褪去.

在山門外,雖然說沒有什麼邪魔外道敢來太玄門生事,但是,古飛還是不敢進入深度的修煉當中.他始終處在半夢半醒之間,分心留意著周圍的情況.

當他感覺到就要天亮之時,他便緩緩收功,血肉筋骨顫動時發出的聲響,逐漸減弱,而後徹底消失.

古飛自涼亭中長身而起,拍了拍長袍下擺,而後走出涼亭,來到山門前,投過山門,往里看去,山上,隱約間,已經可以見到走動的人影.

"嗯!護山大陣就要撤去了."古飛抬頭看了看天色,自語道.

果然,山門外的虛空當中,開始蕩漾出道道透明的漣漪,然後,整個空間突然一陣模糊,馬上便又變得清晰起來.

古飛笑了笑,大步向著山門走去,他知道,護山大陣已經撤去.不過,一想到自己失蹤了幾天,古飛便不禁皺起了眉頭.

"任務玉牌在與黑水玄蛇的搏斗之中失落了,也沒有捕捉到碧磷鯉取到碧磷鯉的內丹,看來,這次又要受罰了.嗯!還是先回一趟住處,換過一身乾淨的衣衫,然後再去華林閣莫師叔那里領罰吧!"

古飛心中已經有了計較之後,腳下步伐明顯快了不少.不能按時完成門中雜務的太玄門弟子,是要受罰的,這一點,古飛很清楚.

門中經常有弟子因為修煉而忘記了自身負責的門中雜務而被處罰的事情,屢見不鮮.就是古飛自己,也已經有好幾次的前車之鑒了.

修煉無日月,一些個弟子在山上隨便找個地方修煉,有時沉浸于修煉當中數天不見人影的人,也大有人在.

因此,在古飛消失的幾天里,門中並沒有派人去尋找他.只有王元智那幾個人心驚膽戰,生怕古飛有個三長兩短,自己也跟著倒大黴.

古飛走在山道上,兩邊的景物快速移動,很快,他便見到了他住所所在的那片隱藏于林間的一片院落.

太玄山上,有好幾處這樣供年輕弟子居住的院落.太玄分九支,掌門那一支脈的人數最多,古飛所在的支脈,人數卻是最少,只有兩個,就是古飛和他師父萬仙成.

九大支脈,除去古飛所在的一支之外,其他八支的人數不少,加起來,年輕一代的弟子,都有上百人.

這種院落,便是年輕弟子的居所.

修道之人,雖說是方外之人,但也是要有個居住落腳的地方的,因此,太玄門便在山上修建了不少亭台樓閣.在太玄山山巔,便是太玄門的重地,太玄殿.

太玄門門主玄天道人,一個禦虛九重天的蓋世強者,一個離半神之境只差一步之遙的修道者,便坐鎮在太玄殿之中.

古飛走進院落,迎面便遇到了王元智和那兩名為王元智馬首是瞻的少年.

王元智等人一眼看見古飛,頓時便是一怔,而後神色古怪的看了古飛一眼,便急忙從古飛的身旁走了過去.

古飛見到王元智等人的神色有些異常,不禁有些奇怪,但他的修為已經在王元智之上,他現在根本就不將王元智放在眼內.

"哼!量他也不敢再來惹我."古飛懶得理會這些人,大步向著自己的房間走去.

推門而入,打開衣櫃,換上了一套乾淨的白色衣袍,將黑水玄蛇的內丹和那道搶自王元智的道符,貼身收藏在身上,便出了房間,向華林閣而去.

沿途碰到幾次自華林閣出來的白袍弟子,這些弟子看向古飛的眼神,都有些古怪,這讓古飛感到了些許的不安.

今天的氣氛似乎以往日不同啊,難道門中發生了什麼事情不成?古飛有點詫異,他加快了腳步向華林閣走去.

當古飛一腳踏進華林閣之時,趴在對面照壁旁邊的一張桌子上的一個身穿青袍的中年道人那一雙似醒非醒的眼眸,立時便亮了起來.

新 ,首發手打文字版.新域名新起點!更新更快,所有小說電子書格式免費下載.

上篇:正文 第十三章 驚豔——美女出浴     下篇:正文 第十六章 驚聞噩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