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重點更新 不滅武尊 正文 第七十七章 療傷煉體-第七十八章  
   
正文 第七十七章 療傷煉體-第七十八章

船艙內,房間之中的古飛卻是並不知道凌落雁等人已經對他的身份產生了疑心,他盤坐于床上,正在以內視之法,觀察著身體內的情況.

而且,修道者走的是結丹凝嬰,白日飛升的仙神之道,凝練精氣神,引天地之靈氣入體,修煉出來的是道法之力.

但那忠伯卻是怎麼也想不到,古飛是太玄門之中的另類,翠靈峰一脈的功法,並不是道法,而是"武",一種源于上古,在現今已經失傳了的一種煉體術.

所以,那個忠伯才會在古飛的身上,感應不到法力的波動,從而對古飛的身份產生了懷疑.

這是古飛所想不到的,而且他也無需去想這種事情,他現在是自在由我,一心在武之一途上勇往直前,根本懶得理會別人的目光.

內視之下,古飛發覺,他不但雙臂小臂骨折,就連胸骨也出現了裂痕,趙玄極的那一劍,雖然破不開古飛的化兵煉體之術,傷不了他的皮肉,但是那道百丈劍光所蘊含的力量實在太過巨大.

就算傷不了古飛的皮肉,也震斷了古飛的雙手小臂臂骨,這還不止,古飛的雙手護在胸前,劍光劈中手臂,手臂又因巨力撞向胸口,巨大的撞擊力,令古飛的胸骨也產生了裂痕.

"好厲害的飛劍之術!"古飛暗暗心驚,如果他不是有化兵煉體之術以熔煉進體內的那一股神兵精氣去抵擋飛劍劍光的話,他恐怕當場便會被趙玄極一劍劈死.

即便如此,古飛通過內視之法,也已經知道,自己不但傷及筋骨,五內髒腑也受到了沖擊,受了內傷.

"趙玄極,這一切,我會十倍奉還給你的!"古飛還從來沒有如此的想殺一個人,這個趙玄極,已經兩次令他受到了死亡的威脅.

一次是在太玄門內的翠靈峰下,竹林邊,那一次,趙玄極黑衣蒙面,以離火劍氣,絞殺古飛,差點令他身首異處;而這一次,又將他一劍劈出萬丈懸崖之外.

好在,深淵之下是橫穿八百里云蒙山的燕江,要不然,古飛的身體即便強悍有若精鐵,也會摔的筋斷骨折,慘死當場.

自萬丈深淵之上掉下來的那一股沖力實在太過巨大,現時的古飛絕對難以承受,如果真的砸到地上,他不但筋骨無法承受如此大的力道,就是五內髒腑也要被震得粉碎.

臂骨已經被人接回,以木板固定,于是古飛便運起煉體之術,療養傷體.逐漸,古飛的體內便發出異響,那是一種輕微且沉悶的爆音.

筋骨血肉顫抖之間,龐大的生命元氣自氣血之中透發而出向著傷體彙聚而去,胸骨上裂痕立時便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在痊愈,小臂骨折之處,生命元氣化成了一道道絲線狀的光線,自血肉之中穿透而出,將斷骨纏繞起來.

精氣化絲,自四面八方彙聚到傷處,續骨生肌,行氣活血,斷骨處積聚的瘀血立時便一絲絲的被逼出了體外.

古飛傷處的痛感漸消,清流般的涼快感覺徐徐滲透進肌肉筋骨之中,令他有一種說不出的舒暢.

"以這個痊愈的速度,不出兩天,我的手臂便能動了,估計五天之內便可痊愈!"古飛感應著傷處的狀況,已經對自己的傷勢了然于胸.

俗話說傷筋動骨一百天,那就是說傷了筋骨,沒有幾個月的醫治調養,是痊愈不了的.但是古飛修煉煉體術,換血換骨,身體不但比普通人強悍百倍,血肉之中更是蘊含著充滿生機的五行元氣,即便是小臂骨折這樣的傷,也能在短短數日之內,斷骨再生,斷筋再續,痊愈過來.

不得不說,古飛身體的恢複力,實在驚人之極,這或許就是武者的優勢,不但身體強悍,就是受了傷也能很快痊愈.

昊天商團的大船在燕江的這個碼頭休整了一夜之後,在太陽升起之時,便又再起航.橫穿八百里云蒙山,即便是順風順水,昊天商船的大船,一天也只能走那一兩百里,當然,這也是因為船只只在白天趕路.

沒有什麼船只,敢在晚上在云蒙山這一段的燕江上航行的,因為太過危險了.云蒙山這一段水路,險灘暗礁無數,就是在白天,也有觸角的危險,誰還會在晚上冒險趕路?

接下來的兩天里,除了有仆人送來一日三餐外,並沒有其他人前來打攪古飛,或許是知道他在療傷,就是那個長得像女孩兒一般的俊俏少年,也沒有出現過.

沒有人來打擾他運功療傷,古飛簡直求之不得,自然抓緊時間療傷,現在,他的雙手小臂上的斷骨,早已愈合,已經能動了.

但如果要完好如初的話,卻是還要繼續運功數天,以無盡的元氣淬煉新生的骨體,令其變得和以前一般的堅硬才行.

不過,通過船上其他人的閑聊,古飛也知道了昊天商團的這三只大船的大概情況,和這三只大船所要去的地方.

古飛吃驚的發現,昊天商團的船隊的目的地,是南方云蒙山外,燕江出口處的一個叫做青石鎮的城鎮.

隨著古飛的傷體逐漸痊愈,不但是他的實力,就是他那敏銳的靈覺的也回複到了沒有受傷之時的水平.

這兩日間,古飛稍微留心一下,將靈覺擴散到船上,就發現,他身處的這只大船之上,竟是搭載有上百人.

而船上的大多數人,都動作矯健,身上隱含煞氣,顯然都是一些打斗經驗豐富的護衛.

古飛心中雖然有些奇怪,但一弄清楚船上的情形後,便不再理會外界的動靜,自行修煉起來.

到得第三日的傍晚,昊天商團的那三只大船,又駛進了一個碼頭,船只在碼頭上拋錨之後,那位凌雁"少爺"便派丫鬟小月來請古飛過去一趟.

古飛自然不會拒絕,因為他也正有一些話要問這個化名為凌雁且女扮男裝的凌家十三小姐凌落雁.

第七十八章 竟是同路人

落霞晚照,漁歌唱晚,外出打漁的人,陸續劃著漁船,架著魚網歸來.八百里云蒙山之中的這段燕江流域,並非都是人跡罕至,不見人煙之地.

在燕江兩岸的水流平穩緩慢之處,每隔一二百里,便設有碼頭,供來往于南北的船只停靠歇息.

雖是在云蒙山這樣的原始山林之中,卻也有不少人在這兩岸沿江的碼頭生活,而燕國為了保證這一段八百里水道能夠暢通無阻,更是在各個碼頭上設有驛站,驛站內里更是駐紮有軍兵.

即便如此,在那些偏僻的地方,還是發生不少強盜搶劫商船的事情,一些亡命之徒,時刻都在盯著這條貫通南北的水道.

昊天商團的三只大船停靠在碼頭上,船上旗幟招展,在這個傍晚,船上的不少人都走出船艙,踏上碼頭,進入碼頭的那個小村之中,采購一些食物,或是日用品.

而這個時候,古飛卻是跟在那丫鬟小月的身後,來到了船頭的甲板之上.

碼頭上還停泊著十幾只大大小小的船只,但毫無疑問,昊天商團的大船,是所有船只之中最顯眼的.

"呵呵!古兄,你的傷勢怎麼樣了?小弟這幾天忙于雜務,沒有去看望兄弟,希望古兄不要見怪才好."那女扮男裝的凌落雁一見古飛自船艙之中出來,連忙便從座位上站了起來.

"托凌兄的福,我的傷已經沒有大礙了,再過幾天便能完全痊愈."古飛在小月的引領下,來到了甲板上的一張雕花紫檀木桌旁,徑直坐了下去.

凌落雁聞言,眼中立時閃過了一道不易察覺的異色,同時,她也留意到,古飛雙臂上用來固定斷骨的木板已經不見,顯然,在這幾天之中,古飛小臂的斷骨,不但已經接上而且還能動了.

短短幾天,他的傷怎麼會好的那麼快?凌落雁雖然震驚,但是,卻不動聲色,淡笑的也坐了下來.

"古兄的傷,竟然好的如此之快,實在令人驚訝啊!"凌落雁笑著說道.她很好奇,難道古飛是服用了仙丹靈藥不成?正常人,斷骨再生,最起碼也要數個月啊!

零凌落雁這時已經不再懷疑古飛的身份,其實這三天以來,凌落雁並非是在忙于船務,而是動用了凌家那遍布天下的情報網,去調查古飛的身份.

雖然是在船上,船又航海于云蒙山之中,但凌落雁有的是辦法與外界聯系.憑借著昊天商團的勢力,很快,一條條關于太玄門和古飛的消息,便傳到了凌落雁的手里.

"我的功法有些獨特,所以,受了傷,恢複起來也很快."古飛照實而言,並不打算隱瞞.

古飛之所以如此淡定,其實是他已經知道,這昊天商團的三只大船之上,並沒有特別厲害的高手.

而眼前這個叫做凌雁的少年,雖然也有一身不俗的修為,不是一般的公子哥兒,但比起古飛來,實在差的太遠.

就算這凌雁在背後耍什麼陰謀手段的話,他也絲毫不擔心.實力,古飛擁有壓倒性的實力,那管他陰謀詭計,統統都敵不過他那一雙拳頭.

"哦?"凌落雁有些恍然,而後道:"古兄出身太玄門,但如果小弟沒有看錯的話,古兄你似乎並不是修道之人啊!"

古飛聞言不禁一笑,這個凌雁有意思,以他的修為見識那里看的出我的虛實?想必是那個叫忠伯的老人告訴他的吧!

以前聽師尊說,世俗界之中,那些所謂的武技,不過是中看不中用的花拳繡腿,真正懂得武道真意的人已經是鳳毛麟角般的稀少,但從這個忠伯身上透發出來的氣息來看,這個人顯然也是修武之人,而且已經煉通了氣血,但似乎這個人的修為也止步于此了,難道是只得了一些皮毛?沒有真個得到武道的真傳?

古飛下山之後,立時便遇到了一個修為不弱的武者,這不禁令他有些好奇,他隱隱覺得,世俗界之中,似乎臥虎藏龍,並不簡單.

"我不是修道之人,道門之中,也不一定所有人都是修道者."古飛答道,他雖然生性率直,但什麼事情可以說,什麼事情不能說,他還是分的清清楚楚,絕不含糊.

"哦?"凌落雁不置可否的笑了笑,她似乎也不想在這方面與古飛談論下去,然後轉移話題道:"古兄,可否同小弟上岸一行?"

"上岸?"古飛有點愕然,看這人的氣派,家中非富即貴,船上什麼沒有?他上岸干嗎?難道是上岸游玩?

"碼頭小村,我以前還真的沒有到過這樣的地方,想上去看看,想邀古兄一同上岸逛一下罷了."其實,這個女扮男裝的凌家十三小姐,連日來都呆在船上,早已悶得慌了.

聽到凌落雁如此說,古飛知道自己如果不答應,那就有點不近人情了,而且,是這個叫凌雁的少年,將自己從江中救起的,古飛向來就不想欠人任何人情.

世間的羈絆,莫過于人情,所謂答應了事情,還慘過欠人家的錢財,便是這個道理.太多的羈絆,便會影響心境,進而影響修煉.

在道家而言,這就是因果,所謂有因必有果,道家講究天人合一,太上無情,斬斷世間一切因果才能悟道成仙.

"好吧,既然凌兄相邀,我也好推卻."古飛說道,經過三天的運功療傷,他胸骨的裂痕早已愈合,一雙小臂臂骨,也已經重新長合,只要不進行劇烈的碰撞,別沒有任何的問題.

但是,古飛現在畢竟傷勢初愈,雙臂卻是暫時不能爆發出強大力量,斷骨新生,暫時還承受不了太大的元氣沖擊.

"那我們走吧!"凌落雁一見古飛答應了,臉上頓時便露出了燦爛的笑容,有若百花齊放,耀目之極.

"這……"古飛頓覺眼前一亮,她這笑容……似乎……趙師妹開心之時,也是這般的笑,但是,這個凌兄明明是男子啊!

古飛自小便在太玄山靈翠峰上修煉上古煉體之術,門中又沒有多少女弟子,他見過的女人,來來去去就是趙紫柔,或是門中的幾個女前輩.他那里看得出他眼前的這個凌雁,是個女扮男裝的女子?

其實,如果是換作有一些在世間行走的經驗的人,早就看出凌落雁是個妙齡少女了,而且還是一個有著沉魚落雁,閉月羞花的絕世容顏的女子.

"少爺,要不要老奴在旁聽候差遣?"當凌落雁與古飛正要上岸之時,那個身穿青衣小褂,身軀佝僂的忠伯像鬼魅般突然重兩人的身後冒了出來.

"哎呀,嚇死我了!"凌落雁頓時身子一個顫抖,差點便被自身後突然傳來的聲音嚇得從船沿上掉下去.

"忠伯,你這樣神出鬼沒的,會嚇死人的!"凌落雁心有余悸的扶著胸口,嗔道.模樣十足一個女孩兒家.

但其實,她也真的是一個女孩兒家,只有古飛這個不諳世事的人,才會看不出來.

"嚇著少爺,老奴真是該死,不過,老奴不是故意的."那忠伯解析說道,他雖然自稱老奴,但是顯然與一般家奴不同.

其實,古飛早就已經知道,這個忠伯一直在暗中觀察著他和那個凌雁,真真豈有此理,難道我是吃人的凶獸,會把凌雁吃了不成?這種被監視的感覺令古飛感到很不爽,因此,當這個忠伯自暗處出來之時,他的臉色便顯得有些不悅了.

"好了,你就在船上吧,沒有你在船上看著,我也有點不放心!"凌落雁說道,她可不想有個人夾雜在她與古飛之間.

"是!"那忠伯看了古飛一眼之後,便退了下去.

兩人躍上碼頭,然後也不顧碼頭上來往之人的驚異目光,便向著岸上而去.直接從數丈高的船上躍上碼頭,如果是普通人,這簡直跟自殺無異.

黃昏,通紅的太陽,在西邊的群山之上,散發著這一天之中那最後的光芒,將天邊飄蕩著的幾朵云彩染成了火紅色,如有一團團大火在云中燃燒一樣.

兩人腳下踩著的是青石板,是那種以一整塊青石鋪成了路面,古飛發現,這些鋪路的青石,不但有車馬長年累月走過所留下的痕跡,顯然,這個碼頭已經有些曆史了.

碼頭旁邊便是一個驛站,驛站門口有幾個身穿鎧甲的軍兵圍在一張桌子上,喊得面紅耳赤,桌上似乎有一個倒扣著的白色瓷碗.

"他們這是在干什麼?"古飛停下了腳步,好奇的問道,看那些軍兵的樣子,似乎並不是在爭吵.

"不是吧!"凌落雁以看怪物般的目光驚奇的望著古飛:"你連這個都不知道?"

"不知道,難道我應該知道嗎?"古飛尷尬一笑,說道.他說話的語氣很認真,可不是在做作.

"開!四,五,六,十五點大,哈哈……我贏了,快給錢,快給錢!"一個像是軍官模樣的絡腮胡子一手提起桌上那倒扣的瓷碗,隨即便大聲嚷了起來.

"他們這是在玩一種游戲,碗中三個四方的東西,其上有六面,每一面都有從一到六,六個點數,這個東西叫做骰子,他們在賭大小,壓中大的點數就算贏,不中,就是輸."凌落雁笑著解析說道.

古飛聞言,臉上的那一絲訝然之色立時便消失了,他不再停留,舉步便向前走去,難怪芸芸眾生,能超脫輪回者,千萬之中無一,很大程度上,便是玩物喪志,使其斷送了前途.

碼頭上的小村莊,其實也並沒有什麼好看的,兩人在村里轉了一圈之後,便來到了村外的一片清幽的樹林之中.

"凌兄,你的船,是否向南而去?目的地是哪里?"兩人走在林中小道上,古飛忽然問道.昊天商團的船往南而行,古飛早就知道.

凌落雁想了一下,才道:"船的目的地是出了云蒙山之後的青石鎮,但我們商隊,卻是要前往南荒的龍皇城的."

"南荒龍皇城?"古飛不禁心中一動,事情竟然如此巧合?他的目的地,也是南荒龍皇城啊!

新 ,首發手打文字版.新域名新起點!更新更快,所有小說電子書格式免費下載.

上篇:正文 第七十六章 凌落雁     下篇:正文 第七十九章 豐都鬼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