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重點更新 不滅武尊 正文 第三百三十九章 雷澤獅獸  
   
正文 第三百三十九章 雷澤獅獸

夜幕降臨,一輪明月出現在天邊,灑下清冷的月華,令這冰天雪地的北地,籠罩在一層蒙蒙的輕紗之中.

"唰!"

一道人影如同瞬移般,突兀的出現在了北地之中的一片無盡的雪林的上空,這人頭戴紫玉道冠,身穿九日耀空金烏焚天法袍,渾身上下,仿佛有道道火焰在流轉.

他正是太玄門少陽峰首座朝陽道人.

"唰!"一道金虹突然出現在遠空,如同一道金色的閃電一樣,劃破虛空,向著朝陽道人快速飛來.

"古飛就在這附近?"朝陽道人的目光似乎沒有任何神采,但卻如同有一種可以洞穿虛空的神通一樣,仿佛能看到任何他想要看到的東西.

他掃視四方,卻並沒有發覺任何異樣,眼前所見,不過是一片在北地常見的雪林罷了.

這時,遠空出現的那道金光,已經飛到近前,一股強大的法力波動立時浩蕩了開來,金光消散,一道人影在朝陽道人的身旁顯現而出.

"是這里麼?"朝陽道人說道.

那駕馭金虹虛空而至的人,正是丹臣子,他聞言,立時答道:"是這里,但是,即便有元神青燈在手,弟子也無法找到古飛."

元神青燈還沒有熄滅之時,丹臣子便不止一次追蹤到了附近,但卻難以發現古飛的蹤跡.

雖然同是禦虛境界的強者,但是朝陽道人無論是實力或是輩分,都不是丹臣子這個剛剛突破到禦虛境界的絕世高手所能比擬的.

即便是同一個境界的修士之間,也有強弱之分,以朝陽道人的修為,要滅殺丹臣子這樣的絕世高手,可以說是易如反掌.

"奇怪了!"朝陽道人站立于虛空之中,臉上露出了一絲疑惑之色,他根本感覺不到附近有任何人類的氣息,也就是說,古飛並沒有在附近出現過.

朝陽道人的神念強大無比,神念布散開去,方圓數十里范圍內,有何風吹草動,他都了如指掌,比之用眼睛看,更加的真切.

只要有人躲在附近,便絕對逃不過他的神念的感應.

四周很靜,只有雪林深處偶爾傳出幾聲獸吼,除了棲息在林中的飛禽走獸之外,便再也沒有任何其他的生命氣息.

朝陽道人對自己的修為很自負,天下間能夠勝過他的人,除了半神之外,也只有寥寥幾人罷了.

這個地方如果真的有古怪的話,絕對逃不過朝陽道人的雙眼,如果真的有人以大神通將古飛藏起來,連自己都被蒙蔽過去的話,那麼這個人絕對不是自己所能招惹的.

"嗯!看來是要去見一見北陵城之中的幾個老朋友了!"朝陽道人淡淡說道,"我們回去吧!"說完,朝陽道人的身影便直接消失在了空中.

朝陽道人的速度實在太快,就連站立在他身旁的丹臣子,也難以發覺他是怎麼離開的.

丹臣子不禁心驚,朝陽道人的修為,實在強過他太多了,朝陽道人的速度,似乎已經堪比瞬移了.

當然,傳說之中的瞬間移動的神通,只有半神級的蓋代高手才能施展.

丹臣子不敢怠慢,也騰空而起,化作了一道璀璨的金虹,向著北陵城的方向飛去,眨眼間便消失在了夜幕之下.

朝陽道人的到來,當然沒有瞞得過北陵城之中的那幾位老怪物,北陵城之中的局勢更加微妙了,暗湧陣陣,大有風雨欲來之勢.

相比于北陵城,丹鼎洞天內,卻是一片甯靜,這里沒有冰雪,氣溫暖和,數座山峰,綠意怏然.

有那小橋橫跨在流水之上,溪邊繁花似錦.天上,不時有仙鶴飛翔而過,山間,一群靈鹿在草地上追逐,開墾的坡地,種植著種種靈藥.

丹鼎洞天,絕對稱得上是仙家福地.

很難想象,冰天雪地的北地,竟然有這樣的一方洞天,這里與世隔絕,靈氣充溢,無怪乎就連那些久已不出來走動的老怪物也被驚動了.

可惜,這一方靈地,卻已經有主.丹鼎門的先輩們,花費了無盡心血,布下絕世大陣,才將這一方靈地與外界隔絕開來,形成了一處洞天.

這一方洞天,就如同**在天地之外,但卻又與天地之間有著緊密聯系的一處小天地,大地靈脈是這一方小天地的根本.

真的很難想象,有這一方洞天為根基,丹鼎門依舊沒落了.

除非破了丹鼎洞天外圍的那座絕世大陣,否則,丹鼎洞天絕對不會展現在世人的面前.就連朝陽道人這樣的強者,都無法感應到洞天的存在.

燕兒為了幫助古飛驅除那纏繞在骨髓之中的玄陰鬼氣,這幾天也不知道在忙些什麼,總是不見人影,她似乎在制造一樣東西.

古飛問了幾次,燕兒都故作神秘,而後跑了開去.

古飛無法,只有自己找了一個地方,運轉玄功,吞吐靈氣,想以無盡的靈氣,淬煉全身筋骨,用這個方法將骨髓深處的玄陰鬼氣一點一滴的消磨淨盡.

但很快,古飛便發覺,自己的這個方法,似乎根本行不通,那種從骨頭里冷出來的難受感覺,依舊每天發作幾次.

每發作一次,都令他全身發冷,渾身氣血似乎要凝結了一般.這簡直就是真正的附骨之疽,以自己的能力,絕對無法化解骨髓深處的玄陰鬼氣.

三天後的一個清晨,燕兒在一處靈峰之巔,找到了古飛.

"跟我走!"燕兒將古飛從深度入定之中喚醒,第一句話,便如此對古飛說,她似乎有些興奮.

"去哪里?"古飛問道.

"跟著來就行了,當然,如果你不想好起來的話,那就繼續在這里打坐吧!"燕兒露出了一個狡黠的笑容,而後徑直向著山下走去.

"等一下我!"古飛連忙追了過去,他雖然已經隱約想到燕兒為何來找自己,但是他依舊難以保持鎮定.

要知道,骨髓深處的玄陰鬼氣一天發作幾次,那種滋味,卻也不是好受的.

燕兒帶著古飛來到了丹鼎洞天之中的一處古老的祭台前,而後走了上去,古飛發覺,這處祭台似乎是以紫玉建造而成,每一塊紫玉磚之上,都鐫刻著道道古老的符文.

祭台足有五丈方圓,透發出蒙蒙的紫色霞光.走上祭台,古飛才發現,祭台的地面上同樣鐫刻著無數符文,無數的符文,似乎組成了一個大陣.

古飛並沒有涉足陣法,他看不出祭台上的這個陣法,到底有何作用.祭台上除了刻在紫玉鋪就的地面上的符文之外,便沒有任何東西了.

古飛有點詫異,燕兒為何帶自己來這里?他正要問,但這個時候,燕兒卻示意古飛站立在祭台的中央位置.

燕兒來到古飛的身旁,從儲物袋之中拿出了一塊紫氣繚繞的玉符,遞給古飛,而後說道:"拿著,回來的時候有用."

古飛接過玉符,只見玉符的兩面,也鐫刻著道道符文,而且,古飛發覺,手上玉符的符文,與腳下祭台上的符文,似乎同出一撤.

燕兒雙手捏動靈訣,而後,古老的紫玉祭台之上,立時傳出了一股強大的力量波動,整座祭台上鐫刻著的符文逐漸亮了起來.

古老的顯然蘊含著一股強大無比的力量,燕兒手上不斷捏出的靈訣,將這股原本沉睡的力量引導了出來.

"轟隆隆……"整座祭台開始震動了起來,而後,萬千符文仿佛活了過來一樣,從祭台上沖了出來,組成了一個玄奧的陣圖,向站立在祭台中央的古飛與燕兒籠罩而去.

"這……"古飛不禁心驚,這座祭台,似乎……是一處傳送陣.

"唰!"虛空之中一陣震動,道道漣漪從祭台中央擴散而出,萬千光符形成的陣圖,在籠罩住燕兒與古飛那一刹那,兩人便消失在了祭台之上.

萬千光符,消散在了祭台上,鐫刻在祭台上的符文,也逐漸暗淡了下來,祭台蘊含的那股力量,也隨即沉寂了下來.

空間在扭曲,古飛感覺到自己仿佛邁入了虛空隧道一般,一股奇異的感覺湧上心頭,這種感覺並不陌生.

沒有天,也沒有地,如同在無盡的虛空之中行走,不知道前方是何處,道道流光成了古飛眼中的唯一.

也不知道經曆了多麼長的時間,古飛只覺得自己像是在騰云駕霧一般,似乎在極速的穿行.直至周圍的流光逐漸消逝,古飛的眼前浮現出一片陰沉的虛空.

也知道從何時開始,周圍的空間開始扭曲,一道道能量波動蕩漾開來.

"轟隆隆!"

在一陣巨響聲中,一片刺目的光芒突然從前方爆發而出,古飛不得不閉上了雙眼.當他再次睜開雙眼之時,之間黑沉沉的天空之中,不時閃過道道強光.

"轟!"一聲霹靂在古飛的耳邊響起,天空之上銀蛇亂舞,道道閃電照亮了天地,古飛不禁被眼前的景象嚇了一跳.

他打量了一下四周,只見自己與燕兒正站立在一處小山坡之上,腳下是一個鐫刻在一塊岩石之上的五丈方圓的陣圖.

陣圖上的符文,與丹鼎洞天之中的那一座紫玉祭台上的陣圖符文很相似.

"這里是什麼地方?"古飛問道,他發覺天地之間陰沉沉,雷聲轟隆,閃電迸發而出的強光,不時照亮了周圍那陰沉的虛空.

除了自己與燕兒所在的小山坡,附近隨處可見生長茂盛的雜草和雜草之間泛著水光的窪地.這里似乎是一處沼澤.

"這里是雷澤!"燕兒說道.

"轟隆!"

就在這時,天空之上,又傳來了一聲驚天動地的雷鳴,這里天色雖然陰沉,但卻很奇怪,光打雷不下雨.

"雷澤?"古飛不禁吃了一驚,他知道這個地方,那是一處險地,是天地間雷電之力彙聚的地方.

雷澤,可以說是騰龍大陸上的幾個出名凶地之一,古飛在門中的典籍之中見到過有關于雷澤的描述.

"我們被傳送到了數千里外的雷澤?"古飛吃驚道,要知道,雷澤並不在北地,雖然也是在北魏的國境范圍之內,但卻是離北地的北陵城足有三千里.

"嘿嘿,不錯,你將要在這里呆上幾天."燕兒笑著說道,笑起來的樣子,就像是奸計得逞的小狐狸.

古飛聞言不禁呆了一下,而後道:"你到底想要干什麼?"燕兒的那個笑容,看在他的眼里,讓他有一種毛骨悚然的感覺.

"走!我們找一個雷電密集的地方."燕兒並沒有回答古飛,而是從陣圖之中走了出來,而後在小山坡上向四周的天空望去.

只見東邊與南邊的天空湧動著厚重的雷云,雷云之中的閃電,比其他兩個方向的閃電要密集頻繁,雷聲大多從這兩個方向傳來,震蕩天地.

"就東邊吧,雷云之下有一塊草地,那里的位置剛剛好!"燕兒說著便沖下了小山坡,如一道紫色的輕煙一樣,向著東邊而去.

古飛只有跟上前去,這里的沼澤與虛天境內的那一片死亡沼澤又有不同,這里充滿了雷電氣息,虛空之中仿佛還能聞到燒焦的味道.

虛天境內的死亡沼澤,卻是死氣沉沉,是不死生物的樂園.

"吼!"

就在燕兒沖到雷云之下的那片草地上時,變故卻發生了,一聲低沉的吼叫,似乎在地底深處傳了出來,而後,燕兒腳下的草地便顫動了起來,仿佛有什麼東西要從地里沖出來一樣.

燕兒連忙退了開去,緊接著"蓬!"的一聲,草地突然爆散了開來,泥土四散飛濺之中,一頭異獸從地下沖了出來.

"什麼東西!"緊隨著燕兒沖過來的古飛連忙止步,吃驚的望著這頭從地下沖出來的異獸,只見這頭異獸身長足有四,五丈,形如一頭青色的巨獅,但是那猙獰的獸頭之上,卻是生長著一只銀色的獨角.

"吼!"那頭異獸仰天咆哮,聲震長空,噼噼啪啪一陣電光在這頭異獸的身上透發而出,同時,一股慘烈的煞氣,從異獸的身上洶湧而出.

"是獅雷獸!"燕兒見到這頭異獸,並沒有顯得很驚訝.很顯然,她是見過這種異獸的,因此她才如此鎮定.

新 ,首發手打文字版.新域名新起點!更新更快,所有小說電子書格式免費下載.

上篇:正文 第三百三十八章 朝陽駕到     下篇:正文 第三百四十章 引天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