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重點更新 不滅武尊 正文 第三百四十一章 天雷煉體  
   
正文 第三百四十一章 天雷煉體

雷澤之中不乏凶獸,但是,卻無一頭凶獸敢接近一個地方,那里電閃雷鳴,雷電之力肆虐,方圓數十丈的草地,盡皆成了焦土..1,

有一個瘋狂之極的家伙,在翻滾的雷云之下,引天地雷電之力加身,慘呼之聲,不絕于耳,甚至還一度蓋過了雷鳴之聲.

遠處的一個草坡之上,一道婀娜的紫色身影,淡淡的看著眼前這驚人的一幕,精致到了極點的容顏之上,沒有任何表情.

前方雷云壓頂,萬千道閃電在云層之中游走,一股震懾天地萬物的暴烈氣息從雷云之中透發了出來.

雷澤,是騰龍大陸上的一處奇異之地,這里雷電之力彙聚,黑壓壓的雷云從天上垂下,接天連地的可怕閃電,不斷從雷云之中劈出,甚至直接劈到了地上.

沒有風雨,在這里,只打雷,卻很少有雨下,但是,雷澤之中一樣水分充足,因為這里是一處沼澤地.

雷澤之中,難以見到陽光,卻時常能夠見到恐怖的雷電從天上劈下,直接劈到地上,強大的雷電之力,往往將松軟的草地,劈出一個個大坑,從而形成了雷澤之中的獨特地貌.

一個個或大或小的圓形水塘,如同一顆顆鑲嵌在一塊碧玉之上的珍珠一樣,分布在整個雷澤地域.

燕兒與古飛所在的地方,不過是雷澤的外圍,他們並沒有深入,因為雷澤深處,有著莫測的凶險.

那里的雷電之力更加強大,棲息在那里的凶獸也更加強橫,只有修為高深的修士,才能涉足雷澤深處,古飛與燕兒之所以前來雷澤,是為了借助雷電之力,驅除古飛身上的玄陰鬼氣,他們並不是來探險的.

要知道,雷澤也是騰龍大路上的幾個著名的凶地之一,雷澤深處的雷電之力,即便是禦虛境界的絕世高手也為之變色.

雷澤外圍的雷電之力,卻正是古飛能夠承受的范圍.當然,如果他不是被燕兒扔進混元丹鼎之中,以數百種靈藥煉了三天三夜,令他的身體重新恢複生機的話,他那衰敗的軀體,也絕對難以承受得住這里的雷電之力.

"一百九十八次了,老古這家伙似乎比我想象之中要強悍啊!"遠處草坡上,燕兒喃喃自語,她淡然的望著眼前的景象,臉上沒有流露出任何的表情.

古飛已經被孔明燈上引導而下的雷電之力劈了一百九十八次,但是他的聲音依舊洪亮,中氣十足.

"嘿嘿,我倒要看看你能撐到什麼時候才捏碎手中的玉符."燕兒饒有興趣的望著眼前這一幕.

而遠處,被捆綁在大石上的古飛,卻被雷電之力劈得外焦里嫩,淒慘之極,上身的衣服早已被灼成了飛灰,下身只余一塊破布,還勉強遮擋住重要的部位.

就是身後的大石,也已經出現了道道裂痕,似乎隨時都可能被下一道雷電轟碎開來一樣.

不得不說,燕兒想的非常周到,准備得很充分.孔明燈,百丈長的鐵鏈,重達千斤的大石,這一切,都是為了讓古飛好好的享受一番雷電的洗禮.

燕兒施加在他身上的定身術,在第一道雷電之力劈中自己之時,便已經破解,沒有任何法術,可以在雷電之力的轟擊之下,還能不被破去的.

天地間的雷電之力,只要足夠強大,便可以破除任何神通法術,因為雷電之力,代表的是天地之威.傳說之中的雷神,執掌著代天懲罰的威力.

當然,世上是否有雷神的存在,沒有人知道.

但是,世上有什麼東西可以和天地抗衡?古飛不知道,但他卻很清楚,即便是強大如仙神,在天地的面前,也不過是螻蟻罷了.

道道強大的雷電之力不斷被天上的孔明燈引導下來,無情的劈進他的身體之內,無數的閃電在血肉筋骨之中穿行而過,而後沒入古飛腳下的大地.

這是一種非人的折磨,即便是古飛那千錘百煉的肉身,也感受到了如同煎皮拆骨般的極度痛苦.

被雷電轟擊一次,就如同有無數鋒利的刀劍,在體內瘋狂切割一樣,讓他感受到了一種血肉筋骨被分離,被撕裂的可怕痛楚.

普通人,絕對難以承受如此可怕的折磨,但是古飛的意志堅定無比,他是不會輕易屈服在任何力量的面前的,即便面對的是天地之威.

天上每劈下一道雷電,古飛都恨不得馬上捏碎手中的玉符,但是,他最後都咬牙硬扛了下來,咬碎牙齒,強忍非人的痛苦,絲絲血跡從嘴角滲出.

天地雷電之力加身,萬邪辟易,正是他體內那陰邪之氣的克星.

而且,天雷之力加身,雖然有危險,很可能降下強大無比的天雷,將古飛劈成焦炭.但是,在危險之中,也有機遇,天地雷電之力淬煉肉身,對古飛來說,也並非完全是壞事.

侵入骨髓之中的玄陰鬼氣,逐漸被透體而過的雷電之力驅除散,古飛慘嚎之聲,驚天動地,無盡的生命元氣,不斷修複被雷電之力灼傷的肉身.

全身肌肉不由自主的劇烈抽搐,釋放出一股股生命元氣,滋潤著傷體.武者的強悍肉身,令古飛能夠在被雷電轟擊之後,很快的恢複過來.

燕兒足足在草坡之上觀看了半天,她以為古飛扛不了多久便會忍受不住雷電轟體的痛苦,捏碎玉符,而後從頭再來.

但是,她似乎想錯了,一個時辰過去了,兩個時辰過去了,古飛那慘嚎之聲,依舊遠遠傳來,聲音不見減弱.很顯然,他依舊能繼續扛下去.

雷澤之中,黑壓壓的雷云籠罩天地,似乎永遠沒有消散的跡象,這里常年見不到陽光,也見不到星辰,光打雷,卻沒有下雨,是這里的寫照.

這是一處奇異的所在,是修煉雷系道術的修士的樂園,但是,即便如此,也並沒有多少修士,敢深入雷澤.他們只能像古飛與燕兒一樣,在雷澤外圍走動.

"算了,還是先回丹鼎洞天吧,也不知道他什麼時候才捏碎玉符."雷澤之中充斥著來自于天地之間的那一股沉重的壓抑,令燕兒有些不舒服.

燕兒隨即捏碎了手中的一道玉符,一團青光立時便從她手上擴散而出,將她籠罩在其中,而後,"唰!"的一聲,被青光籠罩的虛空產生一陣震動,道道如水波般的漣漪擴散了開來.

光芒瞬間黯淡了下去,而後徹底消失,而燕兒的身影卻已經隨著光芒的消逝而消失在了草坡之上,她仿佛破碎虛空而去.

從丹鼎洞天傳送出來有點困難,但是,從外面回到丹鼎洞天之中卻只需要捏碎一道玉符,很簡單.

燕兒並不擔心古飛會遇到危險,因為,即便真的遇到危險,古飛也不會傻得不捏碎玉符,可以說,玉符,其實是附身符.

丹鼎門的玉符很奇特,比之封印有空間道術之力的虛空挪移卷軸更方便,道法卷軸要展開來才會釋放出封印在卷軸之中的道術力量.

而丹鼎門的玉符,只需要握在手中,而後捏碎,道術力量便會在瞬間爆發而出,將人瞬間挪移到丹鼎洞天之中.

不得不說,古飛的意志簡直堅強得堪稱變態,似乎沒有什麼痛苦他是承受不了的,也不知道被天上孔明燈引導下來的雷電之力轟擊了多少次.

古飛的感覺,仿佛麻木了,雷電之力一遍遍從身上洗刷而過,身上那一天發作幾次的那種從骨頭深處傳出的寒冷,逐漸減弱.

肉身與以及神經,在雷電的洗禮之下,被淬煉得更加的強大與堅韌.

一天一夜過去了,古飛所在的地方,已經變成了一個焦黑的冒著熱氣的大坑,似有一顆隕石墜落在那里,產生無比強大的熱力,焚燒了一切.

那塊大石早已破碎,方圓數十丈內,盡成焦土,只有一根連通天地般的鐵鏈依舊保持完好,即便被雷電質量立轟擊了無數次,似乎也難以在這條鐵鏈之上留下任何痕跡.

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古飛感覺到身上的寒氣已經不再發作,于是,他下意識的開始積儲雷電之力.

天地間的雷電之力,雖然是一種霸烈無比的毀滅力量,但卻也是天地力量之一,也一樣能夠煉化.

古飛開始運轉玄功,煉化雷電之力,這絕對是一個瘋狂無比的行為,因為雷電之力難以馴服,一個不小心,強大的雷電之力就會將自己灼成飛灰.

不過,古飛卻管不了那麼多了,他的修為已經到了脫凡三重天的瓶頸,他要借助雷電之力,突破目前的修煉瓶頸,他感覺到,這是一個突破目前修煉瓶頸的契機,他不能放過.

隨著玄功的運轉,古飛的身上開始繚繞著道道閃電,這些閃電,並不消散,而且是從體內透發而出的.

筋骨血肉在雷電的洗禮之下,被雷電之力刺激得逐漸蛻變得更加強大,古飛的肉身在雷電的肆虐之下逐漸升華.

一道道閃電無休止般從頭頂上的雷云之中轟擊而下,雷電之力逐漸被古飛引導到全身各處,皮膚之上游走著道道如同小蛇般的電流.

古飛仿佛變成了雷電的精靈,透體透發出道道強光,道道粗大的電弧從他七竅之中透發而出.

隨著時間的消逝,古飛的身影逐漸被他身上迸射而出的閃電所覆蓋,而後,一個一丈方圓閃爍出道道強光的巨大雷球,出現在大坑之中.

"唰!"

小山坡上的傳送陣猛的透發出了璀璨的光芒,強大的法力波動,撼動了虛空,道道肉眼可見的漣漪,擴散了開來.

等到光芒消散,一道紫色身影出現在了傳送陣之中,燕兒又從丹鼎洞天來到了雷澤.她走出傳送陣,而後向著古飛的方向而去.

她在丹鼎洞天之中等了一天一夜,也不見古飛回來,實在有些不放心,于是再次來到雷澤.

古飛被雷劈的地方,很好找,因為那里雷電之力彙聚,天地間的力量波動很強烈,在很遠的地方便能感應得到.

當燕兒來到近處,卻被眼前所見的一幕,驚呆了,孔明燈已經墜落在沼澤之上,而天上的雷電兀自從雷云之中劈下,電閃雷鳴之聲驚天動地.

一個大坑之中,一團由閃電構成的巨大雷球,將方圓數十丈內的 泥土灼擊得焦黑一片,那雷球,直徑足有兩三丈,透發出刺目的強光.

"怎麼回事?"燕兒一臉震驚之色,她可以感覺到,雷球之中正在孕育著一股強大的力量,一股令人心悸的氣息,從雷球內浩蕩而出.

"這家伙……"燕兒久久不能言語,她鎮定下來之後,便已經隱約猜測到了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

古飛竟然在借助雷電之力來修煉,實在令燕兒瞪目結舌,古飛的這個行為,無疑是膽大包天.

燕兒不再離去,而是守護在附近,密切注意著雷球的變化.時間匆匆而過,轉眼間過去了七天,在這期間,有幾頭強大的凶獸被驚動了,從雷澤其他地域沖了過來,但是都被燕兒出手逐走.

雷球之中孕育的力量在逐漸提升,浩蕩而出的強大氣息令附近地域的凶獸十分不安.

而古飛,盤坐在雷球之中,忍受著非人的痛苦,無盡的雷電之力在他體內流動,仿佛有千萬把刀劍不斷自他的血肉,骨骼中穿過,一遍又一遍的錘煉著他的**,似乎要將這血肉之軀打造成一副寶體.

燕兒不知道古飛何時才能停止修煉,她在附近草坡上盤膝而坐,靜靜的等待著,在為古飛護法.她知道,古飛體內的陰邪之氣,不但完全驅散了,經過天雷煉體之後,他的修為也會大增.

聳立在北魏北方地域,臨近仙魔深淵的北陵城,絕對是一座古老的城池.沒有人知道北陵城建立在哪個年代,甚至沒有人知道它是怎樣出現在北地之中的.

這里有著許多難以想象的神話傳說.極北魔域與中原地域的交界之處,聳立著這樣的一座古城,絕對令人有無限的遐想空間.

北陵城,雖然沒有南荒龍皇城那般的規模,那般的大氣,但也是北地的一座名城.

傍晚時分,兩個年輕的白衣修士出現在了北陵城城門外.以修士的敏銳觸覺,可以感覺到一股久遠而且滄桑的氣息.

北陵城,仿佛一個頂天立地的巨人,站立在冰天雪地的北地,守衛著北方大地.

"師兄,我們下山曆練的第一站就選擇在這個風云彙聚的地方,是不是有點輕率了?"一個俊美得有若絕世佳人般的青年修士說道.

這個青年修士,就像是絕美的女子穿上了男裝,那皮膚,仿佛吹彈可破,那摸樣,就連女子也妒忌萬分,這是一個男生女相的青年修士.

而站立在青年修士旁邊的另一個修士,卻是其貌不揚,樣子清瘦,皮膚黝黑,如同鄉下那日出而作,日落而歸的莊稼漢一樣.

這兩人走在一起,一個俊美得連女子都要妒忌,一個卻是相貌普通,其貌不揚,這樣的組合,卻是有些怪異.

"有什麼輕率不輕率的,聽說東方晨師弟不是也來了北地嗎?"那其貌不揚的青年修士不以為然的說道.

"東方師弟?"那俊美青年的臉上不禁現出了一絲古怪的笑容.

就在這時,從城門內走出了兩個同樣身穿白衣的青年修士,這兩人的樣貌有些相似,都是劍眉星目,絕對是難得一見的俊美男子.

不過,這兩人身上有一股男子特有的陽剛之氣,而與那名其貌不揚的青年修士在一起的青年,卻多了一股陰柔氣息.

"真是說誰,誰便到!"那俊美得如同絕色女子的青年,看到那兩名從城內走出來的青年修士之時,不禁有些驚訝.

"呵呵!李師兄,紫羽師兄,小弟迎接來遲,還望恕罪啊!"從城內出來的兩名青年修士,當先一人向著城門外的兩名修士迎了上來.

"咦!東方師弟,你的修為……"那名相貌普通,皮膚黝黑的青年修士望了一眼當先迎上來的那名青年修士,眼中閃過一絲異色.

"小弟愚蠢,回到東方世家已經一年有余,依舊沒有突破目前的瓶頸,哎!"東方晨神色之間有些沮喪和失落.

城門外的那兩名白衣修士,正是下山行走的李靈風與紫羽,而從城內迎出來的那兩名白衣青年,卻是東方晨與東方龍兩兄弟.

卻是不見北堂傲的身影.

東方晨在一年多以前,便找了一個借口,回到了東方世家,他這樣做,一來,是看看能不能在家族的幫助之下,突破目前的修煉瓶頸,二來,是准備對付古飛.

太玄門內,有王元智等眼線的存在,門中有何風吹草動,東方晨都了如指掌.

當得知門中派出丹臣子帶著元神青燈下山,尋找古飛,東方晨便難以再呆在東方世家之中潛修了.

"東方師弟,你的消息真是靈通啊,知道我和李師兄前來北地的人,似乎也沒有幾個啊!"紫羽大有深意的望著東方晨,淡然說道.

本書首發 .

(45278941954)

新 ,首發手打文字版.新域名新起點!更新更快,所有小說電子書格式免費下載.

上篇:正文 第三百四十章 引天雷     下篇:正文 第三百四十二章 脫凡第四重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