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重點更新 不滅武尊 正文 第四百七十章 吞天地,鎮四方  
   
正文 第四百七十章 吞天地,鎮四方

天地山河在震動,整個荒古戰場劇烈搖晃,血色大地開裂出道道深不見底的裂痕,有那無盡邪惡氣息從開裂的大地之下奔湧而出.

荒古戰場之上頓時鬼聲啾啾,陰風陣陣,天地間漆黑一片,伸手不見五指,仿佛有無盡凶魂厲魄要從地下沖出來一樣.

只有山河鼎所在的位置,群獸亂舞,浩瀚力量蕩散無盡陰氣與血霧,破開了荒古戰場上空的邪異力量的封禁,天幕之上繁星點點,灑下無盡星辰光輝.

商老人最後還是被浩蕩而出的恐怖力量震暈了過去,跌倒在血色塵埃與骨粉之中.

整個荒古戰場仿佛變成了修羅地獄,邪惡氣息變得空前強大,似有那凶魂厲魄的身影在陰風與血霧之中隱現,透發出邪惡恐怖的氣息.

不但整個蠻荒地域受到了自山河鼎之上浩蕩而出的可怕能量的波及,就是那遠在數百里之外的西方佛土也是山搖地動,就連那些早已閉關多年的佛家大德高僧也沖出了潛修之地,所有人驚恐莫名.

西方佛土,那是千古佛主曾經傳道的道場,有佛門重寶鎮鎖大地靈脈,就算山河變易也難以影響到佛土.但這個時候,竟然有一股力量撼動了整片佛土,就算是佛門大德也驚駭不已.

所有佛門大德高僧都能清晰的感應到,這股撼動佛土的力量,來自極西之地.

西方佛土的聖地靈山之上,隨即沖出了幾道璀璨佛光,有腳踏護法異獸,手持金輪佛器的佛門大德高僧的身影迅速消失在西方天際.

這個時候,荒古戰場深處,古飛怒吼連連,拼命煉化山河鼎,他以神念化形身外身之術,將自己的一縷神念打進了山河鼎內.

事情似乎並沒有那麼順利,那道神念竟然難以接近鼎中的鼎魂,無數洪荒異獸的獸魂差點便將那一縷神念撕碎吞噬掉.

山河鼎上,拘禁著無盡洪荒異獸,好在,這些異獸都已經被抹去了靈智,受到鼎魂的控制與震懾,並沒有主動攻擊古飛的神念.

"哇哇……我就不信煉化不了這尊山河鼎!"老龜拼命鼓動體內妖力,不斷傳導進古飛的體內.

"嗚哇!老龜,你想謀殺啊,你的妖力快將我的肉身撐爆了!"老龜這一全力運轉妖力,古飛卻是驚得魂飛天外,血肉筋骨差點就要被身後湧動而來的浩瀚妖力沖擊得碎裂開來,七竅都滲出了鮮血,樣子猙獰到了極點.

"這個……真是對不起了!"老龜連忙壓制下體內洶湧澎湃的妖力,他知道,以古飛現在的修為,即便肉身強大堪比靈寶,也難以承受得了自己傳導過去的這股強大力量.

禦虛境界與妖神之境,足足差了兩個大境界,如果古飛不是武者,肉身強悍之極,換作其他修士的話,早就被老龜的妖力撐爆肉身,魂飛魄散了.

古飛分化而出的那一道神念在深入山河鼎之後,便仿佛如同在混沌之中穿行,不時有恐怖的靈魂波動從自己的身邊沖過.

他知道,那是被禁錮在山河鼎之中的獸魂,當年煉制山河鼎的那個洪荒神人實在是大手筆,竟然將無數洪荒異獸的獸魂禁錮在了山河鼎之中.

如能掌控山河鼎,那豈不是等若有了一支完全由洪荒異獸組成的強大軍隊了嗎?完全由洪荒異獸組成的軍隊啊,試問天下間誰能抗衡這樣的一支蠻獸大軍?光是想一想古飛心中都發顫.

也不知道在鼎中穿行了多久,忽然,古飛覺得前方突然生出一股吸力,將自己吸扯過去.

進入山河鼎內的雖是一縷神念,但是古飛卻感同身受,那以無盡五行之力凝聚而出武者法相,也隨即顫抖了起來.

"怎麼了?"一手抵在古飛身後的老龜立時便感受到了古飛身上的異樣,連忙出聲問道,手上依舊源源不斷的將妖力傳導進古飛體內.

"我的神念被吸走了!"古飛有些驚慌的說道.

"什麼?"老龜聞言不禁吃了一驚,他有一種不好的預感,恐怕這次祭煉山河鼎要以失敗告終了.

"吼!"

古飛仰天怒吼,渾身五行元氣洶湧澎湃,道道五彩神光如同五彩神虹一樣在他那千丈法相之上繚繞,軀體之上透發出了空前強大的能量波動.

"轟隆隆……"

就在這時,古飛那天人法相托著的山河鼎,忽然變得重若十萬神山,向著他鎮壓而下,古飛那天人法相立時便向大地沉降而下.

于此同時,古飛在山河鼎內的那一縷神念被無盡黑暗之中的一團混沌光芒吸扯了過去,而後沒入了混沌光芒之中.

"呔!"天人法相之中的古飛狀似癲狂,一頭長發狂亂舞動,他眉心那道紫色火焰滲出了一絲血跡.

"轟!"

一股灰蒙蒙,似混沌未開之時的氣體從山河鼎內沖了出來,從天上轟擊而下的萬千血色閃電,盡皆消散在了這股恐怖的混沌鴻蒙之氣之下,化作了最原始的靈氣.

那股混沌鴻蒙之氣沖上了高天,而後又如同一條蒼龍一樣,倒卷而下,古飛那天人法相頓時崩碎幻滅,露出了內里的真身.

"唰!"

老龜想也不想,直接撤手,而後破碎虛空,在被那鴻蒙混沌之氣籠罩住的前一刻,躲進了內天地之中.

那倒卷而下的鴻蒙混沌之氣直接卷起了古飛,而後將他收進了山河鼎之中.

古飛只覺得自己如同騰云駕霧一樣,不知道飛到了哪里,上下左右沒有一處地方可以著力的,仿佛被懸浮在了虛空當中,他似乎進入了一片奇異的世界.

"轟!"

如小山般大小的山河鼎重重的從空中墜落到了地面之上,整片血色大地頓時如同波浪般劇烈起伏,翻起的血色泥土之中,可以見到森森白骨.

荒古戰場的大地,仿佛真的是以無盡的枯骨無盡的鮮血凝結而成的一樣.

古鼎之上,混沌鴻蒙之氣在繚繞,萬千獸魂在咆哮,而後,天地間的靈氣開始向山河鼎彙聚而來.

就連荒古戰場上的那股莫測的邪惡力量也被山河鼎抽扯而來,直接吞噬.天上的陰云血霧,萬千血色閃電,如同百川彙水,奔流到海一樣,全向古鼎的鼎口彙聚而來.

山河鼎在抽取天地之氣八方力量,來者不拒,似乎能煉化所有不同性質的力量一樣.

古鼎在震動,大地在震動,天宇在震動,荒古戰場上,不時響起淒厲的嘯聲,似有鬼神在哭號.

老龜的內天地之中,天上神宮的大殿內,老龜高坐在寶座之上,他前方的虛空之中,正在呈現著一幕幕的畫面.

他正在以炫光之術,注視著外面發生的一切.

只見虛空之中顯現的畫面極其不穩定,似乎受到了很大的干擾,影像不時扭曲變形,有道道霞光在閃爍.

但即便如此,卻也能勉強看清畫面之中的景物.

但見一尊大如山岳般的古鼎,聳立在天地之間,四面八方,道道肉眼可見的靈氣彙聚而來,而後投入到鼎口內.

無數的獸影在咆哮,混沌鴻蒙之氣繚繞,古鼎所在的一方虛空,仿佛變成了天地未開之時的混沌之地一樣.

大殿內,寶座下,站立人身蛟龍首的小青,渾身烈焰繚繞的火麒麟,還有那老龜那一具手持黑棍的尸將分身.

"古飛啊古飛,這個時候就要看你的造化了!"老龜神色凝重無比的盯著前方虛空之中顯現而出的那一尊大鼎,說出了這樣的話語.

小青與麒麟妖王也都緊張無比的盯著虛空之中呈現出來的景象,沒有說話.

古飛竟然被收進了山河鼎之中,這是所有人都沒有想到的事情,現在,只有兩種可能,一種是古飛煉化山河鼎,另一種,就是古飛被山河鼎煉化.

被激發出莫測威能的山河鼎,就算是上古大能前來,也不一定能夠將之壓制,現在只能靠古飛自己了,誰也幫不了他.

天地昏暗,前方荒古戰場卻神光沖騰,血色小山之上的姚姬等人,並沒有離去,並非是他們不想離去,而是不敢離去,.

商老人進入了前方那一片邪異恐怖的地域之中,他們沒有了領路人,而且又是在黑夜之中,誰也不敢再這個時候往回走.

極西之地的蠻荒古域,處處凶險,要不是有商老人領路,他們根本難以真正接近荒古戰場,來到荒古戰場附近,即便有老人帶路,他們一行九人也有兩人隕落在了路上.

獸吼與鬼嘯之聲,不斷從前方的荒古戰場傳來,所有人都有一種壓抑且毛骨悚然的感覺,他們隱約看見,荒古戰場內的血霧陰云之中,似乎有巨大而邪異的身影在隱現.

商老人進入荒古戰場後不久,荒古戰場深處又發生了變化,似有什麼東西在彙聚天地靈氣,前方昏暗的天宇之上,開始出現道道肉眼可見的靈氣流.

靈氣流的出現,令這昏暗恐怖的蠻荒古戰場,多了一絲仙靈之氣.

"現在怎麼辦!"黑發中年修士向姚姬問道,天地玄黃塔的仿制品被那手持黑棍的大漢一棍砸成了破銅爛鐵,這令這名中年人肉痛之極.

那可是道門重寶,是門中一個大人物暫時交給自己防身之用的法寶,但是,現在卻被人破了,這讓他如何回去交待?

想到這里,那名黑發中年修士臉上的肌肉不禁跳動了幾下.

"還能怎麼辦?先在這座小山上呆一晚再說!"姚姬盯著前方那風云變色,天地劇變的荒古戰場,淡然說道.

她飛劍被破,等若揮去了她的一半道基,而且,毀去自己飛劍的人,正是這個中年修士,她那里有好臉色給這個中年人看?

天地玄黃塔的仿制品也不愧為道門重寶,那一絲天地玄黃之氣,厲害無比,就連廣成仙派的飛劍也被生生鎮碎.

想到自己那柄祭煉了差不多三百年的飛劍就這樣被天地玄黃塔的仿制品鎮碎了,姚姬的心都在滴血.

"難道你認為那糟老頭還能回來不成?"另一個中年修士冷然說道.

在場的所有人都知道,那商老人進入了前方那一片仿佛地獄般恐怖的地域之後,恐怕都難以再走出來了.

但是,眾人心中都還有一絲希望,希望老人能夠從那地獄之中走出來,而後帶領大家走出蠻荒古域.

中年修士這一出言點破,卻是令眾人都一怔,這是事實,商老人多半是回不來了,如此一來,大家豈不是要被困在蠻荒古域之中了不成?

想到這里,眾人都不禁心里直冒涼氣,沒有商老人的帶領,他們很難走出蠻荒古域,恐怕要葬身在古域之中了.

"哈哈……我們的運氣還不是一般的好,連那傳說之中的生命神泉的影子都沒有見到,便陷入了困境!"一直不出聲的白臉中年修士慘笑著說道.

眾人聞言,都沉默了下來.

極西之地的荒古戰場,乃是騰龍大路上死氣彙聚之地,無盡的生命曾經隕落在這片鋪滿枯骨的血色大地之上.

甚至有仙神與真魔也曾在此地隕落,古往今來,不知道有多少壽元將盡的修士走進這片死地,而後再也沒有走出去.

死之極致便是生,天地間的法則很是奇妙,沒有人能真正能夠了解與掌控,傳說,在這片死地的深處,無盡死氣彙聚,衍生出了一口生命神泉.

這個傳說不知道是從何時出現,也沒有人知道這個傳說是否屬實,但是,一些壽元將盡的修士,卻前赴後繼的走進這片死地,去尋找那口生命神泉.

修煉界之中曾有這樣的傳聞,曾經有一個壽元將盡,老的頭發牙齒都快掉光了的老人走進這片死地.數年之後,這個行將就木的老人竟然返老還童,走出了這片恐怖死地,並且修為大進,在修煉界縱橫了數百年才最終坐化.

姚姬等人的壽元還沒有走到盡頭,他們冒險進入荒古戰場,尋找那冥冥之中,也不知道是否存在的生命神泉,其實也是為了續命.

因為種種原因,他們雖然明知道進入蠻荒古域可能有去無回,但依舊還是來了.

就在眾人沉默下來之時,突然,幾道金色的光芒出現在了東方的夜空之下,破開昏暗的天地,如同金虹一樣向著血色小山這邊飛來.

"那是……"

眾人都感應到了東方遠空之上傳來的幾股強大氣息.

那幾股傳蕩而至的氣息雖然強大無比,但卻是那樣的祥和與安詳,讓人有一種如沐春風般的舒服感覺.

"佛門遁光?"眾人都吃了一驚,有佛門高手正在禦空而來.

新 ,首發手打文字版.新域名新起點!更新更快,所有小說電子書格式免費下載.

上篇:正文 第四百六十九章 驚天動地山河鼎     下篇:正文 第四百七十一章 朱雀神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