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重點更新 神箓 第五章 玉墜  
   
第五章 玉墜

聲音中的'公子’是誰?

為了一段親事,竟要活活把自己一家逼死?

'龍淵城那位’又是誰?

陳汐的腦子瘋狂思索,留音符中透露的信息太過晦澀,但卻是有跡可循,只需找到一個切入點,一切便將迎刃而解!

龍淵城,跟自己有關的似乎只有……

蘇家!

對,肯定是龍淵城蘇家!

陳汐腦海靈光一閃,猛地想到一個可能.

他聽爺爺過,在自己出生時,母親左丘雪曾與龍淵城蘇家家主訂下婚約,商定十八年後,由陳汐迎娶蘇家家主之女蘇瑤.然而,隨著陳氏一族被滅,母親不知所蹤,在自己四歲時,龍淵城蘇家派遣十余名黃庭境高手,當著松煙城所有人的面,撕毀了這份婚約.

而能夠影響到松煙城,促使三名紫府修士劫殺爺爺和弟弟,龍淵城蘇家無疑最具備這樣的實力!

對,肯定是這樣!

越想,陳汐的思路越是清晰,確定自己的推測**不離十.

至于那個'公子’的身份,也很好解釋,為了阻止自己和弟弟逃出松煙城,不惜在松煙城外布下天羅地網,如此大的手筆,也只有松煙城內的某方大勢力才能做到.

他們這麼做的目的,肯定是為了那位'公子’的親事,不定就是為了跟龍淵城蘇家聯姻,而聯姻的關鍵就在于,把活活逼死自己和弟弟當做交換條件!

想到這,陳汐只覺渾身寒冷,如墜冰窟,撕毀婚約已經夠過分了,竟然還要把自己一家活活逼死,好惡毒的手段!好冷酷的心腸!

陳汐深吸一口氣,努力讓自己保持冷靜,開始思索這個'公子’究竟是松煙城的哪個勢力.

南疆是大宋王朝最南邊的疆土,足足有上百萬里范圍,城市眾多,松煙城僅僅是南疆地域的一個不起眼的城鎮,占地只有萬里范圍.

再加上松煙城毗鄰妖獸肆虐的南蠻山脈,更無靈氣絕佳的福地,礦脈,近似于窮山惡水般的存在,所以,盤踞在松煙城的大勢力,寥寥無幾.

據陳汐所知,如今的松煙城,由將軍府,李氏家族,松煙學府三大勢力把控.

將軍府是大宋王朝駐守在松煙城的軍方力量,紀律嚴明,以維護松煙城秩序為己任,超然物外.

松煙學府則是一個供松煙城子弟修行之地,收授門徒,傳道解惑,學府中不乏紫府修士,不過松煙學府從不參與勢力爭斗,行事極為低調.

只有李氏家族,是盤踞于松煙城的家族勢力,族中擁有不下十余名紫府修士,實力之強,在陳氏一族覆滅之後,便一躍成為松煙城第一家族,如日中天.

陳汐的目光,牢牢鎖定在李氏家族.

在這三股勢力中,若對他陳氏一族最為仇恨的,當屬李氏家族無疑,在陳氏一族沒有覆滅之前,兩家便是死對頭,爭斗不休.

甚至他的爺爺陳天黎曾懷疑,陳氏一族的覆滅,李氏家族也有參與其中.

"擁有在松煙城外布下天羅地網的實力,又跟自己陳氏一族有仇,那個'公子’應該就是李家的人!"

至此,所有線索大致都被捋順,陳汐不由長長吐了一口濁氣,心中喃喃自語:"爺爺,您不是一直痛苦于不知道滅掉咱們陳家的仇人是誰嗎?不用擔心,孫兒已經掌握了一條重要線索,等孫兒實力變強,就去為您報仇!為咱們陳氏上千族人報仇!"

"哥,你猜出仇家是誰了嗎?"陳昊仰著臉,眼睛里盡是仇恨之色.

陳汐搖了搖頭,實力無法滅掉李氏家族之前,把此事告訴弟弟陳昊,有害無益.

"昊,既然決定修煉左手劍,就好好努力,等你變得強大起來,哥帶你去殺人,殺仇人!"

陳汐拍了拍弟弟的肩膀,神色平靜道:"我也會努力,會變強,以後再不讓你受半點委屈."

陳昊狠狠點頭:"哥,為了爺爺,為了咱們陳家,一起努力!"

"好!"

兄弟兩人互視一眼,神堅定,如出一轍.

接下來的日子里,除了制符賺取元石之外,陳汐幾乎把時間全部用在修煉上,他的修為雖已滯留在先天三重五年,但他卻毫不氣餒,反而像發瘋似得勤修苦練,廢寢忘食,不肯再浪費哪怕一丁點的時間.

水滴石穿,只有堅持了才能看到希望!

陳汐沉默木訥,本就是執拗偏執的性子,他是如此想的,也是如此做的.

陳昊也變了,因為失去右手,他之前修習的劍術幾乎全部廢掉,用左手練劍,無疑于從新開始.

他努力地適應左手,努力地調整自己用劍的節奏,一點一滴地夯實左手劍的基礎.

朝陽中,夜幕下,都能看到他揮灑汗水的瘦的身影,努力練劍!

陳昊的資質本就極好,基礎又被爺爺打得夯實無比,只過去不到十天,他已經完全熟悉了左手用劍,因為專一,他的劍術比之當初更進一層樓.

尤為值得一提的是,在苦修的第八天,陳昊一舉突破後天大圓滿境界,成功進階先天境界!

其進階速度之快,用不了多久,超過哥哥陳汐也不是不可能.

陳汐對此自然驚喜萬分,同時感到一陣無形的壓力,弟弟進階先天,自己呢,什麼時候能突破先天三重境界?

不過,境界雖然依舊滯留不前,陳汐卻另有別的收獲,這些天憑借制符所賺的元石,他已徹底還清了欠給張大叔的一百塊元石,並且還略有剩余,這讓他心好了許多.

他算了算,每天制符所賺取的元石,除去日常開銷,每天能省下四塊元石.原本他打算積攢上足夠的元石,去購買一部關于二品符箓的制作書籍,不過為了更快地提升境界,他決定還是把元石用來修煉.

對于過慣窮苦日子的陳汐而,拿元石來修煉簡直就是一種奢侈,畢竟這些年來,為了維持生計,每一筆元石他可都是絞盡腦汁地去精打細算,恨不得把元石掰成兩瓣用.

不過,為了提升境界,他已考慮不了那麼多.

陳汐體內的真元只能支撐他一天制作三十張符箓,最多賺取十塊元石,而一旦境界體提升,真元暴漲,他完全可以制作更多的符箓,賺取更多的元石.

所以,提升境界,才是當務之急!

外界的靈氣畢竟太過稀薄,只有賺取更多的元石,拿元石來修煉,才能讓他和弟弟陳昊變得更強.

有了如此打算,陳汐把每天剩余的四塊元石,分給弟弟一半,自己留下一半,用以修煉.

然而令陳汐無語的是,十余天過去了,哪怕他拿元石來修煉,體內的真元卻無一絲增長.

難道自己這一輩子就這樣了?

夜晚,陳汐盤膝坐在床頭,默然不語,即便以他頑強堅韌的性,也不由感到一絲沮喪.

心煩意亂的時候,陳汐習慣打坐修煉,只有修煉,才能令他忘掉一切.

運轉《紫霄功》,外界靈氣化作一縷縷真元,流淌在全身經脈之間,循環十八重周天之後,緩緩注入丹田之內.

先天境界,每提升一步,丹田便會出現一片由真元凝聚的云朵,稱作築基云梯,直至凝聚出九片云朵,便可開辟紫府,成為一名擁有道基正式踏入仙府的紫府修士.

紫霄功共分十八重,乃是陳氏家傳功法,陳汐自幼修習,如今已修至第十三重,擁有先天三重天的修為,丹田內已凝聚出三片紫色云朵,漂浮丹田之內,汲取著周身經脈傳來的絲絲真元.

咔嚓!

許久之後,待體內真元充沛,陳汐收功正打算睡覺,猛地聽到一聲極其細微的碎裂聲,聲音雖,但在這寂靜深夜中,卻顯得極為清晰.

尋聲望去,很快他的目光落在貼胸掛著的一塊長命鎖,這是他出生時,母親左丘雪戴在他脖頸間的,寓意無災無難,平安長大.

這塊長命鎖也是陳汐擁有的唯一一件跟母親有關的東西,珍惜異常,然而此刻,長命鎖的表面卻悄然出現了許多蛛網一般的裂痕,他心中不由一陣疼惜.

"怎麼回事,長命鎖怎會無緣無故出現裂痕呢?"

陳汐伸手朝長命鎖摸去,卻不料指尖甫一碰觸到長命鎖表面,無數裂紋像瘋長的野草,驟然爬滿了整個鎖面,然後在叮的一聲脆響之後,長命鎖表面碎裂成無數碎片,撲簌簌灑落滿懷,露出一個漆黑無光的玉墜!

長命鎖內竟藏著一塊玉墜?

陳汐只覺腦袋有點不夠用了,怔怔打量這塊玉墜,它約莫有龍眼大,渾圓剔透,漆黑無光,仿似一顆品質絕佳的黑珍珠.

難道,這是母親留給自己的禮物?可若真如此,她為何要把它藏在自己的長命鎖內?

嗡!

就在陳汐疑惑之際,一陣古樸悠揚的清吟幽幽響起,像溪澗淙淙流淌的泉水,輕靈悅耳,伴隨聲音,一抹刺眼的白光驀地從玉墜表面激射而出!

片刻之後,玉墜中飄灑出的億萬道濛濛白光,徹底照亮了整個房間,白光旋轉,飄散如霧,如夢似幻.

陳汐感覺自己就像置身在夢中,正當他不知所措之際,眼前白光突然劇烈翻滾,漸漸地,一道由光影凝結而成的白裳女子,憑空出現!

這女子白裳飄飄,眉目如畫,靈秀清雅,烏溜溜的眼睛大而清澈,透著一股靈動頑皮.

看到她,陳汐心頭猛地泛起一絲陌生而又熟悉的感覺,感到一絲久違的親和,他不由感到好奇,這女人是誰,怎會令自己產生如此微妙的感覺?

"唔,寶貝兒子,咱們母子倆終于又見面啦!"

白衣女子雙手負背,調皮地朝陳汐眨了眨眼睛,笑吟吟開口,清脆悅耳的聲音仿似泉水叮咚作響,活潑輕快.

聞,陳汐眼瞳驟然睜大,悚然看著白衣女子,一臉的不敢置信之色,再沒有往常那副沉穩淡然的模樣.

她……她是自己的母親左丘雪?

——

看書的朋友,在書評區留下腳印吧,讓俺知道乃們的存在!

上篇:第四章 敵人     下篇:第六章 洞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