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重點更新 神箓 第七章 季禺  
   
第七章 季禺

陳汐沉浸在一股玄妙的感覺中.

他忘掉周遭的一切,忘記身在何處,眼中只有億萬道星辰循環不休的軌跡,這些軌跡長短各異,粗細不同,或曲折纏繞,或筆直如槍,或彎曲為弧,或盤旋成圓,儼然如同筆畫各異的符紋.

陳汐仿佛看到一只無形大手,以蒼穹為符紙,以億萬星辰為符筆,以超乎想象的制符手法,肆意詮釋著玄妙莫測符紋路線,妙不可.

他忍不住想驚歎,卻找不到任何詞彙來形容,他想要牢記其中的軌跡,卻發現那些軌跡看似有跡可循,偏偏卻無從下手.于是,他不再糾結于此,也不再理會那麼多,只是純粹地去觀摩,去欣賞,心神趨于甯靜,念頭剔透空靈.

嗡!

一絲奇異的低吟由到大,由低到高,漸漸響徹在天地之間.

億萬星辰灑下的清冽光芒凝聚在一起,化作一副清光流溢的畫卷,伴隨著奇異的吟鳴聲,這幅畫驀地釋放出無盡流光,席卷蒼穹之上,裹挾漫天星辰重歸畫卷!

嗖!

畫卷收攏成束,繼而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化作一抹清光,爆射而去,方向赫然便是陳汐所立之地.

陳汐心頭猛地升起一絲驚悸,頓時從那股渾然忘我的狀態中清醒過來,然而還不等他有所反應,只覺腦袋嗡地一聲,下一刻,識海內憑空浮現一尊巨大的清癯老者形象,赤足麻衣,白發垂髫,跏趺坐于虛空之中,仰望高空,眸光湛然深邃如星辰,

這尊巨大的老者形象,周身上下古樸無奇,但卻無不散發出一絲絲浩渺蒼涼的氣息,令人不自主便被其吸引所有心神.

發生了什麼事?這位老者又是誰?

陳汐吃驚地看著眼前一幕,在心中飛快思索著,自己剛才明明在觀摩星辰運轉之軌跡,識海內怎會無緣無故地發生如此變化?

"多少年來了,終于等來了能夠繼承主人衣缽的徒弟,哈哈哈哈."

一道渾厚沙啞的聲音驟然炸響在耳畔,陳汐渾身一顫,再顧不得思索其他,霍然睜開眼睛,當看清四周景物時,不由再次大吃一驚.

綴滿星辰的夜空不見了,一望無垠的嫩碧草地上,赫然多了一條浩浩蕩蕩的大河,浪濤滾滾,水花四濺,長河綿延向前,一眼望不到盡頭.在大河中央,矗立著一座直插云霄的孤峻山峰,通體黝黑,寸草不生.

突然,一匹頭生獨角的怪物從大河中走了出來,它獅身龍頭,四蹄如柱,腳掌踏云,通體覆蓋著繁密墨黑的鱗片,雙眸清澈,卻透著一股洞察萬物的滄桑感.

麒……麒麟?

看到這頭怪物,感受著其身上散發出的恐怖氣息,陳汐不由倒吸一口涼氣,心髒砰砰直跳.

他只在書籍中見到過有關麒麟的描述,據麒麟乃是荒古時期著名的神獸之一,天生能夠操縱五行,智慧通靈,即便是在神魔縱橫的荒古時期,也少有人敢招惹麒麟,其實力之恐怖可見一斑.

此刻,一頭近似麒麟的怪物猛地出現在面前,哪怕心性早已被磨練的堅韌如磐石,陳汐仍舊感到一陣莫名的緊張.

"不用驚恐,我乃洞府之靈,主人賜我名為季禺,百多萬年來一直幫著主人看護洞府."渾厚沙啞的聲音再次響起,卻是從那頭似麒麟般的怪物口中傳出.

原來它叫季禺,陳汐稍稍松了口氣,旋即猛地意識到,眼前這頭怪物竟然已存活了百萬年之久,那豈不是,這座洞府也存在了上百萬年?

"晚輩陳汐,見過前輩,敢問前輩,這里真的是那位荒古神魔的修煉之地嗎?"陳汐恭敬問道,對方哪怕真的是一頭怪物,也不是他能夠無禮的.

"不錯,的確是我家主人修煉之地."季禺走上前,上下打量了陳汐一番,驚疑道:"先天境界?你的實力如此之差,怎可能得到主人的傳承真諦?"

陳汐惘然道:"什麼傳承真諦?"

季禺卻是不理會他,苦苦沉思許久,突然開口道:"娃娃,你是以符入道的煉氣士?"

以符入道?陳汐一頭霧水,搖頭道:"我僅僅只會制作一些基本符箓罷了."

季禺卻是一副恍然大悟的樣子,歎息道:"果然如此,主人本就是推演天機而入道,選擇你繼承衣缽,也在理之中."

陳汐愈發疑惑起來,忍不住道:"前輩,這究竟是怎麼回事?我什麼時候繼承了衣缽?"

季禺目光怪異地盯著陳汐,道:"你的識海中,擁有著我家主人留下的一絲真身烙印,難道你不知道?"

陳汐想起識海中那尊散發著古樸浩渺氣息的老者形象,不由愕然道:"那位老伯伯便是您的主人?"

季禺一怔,搖頭歎息道:"看來你的確是什麼都不知道."

陳汐心中訕訕,恭敬道:"還望請前輩能夠告之."

季禺沉默許久,這才緩聲開口道:"百萬年前,我家主人離開時曾規定,在星辰秘境的考驗中,能夠得到其真身烙印者,方才有資格繼承他的衣缽.而你,便是這些年來唯一一個做到的人.換句話,你已經擁有了成為主人徒弟的資格."

陳汐恍然,剛才自己看到的漫天蒼穹,恐怕就是星辰秘境之地了,不過,這也算是一種考驗?自己只是觀摩了一陣星辰循環之軌跡,便得到了洞府主人的真身烙印,是不是太簡單了一點?

似是看破陳汐的心思,季禺冷哼道:"你可知道,百萬年以來有多少強者想要得到我家主人的真身烙印?"

"我可以准確告訴你,足足有六千九百八十三人!這些人中有涅槃強者,冥化真人,破劫地仙,羽化天仙的絕世強者也不在少數!修為最低的也在兩儀金丹境界,現在,你還覺得簡單嗎?"

不待陳汐開口,季禺傲然抬頭,冷冷道:"若非你以符道之心感悟星辰秘境,兼且悟性不錯,恐怕早已被周天星宇絞殺而死!"

陳汐悚然一驚,駭然道:"被周天星宇絞殺而死?"

季禺點頭道:"不錯,星辰秘境奧妙無雙,包羅萬象,若不能在一個時辰內從星辰秘境中,必定葬身其中,魂飛魄散."

到這,季禺略帶感慨道:"能夠進入洞府之人,無不是實力超凡的當世強者,然則在星辰秘境之中,仍舊隕落了一大半,只有一撮人成功從星辰秘境走出.這些人跟你一樣,從星辰秘境中領悟了主人留下的一些道諦,可惜的是在你出現之前,卻沒有人能夠獲得主人留下的真身烙印,自然也就無緣擁有成為主人弟子的資格."

陳汐疑惑道:"那這些人呢?他們豈會甘心離去?"

季禺冷冷道:"當然不甘心,原本從星辰秘境中領悟的道諦已足夠令他們鑽研一生,受用無窮,可是,他們之中卻仍舊有人執迷不悟,企圖得到主人傳承,于是強登試煉天峰,最終仍舊落個形神俱滅的下場."

到這,季禺面朝大河,指著大河中央的孤峻山峰道:"喏,那便是試煉天峰,分作十八重試煉之地,只有通過所有試煉之地,方才能獲得主人留下的全部傳承.那些強自登上試煉天峰之人,大多死在了前三重試煉之地,最厲害的要數十萬年前的一位絕世劍仙,修為已臻至劍道巔峰的地步,不過他也僅僅只走到第十三重試煉之地,便即隕落身死."

陳汐聽得一陣心驚肉跳,望著大河中央的孤峻山峰,忍不住問道:"那我想要得到全部傳承,是不是也要通過那座天峰的十八重試煉之地?"

"那是當然,不過你和他們不同,你已經獲得主人的真身烙印,在通往天峰的試煉之地時只會受傷,不會有性命危險."季禺隨口答道.

陳汐暗自松了口氣,這也由不得他不擔心,連那位絕世劍仙都喪命在第十三重修煉之地,他這先天三重境的修為,恐怕連第一重修煉之地都闖不過.

季禺提醒道:"雖然無性命之憂,但是我還是勸你現在莫要闖關,你的修為畢竟太差了,甚至是我這一生見過的最為差勁的.不是笑話你,擱在荒古時期,像你這樣的家伙僅僅只比剛出生的嬰兒稍強一些."

只比嬰兒稍強一些?

陳汐心有不服,可是一想到面前是一位活了上百萬年的怪物,也只得把這份不服深埋在心底,問道:"前輩,那我什麼時候能夠闖過天峰第一重試煉之地?"

季禺一怔,疑惑道:"告訴我,你怎會如此迫切闖關?"

陳汐毫不猶豫答道:"我要變強,替爺爺報仇,替我陳氏一族報仇,還要成為天仙與我母親相見!"

季禺恍然,思索片刻後,緩緩道:"如今已得到主人的真身烙印,只要不出意外,終有一日必定能完成所願.不過你的身體孱弱無比,修為也是低的可憐,想要修煉至天仙境界,恐怕要走很久啊."

陳汐目光堅定,平靜道:"無論多困難,我永遠不會放棄,也絕不會放棄!"

季禺飽經滄桑的眼中閃過一絲欣賞之色,旋即頭顱一抬,眺望天峰,傲然道:"你可是百萬年來唯一一個獲得主人留下的真身烙印之人,只要勤加修煉,別報仇,也別提成就天仙,哪怕走得更遠,也是理之中的事.想當年,主人可是掌控大道,走上了……"

聲音戛然而止,季禺似是意識到什麼,閉嘴不.

陳汐卻沒有注意到這些,他只是在思索識海中那尊洞府主人留下的真身烙印究竟有何奧妙,又如何能幫助自己變強.

還有,母親所的河圖拓本,又放在洞府的哪個地方?

上篇:第六章 洞府     下篇:第八章 伏羲神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