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重點更新 神箓 第十二章 靈廚師  
   
第十二章 靈廚師

"喏,那是喬南,那是裴姵."

白婉晴伸手一指那一男一女,而後轉身面向那枯瘦老頭,朝陳汐低聲介紹道:"這位便是馬老頭,喬南和裴姵的大師兄,三人皆是三葉靈廚師."

陳汐點點頭,躬身道:"陳汐見過三位前輩."

滋啦啦!

無人理會陳汐,只有油鍋烹炒菜肴的聲音連綿不斷地響起.

自幼至今,陳汐曆經了無數這樣的場面,心性早已淬煉得堅韌異常,倒也並不覺得難堪.

白婉晴卻有點受不了了,徑直來到馬老頭身前,劈手奪過鐵勺,惡狠狠道:"馬老頭,沒看我給你介紹了一位徒弟嗎?"

馬老頭怪眼一瞪,本待發火,見白婉晴絲毫不讓地瞪著自己,知道奈何不得這位姑奶奶,只得痛心疾首道:"白,不要搗亂了,這可是上好的一盤剁椒靈狍肉啊!"

話時,他枯瘦如竹的手掌拎起鐵鍋,透著鮮辣亮澤的菜肴悉數翻倒入盤,湯汁油,肉塊如丁,配以嫩碧如絲的各色輔料,香氣四溢,色味俱全.

"馬老頭你睜大眼睛瞧瞧,陳汐他擅長制符,腕力靈活,感知敏銳,又是先天境界,如此資質難道還不配做你徒弟?"

白婉晴早沒了淑靜恬靜的風度,櫻唇一撇,蠻不講理道:"我不管,你今天必須收下陳汐!"

馬老頭一怔,似是想起什麼,嘿然怪笑道:"陳汐?不會就是那個掃把星吧?"

此話一出,在廚台前忙碌的喬南和裴姵齊齊停下手中動作,神色怪異地朝陳汐望去.

白婉晴身子一僵,惱怒不已,直恨不得掐死這死老頭,哪壺不開提哪壺,有你這麼話的嗎?

她看向陳汐,心忐忑不已.

卻見陳汐輕輕抿緊嘴唇,神色平靜道:"我是不是掃把星無關緊要,重要的是我沒想到原來馬前輩也如此世俗.白姨,咱們走吧."

白婉晴噢了一聲,有點愧疚帶陳汐來這里.

"且慢."

兩人正打算離開,卻見馬老頭大怒叫道:"誰他媽世俗了?管他窮凶極惡還是大慈大善,在我看來都***統統是狗屁!"

越,他的聲音越大,近乎咆哮道:"老子收的是徒弟,只要他能繼承老子的廚藝,誰吃飽撐著了管那麼多?"

白婉晴驚喜道:"那你打算收陳汐做徒弟了?"

馬老頭神色一滯,猶疑不定.

"師兄,收下他,白美女看好的人,我相信!"喬南暗自朝白婉晴眨了眨眼,一臉正色道.

"是啊,師兄,我看陳汐年輕沉穩,又擅長制符,你就收下他吧."裴姵目光在陳汐身上逡巡片刻,不著痕跡地拋了一個媚眼,這才可憐兮兮地向馬老頭求.

陳汐一怔,默不語,心頭卻升起一絲希望.

之前拒絕,是因為馬老頭當面譏諷于他,他若低聲下氣地去求,哪怕成功拜馬老頭為師,以後若仍舊時時要遭到馬老頭的諷刺,那他甯願不要這次機會.

而聽了馬老頭的咆哮,他這才明白,馬老頭並非如自己所想那樣不堪,心頭那一絲僅存的怒氣也隨之消散無蹤.

人,被唾棄,被嘲諷,被看不起都不可怕,可怕的是無傲骨,無尊嚴,無所堅持,可怕的是善惡不辨,黑白不分,真假不明!

這是爺爺的,陳汐自幼堅守至今,烙印骨髓.

馬老頭冷哼一聲,看向陳汐,道:"既然如此,我給你一個機會,那里有一根青須筍,你把它切成片."

青須筍通體青翠,宛如翡翠,其內蘊含著絲絲靈氣,是如常所常見的瓜果蔬菜之一.

陳汐移步廚台前,擱置在他面前的是一把雪亮廚刀,一根近兩尺長的青須筍.

"刀工是衡量一位靈廚師水准高低的重要手段之一,三分爐台,七分案板,無刀不成菜,馬老頭是要考驗你的刀工,好好努力."

白婉晴在一旁低聲解釋,清眸里盡是鼓舞之色.

陳汐點點頭,拿起青須筍端詳片刻,廚刀握手,飛快下刀!

咄!咄!咄!

細密緊湊的刀切案板聲如同有節奏的鼓點,陳汐手腕穩健如盤松,雪亮鋒利的廚刀被他精准掌控著,切出一片片薄如蟬翼的雪白筍片.

五年前,陳汐便替代爺爺在家掌廚,使用起廚刀來自然熟稔異常,加之他常年制符,腕力和精准度更是出類拔萃,此刻全身心投入之下,不僅動作流暢精准,速度也是輕快異常.

很快,一根青須筍化作一排整整齊齊的雪白筍片.

遠處,馬老頭看也沒看,漠然道:"腕力沉穩,刀工精准,可惜厚薄不一,只一半達到薄如蟬翼的地步,勉強比一般人強些."

"食材切片講究厚薄相同,薄如蟬翼,如此才能令菜肴入味均衡,成熟時間相同,形狀美觀,若大,厚薄,長短不均,就會造成同一盤菜中,味有濃淡,以及生熟老嫩及不美觀等弊病."

裴姵美眸異彩漣漣,笑吟吟贊美道:"陳汐弟,你的刀工不錯喲."

"切絲!"

馬老頭瞪了裴姵一眼,口氣生硬地又提出一個要求.

陳汐深吸一口氣,再次專注于案板之上,切片成絲,顯然對精准度有更高的要求,他不敢大意.

咄咄咄……

廚刀如水銀瀉地,以一種更加急促的頻率落下,一根根纖毫若發的筍絲飄灑而出.

陳汐感覺自己像在制符,廚刀成了符筆,筍片化作符紙,那一根根筍絲則成了筆直如利劍的符紋.

繪制符紋,講究墨跡均勻,于方寸之間自成天地.

切片成絲也如此,講究長短相等,粗細相同,于手起刀落之間彰顯功力.

嚴格來,切片成絲的難度要遠遠低于繪制符紋,符紋曲折不一,柔韌不同,極盡騰挪變化之道,遠非切片成絲那麼動作單一.

所以,在完全掌控了其中著力點和精准度之後,陳汐下刀的速度驟然加快,廚刀如同活過來一般,踩著歡快的韻律快速前行.

"入手生澀,中途卻盡數掌控其中精粹,這子莫非跟我一樣,也是一位廚道天才?"喬南摸著下巴,故作沉思狀.

"滾,恬不知恥的家伙!"

一旁的裴姵翻了個白眼,隨即一臉癡迷地望著陳汐,喃喃自語:"認真的男人最帥了,陳汐弟,姐姐等著你來愛我,我會比婉晴妹妹更疼你的……"

"花癡!"

這下連白婉晴也看不下去了,秀氣***的臉蛋上浮起兩朵霞,惱羞輕啐道,不過她心里卻是極為開心,陳汐能得到喬南和裴姵贊美,已大大超乎了她的想象.

馬老頭眼眸中一抹亮光一閃即逝,神色依舊漠然.

在松煙城,只要條件不差,幾乎沒有誰家的子女會下廚做飯,下廚被認作是不務正業,耽誤修行.事實也的確如此,除非達到靈廚師級別,一般從事廚師的皆是奴仆婢女之輩,而身為其主人,只需享受所成就是了.

所以,在見到陳汐嫻熟的刀工之後,馬老頭的心的確被稍稍打動了.

但這還遠遠不夠,他一身廚藝冠絕整個松煙城,本身更是三葉靈廚師,絕對不會如此輕率地決定徒弟的人選.

陳汐放下廚刀,案板上堆著一層細嫩雪亮的青須筍絲,根根細如棉絮,晶瑩剔透,煞是惹眼.

"陳汐,干得不錯!"白婉晴率先贊歎起來.

"不錯,有我當年的一半風采,但已稱得上技藝超群."喬南一本正經道.

"陳汐弟,我已深深喜歡上你認真的樣子,噢,這難道就是無法自拔的感覺嗎?"

裴姵先白了一眼大不慚的喬南,然後用***修長的雙手捧著嬌豔的臉蛋,癡迷地呢喃不已.

雖聽到三人的贊美總覺得有點別扭,陳汐還是放心許多,抬眼望向馬老頭.

"哼,刀工還差得遠."

馬老頭面皮緊繃,走上前,左手撚起一根青須筍絲,右手拎起廚刀,手腕抖動,驚人的一幕出現了.

以左手的筍絲為目標,近一尺長的廚刀在他手中極速飛舞起來,潑灑出一團團雪花似的刀影,動作如同行云流水,信手拈來.

陳汐睜大眼睛,卻看得一頭霧水.

"他在雕花!"

白婉晴低聲解釋道:"在食材表面雕刻上花紋,不僅賞心悅目,且在烹飪時更容易入味,尤其是針對一些靈氣充沛的肉類,在其表面雕花可以讓靈氣更容易被吸收."

陳汐恍然,暗道這老頭接下來該不會也讓自己做這個吧?

他有些為難,與細如棉絮的筍絲相比,廚刀顯得如此龐大,自己別在上邊雕花了,恐怕一碰就折了.

白婉晴冷哼道:"哼,一根破筍絲而已,雕花不雕花又有什麼用?別擔心,馬老頭若是真讓你在筍絲上雕花,就是故意為難你呢,我決不答應."

"我也不答應."裴姵插話道,著還故意瞟了一眼陳汐,一副姐挺你的模樣.

"既然白美女都不答應了,身為有風度的男士,我也表示不答應."喬南頭顱高抬,矜持開口,

馬老頭舞刀的身形一滯,甩手狠狠扔飛廚刀,跳腳咆哮道:"這徒弟老子收了還不行嗎?不就是罵了他一句,你們就聯合起來欺負人?"

"這可是你的啊!"

白婉晴,喬南,裴姵異口同聲.

陳汐看在眼里,心頭湧起一股久違的暖流.他知道,就憑自己這份刀工,若非看在白姨的面子上,這些家伙根本就不會搭理自己一眼.

他不禁感到一陣好奇,白姨究竟是個什麼人?她不僅跟松煙學府的蒙空教習相熟,還能與三位靈廚師相處融洽,根本不像個普普通通的廚娘啊.

上篇:第十一章 清溪酒樓     下篇:第十三章 煉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