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重點更新 神箓 第十四章 修煉  
   
第十四章 修煉

《周天星戮鍛體之術》共分七重.

第一重金煉皮,引庚金星煞淬煉皮膚.

第二重火熬骨,引烈火星煞熬打骨骼.

第三重水絞筋,引柔水星煞絞揉骨筋.

第四重土磨肌,引厚土星煞磨練血肉.

第五重木塑體,引純木星煞重塑體魄,至此,煉體後天圓滿.

"果然厲害,通過五行星煞把整個身體淬煉一遍,就已能修至後天圓滿境界,遠遠要比煉氣法訣簡單明了."

陳汐驚歎不已,隨即眉頭一皺,喃喃道:"不過,簡單並不意味著容易,煉體之法本就艱難之極,非大毅力大琱萿,根本就熬不過煉體時所帶來的痛苦.這星煞鍛體之術源自洞府主人,甚至能追溯到百萬年前的荒古時期,修煉起來恐怕要比尋常煉體之術要更加艱難."

想到這,陳汐頭腦冷靜許多,繼續往下看.

第六重為煉體先天境,至此境界,通體內外氣血蒸騰如沸,氣機貫穿如虹,擁有龍象搬山之力.

第七重為煉體紫府境,至此境界,血肉骨膜之間會湧出一股恐怖的神秘力量——巫力!憑借巫力,可修煉體修的獨有秘術神通法門,例如拳化山岳,法天象地,不動金身等等.

"巫力?莫非與煉氣士所修的真元相同?神通法門又是什麼?可惜,我對煉體方面的知識知之甚少,找個時機一定要搞清楚這些,否則修煉起來必將有所滯澀."

陳汐默默思索著,猛地又想起另外一個問題:"這《周天星戮鍛體之術》源自洞府主人之手,必然不止這些.莫非那些更高深的還掌握在季禺前輩手中?"

"罷了,多想無益,自己還是早早臻至紫府境界,再次進入洞府時,只要能闖過天峰第一試煉之地,季禺前輩應該會把《周天星戮鍛體之術》後邊的內容傳授給自己."

……

陳汐起身來到屋外.

夜空漆黑,猶如明珠般的星辰閃爍在夜幕之上,灑下迷人而深邃的清冽星光.

抬頭看著蒼穹上的億萬星辰,陳汐默默咀嚼著《周天星戮鍛體之術》第一重修煉之法,許久之後,眉頭緊皺,喃喃道:"真難啊!"

《周天星戮鍛體之術》有幾大關卡,入門便是其中之一.

想要引庚金星煞淬煉體魄,第一步需要感知到'長庚’這顆充滿庚金星煞的星辰,第二步則以身體為中心,與長庚星辰遙相呼應,方才能成功招引庚金星煞,淬煉肌膚.

在那億萬星辰中,長庚星最為明亮,仔細辨認的話不需多久就能找到.至于以庚金星煞來淬煉肌膚,也並不算太難,只需按照功法修煉就行.

最為困難的是第二步,感知長庚星並與之遙相呼應.

幸好,在《周天星戮鍛體之術》內記載著詳細的感知之法,方法雖繁瑣,但卻解決了陳汐的燃眉之急.

"成與不成,試一試總是沒錯的……"

陳汐深深吸一口氣,直至自己的心神保持極致的甯靜,這才緩緩閉上眼睛,跏趺坐于庭院地上,頭顱微抬,面向遙遠天際上那顆最為明亮的星辰.

而後雙手虛托于胸前,十指如藤蔓糾纏,結出一個個繁密古樸的手印,隱隱帶著一絲神秘玄奧的味道.

一個個手印生而覆滅,如同潮起潮落,仿似沒有終點一般.

半刻鍾後.

陳汐驀地停下手中動作,右手掌心托天,左手掌心納地,再無動靜,仿似一座沉默的石雕,透著一股異樣的甯靜.

叮!

仿似遙遠沙漠中幽幽響起的駝鈴,帶著一絲洗滌心靈的靜謐力量,悠悠響徹在陳汐的識海.

"開始修煉了麼?"

洞府內,季禺從那滾滾長河中抬起頭顱,仿似在聆聽什麼,那對充滿滄桑的眼眸里流露出一絲異樣的神采,似激動,似傷感……

陳汐感覺自己像長了一對翅膀,飛上了天,朝那夜空深處奔去,不知疲憊,不知盡頭.

飛過了一顆顆飛舞飄曳的璀璨星辰.

飛過了令人心悸的一個個幽邃黑洞.

飛過了如同煙花綻放的一撥撥流星雨.

最終,他在一片無盡虛空中停了下來,這里只有一顆星辰,一顆散發著億萬金光的巨大星辰.

金光銳利,猶如利劍,整個星辰就像是插滿了無數柄散發著鋒銳寒氣的利劍,澎湃濃郁的銳利氣息噴湧而出,令人不敢逼視.

那濃濃的金光便是庚金星煞麼?

陳汐猶如福至心靈,他盤膝坐于虛空,神色甯靜恬淡,悄然閉上眼睛.

就在此時,在那掛滿星辰的蒼穹夜空之上,一縷清冽飄渺的星光傾瀉而下,像綿密無聲的細雨,落于庭院之內,飄灑在陳汐身體四周.

這幅畫面極為奇異,仿似在天地之間搭建了一座細如纖繩的光橋,貫通陳汐與長庚星辰之間!

咦?

似是察覺到什麼,在那廣袤無邊的南疆土地上,驀地湧現出千百道驚人之極的恐怖氣息,一道道目光遙遙望向極南之地,神色疑惑,震驚,惘然……不一而足.

究竟是何人,竟能夠溝通星辰之力?

刷!刷!刷!

松煙城內,一道道身影從不同地方拔地而起,立于半空,目光卻是齊刷刷望向同一個方向——平民區.

星光落地?這等異象怎會出現在那里?它又預兆著什麼?

然而,當所有人欲要一探究竟之時,卻愕然發現夜空如墨,一切都恢複正常,再也感覺不到那股驀然湧現的奇異力量,仿似自始至終什麼都沒有發生.

難道是錯覺?

不對!

肯定發生過什麼.

沒有人懷疑自己剛才的感應,他們不甘心地一遍遍搜尋,卻再無一絲發現,只得帶著疑惑無功而返.

……

"哈哈,我家主人好不容易等到一個能夠繼承衣缽的弟子,豈容爾等滋擾?"洞府之內,季禺仰天長笑,心不出的痛快.

許久之後,季禺神色恢複平靜,喃喃道:"子,好好努力吧,真正的強者不需任何人庇護,以後我不會再為你破例出手.除非……你能通過天峰所有的試煉!"

這一切,陳汐渾然不覺.

在他身邊,無數星光飛舞,顏色也漸漸變化成純粹刺眼的金色.

"成了!"

陳汐睜開眼睛,望著身邊猶如螢火蟲飛舞翩躚的點點金色光斑,喃喃道:"這便是庚金星煞麼?"

他心頭振奮不已,當即毫不猶豫,運轉《周天星戮鍛體之術》第一重心法!

嗤嗤!

驀地,周圍飛舞的庚金星煞猛地停頓片刻,繼而化作一根根鋒利的金色毫光,轟然湧入陳汐的全身肌膚.

痛!

徹骨的疼痛!

雖然已做好准備,但是當庚金星煞甫一接觸身軀時,仍舊疼得陳汐差點把控不住身體,感覺就像是被萬根尖銳的銀針齊齊狠狠攢在全身,全身肌膚為之顫抖不休.

庚金星煞蘊含著星辰周轉時所凝聚的鋒銳之氣,純粹無比,用以淬煉體膚,自然痛苦萬分.

堅持!

若自己連第一關都熬不過去,還談什麼報仇之事?

陳汐額頭青筋根根爆綻,看起來猙獰異常,狠狠咬緊牙關,努力保持著腦海最後一絲清醒,緩緩運功.

疼痛如同潮水,一波比一波凶猛,陳汐全身肌膚毛孔中溢出一縷縷殷血水,很快就成了一個血人.

不知過了多久,陳汐緩緩收功,他的思維已經被疼痛折磨得毫無知覺,本待站起身子,卻只覺渾身再無一絲力氣,只剩下無窮無盡的疼痛與疲憊,站也站不起來了.

"入門第一關就已經把我折磨成這個樣子,看來季禺前輩的不假,我的身軀的確太過孱弱了……"

陳汐並沒有氣餒,這個事實令他清醒許多,也認清楚了自己身軀的狀況.

靜坐片刻,待身體恢複一絲力量之後,他再次咬緊牙關,用雙臂一點點撐起身子,終于站了起來,卻已經疼得滿頭大汗.

他一步步蹣跚地走進屋內,用冷水沖洗掉身體表面的血水,這才喘著大氣盤坐在床上.

哪怕痛苦疲憊到了極致,陳汐仍舊沒有再耽誤片刻,開始修煉《紫霄功》.

他的想法很簡單,只有兩個字——變強!

沒有堅定的信念,持之以琲漲瘞,就永遠不知道自己究竟有多強大,不是嗎?

陳汐在努力,沉默且堅定.

……

翌日一早,陳汐准時起床.

昨夜修煉過《紫霄功》之後,他按照季禺的囑咐,盤膝識海之內,靜心觀想那尊洞府主人留下的真身烙印.直至凌晨將盡,這才酣然睡去.

所以盡管他的臉色異常蒼白,精神卻是極好.

嗯?

陳汐猛地發現,一夜之間,自己的六識仿似變得靈敏異常.

庭院外樹葉輕輕搖曳,發出一絲絲宛如天籟的聲音;角落縫隙里,一行行螞蟻踏著整齊的步伐,正在辛勤地搬運食物;屋簷下,一只蝴蝶翩躚而立,沐浴在晨光中,身姿靈動而曼妙……

一切都是那麼生機勃勃,一切都令陳汐感到新鮮驚奇.

"必然是昨夜觀想那伏羲神像之後,令我的神魂變得強大起來!"

幾乎是瞬間,陳汐便想清楚一切,不由驚歎連連,"不過,一夜之間,竟能令我的神魂達到這種地步,伏羲前輩留下的這尊真身烙印果真不凡!"

————

新的一周,拜求收藏,點擊,票!諸位親,拜托乃們了.

上篇:第十三章 煉體     下篇:第十五章 神魂妙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