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重點更新 神箓 第四十五章 答案  
   
第四十五章 答案

第三更!四千字大帳送上!求票和點擊!

赤手空拳?

李淮突然感覺有點可笑,都到了這種時候,對面那個廢物竟然還如此囂張,竟似是渾然沒有把自己放在眼里啊!

"哎,你聽清楚了嗎,陳汐要用一對拳頭打敗李淮?"

"呃……好像的確是他的."

"瀕臨失敗的掙紮嗎?不過我總覺得陳汐不像是愛吹牛的人啊."

……

見陳汐拋掉手中斷劍,要以一對肉拳打敗李淮,在場所有人都感到一陣無語,拳頭再硬,能抵得過法寶的威力嗎?

除非……

有那心思靈活之輩,猛地想到一種可能,眼眸霍然望向場中的陳汐.

在剛才抵抗李淮劍芒攻擊的時候,陳汐的上衣已經碎裂灑落,***的上身完全暴露在空氣中,仔細一觀察就可以發現,他瘦削峻拔的上身,卻分布著一塊塊棱角分明的肌肉,如同斧鑿刀刻的雕像,線條硬朗中泛著玉質般的光澤,仿佛里邊蘊藏著爆炸般的力量.

清雋瘦削的臉頰,肌肉虯結的強悍體魄,堅毅冷漠的神,三者結合在一起,給人造成強烈的視覺沖擊.

神魔煉體流嗎?

刷!

還不等眾人想明白,下一刻,陳汐便消失在原地,李淮只覺眼前一花,一只拳頭帶著耀眼熾目的光芒,撕裂視野,突然出現在身前.

嗯?

李淮瞳孔猛地擴張,陳汐如電襲來的拳頭劃破虛空,震蕩起一圈圈的波紋,那是力量凝聚到一種可怕的程度才能形成的威力!

不敢怠慢,幾乎下意識地,李淮右臂掄起,松紋劍在間不容發之際,朝那迎面而來的拳頭全力刺出.

砰!

拳劍狠狠撞在一起,沒有預料到的血肉飛濺,陳汐的拳頭宛如銅澆鐵鑄,發出一聲鏗鏘金戈交鳴聲.

蹬!蹬!蹬!

李淮連退三步,面色變幻不定.

神魔煉體流!

剛才,李淮被陳汐一劍逼退出數十丈;此刻,他又被陳汐一拳震退出三步遠!

看到這一幕,眾人看向陳汐的目光震驚之余,驟然變得複雜起來,這家伙隱藏的實在太深了,劍法,身法皆達到知微地步,不僅煉氣修為了得,更是在煉體上達到如斯境界,他……還是那個人人嗤笑的掃把星嗎?他手中又究竟藏著多少底牌?

"這家伙竟能以血肉之軀擋下我的松紋劍,這家伙的煉體修為甚至比我想象中還要高……

不過,我倒要看看,是你的拳頭硬,還是我的劍鋒利!"

李淮暗自一咬牙,身形電射而出,劍勢如同長江大河,夾著悍然凶狠的氣息朝陳汐斬殺而去.

砰砰砰!

刺耳沉悶的撞擊聲不斷響起,拳頭與劍刃相撞,勁氣四溢,飛濺的劍芒劃破地面,撕裂出一道道觸目心驚的裂痕,但卻無法在陳汐猶如玉質般的強悍體魄上留下一絲傷痕.

此刻的陳汐,狀若瘋魔,兩枚拳頭如同崖岸傾瀉而下的滾滾洪流,幾乎是一種悍不畏死的狂猛姿態,肆意地進攻,進攻,再進攻!

那強悍堪比法寶的體魄,肆意如狂的洶洶戰意,以及狂風驟雨般的拳法,看得在場所有人都是一陣目瞪口呆,心神劇顫.

這家伙拳法也如此了得嗎?他可是赤手空拳啊!即便是體修,哪有身體像這家伙一樣連法寶也傷害不了的?

看著一枚枚拳頭呼嘯而至,猶如滾滾浪潮,沒有盡頭,李淮越打越是憋屈,越是惱火,面對陳汐無休無止的拳頭,他只有招架的份兒,即便是還手,也會被陳汐硬碰硬地砸回來.

"該死!看來我不動用殺手锏,你還以為我拿你沒辦法了!"

片刻後,再次擋下陳汐的一拳,李淮再也無法忍受這種被動挨打的局面,猿臂一展,刷!好像仙鶴展翅一般,身體變得輕飄飄的,隨著拳風而動,朝後滑翔而去.

終于要動用殺手锏了嗎?在場眾人心中一振,目光灼灼地望向李淮.

"晚了!"

然而就在這時,陳汐漠然的瞳孔中冷光如電劃過,轟!他的身體一沖,全身肌肉條條鼓蕩起伏,響起一連串如潮轟鳴,身如游龍,數十步距離,竟被他一步搶到,直接來到李淮面前,根本不給他一絲反應的機會.

嘶!

李淮只感覺四周的空氣,被硬生生擠壓出去,隨後一尊泛著玉質光澤的拳頭,如同出膛的炮彈,帶著沛然莫禦的怒嘯,在瞳孔中一點點驟然擴大!

咯……咯……

在旁觀者眼中,喉嚨猶如被無形之手掐住,李淮臉色憋得醬紫,胸膛起伏似是要炸開,竟是連呼吸都變得極為困難,連開口認輸的機會都沒有了.

咔嚓!

陳汐化拳為爪,掐住李淮喉嚨,提至半空,脆弱的喉骨發出一陣細微的斷裂聲,疼得李淮本就醬紫的臉頰陡然變得扭曲猙獰起來.

李淮完了!

看著在陳汐手中無力掙紮的李淮,在場所有人都被震驚得不出話來.

一個從一開始都不被看好的廢物,一個被松煙城大多數人嗤笑的掃把星,此刻卻帶給人一連串的意外和震驚,這種近似逆襲般的手腕,若非親眼所見,沒有人相信眼前的一切是真實的.

"他……竟然打敗李淮了?"

城牆上,蘇嬌臉上的笑容消失無蹤,一對眸子里盡是驚愕和不解,更多的卻是對李淮的失望和憤怒.

當著所有人的面,自己自信滿滿地要羞辱陳汐,要他自廢修為,要他向自己道歉……然而此刻……看著陳汐拎在手中猶如待宰羊羔一樣的李淮,就像一記響亮的巴掌,狠狠抽在她的臉上,顏面盡失!

"心浮氣躁,對敵經驗差,這個李淮空有天才之名,實力其實極為不堪!"蒼濱搖了搖頭,滿臉不屑,對李淮的處境毫無同.

"看清楚了嗎?那是天人合一境界的大崩拳!"看到陳汐獲勝,宋霖反而不像之前那麼激動,重新恢複了懶洋洋的模樣.

"我覺得應該跟他好好改善一下關系,這樣的武道修為,就是在龍淵城中也是不多見啊."端木澤看向陳汐的目光,已帶著一絲欽佩.

杜清溪沒有話,晶瑩的櫻唇邊卻泛起一絲莫名的笑意,顯然,陳汐能夠取得最後的身體,她也是極為開心的.

"贏了!"

"陳汐前輩贏了!"

"我就知道陳汐前輩一定行!"

葉學府的陸少聰,曲誠,段英再也忍不住心中的激動,齊聲歡呼起來.

陳汐沒有理會四周的議論聲歡呼聲,心戒備著,右手兀自死死扼住李淮的喉嚨,以防發生變故,這才抬眼望向城牆,淡淡道:"我贏了."

是的,在眾目睽睽下,誰都無法否認掉這個事實,哪怕蘇嬌的身份在尊貴,也絕不敢在此刻不認賬.

不過,當聽到陳汐這淡淡的三個字,蘇嬌仍舊感到一陣無的難堪,半響神色才恢複如常,冷冷道:"不錯,你的實力的確出乎我的意料,原本以為家族破滅,你一個只懂制符的廢物一輩子也就無望抬頭,卻不想今日你倒是給我一個'驚喜’啊!"

'驚喜’二字被她加重了語氣,仿似從牙縫中擠出來一樣,透著一股濃濃的威脅和不甘,顯然這種'驚喜’已令她憤怒到了極致.

陳汐沒有話,那對瞳孔里依舊漠然冷冰一片.

從與李淮交手的那一刻起,他已經跟李氏,乃至于李氏背後的蘇家撕破臉皮,彼此再無妥協緩沖的余地.而弟弟陳昊已經跟隨蒙空教習去了南疆,不出意外,此刻已經拜入流云劍宗門下,此刻看自己孤身一人,再無顧忌,又何懼蘇嬌辭間透露出的威脅之意?

"快點出你的三個問題,我害怕會忍不住殺了你!"蘇嬌被陳汐的沉默態度又搞得心中一陣火大,冷冷道.

在場眾人聞,紛紛閉上嘴巴,支起耳朵,連杜清溪三人也都看向陳汐,想要聽聽陳汐會提出怎樣的問題.

"我爺爺的死是不是出自你蘇家的授意?"陳汐一字一頓道,仿佛問出這個問題,令他吃力無比.

來了!

蘇嬌心中暗暗一歎,她早已猜到陳汐會問出這個問題,然而她卻不得不如實回答,原因便在于天道心誓.

哪怕是羽化天仙的修士,若敢違背天道心誓,依舊會遭到天道的嚴酷懲罰,輕則修為被廢,重則魂飛魄散.

蘇嬌自然沒有膽量挑戰天道威嚴,沉默半響,這才面無表答道:"不錯."

咯噔!

在場眾人心中一凜,蘇家身為六大家族之一,撕毀與陳汐的婚約無可厚非,可是步步緊逼著把人家至親害死,那就未免太狠辣無了點吧?

陳汐即便早已猜到答案,可聽到蘇嬌親口承認,仍舊令他心頭壓抑許久的仇恨和憤怒一陣翻騰不休.

"你們蘇家是不是許諾李家,只要把我和爺爺,弟弟困死在松煙城,讓我們爺孫三在唾棄和嘲笑聲中痛苦活著,直至自己把自己逼死,就答應你跟李淮的親事?"

他深吸一口氣,問出第二個問題.

這個問題一直像一枚毒刺一般插在陳汐心頭,爺爺陳天黎遇襲那日,弟弟陳昊曾用一枚留音符記下了凶手的聲音,若非如此,陳汐也不可能會把這一切懷疑到李家和蘇家身上.(注1)

嘩然!

聽到這個問題,在場眾人差點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若事實如陳汐所,那他'掃把星’這個名頭豈不就是蘇家和李家聯手炮制出來的?

"不錯!"

蘇嬌的臉色變得越來越冷,眾目睽睽之下,去親口承認自己家族做出的事,令她感到無比的難堪.

竟然是真的!

那些來自松煙城的修士,一想起這些年來陳汐所遭受的譏笑和嘲諷,心頭便一陣發寒,殺人不過頭點地,用這種法子想要把人活活折磨死,手段也太過卑劣了!

看著周圍人群臉上的鄙夷驚詫之色,蘇嬌的臉色愈發冰冷難看起來.

陳汐快要控制不住心中沸騰的仇恨,深吸一口氣,強自按捺住這股幾欲暴走的沖動,再次問道:"為什麼要這麼做?"

"這是我蘇家長老們的一致決議,至于原因,我也不知道."

蘇嬌強忍著內心的難堪回答完三個問題,目光驟然落在陳汐身上,聲如寒冰道:"三個問題回答完了,想必你很滿意吧?不過我還是奉勸你一句,心點,莫死在了這南蠻冥域中"

罷,蘇嬌再也不願在此逗留片刻,轉身消失在城牆上.蘇嬌一走,蒼濱也隨之離開,兩人似是都遺忘了陳汐手中的李淮.

"滾!"

陳汐像丟垃圾一樣把李淮甩飛出去,跌落在幾十丈外的地上.

"你……你給我等著!"李淮狼狽地從地上爬起來,神色怨毒地看了陳汐一眼,便即埋頭沖進喋血城內.

"給人做牛做馬,到頭來卻落到如此下場,真是可憐可歎啊."端木澤走了上來,搖頭歎息.

"你為何不殺了他?"杜清溪抬起頭,看著眼前這個令人刮目相看的雋秀少年,緩緩道.

"現在就殺了他,就太便宜他了."

陳汐從儲物戒指中拿出一件衣服穿上,隨口答道,心中卻是又補了一句:"終有一天,我要當著他的面,把他整個李家滅掉,為爺爺報仇雪恨!"

"哦,那咱們走吧,先進城休息一下."杜清溪不再多問,抬頭看了看天色,便即領頭進入喋血城大門.

如血的天空漸漸暗淡下來,夜幕將要來臨,而在血腥山地中,也將迎來最為凶險的時刻.

沒有人敢在夜色中的血腥山地中逗留,城門外的修士皆加快腳步湧入喋血城.

轟隆隆!

當夜色從天邊鋪天蓋地般襲來時,喋血城厚重堅硬的金屬大門轟然關閉,從此刻起,直至天亮前,這座大門將不會再開啟.

嗥~~嗥~~嗥~~

遠遠地,一聲聲淒厲的嘶吼之聲響徹在遼曠的天地間,在夜色中顯得可怖之極.

——

注1:留音符內容在第四章,忘了的朋友可以翻看一下下.

上篇:第四十四章 斷劍     下篇:第四十六章 洞冥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