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重點更新 神箓 第五十六章 斬殺  
   
第五十六章 斬殺

第三更!碎覺前求一下收藏,票,好伐?

"李松,李闊,李宏,你們三個在旁邊看著就行了.今日我要親手把這子炮制成一灘爛肉泥!"

李淮揮了揮手,朝身旁的三名李氏子弟吩咐了一聲,便即手持松紋劍,目光如電,強大的氣機牢牢鎖定陳汐.

陳汐不再話,腳尖猛地一遝地面,身子如同離弦之箭,朝對面的李淮暴掠而去.

嗤啦!嗤啦!

奔跑之間,肉身竟然把空氣撕裂出一條長長的氣浪,這氣浪湧動,噼里啪啦,如江水激蕩,聲勢驚人之極.

在深淵下的陣基之處,以玄冥煞氣把煉體修為提升至先天圓滿境界之後,陳汐的身軀如同在火爐中錘煉過千萬次的寶劍一般,氣血如虹,精筋玉骨,通體內外再無一絲雜質,奔跑之時更是身輕如燕,配合天龍八步,速度比之以前起碼提升兩成!

轟!

虛空震蕩,一尊包裹著恐怖力量的拳頭朝李淮面門砸去,跟喋血城與李淮戰斗時所用的招式一模一樣.

"還是這一招……哼,你也太覷我李淮了!"大喝聲中,李淮周身猛地湧出渾厚的真元,嗖地一下,身子拔地而起,飛至半空.

砰!

一拳落空,強勁的真元氣流轟在靈田上,如同鐵犁一般碾壓出一條深深的溝壑,泥土飛濺四周.

"哈哈,紫府境修士是可以遁空飛行的,白癡!"李淮在半空猖狂而笑.

而趁著李淮話時,陳汐並沒有停留,而是沖向了一側的那三個青年.

砰!砰!砰!

一個李氏子弟措不及防,直接被一拳砸碎頭顱,橫尸當場,其他兩人橫臂格擋,卻是逃過一劫,不過兩人的胳膊卻如同被萬鈞重錘狠狠砸了一下,骨骼震碎成渣滓,從陳汐拳頭上迸湧而出的恐怖力量,更是震得兩人口中猛地吐出一口血,倒飛出十幾丈外,再也爬不起來.

神魔煉體流本就是同階之中碾壓一切煉氣流的恐怖存在,如今陳汐肉身修煉至先天圓滿境界,足可媲美普通入階法寶,力量雄渾,筋骨強悍,只憑借肉身力量,宰殺這三名修為才只先天境的李氏子弟也是綽綽有余.

"找死!"李淮勃然變色,他身在半空,手中松紋劍卻是化作一抹青光,狠狠斬向陳汐,正是紫府境修士才能掌握的操縱法寶的手段.

刷!

松紋劍速度之快,猶如風馳電掣,其上恐怖的力道更是撕裂空氣,震蕩得四周靈氣轟然四散.

陳汐心中暗自一驚,來不及躲閃,揮拳朝飆射而至的飛劍砸去,不料飛劍在半空陡然轉向,劃著一道弧形,飛快從陳汐肋下滑過.

嗤啦!

衣衫破裂,堅硬如同銅澆鐵鑄的肉身上出現一道淺淺的血痕,即便如此,陳汐也不由驚出了一身冷汗.

"怎麼可能!我這把松紋劍乃是黃階下品法寶,怎麼會傷不到這家伙?"半空中,李淮一愣,臉色變得難看起來.

"給我滾下來!"

雖不曾傷到筋骨,但卻惹怒了陳汐,磅礴的真元灌注臂膀,雙拳在瞬間轟出千百次,一枚枚猶如實質般的透明拳頭,脫手而出!

這些透明拳頭宛如琉璃雕刻而成,晶瑩剔透,乃是由真元壓縮凝聚而成,被陳汐以大崩拳第三重'崩石如粉’的暗勁砸出,恍如一道道呼嘯天空的流星雨,聲勢煞是驚人.

"哼,真元外放罷了,可是奈何不了我的!"李淮冷笑一聲,游走在身體四周的松紋劍驀地劈斬出百千道鋒利劍光,斬向那些呼嘯而至的如雨拳頭.

砰!

一枚透明拳頭直接砸碎劍芒,余勢不減,繼續朝李淮轟去.

"不好!我怎麼忘了,這子的拳法已達到天人合一的地步,能夠借助天地之力,威力暴漲……"

李淮一怔,猛地想起在喋血城,跟陳汐作戰時的場景,面色驟然大變!

砰砰砰砰砰……

無數道透明拳頭,猶如一張漁夫灑下的大網一般,碾碎阻擋而來的千百道劍芒,朝立在中心的李淮圍剿而去!

"該死!"

一招錯,便已失去先機,李淮只得一咬牙,運氣全身真元,一把握住松紋劍,劍影霍霍,如同滾滾浪花一般,把身體四周防禦的滴水不漏,同時身子則朝遠處暴掠而去,企圖沖出四面八方襲來的透明拳頭的包圍.

轟!

一枚透明拳頭砸在李淮身體四周的劍影上,其內蘊積的恐怖真元得以釋放,那恐怖的力量直接把李淮震飛出去.

轟轟轟……

還不等李淮喘口氣,又是數枚拳頭在身體四周炸開,再次把他震出幾十丈外,身子搖搖晃晃,幾欲墜地.

此刻的李淮頭發蓬亂披散,衣衫襤褸,裸露在外的肌膚一片焦黑,樣貌極其狼狽,他再不敢逞強,縱身落地,這才逃脫了那些透明拳頭的包圍.

這……這絕不是真的,這子的修為才先天境界啊,還是赤手空拳,怎麼可能如此厲害?

李淮難以置信地望著對面的陳汐,實在想象不出剛才的一切都是這個一直被自己罵做廢物的家伙造成的.

在喋血城外敗給陳汐,他一直認為是自己修為被限制,所以才給了陳汐可乘之機.然而現在,當他施展出紫府境的修為,卻被陳汐硬是從半空中逼下來,這樣的局面令他根本無法接受這個現實!

怎麼會這樣?

這子難道是個深藏不露的高手,一直在扮豬吃虎?

在李淮思緒如飛之際,陳汐也不由重新認清了自己的實力,直至此時他才發現,自己憑借先天圓滿境的煉體和煉體修為,以及天人合一境的大崩拳,完全有能力與紫府境修士一戰!

不過,李淮明顯剛進階紫府境界不久,實戰經驗更是連自己都不如,所以才會被自己搶占先機,逼得他不得不從半空落地……如此看來,自己目前也只能跟紫府初境的一些實戰經驗差的家伙一戰,

至于那些厲害的,自己日後若碰到,還是得心應對.

想通這一點,陳汐不再猶豫,再次發動攻擊,拳頭如同雨點般落下,根本不給李淮再次飛遁的可能.

局面開始變得對李淮不利起來.

他原本就被陳汐剛才的攻擊奪去了一定的斗志,此刻又被陳汐蹂身而上,死死壓制在地面作戰,徹底陷入了被動抵擋的局面.

不過,陳汐想要短時間內解決李淮也是不可能的,這家伙把松紋劍舞得水泄不通,防禦在身體四周,簡直像個縮頭不出的烏龜似的.

嘩啦啦……

全身泛著玉質光澤的肌肉一塊塊賁張凸起,而後如同潮水般極有韻律地湧動不休,氣血如燃,發出一陣陣轟鳴聲.

李淮被動挨打的模樣,像極了陪練靶子,這讓陳汐想起了一個好主意,決定拿李淮來測試一下自己的肉身究竟有多強悍,不再動用真元,開始純粹地使用肉身力量.

砰!砰!砰!

之前已經確定李淮手中的松紋劍並不能傷到自己的筋骨,陳汐此刻施展起拳法來,便再無任何顧忌,一拳拳擊出,砸得松紋劍砰砰作響,顫抖不已.

痛快!

煉體流的戰斗方式令陳汐熱血沸騰,不借助外物,只依靠自己一對肉拳,一副銅澆鐵鑄般的身軀,再配合以生死搏殺磨練出來的戰斗技巧,卻能把敵人逼得只有招架之力,這種感覺簡直令人著迷,欲罷不能.

李淮渾然沒有注意到,自己已經成了陳汐測試肉身力量的陪練靶子,不過他此刻也根本注意不到這些.

他的心神已完全淪陷于一種莫大的驚懼之中,一邊死死抵抗著越戰越勇的陳汐,一邊苦苦思索著逃脫之法.

戰斗至此刻,他的斗志已全部消耗殆盡,再不願跟陳汐這個怪胎糾纏下去,甚至,他懷疑若一直這樣下去,自己會被陳汐耗死.

怎麼辦?

要不自己向他低頭認輸?

不會的,即便自己認輸,恐怕這家伙也不會放過自己,畢竟他爺爺的死是我李家的修士所為,此仇不共戴天,他絕對是不會原諒自己的……

可是,除了認輸,還有什麼辦法讓自己活下去嗎?

李淮感受著丹田內變得稀薄起來的真元,仿似看到死神的腳步正在悄然來臨,一時之間,心急如焚,神也出現了一個極為短暫的恍惚.

而就在此時,陳汐驟然一亮,抓住這個好不容易等來的機會,跨步上前,右拳如鞭甩起,穿過劍影縫隙,砰地一聲,徑直砸在李淮的胸膛.

咔嚓!咔嚓!

一陣令人牙齒發酸的骨頭碎裂聲響起,李淮胸膛上猛地凹陷處一個窟窿,拳頭上逸散的恐怖力量,瞬間震碎了其胸腔骨頭,其內的五髒六腑也是被震得碎裂成無數片.

噗!

李淮張口噴出一口濃稠殷的血水,臉色瞬間變得蒼白如紙,望向陳汐的目光中帶著一絲震驚,怨毒,惘然……複雜之極.

"想……不到……你一個掃把星……竟……竟變得如此厲害,真……是諷刺啊!"李淮斷斷續續開口,話音剛落,便即腦袋一歪,當場殞命.

"本打算日後當著你的面,殺了你李家所有人,如今倒是便宜你了."

陳汐喃喃自語一聲,拿起李淮手中兀自攥著的松紋劍,再懶得看這家伙的尸體一眼,轉身朝那株金靈神蓮行去.

上篇:第五十五章 百草殿     下篇:第五十七章 李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