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重點更新 神箓 第六十二章 厲虎  
   
第六十二章 厲虎

第一更!新書榜最後一周,拜求票,收藏,俺真心不希望在最後一刻滾下榜單啊~

——

抱月山之巔,云海崖岸之側.

"他來了!前輩救我!"

聽著那越來越近的聲音,木奎面色變得淒慘難看之極,磕頭如搗蒜.

"你若再不起來,我可就真不救你了."陳汐搖了搖頭,無奈道.

木奎大喜,再次叩頭三次,聲音中難掩激動:"多謝前輩,多謝前輩."

不旋即,一個袍少年跳上了崖岸,只見他粉面玉唇,劍眉星目,模樣極為英俊,尤為引人注意的是,他的額頭跳動著一縷火焰刺青,平添一股邪魅氣息.

"木奎兒,想不到你竟然還找了個幫手!不過,你好像受傷了吧?"袍少年詫異地看了陳汐一眼,便即把目光鎖定在渾身傷痕的木奎身上,嘿然冷笑不已.

聽著少年那沉悶雄厚的聲音,陳汐差點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原本他還以為這厲虎即便蛻化成人形,也應該是一個彪形大漢,卻沒想竟是一個英俊少年!

"厲虎,你三番兩次挑釁于我,你以為我怕了你不成?"木奎有陳汐撐腰,膽子也變大不少,厲聲暴喝道.

厲虎不屑搖頭,旋即一指陳汐,沉聲道:"子,我勸你還是早早離開,莫要因為木奎傷到了自己.爺爺我可是先天圓滿境烈焰虎大妖,殺你如宰雞,趕緊給我滾!"

"大膽!竟敢辱罵前輩,你這蠢虎真是找死,我告訴你,就因為這句話,你厲虎今天死定了!"木奎一聲暴喝,便即要沖上前去.

"讓我來."

陳汐平靜淡漠的聲音響起,帶著一股令人無法抗拒的味道,木奎沒來由心中一寒,當即退後,恭敬立在一側,想起自己剛才的淒慘遭遇,他看向厲虎的目光已是帶著一絲憐憫.

遝!

陳汐抬腳踏前一步,隨著這一步踏入,他的氣質猛地一變,瘦削峻拔的身軀上猛地釋放出一股森然殺氣,猶如一柄渴望飽飲鮮血的利劍出鞘!

嘶!

木奎倒吸一口涼氣,駭然想到,恐怕這才是前輩的真正實力吧?看來剛才打敗我,前輩根本就沒用施展出全部實力……

"子,你究竟是誰?速速報上姓名來?"

陳汐身上驀然湧現的無匹殺氣,令厲虎也是心中一驚,知道碰到硬茬了,決定先探一探陳汐的口風.

木奎一眼就能認出自己是人類,這厲虎卻偏偏一副熟視無睹的模樣,真是一頭蠢虎啊.陳汐心中升起一絲憐憫,胸腹間的殺意卻是越來越濃.

爺爺陳天黎一直是陳汐心中的逆鱗所在,厲虎張口閉口地自稱他的爺爺,無疑是在觸犯挑釁陳汐的底線.

"割掉自己的舌頭,我可以饒你一命."陳汐冷冷道.

"竟然比你厲虎爺爺還囂張,真是找死!"厲虎勃然大怒,身上妖氣轟然彌散,一對眼眸也是充血一般殷無比.

刷!

暴怒之下,厲虎決定先下手為強,粗大如蒲扇的雙手上,十根指甲暴長出兩尺,猶如十把鋒利的劍刃泛著如血的光澤,身形一縱,朝陳汐撕抓而去.

嗤啦!

奔跑中,厲虎身上的袍一片片碎裂飛舞,露出肌肉虯結強悍如岩石的上半身,而他身上的氣息也是暴漲一籌.

這頭虎妖竟然走的是神魔煉體流?

陳汐眼睛一亮,他還是頭一遭遇到煉體的大妖,心中的戰意瞬息被點燃,當下也是不再動用真元,迎頭沖了上去.

砰砰砰……

陳汐和厲虎戰成了一團,天人合一境的大崩拳被他施展到極致,純粹是以硬碰硬的方式進行戰斗.

動如繃弓,發若炸雷!

陳汐的身軀就像一把拉滿的大弓,肌肉皮膜下的恐怖力量彙聚至身體每一個關節,一拳砸出,如箭矢奔射,如悶雷炸響.

大崩拳的'崩’勁被他發揮得淋漓盡致,強悍的肉身力量自拳頭噴湧而出,震蕩得虛空蕩漾起一道道肉眼可見的波紋!

而厲虎,雖也是煉體先天圓滿境界,但武技卻是粗淺簡陋,勉強只有'知微’水准,不過,他本就是一頭烈焰虎妖,肉身天生就強悍之極,蛻化人形修煉的又是神魔煉體流,論肉身的強悍程度,也是絲毫不弱于陳汐.

也正因此,厲虎雖被逼得連連後退,但陳汐想要在短時間內戰勝他,也是不可能的事.

"這位前輩的煉體修為太嚇人了,那厲虎可是一頭天生肉身強悍的虎妖,卻被打得毫無還手之力,並且比起武技,這位前輩的拳法也是厲害之極,明顯已達到天人合一境地……"

遠處,木奎直看得目中異彩漣漣,對陳汐的實力了解的越深,他就愈發地心生敬畏之意,心中已是暗自決定,無論如何也要留在陳汐身邊!

"怎麼可能?我這鍛體功法已修煉上千年時間,只差一步便可進階紫府境界,成為一方妖王,怎麼會被逼得節節敗退?"

厲虎臉色越來越凝重,陳汐每一拳砸出,都是震得他氣血翻騰,周身骨骼也是疼痛不已,這種感覺是如此陌生,陌生到令他憋屈無比.

"吼!"

一聲狂猛的虎哮聲隆隆炸響在山巔,厲虎搖身一變,已化作一頭兩丈長一丈高的巨大老虎,獠牙如刀,巨爪如劍,周身火光熊熊繚繞,一股凶殘狂暴的妖氣轟然彌散開來.

"多少年了,你是第一個把我逼出原型的,我會讓你痛痛快快地死去的!"

厲虎仰天咆哮一聲,刷!整個身影猶如一抹火焰,朝對面的陳汐撲殺而去,速度竟是比之前塊了不止一倍!

"前輩心!"木奎在遠處大叫道:"厲虎恢複妖獸身軀,實力起碼暴漲兩成!"

要拼命了嗎?

陳汐心中卻是暗自歎了口氣,之前跟厲虎硬碰硬的戰斗,令他對拳法的感悟越來越深刻,在天人合一境停滯不前的大崩拳,更是有了一絲隱隱要突破的跡象,卻不料就在這至關重要的時刻,厲虎卻是化身妖獸,改變了戰斗方式,自是令他感覺有點遺憾.

"給我死吧!"

狂暴的聲音中,厲虎已是憑空出現在陳汐身前,張開血盆大口,朝其頭顱狠狠咬下!

陳汐深吸一口氣,不再保留實力,拳頭在肉身力量的催發下,隱隱逸散著一股令人心悸的神秘力量.

古老,蒼涼,冰冷……自從達到先天圓滿境界,背脊上隱隱顯現出一些神秘的巫紋脈絡之後,陳汐便發現,純粹以肉身施展大崩拳時,血肉皮膜之間便會湧出一絲絲神秘的力量,這力量細如發絲,並且還稀少無比,若不仔細體悟,根本就無法察覺的到.

巫力!

周天星戮鍛體之術上記載,煉體修至紫府境界,聚巫紋,凝星圖,血肉骨膜之間會湧出一股恐怖的神秘力量巫力.

跟煉氣士所修煉的真元一樣,隨著實力的提升巫力也會得到質的蛻變,用以施展煉體紫府境才能修習的神通之術,能夠發揮出令人不可思議的毀滅力量!

砰!

陳汐低頭側身,以快逾閃電的速度躲開厲虎血盆大口的吞咬,同時右臂扭轉,一記沖拳如電探出.

噗!

陳汐的右拳直接破開厲虎下顎,而後一路摧枯拉朽,從下往上洞穿其頭顱,留下一個血水奔湧的窟窿.

"啊——"

殷濃稠的血水飛灑崖畔上空,染飄散的云海,而厲虎則發出一聲淒厲痛苦的慘叫,直接被陳汐甩臂丟出幾十丈外,掙紮了片刻終究沒能再次站起來,就此死去.

來緩慢,其實從厲虎化身妖獸之軀,到陳汐一拳破開其頭顱,僅僅發生在一瞬間,然而在這一瞬間里,厲虎卻是已重傷倒地.

木奎睜大了瞳孔,差點以為自己眼花了,不過當看到厲虎慘死在血泊之中的身軀時,他才確信這一切都是真的!

一招秒殺?

難道這才是前輩的真正實力?

木奎想起之前被陳汐痛打的一幕幕,一股冷氣從尾椎股湧上全身,忍不住激靈靈打了個寒顫,若是當時前輩施展全力,自己恐怕早已和厲虎一樣一命嗚呼了吧?

"走吧."

從厲虎尸體上摸出一個儲物腰帶,陳汐轉身朝山下走去.

"噢."木奎猛地清醒過來,連忙一路跑跟了上去,看向陳汐背影的目光中已是帶著無盡的敬畏.

"對了,厲虎是一頭烈焰虎妖,你呢?"

"回稟前輩,的乃是一頭雙翅銀狼所化."

"哦,我聽雙翅銀狼擁有著一絲遠古神獸奎木狼的血脈,是不是真的?"

"呃……的確是,不過的血脈很駁雜,父親是一頭青翅風狼,母親是一頭雙翅銀狼,所以也是不確定是否擁有奎木狼的血脈傳承."

"唔,原來是雜交的啊."

"……"

"不過你給自己起名木奎,想必也是極為渴望像奎木狼那樣擁有著強大實力吧?"

"前輩果然是慧眼如炬,令的佩服萬分,心中的敬仰之就像那滔滔江河……"

"……"

一路相談,陳汐很快便在木奎的帶領下,沿著山路曲曲折折繞了近一炷香時間,終于來到了木奎的洞府前.

這處洞府位于半山腰一處極為隱秘的石坪處,一側是峭壁,一側則被一株株幾人合抱的盤虯大樹遮擋得嚴嚴實實的,若非木奎帶路,還真是難以發現.

"前輩請進."木奎立在洞府前,躬身相迎.

上篇:第六十一章 木奎     下篇:第六十三章 驚喜不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