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重點更新 神箓 第八十八章 玄磁山  
   
第八十八章 玄磁山

第二更!4000字大章,拜求收藏!

四周是青山綠水,青松飛瀑,浩渺云煙,飛鳥走禽,一片生機勃勃,但在這漆黑險峻山峰附近,卻是狂風肆虐,沙礫漫天飛舞,嗚嗚咽咽,如同鬼哭狼嚎的魔窟,死寂一片.

兩種截然不同的景象彙聚在一起,又涇渭分明地分開,詭異萬分!

嗖!

寶船在百里之外停下.

"看."

老黿王指著那漆黑山峰,"那就是陰陽顛倒山,那里五行逆轉,陰陽顛倒,人畜不能生存,即便是我等修士,誤入其中也會血流逆心,真元紊亂,待的時間越久,越容易氣息散亂,爆體而亡."

陳汐的神魂何其強大,甫一掃過那漆黑山峰附近,便敏銳察覺到一股如同潮水般的波動,沉渾,陰冷,神秘……仿似蘊積著碾碎一切生命氣息的力量,令人不由自主地心生悸動,駭然.

"的確很可怕."陳汐點點頭,問道:"那河圖碎片就在山峰下邊?"

"不錯,據我的先輩,陰陽顛倒山以前根本就不存在,而是在百萬年前,隨著河圖碎片的降臨方才出現的,河圖碎片必然藏匿其中."

老黿王答道:"並且據我推測,這陰陽顛倒山所形成的奇特波動,也能很好地掩蓋河圖的氣息,否則恐怕早就被一些神通廣大的大能者發現了."

"咱們該怎麼做?"陳汐有點迫不及待了,哪怕是碎片,只要沾上河圖二字,依舊擁有著無與倫比的無上誘惑.

所謂財寶動人心,就是這個道理.

"別無他法,只有走進去."老黿王攤了攤手,一臉苦笑:"一切寶物在陰陽顛倒山覆蓋范圍內,都會因力量逆轉而崩潰.所以,這寶船是無法坐了.至于河圖碎片的位置,便在那陰陽顛倒山底部中央位置."

到這,老黿王一臉嚴肅地回過頭:"待靠近陰陽顛倒山,我和青丘的實力就會受到極大遏制,恐怕無法幫到友,若想取出河圖碎片,就靠友你自己了."

"好!"

富貴險中求,想要得到河圖碎片,自然不可能那麼簡單,這些早在陳汐的預料當中.

"走!"

陳汐率先跳下寶船,腳步甫一踏入那片寸草不生的區域,只覺渾身一震,那股沉渾,陰冷,詭秘的波動撲面而來,紫府內的真元仿似受到刺激一般,蠢蠢欲動,並且周身血液都暴躁地想要逆行.

陳汐連忙運轉功法,方才壓制住,他的臉色已是嚴峻之極.

嗚嗚~~

勁風肆虐,嗚嗚咽咽,猶如鬼神在哭泣,刺耳之極,不過對于領悟一條完整的風之道意的陳汐而,這些風根本就算不得什麼.

那些張牙舞爪的狂風甫一接觸他身體四周,便仿似遇到了王者一般,乖乖地退避而去,不敢冒犯其無上威嚴.

不過即便如此,陳汐行走的依舊極為吃力,因為隨著步伐的深入,那股詭異的波動力量也就越強,一波又一波,宛如潮浪一般掃過身軀,像奪魂攝魄的魔鬼,恨不得引爆人體內的血液和真元.

玄睛老黿王和青丘狐王緊跟其後,雖無寶物護身,但受到陳汐的庇護,那些狂暴的風也是沾不上他們的身體,引得兩位妖王在心中暗暗贊歎不已,看向陳汐的背影愈發充滿期待.

呼哧!呼哧!呼哧……

一炷香後,在距離陰陽顛倒山還有百丈距離時,兩位妖王再也走不動,急促地喘息著,臉色已是蒼白難看之極,顯然那無形的詭秘波動,給兩人造成了無法估量的壓力.

陳汐卻是面色如常,他的道心堅固凝練如同崖岸碣石,神魂也是達到靈念地步,能夠極好地控制周身氣機,那詭秘的波動雖越來越強大,但還在他可承受的范圍.

"陳汐友,我和青丘只能陪你到這里,剩下的就全靠你自己了."玄睛老黿王喘息著道.

"一定要成功,我們等著你凱旋."青丘狐王盯著陳汐的眼睛,一字一頓道.

"嗯!"陳汐點點頭,沒有多,再次朝前走去.

"能行嗎……"青丘狐王望著漸漸消失于遠處的陳汐,心患得患失,喃喃道:"若是連他都失敗了,我也只有等著死亡來臨了."

"莫要沮喪話,你忘了陳汐友身邊,還跟著一位神秘強大的前輩嗎?"

玄睛老黿王沉聲道:"他肯定會成功的,只要取出河圖碎片,籠罩南蠻深山的禁制必將破除,你我必然能沖擊到黃庭境界,再不用擔心壽元將盡,含恨而亡了."

……

"該死!這究竟是是什麼力量,如此古怪."

越走,陳汐越是吃力,他不得不全力以赴地去控制體內氣機,稍有懈怠,體內的血液,真元就會紊亂暴走,後果不堪設想.

"若是我沒有進階紫府五星境界,此刻恐怕早就被搞得血脈逆沖,真元紊亂而亡了,也怪不得附近百里寸草不生,生靈死寂呢."

在距離陰陽顛倒山還有三十丈距離時,陳汐不得不停了下來,稍作休息.這一路行來,不僅消耗了他大量真元,為了抵抗那股詭秘的波動,他的心神此刻也是疲憊之極.此刻看著近在咫尺的陰陽顛倒山,他也是後怕不已.

"這天地間的力量還真是奇妙,顛倒五行,陰陽……這世上還會有這樣的力量,若是能用這種力量煉制成法寶,威力想必會極為恐怖吧?"

"那是肯定的!"

就在陳汐胡思亂想的時候,季禺悠悠出現在其身旁,負手于背,仰望著高有萬丈的險峻山峰,眸中異彩漣漣.

"這陰陽顛倒山上,究竟是什麼力量啊?又如何煉制成法寶?"陳汐驚奇道.

季禺一愣:"這明明是玄磁山,怎會是陰陽顛倒山?"

這下陳汐反而一愣:"玄磁山?"

"自然是玄磁山,其內擁有著玄磁神光,芝麻粒那麼一點就重逾萬鈞,天生克制五行之精.在荒古時期,這玄磁山也是極為罕見的煉器珍料,其內的玄磁神光更可以拿來修煉一種名為玄磁之翼的神通,不但可以撕碎虛空,瞬移萬里,對敵時,翅膀輕輕一掃,任何五行法寶都得被刷掉靈性,化作一團廢鐵!"

"論其威力,絲毫不屬于荒古時期排名前十的五彩神光."

"至于陰陽顛倒山,也是存在的.所謂陰陽顛倒,乃是清氣下沉,濁氣上升,天地顛倒,力量逆轉,也是極為神奇的一座山,不過它早在百萬年前便被一位大能者煉化為一件法寶,世間已再沒可能見到第二座了."

季禺望著玄磁山,眸光灼灼,飛快道,聲音中也是透著一絲追憶和感慨.

玄磁山,陰陽顛倒山,玄磁之翼,五彩神光……那荒古神魔縱橫的年代里,究竟衍生了多少睥睨天下的大能者?又有多少光怪陸離的神奇珍寶誕生在那個時候?

陳汐直聽得心頭潮起潮落,心生無限向往.

"想不想收了這座玄磁山?"季禺突然問道.

"想!"陳汐毫不猶豫地答道,這等神物,芝麻粒大都有萬鈞之重,其內還蘊含著玄磁神光,能夠修煉玄磁之翼,他怎可能放過?

當然,他也知道只憑借自己如今的實力,根本就不可能收下了它,畢竟這可是一座足足有萬丈高的山峰,其重量該達到何種地步?千萬噸?億萬噸?無法估量啊!

所以,當聽出季禺有能力幫自己收了這座玄磁山,陳汐心中之狂喜就可想而知了.

"我只能幫你把它拖入洞府之中,並且……"季禺神色突然變得極為認真,緊緊盯著陳汐的目光,緩緩道,"並且我也會因為法力消耗太多,以後只能蟄伏于洞府之中,在很長一段時間內,都無法現身再幫到你了."

陳汐愣住了,沉默許久,斬釘截鐵道:"那這玄磁山我不要也罷!"

季禺哈哈大笑起來,爽朗的笑聲中盡是愉悅,道:"你這子,心腸還不錯.這玄磁山就是你不要,我也要幫你收了它!"

"無須多."

"你要知道,在你闖過天峰試煉第一重試煉之地之後,我也再無法走出洞府幫助你了,這是遲早都要發生的事.與其如此,倒不如趁現在幫你一把,收了這玄磁山,這才是最佳的抉擇."

"可是……"陳汐想起從前的點點滴滴,想起季禺對自己的指點教誨,心中湧出一股濃濃的不舍,因為在內心深處,他早已把季禺當做長輩親人看待.

"別婆婆媽媽,待你有實力闖過天峰試煉,天天都能夠進入洞府與我相見,又非生死離別,何必如此優柔寡斷?"季禺皺眉呵斥道.

"真的?"陳汐驚喜道.

季禺無奈笑了笑,道:"自然是真的,只不過是出不得洞府罷了,你這子怎麼跟個孩子似的?"

不過他也知道,陳汐自幼家族破亡,父母失蹤,相依為命的爺爺又慘死敵人之手,只剩一個弟弟,如今也去了流云劍宗修習劍術,相比而,他比其他人要更珍惜親,甚至是以後的友,愛,師徒……

"如此就好!"陳汐暗自決定,一定要盡快把煉體修為突破至紫府境界,如此一來,就要了闖關天峰第一重試煉之地的資格,以後就能天天跟季禺前輩見面了.

"玄磁山……哈哈,百萬年了,我都快忘記戰斗的滋味了!"

季禺突然仰天長嘯,聲如滾滾雷霆,隆隆炸響于天地之間,而他的身影則已來到蒼穹之下,全身泛起滾滾斑斕神光,瞬息已變了模樣.

獅身龍頭,四蹄如柱,腳掌踏云,通體覆蓋著繁密墨黑的鱗片,身軀猶如山,渾身流轉著磅礴浩蕩的無匹霞光,傲立云巔,睥睨天下!

轟隆隆!

天地仿似都在顫抖,方圓千里之內的虛空都劇烈翻滾起來,一時之間,靈氣碎亂肆虐,樹木焚化成灰燼,地面上更是擠壓得處處龜裂,塌陷,留下一道道縱橫交錯的巨大溝壑.

蹬蹬蹬……

陳汐只覺呼吸一窒,整個人身上猶如壓了一座雄渾大山,壓得他連連後退,胸前間氣血劇烈翻滾不休.

"好……好恐怖!"陳汐倒吸一口涼氣,望著蒼穹下那道巨大的獸影,他感覺自己就像一只螻蟻,一碾就死,毫無掙紮的余地!

這該是何種境界的修為?

涅槃?

冥化真人?

破劫地仙?

亦或是……天仙?

陳汐猜不出,但卻極為確信,此刻的季禺,是他見過最厲害也最恐怖的存在,沒有之一!

"天地為引,冥合為用,周天星宇……"

一陣晦澀神秘的咒語吟唱響起,渾厚浩蕩,每一個字節都像一個炸雷,震蕩在天地之間,仿似要令萬物都要膜拜服從.

季禺腳掌驀地一遝虛空,嘴巴虛張,驀地發出一聲似龍吟般的咆哮:"封!"

一個字,卻像蘊含著大道奧義,天機玄妙,如來自亙古的梵音禪唱,更像是對生死,對世界,對天地,最為震撼心靈的吶喊!

陳汐只感覺渾身一震,差點跪下去匍匐地面,神魂,意志都好像遭受著天地無形力量的拷打.

轟隆隆!

萬丈高的玄磁山猛地劇烈晃動起來,仿似下一刻就要被連根拔起,不過就在這時,一股股沉渾,陰冷,詭秘的力量噴湧而出,翻滾著形成一個漆黑令人心悸的光華,朝蒼穹下的季禺橫掃而去.

赫然就是能夠焚化五行之精的玄磁光華!

"還敢反抗!"

獅身龍首的季禺驀地發出一聲暴喝,聲浪如雷,炸得那漆黑的玄磁光華寸寸斷裂,潰散消失.

"吞!"

一個巨大足有千丈范圍的洞口在虛空中憑空出現,猶如風暴之眼,朝玄磁山狠狠吞去.

然而,陳汐就看到,整個萬丈高的玄磁山就像無根稻草一樣,飛入半空,飛入那巨大的洞口中,眨眼已是消失不見.

嘩啦啦!虛空中的洞口也是瞬息消失不見.

嗖!

便在這時,在玄磁山消失的巨大空地上,一抹璀璨到極致的繽紛光華,倏然飆射,朝極遠處的天空快速飛掠而去.

"接好!"

季禺又是一聲悶雷般的暴喝,雙眸中爆射出兩道金色匹練,甫一出現半空,便即化作兩只金燦燦的巨大金手掌,瞬息抓住那抹璀璨繽紛的光華,朝地面上的陳汐狠狠拋去.

河圖碎片嗎?

陳汐霍然抬頭,眸中冷光流傳,渾身氣息節節攀高.

上篇:第八十七章 陰陽顛倒山     下篇:第八十九章 啟程歸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