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重點更新 神箓 第一百零五章 融神術  
   
第一百零五章 融神術

——

英俊人的心智跟一個六七歲童差不多,一味想模仿高人風范,但配上他那稚嫩的臉頰和聲音,卻給人以滑稽可愛的感覺.

這讓陳汐想起自己弟弟陳昊,遺憾的是,由于生活的逼迫,弟弟的童年跟自己也差不多,苦修,練劍,日複一日,懂事聽話,別調皮搗蛋了,就是一句玩笑話都沒過.

"靈白上人?"陳汐喊了一聲.

英俊人正在生悶氣,聞撇撇嘴,咕噥道:"別叫我靈白上人,我覺得你是在諷刺我."

"我也覺得這名字別扭."陳汐深以為然,道:"要不我叫你靈白吧?"

英俊人無力揮手:"隨便你."

"這劍塚寂滅境究竟是什麼地方?能不能走出去啊?"陳汐看了看四周,問道.

"不能!"

靈白搖了搖頭,抬起頭,清澈漆黑的眼眸里泛起一絲熾熱的渴慕,"你以為我不想出去?劍塚,劍塚,乃埋劍之地,主人為了保護我,以無上神通開辟此寂滅空間,為的便是防止被敵人抓住我."

"開辟空間?這等手段也太不可思議了."陳汐喃喃自語一聲,突然道:"那我怎麼進來的?"

靈白指了指地上一堆白骨,道:"喏,跟他們一樣,也是觸碰到劍塚的禁制,被移送了進來,有進無出,只有在這里枯老而死."

"可是,進來這麼多修士,就沒一個你的敵人?別誤會,我是,你怎麼保護自己活到現在的?"

陳汐心頭實在有太多疑惑了,他知道瀚海沙漠中存在著諸多恐怖的禁制,遺跡,遺跡吞噬萬物的空間裂縫.可偏偏沒想到,自己有一天也會被禁錮在其中,心難免有些郁悶焦急,渴望了解一切,好早早地離開這個鬼地方.

"我是寂滅劍之魂魄,與這寂滅境早已融為一體,我若不想見人,誰都別想看到我!"到這,靈白心中悶氣一掃而空,再次恢複那傲然模樣,大聲道:"若非我見你悟性不錯,才懶得與你相見呢."

陳汐可不敢再惹這個家伙生悶氣了,肅然道:"原來如此,在下有眼不識泰山,罪過,罪過."

"假!你這人太假了!"話雖如此,靈白臉上卻是眉開眼笑,若非顧忌形象,恐怕早就歡呼起來了.

真是個喜歡被別人贊美的家伙啊!陳汐會心一笑,暗道既然出不去,先進洞府見一見季禺前輩,不定能得到出去的辦法.

想到這,陳汐心神沉浸在掌心玉墜中,同時分出一股真元和一股巫力,齊齊湧入其中.

嗡!

伴隨著一聲清幽如駝鈴般的吟鳴,掌心玉墜脫手而起,滴溜溜懸浮在半空,毫光大放,在虛空中形成一個巨大的洞口,幽邃黑暗.

"果然是真的,季禺前輩的不錯,當我把煉體和煉氣修為皆臻至紫府境界,便能打開玉墜中的洞府大門."陳汐心頭一陣激動.

"這是什麼寶貝,好神奇啊."靈白嗖地一下飛到洞口前,好奇地四下打量.

"我要去一個地方,要不要一起去?"陳汐瞥了一眼靈白,開口問道,這家伙自稱是上古寂滅劍的魂魄,若是能讓季禺見他一面,不定能推測出其來曆.

"唔,你這是在邀請我嗎?"靈白矜持道,眼睛卻死死盯著洞口,一副好奇寶寶的模樣.

"當然是."陳汐笑了笑,靈白靈性十足,心思乾淨得像不染塵埃的水晶,極為惹人喜歡.

"那好吧,我接受你的邀請,只此一次,下不為例哦……哎,你怎麼先走了,太不禮貌了,等等我啊."

就這樣,陳汐和靈白一前一後踏入了洞口.嗡!在兩人身影消失不久,虛空中的洞口也消失不見.

——

一望無垠的碧綠草地上,流淌著一條浩浩蕩蕩的大河,浪濤滾滾,水花四濺,場合綿延向前,一眼望不到盡頭.

在大河中央,矗立著一座直插云霄的山峰,孤峻,料峭,通體黝黑,寸草不生,隱隱有著無數個禁制疊加上邊,散發出令人心悸的恐怖氣息.

看到這幅畫面,陳汐想起第一次進來時的光景,不由一陣失神,"那時的我修為還滯留在先天三重境,而如今,我不僅煉氣達到紫府五星,煉體也已凝聚出戍土巫紋,掌控巫力,已經具備了闖關天峰第一重試煉之地的資格了!"

"陳汐?哈哈哈,你來的好快!"

嘩啦啦!大河中浪濤沖天,一道渾厚沙啞的聲音隆隆傳出,伴隨聲音,一個清癯老者踏水而出,赫然是季禺.

"季禺前輩!"看到那道熟悉的身影,陳汐脫口喊出,聲音顫抖,明顯心中激動之極.

"不錯,的確已凝聚出戍土巫紋了."季禺上下打量了陳汐一眼,臉上浮起一絲難得的笑容.

陳汐笑道:"我意外得到了一些星魄石,所以才能在短短時間進階."

"原來如此."季禺點點頭,恍然道:"周天星戮鍛體之術極為難煉,原本我以為你需要花費數年功夫呢,想不到竟能獲得星魄石,你的機緣不可謂不深厚啊."

談及機緣,陳汐驀地想起那頭貔貅幼崽,問道:"季禺前輩,白魁呢?"

季禺一指身後的大河,道:"太長時間沒吃寶物,在河底睡覺呢,"

沒東西吃就睡覺?陳汐啼笑皆非,他倒是知道,貔貅能夠凝聚氣運,乃是天地間一等一的瑞獸,不過它喜食天下珍寶,拿各種寶物當食物,在這空蕩蕩的洞府中,自然要餓肚子.

"喂,你這老頭是誰?"跟在陳汐屁股後邊的靈白嗖地一下飛到半空,大聲道,似是在表達被忽視的不滿.

"劍魂?"季禺不由驚咦了一聲,目光緊緊盯著靈白,似是要把他的一切底細都看透.

靈白神色一變,眼前這個老頭,深邃的眼眸里透著一股洞察萬物的滄桑感,帶給他極大的壓力.

"寂滅劍道,唔,應該是荒古時期寂滅劍宗的劍道傳承,擁有劍魂的話,其主人的劍道修為已臻至大成地步,應該具備天仙的實力了."季禺若有所思地點點頭.

"季禺前輩果然認得其來曆!"陳汐心中一喜.

"你怎麼知道?我好像沒跟你過我家主人的來曆吧?"靈白睜大了眼睛,滿臉不可思議.

季禺淡然一笑,不再多,而是問起陳汐:"你從哪里得來的這縷劍魂?他的品質純粹剔透,自身已蘊積了其主人的全部劍道傳承,像這樣的寶貝,連天仙見到都要打破頭顱搶到手啊."

這麼厲害?連天仙都要打破頭?陳汐心中一驚,當即把自己進入瀚海沙漠所見到的一切了出來.

"空間裂痕,遺跡,禁制,劍塚寂滅境……"季禺喃喃自語片刻,眼眸中驀地閃過一絲亮澤,"該不會是一處仙魔戰場吧?"

"你怎麼連這也知道?"靈白再次叫道,看向季禺的目光中已隱隱帶著一絲敬畏.

季禺微微一笑,再次忽略了這個家伙,道:"你的庚金劍竹還沒有煉制吧?交給我,你先去天峰闖關,待出來的時候,我給你一個大驚喜."著,有意無意地瞥了一眼靈白.

"不要!"靈白似是察覺到不妙,驚叫道:"我不會歸順任何劍器的,那樣我會被禁錮,會再也出不來了."

陳汐有些為難,他頗為喜歡靈白這個三寸人,自然不想把他煉化進冰冷的劍器中.

季禺搖了搖頭,無奈道:"既然如此,那我就不幫你了,本來打算以融靈之術,讓這個家伙擁有可以修煉的軀殼,如今看來……"

"融靈術!"季禺話沒完,便被靈白的驚叫聲打斷,"你竟然會融靈術?這可是我萬年以來心中一直夢寐以求的法術啊!"

"什麼是融神術?"陳汐怔然地看著眼前一幕,腦海中拼命思索,也想不出有關融靈術的任何線索,甚至這個名字他還是第一次聽.

"笨,連融神術都沒聽過."靈白飛快道:"那是一種神奇的煉器法術,能夠令魂魄以法寶為軀殼,像修士一樣進行修煉,登上大道途徑!"

"這是真的?"陳汐心頭巨震,讓法寶像修士一樣修煉,登臨大道,這等手段只能用逆天來形容了.

"的確是真的."季禺點頭道:"這種法訣只存在于荒古時期的大能者手中,早已湮滅失傳許久,你沒聽過也是自然.不過這種法訣雖厲害,但法寶想要如同人類般羽化天仙,卻是困難之極,即便是在荒古時期,也只有極少一撮法寶能夠證得大道."

"但這何嘗不是一種希望?我本就是一口仙劍的魂魄,被主人以無上劍道洗滌淬煉,根基紮實無比,有此機緣,我豈會錯過了?"

靈白臉上浮現一抹堅定之極的光澤,一字一頓道:"在主人隕落的時候,我就發誓,一定要修煉,一定要踏上大道,最終手刃敵人,為主人報仇雪恨!"

這一刻,陳汐在靈白身上,仿佛看到了自己的身影,產生一種強烈的共鳴.

自己勤修苦練,何嘗不是為了給爺爺,給整個陳氏一族報仇?

何嘗不是為了羽化天仙,與母親相見?

"這麼,你同意了?"季禺緩緩道.

"請前輩點化于我."靈白嗖地一下飛落地面,跪倒在地,神態虔誠恭敬.

季禺瞥了旁邊怔怔不語的陳汐一眼,"你要不要收下他?庚金劍竹擁有這個家伙之後,威力可是會變得越來越強."

陳汐哪里會不願意,當即把庚金劍竹拿出來,遞給了季禺.

"去吧,闖過天峰第一重試煉,好好在那里修煉一番,待實力提升到足以滅殺那七人的時候,再從這里出去也不遲."季禺淡然吩咐道,

"出去?"陳汐驚喜道:"前輩有破開劍塚寂滅境的方法?"

"你子哪里來那麼多問題,讓你去就去,別來煩我了."季禺罕見地笑罵了一聲,便即袍一揮,帶著靈白鑽入了大河之中,消失不見.

"闖過天峰第一重試煉之地後,在其中修煉三天,只相當于外界一天,倒是可以令我在極短時間內再次提升實力!"

"明年龍淵城潛龍榜大比時,我還要去拜訪端木澤他們,最重要的是去看一看弟弟,也不知他在流云劍宗過得好不好……"

陳汐深吸一口氣,目光望向大河中央矗立的孤峭山峰,不再猶豫,腳尖一點地面,身如離弦之箭,朝山峰中飛去.

轟隆隆!

漆黑孤峻的山峰周圍,億萬道隱匿無蹤的禁制被觸動,猛地爆發出一陣隆隆爆鳴聲,湧出一股恐怖之極的吸力,像張開血盆大口的遠古巨獸,根本不容任何反抗,瞬息把陳汐吞了進去.

上篇:第一百零四章 戍土巫紋     下篇:第一百零六章 六翅沙蟲